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二十三章 脸红心跳的声音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二十三章 脸红心跳的声音

    酒店包间内,妩媚的女人拿着麦唱歌,她歌喉婉转,唱的比原唱歌手更要动人。

    她衣着暴露,硕大的耳环在幽暗的灯光下闪烁着夸张的光彩,而她是整个包间里的焦点,男男的目光都在她身上流连。

    她身材火辣,男人的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她姣好的曲线上,透着渴望的贪婪,女人的目光,则直勾勾的盯着她傲人挺立的胸,睥睨的眼神,多是妒忌。

    慕冷睿两根纤长的手指捏住高脚酒杯,自顾自的品着酒,婉转的歌声传入他耳朵里,却没能激起半点涟漪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清冽的巡场一周,女人都期盼的盯住他,而他只是像个高高在上的王一般巡视,并没有刻意多看谁一眼。

    一位装束清纯的名媛,瞥一眼面无表情的慕大少爷,瞥一眼正在献歌的女人,撇撇嘴,斟满一杯红酒,走到唱歌的女人面前,攥住女人拿着话筒的手。

    “梅姐姐,唱了这么久,应该口渴了吧,先喝杯酒解渴……”她口中的梅姐姐,就是深爱着慕清云的女人,梅玲玲。

    梅玲玲歌声顿住,显然没料到还有半路抢话筒的人,不冷不热的说:“袁婧婷小姐,我不渴,而且,还没唱完……”

    现场的所有目光,都集中在这两个女人身上,袁婧婷稍稍用力,将话筒抢夺过来,硬是将红酒塞给梅玲玲。

    梅玲玲手一偏,高脚杯从她手侧滑落,摔个粉碎,嫣红的酒水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哎呀,梅姐姐,你没事吧?”袁婧婷故作关切,退后一步,似是将梅玲玲拽向她的方向,拽的过程中,小手陡然翻转,将梅玲玲推出去。

    梅玲玲没有任何准备,仓促间后退一步,想努力抓住什么东西,却落空,跌倒在地上,紧身短裙“嗤啦”一声撕裂,春光大泄。

    “啊!”短裙扯到腰际,顶端只连着一点点边缘,她用手去遮掩,哪里遮掩的住那么多的春光?

    “梅姐姐,你怎么了?没事吧?”袁婧婷关切的上前,半俯下身。

    梅玲玲有苦说不出,旁人不会注意到这样的细节动作,就以为她是不小心跌倒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”她慌乱的揪住撕裂的角,可是坐在地上,根本合拢不起来,她小声的对袁婧婷说:“你能不能帮我遮一下,我好站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没说完,袁婧婷已经拿起话筒,嗲声嗲气的:“梅姐姐累了,暂时休息下,我会大家演唱一首歌……”

    梅玲玲尴尬的坐在旁边的地上,修长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,她低了头,向包间内的人投去求助的目光。

    一同来的,基本都是熟人,不然不会出现在同一个包间内,可是这时候,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,大家对她的尴尬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袁婧婷宣布完毕后,男人喝彩,女人鼓掌,男人的目光在梅玲玲裸露的肌肤上巡回扫视,女人脸上露出讥笑的神情,这喝彩和鼓掌,不知道带着多少起哄的成分。

    袁婧婷娇羞的笑笑,点播一首情歌,一边唱,一边朝着慕冷睿的方向频频放电。

    慕冷睿站起身来,盯着圆形台子的方向,缓缓走过来,带着令人震撼的气势。

    袁婧婷的瞳孔里,闪出惊喜的神色,在圆形台子上更加卖力的歌唱,指尖扶一下额尖,微眯起眼眸,很是沉醉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,却始终留着一条缝,视野中的慕大少爷,越走越近,她的心随着慕大少爷的接近,一点点上升。

    她若是看清楚了慕冷睿的眼眸,一定不会抱着如此欣喜的神情等待着。

    慕冷睿缓缓走过来,深邃的瞳孔中夹杂着一丝让女人畏惧的寒冰之气,他所走过的地方,身旁的人都不自主的向两旁避让。

    袁婧婷尽情放声欢歌,为了迎接慕大少爷的到来,她越过地上的梅玲玲,扭着腰际走下台来,眼波流转。

    她向慕大少爷伸出小手,慕冷睿走近她,似乎乐意接受这份示好,伸出打手来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响亮的脆响,袁婧婷眼冒金星,慕大少爷的大手并没有牵起她的小手,反而不偏不倚的落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一个趔趄,她想抓住身旁的人借力扶住身形,旁边的人却有意避开,她扑倒在地上,话筒摔飞出去,嗡嗡的空鸣。

    慕冷睿跨过倒在地上的袁婧婷,走向原形台子,俯下身,将衣不附体的梅玲玲横抱起来,在众多纷繁复杂的目光里,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袁婧婷小手遮住脸颊,火辣辣的疼痛,她清晰的摸到肿起的指痕,欲哭无泪,恨恨的看着万众敬仰的慕大少爷抱着另一个女人离开。

    慕冷睿抱着梅玲玲走出门口,幽暗的走廊里,却有人偷偷将镜头对着抱着半luonv人的慕冷睿,按下快门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闪,画面定格,慕冷睿面无表情,半裸的女人侧着脸,贴着男人的胸,双手紧紧攀住男人的脖颈。

    侍应生殷勤的迎上来,见他抱着一个女人,走在前面领路。

    侍应生将慕冷睿领到房间门口,掏出门卡一刷,门叮咚一声跳开,侍应生恭恭敬敬的垂手候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好了,没你的事了……”慕冷睿抱着女人走进门,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门怦然关上,侍应生却没有离开,反而耳朵贴在门板上,仔细的聆听声响。

    不一会,里面传出声响,女人的声音:“不要嘛,慕大少,我的短裙已经扯裂了,如果上衣也扯裂的话,我怎么出去见人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嗤啦一声,女人的惊叫声……侍应生脸上露出笑容,乐颠颠的拨通电话,躲到僻静的角落打给总台:“一切OK……”

    总台经理迅速将这一消息传达给幕后关注者——慕清云。

    慕清云冷冷的,纤长的手指弹弄夹在拇指与食指间的御用香烟,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,映出酒店内慕冷睿与梅玲玲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慕冷睿抱着半裸着的梅玲玲进入房间,向后旋起一脚,门怦然关闭。

    几步走到床边,梅玲玲被抛落在床上,而是她脸上的表情,并不惊恐,反而带着几分笑意的妩媚。

    慕冷睿傲慢的,大手扯住梅玲玲的前襟,虽然胸前的丰满已经呼之欲出,那样暴露的衣服对于他来说,似乎还是显得碍眼。

    “不要嘛,慕大少,我的短裙已经扯裂了,如果上衣也扯裂的话,我怎么出去见人……”梅玲玲护着胸。

    “嗤啦——”一声,前襟被扯裂,胸前的雪白扑腾一下如同飞出囚笼的白鸽,跃动出来。

    “慕大少……我还没洗澡,身上都是酒水……”梅玲玲娇媚的仰着脸,小手护住胸前的两粒桃红。

    慕冷睿不发一语,大手一揽,单手将chiluo的女人拦腰抱在腰侧,大步走向浴室的门。

    在门口毫不怜惜将女人抛进去,反手关上门,后面的画面,慕清云已经看不到了,却能听到浴室里传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!慕大少,不要——唔——”梅玲玲欲拒还迎的尖叫声,后面变成了难耐的低吟。

    慕清云“啪”的将笔记本电脑合上,眉头紧蹙,他看到了他想要的结果,梅玲玲是他派去勾引慕冷睿的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结果,他却开心不起来,是由于深爱着他的梅玲玲欲拒还迎,轻而易举的就勾引了慕冷睿,还是由于其他,他自己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他这个大哥,慕氏集团首席总裁,商界呼风唤雨的巨子,处处锋芒都盖过他,自小就生存在他的光环之下,显得他就像一只萤火虫,闪着微弱的光芒。

    并非由于他不出色,而是由于慕冷睿太出色,与太出色的人站在一起,自然显得渺小起来,这是他一直烦恼的事情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来,他养尊处优,不用操劳,却能有大把的银子可以挥霍,处境比时常为集团发展忧心的慕冷睿,要舒适的多。

    可是,人往往不知足,他不愿意总是活在哥哥的光芒下,他要抓住哥哥的弱点,牢牢抓住他的死穴,那么慕氏集团的家业,会落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以后,chiluo着上身的慕冷睿从浴室里走出来,拿起抛在床上的衬衣,利索的穿起来,毫不留恋的离开,正如他一贯的作风。

    听到房门怦然关闭,梅玲玲裹着浴巾从浴室内走出来,小步走到床边,拿起电话:“清云,你交待我的事,我办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轻轻应了一声:“嗯——”便悄无声息的挂断了。

    “清云——我——”梅玲玲一手护着胸前,一手拿着听筒,还没说完,电话那边已经是忙音一片。

    她怅然的躺在床上,衣服被扯拦了,总不能穿着浴巾出去吧?而是,慕清云挂断她电话,该喊谁过来送衣服给她?

    仓促间被慕冷睿抱进来,连包包都落在包间里,她的记性,只记住了慕清云的手机号码,和家里的号码。

    不敢打电话给家人,如果家人知道她现在的模样,该多担心……

    “笃笃笃——”外面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清云?”梅玲玲一下从床上跃起,跑到门边,扭动门把手,打开门,却只有失望。

    “梅小姐,这是慕先生让我给您送来的衣服……”侍应生恭恭敬敬的从门缝里递进来一套衣裙。

    “慕先生?哪位慕先生?慕冷睿先生吗?”梅玲玲没有马上去接衣服。

    “慕清云先生,梅小姐……”侍应生恭敬的答。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你……”梅玲玲接过衣服,身上却冒出冷汗来,空调的冷风吹在汗湿的后背上,冷意森森。

    慕清云怎么知道她的衣服被撕裂了?难道,他派了人手监视?

    梅玲玲四处搜索,终于在墙角非常不起眼的角落里,发现针孔大的监视器,慕清云居然派人在房间内安装监视器?

    梅玲玲心里一沉,说不准,她现在的样子,就被慕清云在哪个角落里监视着,或者,被酒店的什么人暗中窥探着。

    梅玲玲迅速缩到床上去,扯过被子盖住身体,在被单的遮挡下,将衣服穿戴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穿,一边暗暗回味方才慕冷睿抱她进来之后的情形。

    慕冷睿将她丢进浴室,关上门,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录音,按下播放键,里面XXOO的声音便传出来,听得她脸红心跳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