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二十九章 摧花的艺术
    戴雨潇眼前晕眩着,落入花丛,扑鼻而入的花香,触手可及的花朵,梦幻一般。

    重重的跌过去,却轻飘飘的落入一片绵软之中,没有任何的痛感,那些花枝花叶像是温柔的小手,轻轻的托举住她的身体,缓冲着由她轻轻坠落。

    慕清云看着她,方才小女人旋转着腾飞出去的姿态,裙裾飘舞,不像是跌落,反而像是翩然飞舞……

    她躺在花丛中,微眯着眼睛,就像花中仙子,与那些花融为一体,那么美丽的花儿,都成了她的陪衬。

    怒气一点点平息下来,心里另一种悸动冉冉升起,他本想像慕冷睿那样对待这个女人,扯拦她的衣裙,肆意,却发现,这不是他本心的意愿。

    这样纯净的一个女人,他有邪恶的念头,却做不出邪恶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等我去抱你?”慕清云冷冷的说,声音虽然仍旧低沉,却已经带了些许暖意。

    戴雨潇清醒过来,从花丛中迅速起身,双手掩在胸前,怯怯的望着不远处的男人,唯恐他做出非礼的动作来。

    看小女人戒备的动作,慕清云蓦然想起那天与她的相遇,他几经辗转才将她救上车,多么可爱的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不经意间,他脸上露出笑容,这样的笑容就如同戴雨潇印象中的,干净阳光,温暖帅气。

    “你笑了!你笑了!”这一丝笑容被戴雨潇敏锐的捕捉到,她放下护胸的手,蹦跳着奔跑过来,欢快的像个孩童一般。

    慕清云脸上的笑容僵持住,他转过身去,望着另一个方向轻笑,声音装出低沉阴郁:“不想吃苦头的话,跟我走!”

    戴雨潇跟在身后,不服的撅起嘴巴,快步追到慕清云身后,想转到他前面看看他的表情,有没有笑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每次她都快转到男人侧面了,再上前一步就转到他面前,他快走几步绕开,不给她转到前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不服气,猛跑几步追上前,跑的过快,铺满草蔓的幽径有些湿润,脚底一滑,差点跌倒,身体向侧边倾倒。

    男人的大手一伸,将她拽住,没让她跌倒,等她维持好平衡,放开手,不声不响的再向前走去,看都不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往复几次,戴雨潇都失策,努力几次都看不到男人的面部表情,嘟着唇走在后面,伸手拂动着一路的花朵,轻嗅一下,满手的花香。

    慕清云走在前面,脸上早已经失去控制的笑意成河,偏偏不能转头,不想让小女人看到他脸上的笑意。

    越走越远,花丛越来越茂密,侧边伸出的花枝向幽径上倾倒,两侧的花丛几乎合并一处,将绿意盎然的幽径几乎遮蔽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,这里怎么这么多的花,你自己种的吗?”戴雨潇没话找话,远远地喊。

    慕清云差点吐血,这么多的花,他自己种的话,要种到何年何月?唇角牵扯出笑意,迅速憋回去,没有回应小女人的话。

    戴雨潇像向冲着空谷喊话,连个回音都没有,懊恼的撇撇嘴,看看这么高的花丛,再看看走在前面的男人,生出捉弄人的童趣来。

    身后并没有人跟来,机会来了,她轻手轻脚的拨开花丛,猫着腰走进去,走了几米远,抱着双膝在花丛间坐下来。

    慕清云走了好远,听不到声响,皱着眉头,停住脚步,凝神侧耳细听,还是没有声响。

    猛然回头,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,只不过两三分钟的功夫,她去哪里了?

    向着来路快速回去几步,四处张望,除了随风摇曳的花丛,什么都见不到。

    这里不同于别处,一望无际的花海,她若想逃走,只有迷路的份,她去哪里了?

    “雨潇!雨潇!你别乱跑,危险!”慕清云大声呼喊着,在花海里传的很远。

    戴雨潇隔着郁郁葱葱的花枝,听着男人急促的脚步声,忽而近忽而远,暗自发笑,小手覆在唇上,免得笑出声。

    戏弄够了,拎着裙裾,从花丛中缓缓往外移动。

    “雨潇!雨潇!你在哪里?再不出来,我找人把花都铲掉!”慕清云寻不到人影,将一朵花捏在手心,成一团,指缝间沁出丝丝花汁。

    左肩被人轻轻拍打一下,转头,什么人都没有,回过头来,戴雨潇小手背在身后,俏皮的笑着,闪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云弟弟,干嘛一直躲着我,不敢让我看,装不下去了吧?”小女人笑嘻嘻的,大眼睛眨呀眨的。

    慕清云正在恼火,看到小女人这样笑着,却发作不出来,板着面孔将手中蔫成一团的花朵丢到一旁:“没事别乱猜!再乱跑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戴雨潇吐吐舌头,做个鬼脸:“云弟弟,你就别硬撑了,装坏人很辛苦的!”

    左一句云弟弟,又一句云弟弟,喊得慕清云晕乎乎的,那样清脆的声音,是男人听了都会心醉,可是这云弟弟,喊的怎么这么别扭呢?

    别的女人喜欢装嫩,这个小女人却喜欢装大,真是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比你年龄大好不好,喊哥哥!”慕清云板着脸,神色已经大大缓和。

    “云弟弟,你笑一个给姐姐看……”戴雨潇俏皮的吐着舌尖,舔一下上唇,活脱脱一个美女蛇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一点都不怕我?”慕清云皱着眉头,脊背挺直,做出威严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你浑身上下,哪一点都不像是坏人……”戴雨潇认真的说,收起调皮的神情。

    慕清云脸色黯然下来,自小被哥哥压制着,有时候他连自己都看不清楚,这个小女人又如何能够洞悉?

    绿色的幽径蜿蜒曲折,走了半个多小时,一栋漂亮的小楼呈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墙壁是简单的白色,屋顶是红色的,被五颜六色的花丛簇拥着,显得简洁高雅。

    戴雨潇看着这样的简单搭配,蓦然想起母亲出生的小镇,那栋三层小楼也是红白搭配。

    想起母亲,想起父亲,想起……慕冷睿……她莫名失踪了,这个男人什么时候才能发现?

    低下头,轻咬着唇,心事涌动着影响了情绪,没了欣赏美景的兴致,闷不做声的跟随慕清云走进小楼里。

    慕清云抓她来,是因为她是慕冷睿的女人,这是多么荒谬的理由。

    兄弟俩,一母所生,有什么好争的?真弄不明白,是什么原因,让这个单纯善良的大男孩变成如此阴郁的形象?

    “云弟弟,什么时候放我走?”这里虽然很美,与世隔绝,她看不到想见的人,心里空落落的,十分心慌。

    “来了这里,什么时候你变成我的女人,就把你放走。”慕清云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什么,他还真的有这样的心思?变成他的女人,那是什么意思?戴雨潇眨眨眼睛,半天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“你加油哦,愿意做我的女人的话,随时欢迎……”慕清云转过身来,灿然一笑。露出洁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戴雨潇戒备的护胸,皱着眉看着那干净的笑容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要在这里呆一辈子了……啧啧啧……就做这里的花仙子,也不错的……”慕清云啧嘴,双手摊开,似乎惋惜的很。

    戴雨潇很想冲上去揍他一顿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这个道理她还是懂得的。

    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!不信逃不出去!她倔强的昂着头,和慕清云挑衅的目光对视。

    “好了,花仙子,该用膳了,想逃走,要有力气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戴雨潇不客气的跟在他身后,进入餐厅。

    一股奇异的香味扑鼻而来,让她不由得微眯起双眸,停下脚步翕动着鼻翼努力分辨,这是什么味道,是食物的味道,却带着丝丝花香,多么奇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美女,再不过来的话,这些我会全部吃光……”慕清云打趣的,看着沉醉的小女人,唇角自然的扬起。

    戴雨潇目光向餐桌上投去,从未见过如此绚丽的菜品,绚丽的色彩源自天然,那样奇异的味道,就是这些菜品传递出来的。

    不难看出,这些菜品,全部都是花朵做出来的,赏心悦目,鲜香诱人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都是什么花做成的?都是你的创意?”戴雨潇晶亮的黑瞳泛出喜悦的神采。

    “来,你看看认识哪几种,尝尝看……”慕清云指指琳琅满目的菜品,笑意盎然,这也是他颇为自豪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个,是玫瑰?那个,是百合?”戴雨潇仔细分辨着,很奇怪,颜色没怎么变,花型完整,这是加工过的菜品吗?

    慕清云点点头,表示赞赏,玫瑰往往是最容易辨识的,女人的最爱:“尝尝看……”。

    戴雨潇颤抖着小手,有些不忍心,却按捺不住诱惑,用筷尖夹起一朵,轻嗅,甜香诱人,送进嘴巴里,清甜,清香,清淡,三种味觉同时涌入齿颊间,完美的结合……

    这是戴雨潇生平里,最特殊的一餐饭,全部都是花朵制成的菜品,无论是滑炒,清炖,还是烹炸,花香不散,似是凝聚了花魂在花瓣里,几经锤炼依然不散。

    戴雨潇不想浪费时间一一辨认,将那么多的菜品尽数朵颐,虽然饱腹,却没有累赘感,神清气爽,让人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这双辣手,摧花摧的很艺术吧?”慕清云笑着说,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
    戴雨潇正在往嘴巴里填充食物,听他这么说,筷尖差点磕到牙齿,这个男人话里带话,分明是自我褒奖,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……这样摧残我吧?”她嗫嚅着说,怯怯的看着那么多菜品,虽然保持着花型花香,生命早已结束。

    “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……想办法讨好我……”慕清云笑的有些邪气,让戴雨潇有些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几天下来,戴雨潇认识了很多种花,吃了上百种花朵做的菜,丁香,百合,牡丹,栀子花……很多是花海中本来有的,一部分,是从异地空运过来。

    花幻庄园,正应了它的名字,这么多的花,不仅是美景,还有美味,带给人梦幻一般的感觉……若不是被绑架了来,戴雨潇感觉这是上上级的待遇。

    她在铺满草蔓的幽径上散步,长裙曳地,轻舞飞扬,凝视远方,心里思念着一个男人,慕冷睿,有没有发现她失踪了?有没有因她而焦急万分?

    慕清云的辣手摧花,会不会真的艺术到她身上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