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一十九章 阴差阳错
    应酬完,已尽半夜时分,慕冷睿驾着迈巴赫回家,大厅里唯美典雅的灯光映照着他微红的脸庞,衬得他幽深的眼眸深邃而又迷离。

    他醉醺醺的上楼,脚步有些不稳,大手扶住楼梯扶手,一步步向上走。

    他很想打个电话给戴雨潇,让这个小女人下楼接他,将他搀扶上楼,这样想着,他不由得苦笑一笑,暗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依恋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小女人被他锁在淡紫色房间内,没有电话,又如何能够接听电话?

    有个女人在家里等着他,应酬中他一直记挂着这件事情,内心里有些满足感。被她牵挂和等待着,是一种幸福。

    小女人虽然对他有些误会,他相信误会一定可以消除,今天他已经和交通局的人沟通过,那天慕清云逆向行驶,并没有撞伤庄语岑,是庄语岑急刹车冲出车窗导致受伤。

    他调取了当天的视频录像,带回来给小女人看,她一定会冰释前嫌,回到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踉踉跄跄上楼,走到淡紫色门口前,钥匙呢,钥匙呢,他背斜靠着门板,闭着眼睛在包内摸索,靠的力度稍大些,门板一下子自动开了,他踉踉跄跄冲入房间内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准备,惯性的作用让他跌倒在床边,房间内一片漆黑,他皱着眉头,喃喃的念叨:“吴妈怎么忘记锁门了……”

    顾不得开灯,扶着床边站起来,扑倒在床上,大手在黑暗中摸索着,摸到光滑的缎被下女人的身体,心里安定许多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我回来了……抱歉,我回来晚了,让你等这么久……”慕冷睿讨好的隔着缎被对着女人道歉。

    女人没有反应,僵直的躺在那里,动也不动,似是没听到他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生气了麽?乖,别生气……以后我不会再回来迟了……”他温柔的隔着棉被抚摸女人的身体,柔声细语的道歉。

    缎被下的女人还是没反应,对他的道歉不予理睬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睡着了?”他轻声浅笑,将缎被一点点往下拉,欺压而上,用自己的身体将女人的身体覆盖住。

    黑暗中,他亲吻着女人的脸庞,细密灼热的气息喷涌在女人脸上。

    女人终于有反应了,不知道为什么,她在瑟瑟发抖,整个身体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“宝贝,不要怕,我会好好疼你……”慕冷睿轻声安慰着,以为是女人紧张所致,手下的动作轻柔无比。

    女人的身体颤抖的更剧烈,并没有因为他的轻柔而有丝毫缓解。

    抚摸着,亲吻着,慕冷睿疑惑的停下来,奇怪,小女人的身体怎么变得这么肥硕,脸颊的皮肤,也很松弛。

    骤然起身,按下开关,房间内淡紫色的灯光打亮,缎被由于女人的颤抖,闪出幽暗流离的光泽,她扯住缎被盖住脸,不敢面对慕冷睿。

    暴露出的手臂,皮肉松弛,关节粗大,哪里像戴雨潇那般滑润细腻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慕冷睿沉声问,醉意全无,凛冽的眼神射在瑟瑟发抖的女人身上,想起刚才在这样一个女人身上百般温存,心中涌起一阵厌恶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缎被下的吴妈颤抖着应答。

    慕冷睿听出来是吴妈的声音,怒火上升:“戴小姐呢,她去哪里了,你怎么在她床上?!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……我进来送饭,被戴小姐从身后打晕,一直到刚才才醒过来,不知道她去哪里了……”吴妈从缎被下露出脸来,神色惶恐。

    慕冷睿瞥到落在地上的台灯,旋起一脚,朝台灯狠狠踢过去,台灯旋转着飞出去,撞到床边的墙壁上,撞个粉碎,碎片溅落到缎被上,吴妈连忙护住头。

    “滚!滚!滚!”慕冷睿怒吼,像头发狂的狮子。可是吴妈缩在缎被下,虽然很害怕,却还是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你没听到吗,滚出去!”慕冷睿睚眦俱裂,眼眸里喷出炽烈的火焰来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没穿衣服……衣服不见了……”吴妈颤抖着说,声音里带着哭腔,她内心里惧怕到极点,却不敢这样跑出去。

    这样一说,慕冷睿更加愤怒,想起刚才的触感,加上胃里酒精的作用,胃里一阵翻滚,“滚!快点滚!裹着被子滚出去!”

    吴妈仓皇起身,露出头来,头发散乱,颤抖着手将脖颈以下用缎被厚厚的裹起来,连滚带爬的逃出慕冷睿的视野。

    慕冷睿发狂的将淡紫色的床幔扯个粉碎,床上的一切床品,尽数毁在他的手中,唯美整洁的房间瞬间变了模样。

    “戴雨潇!我一定把你抓回身边!”慕冷睿恶狠狠的说,手中攥紧一把布料碎片,随手挥洒,碎片柳絮般四散飘落。

    此时的戴雨潇,正在慕家豪宅的另一个房间内沉睡,额头上敷着一条冰凉的毛巾。

    将她载入慕家豪宅的年轻人,就是慕清云,是他在路上恰巧遇到她,将她带回豪宅。

    载着小女人驶入车库,停好车,打开车门,去抱小女人下车的时候,却发现小女人的身体热的烫手,轻触下额头,热的骇人。

    糟糕,难怪睡的这么快这么熟,已经感冒发烧了。慕清云迅速将她抱回自己的房间,打个电话给楚医生,不巧关机。

    进慕家诊室内找了些退烧药,给昏昏沉沉的戴雨潇服下,隔了半个小时还没有见效,便取来冰袋用毛巾包裹上覆上小女人的额头。

    慕清云与慕冷睿不同,不喜欢过多叨扰下人,这些琐碎的事情都是亲力亲为,他凝视着小女人的脸庞,因为发烧的缘故,面颊泛红,有种病态的妩媚。

    他脸上泛出笑意,还好是他将小女人救回来,不然这么漂亮的女人在路上遇到匪徒,只有被生吞活剥的下场,连骨头都不会吐一根。

    两个多小时,小女人体温恢复正常,只是脸色苍白,没有血色,黛色秀眉轻微瞥起,似乎睡梦中还会什么事情不满。

    慕清云托着下颌细细打量小女人,怎么看也看不够,这个小女人怎么这么耐人寻味呢?那么宽大简朴的衣服,丝毫遮掩不住她的光华。

    她怎么深更半夜跑出去,那么小巧的脚丫穿着那么宽大臃肿的鞋子,还塞着纸巾,活脱脱一个逃难的小家碧玉。

    将近黎明,慕清云估计小女人快醒了,总不能还让她穿这么难看的衣服,就想着去佣人吴妈那里,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换替的衣服。

    他知道哥哥慕冷睿那里常年备有女人的衣服,却不愿意去找他,免得他问东问西,生出很多不必要的事端。

    “吴妈,有没有年轻女人的衣服,给我两套……”慕清云在厨房里找到吴妈,她正忙碌着做早餐。

    吴妈眼睛红肿,似是哭过:“二少爷,有的,我拿给你!”

    吴妈转身出去,不多久,拿过来两套纯色的衣裙,一套浅绿色的,一套浅蓝色的,怎么这么巧,感觉和小女人很相配呢,裹在衣裙里的内衣都是一样的纯色。

    慕清云将衣服放到戴雨潇枕边,到浴室内放水洗澡,回来这么久,一直守在戴雨潇身边,却忘记了沐浴。

    戴雨潇一睁眼,很陌生的一个房间,眨眨眼睛,想起昨晚上了一个年轻人的迈巴赫,后面的事情,就记不起来了,这是谁的床?她依稀记得,不是让年轻人送她回家吗?这是哪里?

    不会又遇到坏人吧?戴雨潇不由得一阵紧张,往被子里一缩,小手摸摸衣服,还是吴妈那套宽大的衣服,没有动过的痕迹,稍稍松口气,太紧张了,哪里有那么多坏人。

    正欲起身,浴室的门开了,刚刚过的慕清云走出来,笑吟吟的看着她:“美女,你醒了?不介意的话,浴室借你用用,洗个澡把衣服换掉,那套衣服哪里弄来的,跟你很不搭哦……”说完,指指小女人枕边的衣物。

    戴雨潇看看身上难看的衣服,脸微微泛红,囫囵抓起身边的衣物,逃也似的钻入浴室。

    浴缸内早就放好了清水,试试水温,刚好温热,心中漾起几分感激,这个帅气,多金,心底善良,还温柔体贴的年轻人,究竟是谁呢?

    完,拿起衣物,居然是她喜欢的纯色,真的有这么巧?年轻人懂得她的心思?知道她的喜好?

    戴雨潇选了一套浅绿色的衣裙穿在身上,用吹风筒将秀发吹的八成干,走出浴室。

    慕清云端进来一份早餐,等候在卧室内,身着绿色衣裙的小女人走出来,他眼前一亮,浅淡的绿色衬托的小女人肌肤雪白,吹弹可破,好一个娴静美丽的小家碧玉形象。

    他呆怔半晌,小女人嫣然一笑,轻声道:“怎么了,看什么呢,我脸上长花了吗?”

    慕清云眨眨眼睛,晃过神来,不好意思的掩饰着:“来,来,吃早餐,不然就凉了,等你用完早餐,我送你回家……昨晚你发烧了,昏睡不醒,所以带你来我家……”

    戴雨潇感激的笑笑,在慕清云身旁坐下,对他有几分好感,小口小口的吃着早餐,心中暗想,如果她有这么一个帅气阳光的弟弟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慕清云打开房门,请戴雨潇出门的时候,戴雨潇却惊诧万分,一时间不敢迈步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她太熟悉了,分明是慕家豪宅,这个年轻是谁,怎么也住在这里,她来这里这么多次,住过那么多天,怎么从来没见过她?

    阴差阳错,年轻人虽然没有恶意,偏偏将刚刚逃离的她载回到这个魔窟,这一路走过去,被慕冷睿撞见怎么办?被佣人们撞见怎么办?

    戴雨潇脚步不稳,大脑里火花频现,迟迟不肯迈步,轻咬着下唇,呆立半晌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家太丑,把你吓坏了?”慕清云开着玩笑。

    戴雨潇咬着唇,黑瞳闪亮,暗下决心,不能够让这个年轻人看出破绽,不用他肯定是慕冷睿的亲戚,不然不会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如果让他知道,她是从慕冷睿手里逃脱的,那她难保会被这个年轻人送回给慕冷睿,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,她必须淡定,一定硬撑到底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