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二十二章 扯坏的衣襟
    慕冷睿驾着迈巴赫趾高气扬的驶入戴家宅院,刚刚停稳,怦然打开车门,将小女人拖出车,不顾她的挣扎扛在肩上。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!你应该回去抱你的孟菲菲!”戴雨潇不满的喊着,手脚并用的挣扎。

    男人将她直接抱上楼,踹开淡紫色房间的门,一个猛冲,将她抛落在床上,欺身而上。

    “禽兽!发情了去找你的孟菲菲,少来找我!”戴雨潇心中带着怒气,嘴巴刀子一样凌厉。

    男人不作应答,“嗤啦”一声,前襟被扯开了,扣子崩落而出,五指迅速覆盖上了她的丰满,恣意着。

    异样的情绪在蔓延,男人的五指缝隙中,丰韵变形肿胀着,戴雨潇无法挣脱,黑瞳中噙满愤怒的泪水。

    莫名的,她感觉到一种羞辱,男人是有未婚妻的,现在还在这样对她,把她当做什么?

    羞辱的感觉在扩散着,颤栗让她咬住唇瓣,大手的力气越来越大,带着挑逗,于她而言,这分明是蓄意玩弄。

    如果她再不反抗,她知道她即将遭遇什么:“混蛋,上次在大厅里qiangbao还不够麽?”

    “说,早上,你为什么和我弟弟在一起?一整晚,你是不是都和他在一起?”慕冷睿低沉阴郁的说,大手加重力度,让小女人不由自主的颤栗。

    “是,那又怎么样!”戴雨潇赌气的扬起脖颈,不屈的迎上男人阴郁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是他险些撞上庄语岑,你还跟他在一起?”慕冷睿冷冷的,大手肆虐的将小女人肩头的衣物剥落,洁白的双肩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戴雨潇的脑海中,闪过慕清云帅气阳光的脸,还有他细致体贴的照顾,怎么会是他?她抿起唇,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:“我不相信!”

    慕冷睿稍稍喘息下,似是控制着冲动的情绪,爬起身来,将戴雨潇的笔记本电脑打开,登录邮箱,调出交通局给他的视频录像。

    戴雨潇微微起身,瀑布一样的长发遮住大半个脸颊,眼眸盯住视频画面。

    慕冷睿将镜头定格在迈巴赫车尾,拉近,拉近,再拉近,一直到可以看到清晰的车牌号。

    戴雨潇抿着唇,慕冷睿的车牌号她是记得的,那么拉风的车票号,让人过目难忘,一连串的数字零,最容易辨识。

    一般有钱人都喜欢八,或者六,这个男人却特别,单单选了数字零,不知道什么寓意。

    而录像画面上显示出来的车牌号,也是一连串的数字,却是普通的八,她知道,这是慕清云的车牌号。

    “宝贝,这下你看清楚了?那不是我的车……”慕冷睿面无表情,观察着小女人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慕清云是你的弟弟,是不是你吩咐他去撞庄语岑?”戴雨潇沉默片刻,突然发问。

    “你!”慕冷睿本以为小女人看到视频,他就可以洗脱嫌疑,哪里知道她如此想,他脸色突变,冷冷的说:“我若是真想干掉庄语岑,还用得着我弟弟亲自开车?我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!”

    “你跑来追我,是来澄清事实的?”戴雨潇问,泪光闪闪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慕冷睿回答的很含糊,实际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来追,看到小女人伤心的跑开了,撇下未婚妻开车出来追,是直接性的反应,没加任何思索,澄清车祸只是顺便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戴雨潇眼泪扑簌簌落下类,委屈,失望,一并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迟钝?多么希望希望他说是因为在乎自己才赶忙追出来,他却偏偏承认是为了澄清事实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怎么哭了?”慕冷睿不知道小女人此刻的心思,伸出大手来,想擦拭掉她脸颊上的泪珠。

    “现在澄清完了,你可以走了……”戴雨潇冷漠的说,毫不客气将男人的大手打落,丝毫不领情。

    慕冷睿抿着凉薄的唇,以为她还在误会他,不相信车祸并非他所为。再次伸出手去,想抚摸小女人鬓角被泪水润湿的秀发。

    看到小女人冷漠的表情,伸出的大手却落在自己鬓角,装作毫不在意的捋一把自己的头发,心里的苦涩翻滚着,还有那么一丝绞痛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还在生我的气麽?”慕冷睿低沉的,嗓音暗哑,不知道为什么,这句话问的充满期待,却是那么的无力。

    “滚……我不想看到你!这里是我的家,这里不欢迎你!”戴雨潇挺直了上身,胸腔里郁结着一股怨气,似乎只有这样的姿势才舒服一些,她冷若冰霜,虽然眼角还挂着泪痕。

    慕冷睿听着那个“润”字,怔然好久,他费尽心思澄清事实,小女人依然一副不理不睬的态度,拒他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好好休息,我改天再来看你……”他轻轻叹口气,缓缓转身,多希望小女人在他转身的间歇能够拉起他的手,要求他留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简单的转身,他转了足足十秒钟,有意将大手垂落在身侧,等待着,等待着,他背对着小女人伫立片刻,终是没等来她的挽留。

    男人走了,戴雨潇合拢胸前凌乱的衣服,两团丰韵上还残留着男人的指痕,她低声啜泣,倔强的她,此刻却无比脆弱。

    擦掉眼泪,双手揪扯着前襟,勉强将撕裂的衣服拼接在一起,不自觉的来到落地窗前,她看到那台火红色的迈巴赫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望着车影,戴雨潇兀自愣神,这个霸道的男人,这么着急赶回去,是急着回去陪他的未婚妻孟菲菲吗?

    让他滚,他便滚了,换做以前,不管是愤怒的,还是冷漠的拒绝,只会换来男人更加灼热的侵近,而今天,他一声不吭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前晚还在为如何逃脱他的魔掌而煞费苦心,现在却还为他的去留踌躇起来,这是怎么了?小女人苦笑,轻轻摇头,长发微微拂动。

    正欲转身,那辆火红色的迈巴赫又快速的驶入她的视野,戴雨潇眨眨眼睛,以为是幻觉,仔细看看,确实是马巴赫,他回来了?

    惊喜异常,顾不得矜持,两只手扯着前襟,跌跌撞撞的跑出去迎接,她脸上带着笑容,泛着娇羞的红晕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,你跑慢一点,小心跌倒!”王妈在楼梯口碰见她,看她跌跌撞撞的样子,不由得担心,上次戴正德出事这大小姐就从楼梯上滚下去过,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王妈,不碍事的,不碍事的……”戴雨潇应着声,没有停下脚步,三步并作两步的跳跃着下楼。

    王妈在楼梯口看着她,心惊胆战的看着她一直蹦蹦跳跳的跑到最底层一阶,才放心的转身爬楼。

    戴雨潇跑到大厅,远远的看到男人挺拔的身体出现在大厅门口,却在门口徘徊着,踱来踱去,不肯进门。

    既然回来了,还犹豫什么?她欢快的跑过去,快到大厅门口的时候,一不留神,被门口的红毯绊了一下,扑倒在地毯上。

    小手仓皇扶着地面,崩落扣子的前襟,失去小手的保护,再次崩裂开来。

    男人一转身,看到厅内发生的情形,打开门快步冲进来。

    男人走近了,戴雨潇却惊呆了,下意识的小手扯住前襟,进来的男人,不是慕冷睿,而是他的弟弟,慕清云。

    “美女,我第一次来你家,你就行此大礼,让我受宠若惊啊……”慕清云戏谑的说,俯下身,伸手去搀扶匍匐在地上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戴雨潇仰着头,小手紧紧的扯住衣襟,她怎么敢让他搀扶,必须两只手都扯住衣襟,上下合击,才不至于暴露太多春光。

    若是一手离开,那就是公然在慕清云面前春光大泄,连摇手的动作都不敢做了,她连连摇头:“不用,不用,我可以自己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慕清云并不知道她的衣襟出了状况,只当是她小女人心思戒备所致,就像昨天半夜里公路上遇到她,费尽周章才让她乘上他的车子。

    “不然,我去找根树枝来给你抓住,把你拽起来?男女授受不亲嘛……”慕清云开着善意的玩笑,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。

    戴雨潇羞红了脸,头摇的像拨浪鼓,瀑布般的长发在脸颊前拂来拂去:“不用,不用,我可以的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手借力,柔软的腰际一弓,蠕动着,笨拙的像毛毛虫一般,努力半天,终于从地上支起上身,一脚向前,整个身体直立起来。

    慕清云看的好笑,很好奇小女人怎么这样一个爬起来的姿势,挺漂亮的人,选的是这样不雅的方式。

    等小女人爬起来,他的眼神落在紧紧扯住前襟的小手上,眼底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妒意。

    他一路跟踪慕冷睿,知道他刚刚从这里离开,小女人的前襟显然刚刚被扯裂,扣子全然不见。

    从那样的前襟上,衣衫不整,傻子都知道慕冷睿对这个小女人做过什么……

    明明衣服都被扯坏了,还仓皇跑出来,不顾及影响,是什么力量促使小女人如此失态?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去换件衣服……”小女人目光躲闪,没等慕清云表态,转身跑掉朝楼梯间跑去。

    小女人慌张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,慕清云一脸阴郁,拨通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清云,你想我了吗,我一直在想你……”梅玲玲接起电话,第一句惯常的开场白。

    “我交待你的事情,进行的怎么样了?”慕清云冷冷的问。

    “清云,多给我一些时间好不好,你哥哥,好难接近……”梅玲玲嗫嚅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尽快出结果!好了,再见!”慕清云基本是以命令的语气说话,不容抗拒的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戴雨潇一身白色纱料衣裙翩翩然飞入他的视野,宛若一只翩然飞舞的蝶,让慕清云心跳立刻为之跃动,怔然间,居然忘记挂断梅玲玲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清云,你在哪里,你在听吗……”电话那端传来梅玲玲的声音。

    慕清云没听到梅玲玲的问话,挂断电话,换上阳光四溢的笑容,就如戴雨潇最初遇到他的样子,迎上前去。

    好一个翩若仙子的小女人,想着方才她被谁扯坏了衣襟,心中妒意蔓延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