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二十章 莫名的醋意
    “哪里啊,是你家太漂亮了,从来没见到这么漂亮的房子呢,我都看呆了……”戴雨潇掩饰着,一脚踏出房门。

    慕清云走在前面,戴雨潇紧随其后,一路上心惊胆战,左右扫射,祈祷着不要被慕冷睿撞见,不要被余管家撞见,不要被吴妈撞见……

    今天阳光很好,温暖的光线打在身上,浑身都暖洋洋的,很舒服,昨晚的冷风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谢天谢地,一路到车库,没撞见什么人,戴雨潇不敢放松,只有钻进年轻人的车内,被他载出慕家豪宅,才算是真正的安全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慕家豪宅人来人往的,处处玄机,说不准哪里就会冒出个程咬金来,她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等我,我开车出来……”慕清云走进车库,示意她在外面等。

    “不要,这里都是生人,我跟你进去吧……”戴雨潇可不想等在外面,紧跟他身后走进车库大门。

    慕清云轻轻笑了笑,这个小女人,居然还怕生?真是有趣。

    车库内,停着两辆迈巴赫,同样的火红色照亮了戴雨潇的眼眸,一模一样的车型,一模一样的火红色,都是慕家的人。

    陈妙言在戴家说过的话闯入脑海,是一辆火红色的迈巴赫撞伤庄语岑,是慕家的人……

    难道,她真的误解慕冷睿了?当时他只顾得和她缠绵,迈巴赫一直停在戴家车库,哪里有时间去洒满玫瑰花的路上找庄语岑挑衅?

    可是眼前这个年轻人,哪里像撞伤人的肇事者,那么善良,对她关怀备至,那样干净阳光的笑容,怎么看,都不像是撞车肇事的坏蛋。

    慕清云朝车子走过去,却在第一辆迈巴赫前停下来,轻轻敲敲车窗,脸上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车内有人?戴雨潇下意识的想躲起来,却已经来不及,透着车窗看到的景象,也让她失去躲避的心思。

    透过车窗,看到一男一女两个人,女人正伏在男人的胸前,两条手臂攀住男人的脖颈,微眯着眼睛亲吻,肩带褪到手臂上,圆润的胸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女人小巧的红舌在男人脸上舔舐,似是很迷醉的样子,慕清云敲了几次车窗才停下舔舐的动作,有些不悦的从男人身上下来,坐在一旁,整理着凌乱的衣衫。

    被女人舔舐亲吻的男人,正是让戴雨潇远远避开的男人——慕冷睿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戴雨潇丝毫不想避开了,看到女人亲吻慕冷睿,心中冒起一股无名火,只想冲上前去狠狠抽打慕冷睿耳光。

    她昨晚才离开他,这么快就又有了新欢,这个男人,真是恬不知耻!

    戴雨潇紧紧抿着淡粉色的果冻唇,缓缓走近慕冷睿的车子,慕冷睿和女人在车内,还没有看到她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好兴致啊,居然车库内也成了谈情说爱的场所……”慕清云打趣着,看车窗已经打开了,收回手指。

    哥哥?戴雨潇秀眉轻瞥,这位将她载回慕家豪宅的年轻人,就是慕冷睿的弟弟,慕清云?

    车内的女人探出头来,散乱的头发显得慵懒,不悦的发话:“清云,你真会挑时候……我和你哥哥刚刚见面,你就来搅局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菲菲嫂子,我哪里知道你大老远的从美国飞回来和哥哥幽会啊,如果知道,一定大摆盛宴伺候着……”慕清云嘴巴倒是很甜,一口嫂子将车内的女人喊的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刚下飞机,很累,我要回去休息……冷睿,我们下车吧……”车内的女人打开车门,从侧边下车。

    嫂子?菲菲?这个女人,就是慕冷睿的未婚妻,孟菲菲?戴雨潇已经走到车前,冷冷的盯住车内走出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慕冷睿一直没发话,不知道在想什么,面无表情的下了车,却一看看到站在车前的戴雨潇,正在冷冷的看着他,脸上带着千年冰霜。

    “哎呀,清云,这位美女是谁啊,是弟妹麽?”刚刚下车的孟菲菲看到站在一旁的戴雨潇,惊讶的询问慕清云。

    不管从各个角度看,气质,相貌,戴雨潇都无愧于美女这个称谓,身为高贵名媛的孟菲菲也不得不打心眼里称赞。

    孟菲菲话音刚落,戴雨潇噌噌两步窜到错愕着的慕冷睿面前,扬起手来,狠狠在那张英俊的脸上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打的,其余三个人都惊住了,半晌,孟菲菲才冲过来,心疼的抚着慕冷睿的脸颊,不满的嚷嚷:“你干嘛,为什么打我老公!”

    慕清云不认识戴雨潇,不知道她与慕冷睿的关系,看到她扬手打人,也有些纳闷,打的可是他大哥啊,慕家的长子,慕氏集团的首要继承人,这个小女人,真下得去手。

    慕冷睿脸上泛出一个小小的红掌印,他还在想呢,昨天不知所踪的戴雨潇,本来早就逃出慕家豪宅,这大清早的,怎么会跟他的弟弟慕清云在一起?还没想清楚,脸上便被重重的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慕冷睿!你无耻!”戴雨潇瞄了瞄正在抚着慕冷睿脸颊的孟菲菲,那样亲昵的动作,让她心中妒意更盛,黑瞳中已经有泪花闪现。

    愤愤的骂完这句,她转身跑出车库,跌跌撞撞的向宅院大门的方向跑出去,涌出的泪水模糊了视线,随风飘洒。

    “哎,美女,你去哪里?”慕清云呼喊着追出来,慕冷睿摆脱孟菲菲的手,也追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追到车库门口,只看到戴雨潇一个背影,慕清云看看脸色有些异常的慕冷睿,连忙道:“哥哥,你回去安慰菲菲嫂子,我去追她……”

    慕清云折返回去开车,慕冷睿并没有马上回去安慰未婚妻,怔怔的站立在车库门口,望着远去的戴雨潇浅绿色的身影愣神。

    顾不得细想她怎么会和慕清云在一起,却一直在琢磨为什么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,打的莫名奇妙。

    莫非,这个小女人看到他和未婚妻在一起,吃醋了?这样想着,慕冷睿脸上泛出笑意,有些怜爱的抚抚小女人留下的掌印,心中,居然泛起甜蜜。

    “冷睿,那个女人到底是谁?她为什么打你?”孟菲菲等了半天,没人管她,自己跑出来,却看到慕冷睿脸上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慕冷睿没有答话,还在甜蜜的笑着,这个小女人,居然开始吃他的醋了,开始关心他了,开始在意他了,怎么想怎么甜蜜,连孟菲菲站在身边都没觉察到。

    “冷睿,你不疼吗,怎么还笑了?”孟菲菲心疼的将手将他覆在掌印上的大手挪开,把她细小的手掌覆盖上去。

    她这个心疼未婚夫的动作,无意中搅扰了未婚夫的甜蜜,慕冷睿脸色渐变,冷冷的移开她的手掌,应付着答:“不疼……我还有事,你自己上楼休息吧……”

    慕清云开车出了车库的门,遇到折返回去的慕冷睿,他着急追人,没顾得答话,一口气将车开到宅院大门口,却早就没了小女人的踪影。

    “刚才穿绿色衣裙的美女,向哪个方向走了?”慕清云询问一直守在门口的门卫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,没看清楚哦,好像是那边……”门卫支支吾吾的。

    慕清云懒得理他,再问也是白问,开车向昨天发现小女人的方向开过去,有可能,她走的是同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慕冷睿将车倒出车库,孟菲菲等在门口,看他出来敲打着车窗:“冷睿,冷睿,你是不是公司有事,带我一起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慕冷睿沉着脸,看也不看孟菲菲一眼,隔着车窗冷冷的说:“你太累,我去的场合,你不适合,上楼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陡然加速,迈巴赫窜出去,将孟菲菲远远的抛在身后,她的手指,还保持着刚才敲打车窗的姿势,却已经落空。

    慕冷睿将车开出大门,驱车开往戴家宅院的方向,不用问,戴雨潇没什么地方可去,除了她的家。

    慕家兄弟二人,开着同样的车型,同样火红的迈巴赫,驰骋在公路上,开往相同的方向,是为了追寻同一个女人——戴雨潇。

    慕清云开的缓慢,一边开车,一边在公路边的绿化带边缘寻找,因为昨晚他是在绿化带边缘发现那个小女人的。

    正在寻找着,一辆火红色的车子离弦的箭一般从他的车子旁边擦过去,空气中有萧瑟的声响,那是哥哥的车子,他这么焦急的驱车去哪里,车子都被他开飞了?

    慕清云皱着眉头,驱车跟上,不远不近是跟在慕冷睿车后,大白天的想来小女人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,哥哥的事情才更能引得他注意。

    戴雨潇跑出慕家宅院,直接上了一辆出租车,这一次她记得清清楚楚,出租车可以先乘车后付费,虽然身上没钱,却一点都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她觉得车内的空气很闷,闷得她透不过起来:“司机,把车窗打开好吗?”

    司机打开车窗,气流涌进来,也吹乱了她微卷的长发,脑海中浮现出孟菲菲与慕冷睿的亲昵,那个孟菲菲,气质高贵,一看就是名媛。

    心中蓦然疼痛,疼的她泪水扑簌簌落下来,随风挥洒,她微微低了头,轻轻啜泣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别的女人与那个倨傲的男人那么亲昵,怎么会情绪如此激动,尤其是,那个女人是他名符其实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未婚妻!未婚妻!未婚妻!这个字眼深深刺痛了她,让她心痛难忍,小手按压着心脏的位置,疼痛愈甚,没有任何缓解。

    之前,虽然知道慕冷睿有未婚妻,并因此发作过,因为他的疼爱暂时将这件事情遗忘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未婚妻偏偏在今天出现在面前,如一把很薄的刀,却极度锋利,在她的心上削来削去,让她疼痛难忍,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,你是不是不舒服,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?”司机好心的问,他在后视镜里,看到戴雨潇脸上满是泪珠,还扶着胸口,以为她有什么病患,疼痛的哭泣。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谢谢你,司机,我眼睛受风就会流泪……”戴雨潇擦擦眼泪,掩饰着,声音有些哽咽,带着啜泣的尾音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