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二十七章 以假乱真
    戴雨潇瘫软在床上昏睡了两天两夜,体力透支的她,只想一直睡下去,什么都不愿意想,什么都不愿意做。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透着窗帘,映照的整个房间光灿灿的,漾满温暖的味道,男人不见踪影,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离去。

    三天三夜里,被慕冷睿传唤王妈送进来的剩余饭菜,早被王妈不知不觉间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只是狼藉一片的床单,提醒着她三天三夜里都发生过什么。

    澄澈的双眸,闪来闪去,刷的拉开窗帘,阳光刺得她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这么明媚的阳光,如果不出去走走,实在浪费,该去哪里呢?戴雨潇站在落地窗前,单手托腮,冥思苦想。

    那个庄语岑,不知道怎么样了……患上失忆症,真是一件麻烦事……戴雨潇皱着眉头,哪怕是看在儿时伙伴的份上,她也该去医院探望一番。

    戴雨潇驱车来到医院,静悄悄的跑到住院部查病人名单,获知庄语岑住在哪个病房。

    她不敢打电话问庄氏夫妇,陈妙言对自己误会颇深,不想再多增加不悦的气氛,也免得给自己添堵。

    她在走廊里张望一番,没看到陈妙言的身影,蹑手蹑脚的走到庄语岑病房门前,门板嘭的一声,吓得她连忙后退,门没开,似乎是什么东西从里面直接撞击到门板发出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滚!滚!快点滚!”庄语岑的怒喊声,恶狠狠的,退的很远,戴雨潇都听得清清楚楚,那声音几乎可以贯穿整个走廊。

    是什么事情,惹得庄语岑大发脾气,一向内敛隐忍的他,怎么如此暴躁?

    “语岑……语岑……你别这样对我,好吗……”里面传来女人的哀求声,小声的呜咽。

    “滚!滚!滚!”庄语岑怒喊着,有东西摔到地上的声响。

    门怦然开了,一个女人被推出来,猝然向前扑倒在地上,门又怦然关上,毫不留情的紧紧闭合。

    女人哀哀的哭泣着,衣着保守,凌乱的长发遮住面颊,一手捂着小腹,俯下的身形里,看起来有些凸起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你没事吧?”戴雨潇看她半天不起身,有些担心的问,却不敢大声,怕惊到了房内的庄语岑。

    地上的女人扭转头来,和戴雨潇四目相对,两个人都惊讶的瞪大眼睛,女人脸上满是泪痕,看到戴雨潇却惊讶的全然忘记哭泣。

    戴雨潇首先反应过来,上前扶起女人:“姐姐,好久没见你,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……”

    从庄语岑赶出房间的女人,就是戴雨潇同父异母的姐姐,多日不见的戴霜霖。

    戴霜霖在戴雨潇的搀扶下,费力的站起来,即便是被人搀扶着,还是很吃力的样子。

    等她完全站起来,戴雨潇惊讶的目光,落在她突起的小腹上,只不过几个月没有见面,戴霜霖的身体怎么变得如此臃肿?

    “妹妹,我怀孕了……真的怀孕了……”戴霜霖双手抚着小腹,眼睛里闪动着泪光,神情凄楚可怜。

    “怀孕了?怎么怀孕了?”戴雨潇一时间反应不过来,以为她遭遇什么不测。

    “是语岑的……”戴霜霖昔日里的傲慢,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“语岑的?”戴雨潇连连眨动眼睛,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。

    上次一直都说是她骗人的,是为了骗婚才假装怀孕,怎么现在又成真的了?

    “我也一直以为是假的,可是一个月后,大姨妈一直没来,去医院检查,是真的有了……你看,这是我几个月以来的孕检报告……”戴霜霖翻出一堆检查单,递给戴雨潇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,慕家的楚医生给你诊脉过,他怎么可能诊错呢?”戴雨潇翻看着报告单,检查结果是真的,可是她真的不敢相信这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在语岑家里的住的时候,我和他发生过……我把他灌醉,下了药,他不知道……”戴霜霖低声啜泣着。

    戴雨潇看着同父异母的姐姐,又是气,又是怜,聪明反被聪明误,本是假的,现在弄假成真,而且庄语岑压根就不记得她,她该如何收场?

    “那你,现在打算怎么办?”戴雨潇轻声问,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姐,不可能做到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妹妹,你帮帮我好不好?我的钱用完了,为了治好我的手,几百万都用完了……现在,我连生小孩的钱都没有,已经五个月了……他很健康,我不舍得打掉……”戴霜霖擎住妹妹的手,期待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帮你?”戴雨潇眼中闪过一丝疑虑,随即应承:“姐姐,钱的问题,不是问题,我给你五百万,你省点用,估计够小孩以后的费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妹妹,你真好!”戴霜霖走上前,想拥抱下戴雨潇,可是突起的小腹顶着,没法拥抱。

    “语岑,他怎么样?”戴雨潇眼睛瞥着门板。

    “语岑……他根本不记得我,听伯母说,他失忆了……”戴霜霖摇着头,叹口气。

    戴雨潇的目光,落在戴霜霖突起的小腹上,心中暗忖,这个未出世的孩子,难道注定出生就不被亲生父亲认同?

    “妹妹,我还有件事情麻烦你……如果你可以帮我,五百万我就不需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?”戴雨潇想着,除了钱,她还需要什么,比钱还重要?

    “妹妹,语岑他只记得你,你帮帮我,让他接受我,和肚子里的宝宝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戴雨潇为难的瑶瑶头,这件事情难度实在太大了,连亲生母亲都不认识的庄语岑,怎么会听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好妹妹,求求你……我不想肚子的宝宝,一出生就没有爸爸……我真的很爱语岑……求求你……”戴霜霖双膝一软,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戴雨潇连忙搀扶:“姐姐,别,快起来,你还怀着身孕……我姑且试试吧……”

    戴霜霖喜出望外:“妹妹你真好,谢谢你……以前是我不好,我知道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,以前的事,不要提了,语岑这件事,我没有把握,只能尽力,一会,你要配合我……”戴雨潇神色淡然,一父所生的姐姐,只要她能够帮她,就一定会帮。

    戴霜霖连连点头,转过身去,看着那扇紧紧闭合的门,满是期待,却又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戴雨潇踌躇片刻,走到门前,犹疑着轻轻敲响那扇门。

    “是谁,滚开!除了戴雨潇,我谁都不见!”里面传出庄语岑的怒喊,紧接着门板一声巨响,又有什么东西被丢掷撞击在门板上。

    “语岑,是我,你开门……”戴雨潇隔着门板,轻轻的说。

    “雨潇?”庄语岑隔着门板,都能听出她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到一秒钟,门把手转动,门开了,庄语岑面容憔悴的出现在面前,眼窝深陷,胡子似乎很久没刮过,下颌的胡须有两三厘米那么长。

    平日里干净阳光的大男孩,变成了胡须满面的颓然男人形象,让戴雨潇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情绪,她很自责。

    “雨潇,你终于来看我了?屋里坐……”庄语岑见到戴雨潇后,虽然胡须满面,不修边幅,却恢复了彬彬有礼的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戴雨潇拉着戴霜霖的手,走进病房,地上满是各种碎片,想必是庄语岑发脾气时丢掷到地上或者门上的产物。

    “雨潇,你怎么这么久才来看我?”庄语岑不顾戴霜霖在场,伸出大手握住戴雨潇的小手,眼睛里闪出别样的神采。

    戴雨潇轻轻抽离自己的手,虽然心里有些疼痛,却漠然的说:“语岑,你记错了,医生说,你失忆了,连我都记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失忆?记错了?”庄语岑尴尬的缩回手,似是真的担心记错人一眼,挠挠头皮,狐疑的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“我是戴霜霖!是戴雨潇的姐姐!”戴雨潇轻咬着唇,笃定的说出这句话,下了很大的决心,和姐姐角色对换。为了帮姐姐,这个以假乱真的办法有些冒险,却值得一试。

    戴霜霖愣住了,惊异的看着妹妹,眼睛眨也不眨。

    庄语岑楞了好一会,左看右看:“不会啊,我怎么会记错呢,怎么会记错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连亲生母亲都不记得,还有什么不会记错的?”戴雨潇红着脸,怒斥,那语气像是谴责大逆不道的人。

    戴雨潇将戴霜霖拽过来,推到前面:“她才是戴雨潇,她还怀着你的骨肉,你怎么可以不认得她!她肚子里有你的骨肉,你明不明白!”

    她尖声怒斥着,眼角却有泪水不自主的渗出来,却高傲的仰起头来,让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不让泪水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骨肉?真的?你怀着我的骨肉?”庄语岑先是狐疑,脸上慢慢现出温暖的神色,缓缓抓住戴霜霖的手,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对!你们是青梅竹马的恋人,若不是你们家里阻挠,你们早就结婚了……用不着等到现在!”戴雨潇终于忍不住流泪,谴责着庄语岑,分明是在诉说自己的心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庄氏夫妇不能够接受她,她和庄语岑,青梅竹马,也早就开花结果,也不会有后来那许多的波折。

    庄语岑若有所思的盯着戴霜霖的脸,似乎在努力回忆,良久,他将戴霜霖紧紧拥在怀里,幸福的说:“雨潇,我爱你,我会好好疼你,疼我们的宝宝,我要娶你……”

    戴雨潇擦拭下泪水,知道退场的时候到了,以后的空间,属于这幸福的一家三口,和她无关了。

    庄语岑的世界里,她会永远的消失,庄语岑的记忆里,不再会有她……

    转身到门口,泪水扑簌簌落下来,没有来由,掩住口鼻打开门,正欲飞奔出去,却撞到一个女人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“小jianren!你来做什么!”一声怒喝,将哭泣中的戴雨潇唤醒,陈妙言怒气冲冲的站在面前,目光凌厉如刀。

    “贱女人!她是我老婆的姐姐,戴霜霖,不许你这样待她!”庄语岑目光向这里投过来,坚定的护着戴雨潇。

    “庄语岑,你有没有良心,她是你的亲生母亲!你怎么可以这样骂她!”戴雨潇一边哭泣,一边斥责,声音里带着哽咽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