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二十四章 绝好的讽刺
    慕冷睿冷然伫立在一旁,掏出手机浏览什么,梅玲玲扯过浴巾盖住身体,却不好在他面前洗澡,只是遮掩下春光罢了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慕冷睿将手机随意的揣回裤袋,低声一句:“我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梅玲玲慌忙上前:“慕大少……我……”,想说什么,却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慕冷睿冷然回头,现在的神情和方才在卧室内的神情截然不同:“怎么?你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慕大少……谢谢你……”梅玲玲感激的说:“不然的话,我不知道该怎么跟清云交待……”。

    慕冷睿冷哼一声:“我对你这样的女人,不感兴趣……”打开浴室的门走出去。

    慕冷睿本就知道慕清云有意试探他,只不过应着梅玲玲的请求,和她演了一场戏。

    梅玲玲穿好衣服,穿上高跟鞋,转一圈,上上下下打量一番,这是慕清云为她准备的衣服,不仅穿起来很舒服,看着也很顺眼呢。

    为了他,受点委屈也无所谓。梅玲玲这样想着,脸上露出笑容,虽然穿着足有十厘米的高跟鞋,脚步却分外轻盈。

    刚刚走到房门口,拽动门把手,门口却站着一个男人,阴郁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清云,你来了?你看,我穿这身好看吗?”梅玲玲看到他,惊喜异常,扯着衣裙的一角,轻盈的转身。

    慕清云看着眼前的女人,夸张的发饰,足足十厘米高的高跟鞋,突然想起那个小女人来,他准备衣服的时候,心里想的就是她。

    现在这身衣服穿在梅玲玲身上,怎么看,都穿不出他原有的设想,穿不出这身衣服应有的风韵。

    如果这身衣服,那个小女人穿上,会是什么样子呢?这样清纯的衣裙,只适合她那样的女人穿吧。

    “你和慕冷睿,在浴室里都做过什么?”慕清云皱着眉头,不满的看着那身衣服,没有直接表态,却已经表露了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梅玲玲没有料到他会突然如此发问,小手提着衣裙僵在那里,眼睛错愕的半天转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听到我的话吗?你和慕冷睿,在浴室里做过什么!”慕清云冷冷的踱进房间,看着浴室的门,不顾梅玲玲的感受。

    梅玲玲半天晃过神来,心里却无比委屈,这个她深爱的男人,在问她如此尴尬的问题,他是想问细节,还是有些吃醋了?

    这让她踌躇起来,如果说她和慕冷睿做了男女之间应该做的事,慕清云会不会吃醋?会不会因此嫌弃她?

    如果说没做,那显然违背了这个男人的意愿,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我和他,做了那种事……”梅玲玲轻咬着朱唇,眼睛里闪动着泪光。

    “哪种事?说清楚一点!”慕清云冷冷的,一副问不清楚决不罢休的势头。

    “男女之事……”梅玲玲目光瞄着地面,头也不敢抬,双手交叉在胸前,又扯扯衣角,不知道放哪里好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你主动的,还是他主动的?”慕清云继续追问细节,眼睛在浴室内四处搜索,边边角角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梅玲玲眨动着大眼睛,显然对这样的提问,十分惊愕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反应怎么这么迟钝?!我问你,是你主动的,还是他主动的!”慕清云提高音量,震得梅玲玲耳朵嗡嗡响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我……不是……他……”梅玲玲不知道该说谁主动的,毕竟是编造谎言,总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?”慕清云冷冷的盯住梅玲玲的眼睛,手指抬起她的下颚。

    “是他……”梅玲玲想到,刚进房间的门,是慕冷睿扯拦她的衣襟,如果说是她主动的,会和慕清云看到的监控录像不符。

    “好!做的好!”慕清云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,拍一拍梅玲玲的肩,像是对下属的夸赞一样。

    梅玲玲反射性的抓住男人的手,楚楚可怜的说:“清云,你会不会因此而嫌弃我?你会不会再也不要我了?”

    慕清云轻轻抽离她的手,拍拍她的脸颊:“嫌弃?我怎么会嫌弃你呢,我们是——”

    梅玲玲睁大眼睛等着他的下文,嘴巴微微启开,心中满是期待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好哥们嘛,说什么嫌弃,真是见外……”慕清云像是很大度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哥们?清云,你说,我们是哥们?”梅玲玲瞬间泪如泉涌,泪水迷蒙了视线。

    慕清云没有任何安慰的举动,在浴室内踱来踱去,踱到垃圾筐前,一脚踢翻,垃圾筐滚动着,倾倒出一些废纸来。

    他用脚将用过的卫生纸捻开,只是用过的废纸一团,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骗我!你和慕冷睿,什么都没做过!”慕清云大声怒吼,额头上青筋毕现。

    哭泣中的梅玲玲周身颤栗一下,泪水连连里,看到慕清云愤怒的双眸,似是要喷出炽烈的火焰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”梅玲玲目光闪躲着,一时间想不起哪里出了破绽,被这个男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慕清云将废纸捻得稀烂,指给梅玲玲看:“刚刚用过的浴室里,怎么一滴水渍都看不到?”

    “我根本没来得及,就被他……强要了……”梅玲玲目光躲闪着,编者谎话,后面三个字,顿了好一会才咬牙说出来。

    在一个自己深爱的男人面前,被迫编造着与另一个男人的床事,这是她做梦都没有想过的尴尬。

    更离谱的是,她是为了博得深爱男人的欢心,才不得不制造机会和别的男人上床,编造谎言,都是为了取悦眼前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没?”慕清云眨眨眼睛,将信将疑,瞅一眼地上的碎纸,继续怒吼:“为什么这废纸里,连安全套也没有?你分明在说谎!”

    梅玲玲的泪水再度涌出来,她瘫坐在地上,捂着胸口,心如刀绞,她颤抖着声音说:“他,根本没用安全套,说,他没有戴套的习惯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,是慕冷睿提前告诉她的,让她记牢,不要露出什么破绽。

    当时,她面红耳赤的听完他的话,觉得他说这些显得多余,慕清云怎么可能追问的这么细致,毕竟是她深爱的男人,为他付出身体还不够,难道还要她遭受尴尬?

    谁想,慕冷睿告诉她的细节,这么快就用到了。她心里很疼,被这个深爱的男人,伤的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慕清云,脸上露出笑容,这时候才想起来,将瘫坐在地上的梅玲玲拽起来,拥进怀里安慰着:“玲玲,乖,我知道让你这么做很不容易,让你受委屈了……”

    梅玲玲埋头在深爱的男人面前,放声大哭,泪水打湿了慕清云的衣襟。

    慕清云轻轻抚着怀中女人的头发,脸上露出异样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刚才他发火,是故意诈梅玲玲的,他哥哥的做事习惯,他一向都知道。

    慕冷睿要女人,从来都不会采取什么安全措施,以后的残局。留给女人去收拾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没有一个女人抱着孩子讹诈过他,被他宠幸过的女人,不计其数,都知道他有这习惯,却从来都没有抗拒过,也从来没发生过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慕冷睿,原来你死性不改,那么,有你好受的。慕清云将梅玲玲送回家,眼前浮现出一个小女人的身影来,穿着白色纱质衣裙,款款而来。

    这样美好的小女人,不应该是慕冷睿的,应该属于他!

    慕清云目光阴冷,看着电脑里的照片,和从酒店房间内慕冷睿与梅玲玲的监控录像,打包成一个压缩文件,点击发送键。

    发送完毕,他脸上露出阳光四溢的笑容,就如最初遇到戴雨潇那样的笑容,真正开心的时候,他便是这样的笑容。

    戴雨潇正在落地窗前发呆,视野里一片空茫,戴家宅院人迹稀少,自从父亲去世后,她一直没增添什么人手,只有王妈一个人忙前忙后。

    整个空间,会因为一个人的离开显得分外冷清;一个空间,会因为少了一个人的声音分外寂静;而一个空间,会因为一个人的到来,分外充盈。

    几天以来,她什么事情都不做,只是站在窗前发呆,期待着那个将她的空间充盈的男人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个男人,一连几天都没有出现,连电话,都没有打过一个。

    戴雨潇趴在床前,忍不住胡思乱想,慕冷睿,会不会每天和孟菲菲那样……就像他用过的词……宠幸?

    醋意横生,却忍住,不管怎样,就是不给他打电话,不向他低头!

    “叮咚——”邮件提示声,刚才笔记本电脑一直开着,却没有顾得上细看。

    戴雨潇慵懒的走到电脑前,点开邮箱,一封陌生邮件,她本来想删除,却看到题目——慕冷睿是爱你的……

    难道,这是慕冷睿搞的小把戏,以这种方式获得她的原谅?

    戴雨潇心跳加速,颤抖着手将照片和视频文件下载,存到电脑。

    他是爱着自己的?心中泛起一股甜蜜,脸上不由自主的漾出笑意,打开照片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,是慕冷睿在一个灯红酒绿的场所,横抱着一个半裸的女人,女人埋头在他胸前,很是亲昵的样子。

    无耻!戴雨潇忿恨的在心中怒骂,小手重重捶在键盘上,想把笔记本电脑合上。

    好奇心,却促使她打开那个视频文件,点击开来,播放出一组画面……让她痛彻心扉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视频,是照片所述故事的续集,慕冷睿抱着女人走进房间,将女人丢在床上,嗤啦将女人前襟撕裂,女人胸前的雪白丰满怦然跃动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戴雨潇将笔记本电脑合上,没有心思再看后面的细节,各种念头在脑海中东奔西突,找不到出口,随时都要爆炸出来。

    慕冷睿是爱她的?真是笑话,真是绝好的讽刺!这才几天没见,除了未婚妻孟菲菲,又开始将手伸向别的女人!

    “笃笃笃——”敲门声,戴雨潇冲到门前,将门打开,她正好缺一个发泄的对象,这人来的正是时候。

    慕冷睿邪魅的倚着门框,唇上叼着一支玫瑰花,魅惑的朝她笑着。那样的笑容,看起来,很妖孽!

    戴雨潇怔然半晌,小拳头愤怒的挥舞上去,雨点般落在男人的胸膛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