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二十六章 得逞的伎俩
    小瓶子上的标签在靠近地面的方向,如果让这个男人看到药性说明,她小命恐怕不保。

    还有几步的距离,而男人只有一俯身的距离,以再快的速度赶过去,也赶不及他俯身的速度,怎么办?该怎么制止他?

    “呀!”戴雨潇重重的向前扑倒,膝盖重重磕碰到浴室地面与卧室地毯的相接处,那里有一个条状的突起。

    “好痛——”戴雨潇疼的倒吸一口凉气,秀眉紧蹙,膝盖骨似乎被撞碎了一样的疼痛。

    跌倒是假装的,疼痛却是实实在在的,一点都没有掺假,疼的她差点飙出泪来,趴在地上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宝贝,怎么这么不小心?”慕冷睿嗔怪着,走过来,想将她扶起来。

    戴雨潇唇角撇出一丝苦笑,她的苦肉计,看来奏效了,虽然很疼,还好没有白白受罪。

    “别,别动我,真的好疼……”慕冷睿在搀扶她的时候,膝盖又在突起出摩擦碰撞,疼的她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这个粗心的男人,直接将她抱起来不就好了,干嘛还搀扶她?这不是加重她的痛苦吗?戴雨潇皱着眉头,若不是使劲忍住,眼泪早就流下来。

    泪光就在黑瞳里闪动,像是装满水的杯子,轻轻一晃就会溢出水分来,不得不凝神屏气小心翼翼的擎着,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身体翻转,腾空,慕冷睿接收到了她心里的诉愿,将她抱起来,走回床边。

    脱离了那个危险的突起,膝盖舒适很多,或者是心理作用,没那么疼了。

    慕冷睿将她轻轻放在床边,大声呼唤着:“王妈,取些跌伤药过来!”

    戴雨潇低头一看,膝盖青紫一片,皮肉破损,渗出鲜红的血液来,在雪白的肌肤上,红白相称,十分显眼。

    看来又要有好几天,不能穿短裙了,疼痛感越来越强,表面的皮肤迅速肿胀起来,看起来很骇人,让她咝咝的吸着凉气。

    每次慕冷睿吩咐什么,不管在哪里,王妈都能迅速的跑过来,比戴雨潇喊她速度快的多,戴雨潇戏言这是慕氏效应。

    慕冷睿将门打开,王妈在门外轻声问:“小姐,需要我帮忙擦药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来擦……”慕冷睿拿着药和棉签,走过来,坐在戴雨潇身旁。

    听着王妈离去的脚步声,戴雨潇突然想起什么,大声喊叫着,唯恐行走中的王妈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王妈!回来一下,收拾下房间!”她声音大的让慕冷睿皱眉,不顾的这些了,让王妈将那些危险的小药片收拾走再说。

    王妈的脚步声回到房门边,推开门:“小姐,是要收拾房间吗?”

    “王妈,将地上的药片收拾走,刚才洒落了……”戴雨潇指指洒落一地的白色药片,小瓶子也静静的卧在淡紫色的地毯上。

    慕冷睿在她膝盖上涂着碘酒,低着头,神情专注,动作很轻柔。

    戴雨潇眼角的余光,时不时的瞟向王妈的方向,期待着她早些收走。

    王妈将小瓶子拿在手里,好奇的看了看,低声嘟哝了句:“小姐,这种药,最好不要吃,影响生育能力的……”

    慕冷睿听的清清楚楚,捏着棉签停住:“什么,维生素影响生育?这倒从没有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慕大少,你们别弄错哦,这不是维生素,这是避孕药!”王妈唯恐两个人听不到,明显的提高音量。

    戴雨潇心里发紧,怯怯的将眸光转移到一旁,装作局外人的样子,盯着某个角落。

    心里忐忑不安,完了,这下完了,隐藏半天的秘密,被王妈揭穿了。

    “避孕药?”慕冷睿将手中的碘酒重重的放在床头柜子上,对王妈的话不放心似的,走过去将瓶子捏在指尖,仔细看着药品说明。

    王妈还谄媚的笑着,仿佛是在邀功:“是呢,慕大少,您看我没说错吧,真的是避孕药呢……小姐可能弄错了……这种事后的避孕药吃的久了,会生不出小孩的……要吃药避孕的话,吃那种事先避孕的,伤害会小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戴雨潇心里暗暗斥责,哪里会弄错,她是故意吃的,哪里轮得到她一个佣人多嘴,都怪她平时没调教好,这个时候出来捣乱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哪里给她机会事先避孕了?哪里有耐心等得了她事先服药?

    “你躲着我偷偷吃避孕药?还告诉我是什么维生素?嗯?”慕冷睿将小瓶子丢在地上,一脚踩上去,“咯吱”一声踩个粉碎,碎了一片玻璃碎末。

    王妈显然意识到说错话,猛然捂住嘴巴,眼神复杂的看着戴雨潇。

    慕冷睿慢慢逼近床上的小女人,双眸透出凛冽的光来,森寒恐怖。

    戴雨潇意识到情况不妙,奋力抬起受伤的膝盖,挪动着身体,缩到床角里,怯怯的盯着举步逼过来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慕大少,是我的错,你别怪小姐……”王妈鼓足勇气上前,意欲阻拦。

    慕冷睿在空气中摆摆手,将王妈的话阻隔在半截,王妈不得不知趣的退出去。

    男人将拖鞋一甩,大脚,踏上床铺,一步步走过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女人。

    戴雨潇曲起双膝,双手环抱着围绕着小腿,这样缩成一团,让她多一些安全感。

    从她的角度,仰着头看着男人,看着男人的头几乎顶到天花板上,高高在上的逼过来,她却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男人走到近前,俯下身,戴雨潇低了头,不敢迎着他的目光,低头间,触碰到跌伤的膝盖,疼的皱眉,却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避着我吃避孕药?为什么?”慕冷睿冷魅的说,分明是兴师问罪不容抗拒的语气。

    戴雨潇低着头,心里嘀咕,吃避孕药还用问为什么,当然是为了避孕。

    可她看男人正在气头上,不敢直说,张了张口,却也想不出说什么……还能说什么呢,除了避孕,难道会有其他的理由?

    “说话!为什么不说话!”慕冷睿捏起小女人的下颌,迫使小女人抬起头,迎上他锐利阴冷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我吃避孕药是为了……”戴雨潇说到一半,轻咬着唇,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不吃药,难道要怀个宝宝?那是可以玩笑的事吗?这个男人为什么不理解?还凶神恶煞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“为我怀一个小孩,是很难堪的事情?”慕冷睿咄咄逼人,手上的力道加重,捏的戴雨潇唇齿微微张开,双颊酸痛,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“好痛——”仅仅是两个字,戴雨潇都说的很艰难,含混不清。

    慕冷睿盯着小女人受虐的神情,眼底划过一丝柔软,瞬间又恢复常态,冷睨着她楚楚可怜的双眸,恨不得将她捏碎。

    多少女人挖空心思想怀上他慕冷睿的种,都没有机会,或者是他刻意不让那些女人得到这样的机会,而眼前这个小女人,居然避着他吃避孕药……

    “以后不准吃避孕药!”慕冷睿冷冷的大手一甩,戴雨潇酸痛的下颌被甩到一旁,身子一偏,斜倚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“不吃避孕药……你能戴吗?”戴雨潇弱弱的询问。

    慕冷睿刚刚压下去的怒气,瞬间又升腾到额尖,怒意盈满幽深的双眸。

    他没说清楚,还是小女人没听明白?跟他在一起,根本不用采取什么安全措施……为什么还问那么多余的一句……

    男人半天不说话,戴雨潇怯怯的盯着他幽深的双眸半晌,才恍然大悟的:“哦,我知道了!你是不是有难言之隐?根本不用采取什么措施?”

    慕冷睿皱着眉头,小女人的话,只说对了一半,另一半是什么意思:“难言之隐?”

    “放心啦,我不会说出去啦!不就是精子成活率低,没有生育能力嘛……”戴雨潇换上喜悦的神色,眼眸欢快的流转,刚才怯然的神情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她似乎忘记了膝盖的疼痛,腾的从床上跳起来,大度的拍拍男人的肩,表示安慰。

    慕冷睿简直要吐血,单纯的小女人,从哪里知道的这些东西,还扯出什么成活率……小女人还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,她巴不得自己丧失生育能力?

    “这不劳你费心,我正常的很!”慕冷睿冷冷的说,将小女人的手拂落。

    “正常?那你为什么不采取任何措施?你真害人不浅!”戴雨潇惺惺的嘟囔着:“不管别的女人怎么样,我一定要避孕!”

    这句话把慕冷睿惹恼了,他冲过来,使得小女人不由自主的仰倒,他双臂撑在床上,将小女人圈在有限的空间里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跟我在一起,不用采取任何措施!”慕冷睿冷魅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戴雨潇恼怒的,凭什么他有未婚妻,无休止的占有她,还不准她采取任何安全措施?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吃避孕药!谁都控制不了!”她倔强的睁大眼睛,迎着男人冷魅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不准吃!”慕冷睿低沉的重复,带着威胁,没来由的一热,血液奔涌,火焰在他幽深的双眸中悄然升起。

    “每次我都会吃,哪次都不会例外!”戴雨潇继续倔强,神色凛然,根本没有意识到即将来临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这次,就会是例外!”慕冷睿低低的说,脸上露出不可一世的笑容,轻蔑的用手指捏捏吹弹可破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这药效,长达七十二小时……”戴雨潇同样轻蔑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是吗,多谢你提醒……”慕冷睿邪魅的笑着,暧昧的唇覆在小女人娇嫩的唇瓣上。

    男人覆盖在她的身体上,碰到了她膝盖上的碰伤,疼的她眼泪直冒,男人的动作并没有停止,反而越来越火热,越来越seqing。

    男人不住的挑逗着她,大手在敏感的部位拨弄,肆意的,小女人突然意识到他要做什么,却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她随着男人的动作,不由自主的跟随着他的动作跌宕起伏,眼神散乱迷离,无法聚焦,直到整个人,都深深的沦陷。

    三天三夜,七十二小时,慕冷睿哪里都没去,只停留在小女人的房间,在她的闺房内,极尽缠绵,不给小女人任何逃脱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宝贝,药效……应该失效了吧?”最后一次,慕冷睿在她耳际低声耳语,温热的气息,撩拨着她的心弦。

    戴雨潇心里诅咒着男人,却无力反抗,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,瘫软在床上,虚脱的手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的伎俩,七十二小时不眠不休的奋斗,终于得逞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