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一十七章 身无一缕
    “你!”戴雨潇气的说不出话来,看着男人异样的眼神,只能尽量往被子里说。

    当时只不过是一句戏言,哪里想到,居然会成真?自己怎么会这么无力,这么懦弱,成全这个男人如此唐突的想法?戴雨潇紧咬着唇,戒备的盯着慕冷睿。

    慕冷睿并没有侵犯她,在房间内巡视一周,打开衣柜,将里面的衣物全部清除,一件不留,连内衣都没留一件,全部丢到门外。

    他夸张的,一件一件摆在戴雨潇面前,邪魅的笑着,再一件一件的丢出去。

    每一件衣服飘到眼前,戴雨潇的黑瞳就不由自主的闪亮一下,她多么希望那衣服是男人递给她的,伸出小手想去接的时候,男人陡然将衣服抽走,故意让她小手落空。

    每一件衣服飘出门外,她的小心脏都不可抑制的咯噔一下,每少一件衣服,眼神就黯淡一回,直到衣服全部丢尽,黑瞳也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慕冷睿悠然自得的拍拍掌,在房间内踱几步,打开房门,回头向缩在床上的小女人邪魅一笑,笑的魅惑众生,笑的倾国倾城。

    那样的笑容,对于戴雨潇来说,却是极度妖孽的笑容,带着挑衅,带着轻蔑。

    她恨得牙根发痒,若不是身无一缕,真想冲过去把这个比妖孽还要妖孽的男人痛打一顿,男人却邪魅的笑着,轻轻将门关上,在门外咔嚓一声上锁。

    不用说,是双重门锁,听到那声音,戴雨潇心已经凉了,没有逃走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没有衣服,chiluo着身体,门又被上锁,如何能逃得出去?

    戴雨潇目光凄楚的扫视着房间内的每一个角落,好漂亮的金丝笼,她再次沦为笼中的鸟儿,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望地面上,那个精致的瓶子静静的卧在地面上,淡紫色的氛围里更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,她缓缓下地,将瓶子拿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太妃糖,她从小就爱吃的太妃糖,经常在房间内放上一罐,心情烦躁的时候剥出一颗放进嘴里,烦恼就会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打开塑料罐的盖子,取出一颗,剥去糖纸,将糖放进嘴巴里,嚼着嚼着,却咀嚼出眼泪来,扑簌簌的顺着脸颊流淌。

    第一次吃太妃糖,是庄语岑给她的,现在庄语岑失忆了,慕冷睿买糖给她吃,却怎么都吃不出之前的那种甜蜜。

    慕冷睿居然背着她撞伤庄语岑,从戴家出来,迈巴赫腾空跃过陈妙言的身体,不知道她境况如何,也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吃着这个男人买给她的糖果,心中越来越恐惧,越来越觉得这个男人阴森可怖,房间内淡紫色的灯光都变得阴冷起来。

    戴雨潇流着眼泪,下定决心,再将这罐太妃糖吃完之前,一定想办法逃出慕家豪宅,远离慕冷睿,远离这个阴险毒辣的男人,在她心里,这个男人就是恶魔。

    清晨,慕冷睿吩咐吴妈将早餐送到戴雨潇的房间,华娱财团和慕氏集团的事务都需要他处理,用完早餐他就要出门。

    虽然他身为慕家大少爷不用逢迎谁,也不用每天定点上班,有些场面上的事,他还是需要时间应付的。

    在他快用完早餐的时候,慕清云优哉游哉的走进来,坐在他对面,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,还在他身侧扫来扫去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昨天带回来的美女呢,不会真的是仙女下凡,超凡脱俗,不食人间烟火吧,连早饭都不用吃了?”慕清云打趣着。

    慕冷睿身边的女人,车马灯一样换来换去,长的没超过一个月,他是丝毫不忌讳家人眼光的,毫不顾忌的带到餐厅来吃饭,那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昨天带回来的那个小女人,怎么没在餐桌上出现,慕清云觉得有些稀奇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,不用你管,有时间多管管公司的事。”慕冷睿皱着眉头,似是对弟弟的打趣很不满。

    慕清云心中不悦,表面上不温不火,一边摆弄着刀叉,一边观察着哥哥的神色。

    慕冷睿想起一件事,猛然抬头,和慕清云饶有兴味的眼神撞到一起,慕清云不自在的低下头去,闷着头吃早餐。

    “清云,你新买了一辆车子?和我一模一样的车子?”慕冷睿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哥哥,这事是爸爸特批的哦,我可没动用公家财产,是爸爸赞助的呢……”慕清云唯恐担心哥哥误会他一般,赶忙澄清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撞过一辆车?”慕冷睿对他买什么车子不感兴趣,感兴趣的是怎么开车撞人,撞的还是庄家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慕家用不着忌讳庄家什么,可庄奉贤毕竟是政要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    “撞车?没有啊,我从来没撞过车呢,新买的车子,用来撞车,多晦气啊,我可不舍得……”慕清云连连否认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在一条洒满玫瑰的公路上经过?”慕冷睿浓眉紧蹙,放下刀叉。

    “有的,那天我看到路上洒满玫瑰,一时兴起,可是车向又不对,就逆向行驶……不过,真的没撞过什么车……”停顿一下,慕清云似是在回忆细节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没撞车,却差点被车撞到呢,那车子开的特别快,起码两百以上,还好我反应快,及时打盘避了过去……我听到急刹车的声音,不过没停车。”慕清云将所能想到的细节,都告诉慕冷睿。

    慕冷睿点点头,看来,他的弟弟并没有撞伤庄语岑,那么快的车速,庄语岑急刹车撞出车窗的可能性比较大,他还需要打电话给交通局核实一下。

    “以后,没事别逆向行驶……”慕冷睿丢下一句话,将擦拭完嘴巴的纸巾揉成一团,丢在餐桌上,离开餐厅。

    戴雨潇缩在被子里,一夜没睡,头晕脑胀,胃里空空的,想呕吐,却是干呕,什么东西都呕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笃笃笃——”敲门的声音,戴雨潇皱起眉头,这是谁在敲门,明明知道门被锁了,敲门有什么意义吗,掩耳盗铃!

    “戴小姐,到时间用早餐了……”门外传来吴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不饿,你别进来!”戴雨潇在门内冷冷的回应,虽然胃里空空,却真的没什么胃口。

    “戴小姐,大少爷吩咐过……”吴妈在外面小声的,唯恐触怒戴雨潇一般。

    “滚!滚!我说不饿,你没听到吗!”戴雨潇在房间内怒吼,吓得门外的吴妈一颤,手中的托盘差点没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吴妈端着托盘,转身欲走,迎面撞上用完早餐走过来的慕清云。

    慕清云远远的听到了房间内小女人的怒吼,不由得好奇:“这房间里是谁,怎么这么大脾气?”

    吴妈恭恭敬敬的:“二少爷,是戴小姐,大少爷的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慕清云点点头,冲着那个房门多看了几眼,就是昨天他哥哥扛进来的那个女人,这么大脾气的女人,在慕家豪宅内大吼大叫,他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之前慕冷睿带回的女人,别说大吼大叫发脾气,各个对慕冷睿亲昵有加,温柔体贴,那还落得个被慕冷睿赶走的下场呢,这个女人,获得了一般人没能得到的殊荣,还发这么大脾气,真是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“房门为什么上锁?”慕清云撇到门上的锁,慕家豪宅是什么地方,还用得着上锁?

    “二少爷,大少爷锁上的,我不敢多问……”吴妈支支吾吾的,目光躲闪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慕清云唇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,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,还让哥哥锁起来,唯恐跑掉的样子。

    戴雨潇一整天都没吃东西,肠胃里开始晨钟暮鼓,中午吴妈送饭来,她又不客气的赶走。

    夜色已深,吴妈第四次敲门送餐,现在该是夜宵时分,她灵机一动,看来,想逃走的话,不得不委屈吴妈一下,她将灯关掉,把床头的淡紫色台灯拔掉插头,握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“吴妈,你进来吧……”她提高声音说,在一片漆黑里,蹑手蹑脚走到门口,躲在门后。

    吴妈还有点欣喜,这位大小姐终于肯吃饭了,等慕冷睿回来问起来,她也好有个交待。

    戴雨潇听到悉悉索索的开门声,心紧张的提到嗓子眼,她要做的,可不是一般的事情,超越常规,不合常理,对于她来说是个挑战。

    可是她必须这么做,除了这个办法,想不出更好的办法,虽然有些冒险,却值得一试,不然的话,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慕家豪宅。

    吴妈打开门,看到房间内一片漆黑,不明状况,探头走进来,轻声问:“戴小姐,灯坏了吗,我找人过来修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戴雨潇躲在门口,紧张的不敢呼吸,握着台灯的手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王妈将门打的很开,这样走廊里的灯光就透进来,她借着光亮走进房间,端着托盘,将托盘放在床头柜子上。

    戴雨潇屏住呼吸,轻轻跟在她身后,轻咬着下唇,举起台灯在她后脑上不轻不重的瞧了一下。她不敢太用力,怕把吴妈打坏了,也不敢太轻,没有作用的话她也没办法逃走。

    吴妈晃晃悠悠的转过身来,嘴巴大张,目光呆滞,不可置信的看到身无一缕的戴雨潇在黑暗里举着台灯。

    戴雨潇紧张的后退两步,以为袭击失败了,却不忍心下手再敲上一回。

    吴妈眼睛上翻,晃晃悠悠的瘫倒在地上。戴雨潇慌忙将手中的凶器丢到一旁,利索的将门关起来,听听门外的动静,什么声音都没有,看来没人发现。

    打开灯,吴妈闭着眼睛倒在地上,像是睡着了,没什么痛楚的表情。

    戴雨潇费力的将吴妈身上的衣服剥下来,只给她留了内衣,将她的衣服套在身上试试,虽然宽大,长度还差不太多,将发髻胡乱挽几下,像是吴妈的发型,不至于突兀的让人起疑。

    将只穿着内衣的吴妈又拖又拽的弄到床上去,用被子盖起来,双手合什,给晕厥的吴妈道个歉,轻手轻脚的跑到门后。

    门外没有声音,此时不走,还待何时?

    吴妈的鞋子有些大,戴雨潇不得不在鞋子里塞进很多纸巾,才勉强合脚。

    打开门,急匆匆的走出去,不敢跑快,免得被人撞见起疑。

    “吴妈……这么晚了去哪里啊……”一个佣人在大厅内远远的问,带着笑意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