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二十八章 幽暗的车厢
    失忆后的庄语岑,敏感的处处袒护着她,这让戴雨潇无比的心痛,这袒护,来的太迟,太迟……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我妈妈?妈妈……我不该骂你,我失忆了,你不要怪我……”庄语岑走过来,戴雨潇说的每句话,他都深信不疑,就连戴雨潇说自己是另外一个人,他都肯相信。

    陈妙言不可置信的点点头,怔然半晌,哭泣出声,这是庄语岑失忆以来,第一次喊她妈妈,她又惊又喜,又喜又悲。

    “以后……照顾好你的老婆小孩,还有你的母亲……”戴雨潇交待完最后一句,泪如泉涌,用手掩着半张脸颊,跑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陈妙言站在门口,张张口想喊住远去的戴雨潇,却欲言又止,脸上露出愧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戴雨潇一路飞奔,头也不回,走廊里挥洒着泪水,迷蒙的视野里,世界一片汪洋。

    庄语岑,永别了,不管爱过的,怨过的,拥有过的,错失过的,都随风消逝……

    走出住院部大门,回头望望这大楼,一年来多少次出入,探望陪伴过多少人,东方靖一,父亲,还有,慕冷睿……

    惆怅,失落,茫然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……

    向前漫无目的的走着,不知不觉间走出医院的大门,她不想停住脚步,打算走到不想再走了,再回来开车。

    漫步走在医院外的公路上,乌黑卷曲的长发随风飘扬着,一袭碎花长裙让她看起来更加优雅,端庄,她举目远望,天边一片浮云,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……突然一阵尘土扬起,拂动她的发丝,一辆黑色宾利房车疾驰而来,在她的身边嘎然停止,她还没搞清楚状况,车门打开,她被强行拉入车内,车子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戴雨潇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呆了,睁大了惊悚的双眸,急速的喘息着……

    车窗上都蒙着黑布,什么都看不清,视线都是昏暗的……

    猛然什么人推了她一把,将她按在了车壁上,有人将她的双手反剪,捆了起来,接着她的身体向后被拽拉一下,跌进一个柔软的座位里。

    双腿被强行拉开,也用绳子固定住。绳索捆缚在chiluo的肌肤上,很紧,每动一下都有绳索牵扯摩擦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,为什么抓我!”戴雨潇惊恐万分,极力挣扎着,却没有办法挣脱绳子的束缚。

    “喊什么喊!”黑暗中有人恶狠狠的怒斥,接着有人用什么东西塞进她的嘴巴里,她嘶喊的声音被堵在里喉咙里。

    突然间车厢安静了下来,她奋力的睁大了双眼,她渐渐适应了这种黑暗,隐约的,她看见一个男人高大的身影,缓缓向她移动过来。

    她有些畏惧,不由自主的颤抖着,看着那身影缓缓接近,心跳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“你只要听话,就不会有痛苦……”低沉阴郁的男声想起,这声音似曾相识,却带着几分陌生,他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猜测间,男人的大手挥了一下,戴雨潇眼前一黑,眼睛被黑布结结实实的蒙住。

    不能看到东西,不能发生,所能利用到的感觉,只剩下嗅觉和听觉。

    阴暗的车厢里,她嗅不到特别的味道,有淡淡的熏香,和大多车内的熏香味相同。

    车速极快,听到风驰电掣的声响,身体随着车子的惯性前仰后合,若不是身体被绳索固定在座位上,说不准会随着惯性扑倒。

    她回忆中黑暗中男人的高大身影,拼凑着一瞬间的印象,轮廓分明的侧脸,即便黑暗中,也能分辨出高挺的鼻梁,凉薄的唇微微勾起。

    她恨恨的想:慕冷睿,又是你,又要搞什么鬼把戏!不要因为我去见了庄语岑,就采取这种方式吓唬我!

    约摸一个多小时,车子停了下来,有人解开她的绳索。

    缓缓站起身来,活动活动手腕,脚腕,每一处都酸痛的很,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,血液循环的不太通畅,不只酸痛,还有些胀麻。

    “下车!”她听到冷冷的呼喝声,车门被打开的声音,她被一双大手推下车。

    即便被蒙着眼睛,也能感觉到强烈的光感,戴雨潇鼻翼翕动着,嗅到花香,这究竟是哪里?怎么会有淡淡的花香?

    “把她的黑布拿掉!”低沉阴郁的男声想起,还是似曾相识,带着陌生。

    很奇怪的感觉,为什么似曾相识,又有几分陌生?戴雨潇也说不清楚,只是内心里的感觉,算是第六感官发射给她的信息,不知缘由。

    黑布拿掉了,眼前一片光明,她骤然睁开眼睛,强烈的光线刺激的她立刻微眯起来,小手翻转遮挡下光线。

    渐渐适应了光亮,她才慢慢睁开眼睛来,映入眼帘的,是一片花的海洋,各种各样的花,五彩缤纷的盛开着,中间只有一条铺满绿草的幽径,蜿蜒向前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的高大身影,顺着蜿蜒的幽径向前走,那身影,似曾相识,却不是慕冷睿,一时间想不起是谁,只觉得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家!你们放我回家!”戴雨潇本能的后撤,向花海的另一端跑去,和男人截然相反的方向。

    几个彪形大汉冲上前,结结实实的站成一堵墙,冷冰冰的挡住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你们让开!我要回家!”戴雨潇冲过去,和人墙抗衡,却奔突无果,每次都被轻而易举的挡回去。

    “将她的手脚绑起来!”一个大汉冷冷的,推了一下墨镜,上前控制住戴雨潇的手臂,给其他大汉使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慢!放开她!”低沉阴郁的男声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大汉立刻松开手,戴雨潇得以逃脱,不得不退回原地,揉揉被大汉拽的发酸的手臂,不服气的嘟起唇。

    转过身,高大的身影已经转过去,她只看到一个侧脸,惊讶的眨眨眼睛,慌忙追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你别走!”看起来很近的一段路,戴雨潇跑的仓促,踩在青绿的幽径上,脚底打滑,险些跌倒,用了好长时间才追到高大的身影背后。

    高大的男人没有停住脚步,不紧不慢的向前走着,不受她的呼喊影响。

    “你站住!为什么不敢面对我!”戴雨潇拎起长裙,几步窜到男人前头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她惊诧的用小手掩住嘴巴,眼睛睁的很大,不敢相信将她绑来的男人,居然是他。

    “不敢面对?有什么我不敢面对的,连你我都绑架了,有什么不敢面对的?”低沉阴郁的男声在耳边响起,让她眨眨眼睛,好半天才晃过神来,确信黑暗中那个缓缓走近的男人身影,就是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慕清云!你开什么玩笑!为什么绑架我!”戴雨潇失控的喊着。

    难怪似曾相识,他们本来就认识……又怎么会一点感觉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难怪有些陌生,昔日里阳光帅气的大男孩,喜欢休闲装扮一身轻松的大男孩,现在西装革履,演变成了低沉阴郁的男人形象……

    原本看起来单纯善良的他,现在却将她绑架了,这是多么荒谬的事情!

    “为什么?因为,你是我哥哥的女人!”慕清云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低沉阴郁的声音,让戴雨潇脊背发凉,绿油油的幽径都显得寒意森森,她还是很难将这个低沉阴郁的男人,和那天夜里救她的阳光大男孩结合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跟你哥哥抢女人!”戴雨潇忿然说,心中升起怒火:“我还想象过你是我的弟弟!你怎么可以这样待我!”

    “抢女人?只要是他慕冷睿的东西,我都要抢过来,不只是女人!”慕清云轻蔑的笑笑,对她愤怒的质问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戴雨潇仓皇后退,连连摇头,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,这个世界,怎么变化这么快,还是她压根就没看清楚,好好的一个大男孩,为什么摇身一变,成了居心叵测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那天的邮件,是你故意发给我,故意刺激我的?”戴雨潇想起那天还不相信慕冷睿的话,心里还为慕清云辩护,想来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“是!那天你的衣服是不是我哥哥扯拦的?是不是?”慕清云突然发狂的扯住戴雨潇的前襟,目光阴冷的落在她小巧的锁骨上。

    戴雨潇护住胸前,黑瞳噙泪:“慕清云,那天你救了我,为什么今天还把我抓来,当初救我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救你?”慕清云眼中闪过一丝柔软的底色,却稍纵即逝,阴冷的笑:“如果早知道你是我哥哥的女人,我还会救你?”

    戴雨潇忿然低头一咬,泪水却已经落出来,一股腥甜涌入齿颊间,泪水同时也扑簌簌落在那双苍白的大手上。

    慕清云一怔,咬便咬了,为什么还落泪?这疑问一闪而过,另一只手扬起来,快要拂到女人头发的时候,却偏了方向,斜着擦过女人的发际,在空气中划出轻巧的弧度。

    戴雨潇松开牙齿,迎上男人怔然的目光,四目相对,复杂的眼神杂织。

    “放我回去好不好?我是你哥哥的女人,你哥哥没有碰你的女人,你也不能碰他的女人……”戴雨潇还抱着一线希望,如果他能放她回去,她愿意在心中永远保存着阳光大男孩的形象,今天的事情,当作一场梦,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他没碰我的女人?”慕清云眼中闪过狐疑,眉毛上挑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就是上次你发邮件给我的那个女人,你哥哥真的没碰她!”戴雨潇仿佛看到希望,小手笃定的握成拳,自信满满的确定。

    “没碰!没碰!没碰!”慕清云松开扯住她前襟的大手,焦躁的踱来踱去,绿色的幽径上踩踏出一圈脚印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碰!”戴雨潇再次确定,想解除她的疑虑,满目期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慕清云双手举过头顶,脸孔因暴怒而通红,愤怒的喊:“他们合伙演戏骗我,当我是傻子吗!当我是傻子吗!”

    戴雨潇没料到会激怒他,惊恐的后退,只后退了两步,她的身体便被大手抓住。

    腾空一旋,她的身体旋转着飞出去,落入一望无际的花海里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