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三十一章 抢来的新娘
    慕冷睿冥思苦想,戴雨潇可能会去什么地方呢,这几天内她所有可能去的地方,全部都找过了,可是都没有找到,她会去哪里呢?

    女人的千篇一律,让他产生深深的倦意,戴雨潇的出现,为他生命里注入一股清新的气息,让他辗转反侧,欲罢不能。戴雨潇无端失踪,让他几欲发疯。

    刚刚八点,一夜没睡的他,眼窝深陷,余管家特地安排了丰盛的早餐,刀叉在手里空举半天,终是落下,摆放到餐盘一旁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大少爷,有戴小姐的消息了……”余管家跑过来,手里拿着一份报纸。

    既然是好消息,余管家的神色怎么这么奇怪?发现戴雨潇的踪迹是好消息,他怎么欲言又止的样子?

    “好!在哪里?我们马上去找!”慕冷睿腾的站起身来,手指一拂,将刀叉移了位置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您看……这是最新的报纸……”余管家踌躇着,将报纸递给慕冷睿。

    慕冷睿接过报纸,扫了一眼,忿然将报纸撕个粉碎,大手一挥,碎纸片在餐厅内飘舞飞落。

    报纸上的消息,让他怒火攻心,头版头条——政要少爷庄语岑于明日迎娶戴雨潇小姐!后面大篇幅的描述了两个人的爱情历程,慕冷睿没有心思细看。

    阴云瞬间笼罩了他英俊的脸,凉薄的唇紧紧抿起,幽深的双眸射出阴寒恐怖的光来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我们现在要不要去请戴小姐回来?”余管家试探性的问。

    他故意用了“请”这个字,天知道,一个已经决定和别的男人结婚的女人,是否能“请”的回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!他们喜欢结婚,尽管让他们结好了!”慕冷睿摆摆手,阴侫的说。

    没想到,症结还是出在庄语岑这里,这个男人,看来还真是隐患!

    那个小女人,居然答应他的求婚?中了什么蛊毒?还敢这么大张旗鼓的大肆通过媒体宣布他们即将结婚的消息……这么嚣张……

    看来要让她的婚礼,轰轰烈烈才是,一定让她多年以后回味起来,仍然那么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蓝天白云下,如茵草坪上,淡雅高贵的香水百合拼成的鲜花拱门,温馨的纱幔背景,浪漫的迎宾牌,圣洁的仪式台……

    还有悠扬的小提琴营造出的浪漫氛围,徐徐微风中,身着白色西装神采奕奕的庄语岑,挽着新娘的手,在宾客们的注视下,踏着红毯,缓缓入场。

    新娘姣好的面容被白色的纱幔覆盖住,却遮挡不住她的娇俏面容,一袭欧式婚纱衬托的她唯美典雅,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花童在前面洒落花瓣,新郎新娘脸上漾满幸福的笑容,踏着馨香的花瓣,走向圣洁的仪式台。

    “我宣布,婚礼正式开始!”主持人清清嗓子,面带笑容的郑重宣布。

    “庄语岑先生,你是否愿意娶戴雨潇小姐为妻,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,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,爱她、安慰她、尊重她、保护她,像你爱自己一样。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、富有或贫穷,始终忠於她,直到离开世界?”

    庄语岑深情的看一眼身边的新娘,坚定的答:“我愿意……”“戴雨潇小姐,你是否愿意嫁庄语岑先生为妻,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,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,爱他、安慰他、尊重他、保护他,像你爱自己一样。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、富有或贫穷,始终忠於他,直到离开世界?”

    新娘娇羞的与新郎对视,点头:“我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主持人转向前来道贺的宾客:“现场的来宾,有谁对这对新人的结合有什么异议吗?”

    一位宾客和女伴在台下小声低语:“这位新娘是戴雨潇?我看着不像呢……而且,她看起来肚子大了很多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——别乱讲话……你又没见戴雨潇……”女伴打断他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见过……她可没少在媒体上露面……”那位宾客不服气的。

    “那位先生,看来您对这对新人的结合有意见?”主持人冲着低语的两个人喊话。

    庄语岑和新娘,皱着眉头转向这边,所有宾客的目光,都刷刷的朝这边射过来,都集中在那位宾客身上。

    “哪有,哪有,郎才女貌,金童玉女,我是说天作之合,天作之合……”那位宾客连忙站起来,点头哈腰的恭维。

    主持人笑着接话:“那么,现在请新郎和新娘交换戒指……”

    庄语岑和新娘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戒指,含着笑意,庄语岑擎起新娘带着纱套的手,将精巧的钻石戒指向她无名指上套上去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对新人身上,却没有意识到会场的入口突然出现一辆黑色的加长型宾利,旁若无人的沿着红毯开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坐在后排的宾客感觉到杀气,车子卷挟起红毯上的花瓣,四散飞舞,带起的风拂动宾客的头发,宾客惊叫着赶忙向两侧闪躲。

    主持人看着宾利风驰电掣的驶来,话筒失手掉落,瞠目结舌,连呼喊都忘记。

    庄语岑和新娘侧头,车速太快,来不及反应,车子已经开到近前,两侧的宾客早就乱成一团,纷纷闪躲。

    冲到仪式台前,宾利陡然侧转,车门迅速打开,里面的人都没有下车,两个彪形大汉探出半个身体,两双大手将正在愣神的新娘拖上车。

    “语岑!”新娘惊叫着,伸手呼救,刚喊了一声,就被人掩住嘴巴,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庄语岑冲上前,车内的彪形大汉用力一推,庄语岑猝不及防,向后重重跌倒,头重重磕碰到仪式台的一角,鲜血涌了出来.

    头部遭受撞击,他眼神迷离,看到宾利的车门已经关上,无力的抬抬手,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庄氏夫妇奔跑到儿子身边,陈妙言看着儿子的伤势,看到那么多的血,回望乱成一团的喜宴,眼睛上翻,晕倒在儿子身旁。

    新娘拼命挣扎着,婚纱扯破了,彪形大汉就势扯下一条将她手脚捆住,固定在座位上,让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们混蛋!”刚骂了一句,嘴巴被塞进一团布,眼前一暗,眼睛被蒙了起来。

    慕冷睿端端正正的在大厅内等着,神情淡漠,纤长的手指捏住杯子,悠闲的啜饮着茶。

    余管家接到电话,面露喜色:“大少爷,他们回来了,事情办好了,快到门口了……”

    慕冷睿点点头,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:“好好犒赏弟兄们,每个人五万块……”

    十多个彪形大汉,浩浩荡荡的从大厅门口走过来,为首的两个人,抬着一个椅子,椅子上固定着一个身穿白纱的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的眼睛被黑布蒙住,宽大的黑布遮住大半个脸庞,嘴巴里也被塞了一团白纱,女人挣扎着,却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一行人小跑着步入大厅,井然有序,明明是一桩抢劫新娘的祸事,却进行的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慕冷睿冷冷的看着这行人,大厅一片冷寂,气氛阴冷萧杀,只听得到彪形大汉们踏在地板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抢来的新娘被抬到近前,彪形大汉将椅子放在地上,慕冷睿挥挥手,这行人恭恭敬敬的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慕冷睿发出桀桀的笑声:“好,很好,非常好!你敢背着我嫁给庄语岑?!”

    新娘听出慕冷睿的声音,身体猛然一颤,似乎很恐惧,脸颊可见到的部位紧绷僵硬。

    “怎么?现在知道害怕了?说,为什么嫁给庄语岑!”慕冷睿发狂的当众揪扯新娘的白纱,本来就扯裂的婚纱片片飞散。

    新娘衣衫褴褛的被固定在座位上,浑身抑制不住的发抖。

    慕冷睿将手中的一团白纱丢掷在新娘身上,上上下下的打量,却发现有些不对劲,这个新娘,身体有些胖,小腹微微凸起……

    慕冷睿将她脸上的黑布一掀,白纱一扯,蓦然一怔。

    这个抢回来的新娘根本就不是戴雨潇,而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——戴霜霖!

    “慕大少,求求你高抬贵手,我好不容易才和庄语岑结婚……”戴霜霖面对慕冷睿阴冷的眼神,神情凄楚的哀求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冒着戴雨潇的名结婚?”慕冷睿气不打一处来,原本以为是戴雨潇,还兴师动众的大闹喜宴强抢新娘,哪里想到这新娘是冒牌的!

    “庄语岑失忆了,雨潇骗他说她是戴霜霖,我是戴雨潇,他才接受我……”戴霜霖目露惧色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慕冷睿想起视频上,戴雨潇和一个小腹微凸的女人讲话,那应该就是戴霜霖,当时的角度,没看出就是她。

    “那天戴雨潇和你们见面后,去了哪里?”问她这句话的时候,慕冷睿抱着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知道……后来她开门跑了,我没追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蛋!你这个贱女人,怎么配和戴雨潇相提并论!”慕冷睿气愤的一脚踹过去,踹到座位的一角。

    “啊!啊!啊!”戴霜霖惊恐的尖叫着,椅子后撤滑行几步,原地打转几圈才停下来,还好没有翻倒,不然的话,怀着身孕的女人可后果难料。

    “慕大少,慕大少,求求你,我现在怀着小孩,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小孩……求求你……”戴雨潇惊魂未定,连声哀求。

    慕冷睿盯着她凸起的小腹,挥挥手:“把她送回去!”

    彪形大汉们面面相觑,刚刚抢回来的新娘,现在又要送回去?可是大少爷的意思不敢忤逆,愣神好一会,才向戴霜霖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慕大少,能不能将我手脚松开,时间长了缺氧,对小孩不好……”戴霜霖咬着唇,怯怯的恳求着。

    “给她松开!”慕冷睿不耐烦的摆摆手,只想这个女人立刻从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慕冷睿看着满地狼藉的白纱碎片,颓然坐回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宝贝,宝贝,你去了哪里……去了哪里……

    胸口突然一疼,让他不由得皱眉,一阵干咳,越咳那种疼痛越剧烈,疼的让他眼前晕眩,努力支撑着,大手按着胸口,强撑着站起来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,跌回沙发,晕了过去,大手垂落在身侧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大少爷!你怎么了?”余管家惊叫着跑过来,慕冷睿早已经人事不省,星眸紧闭,无声无息的倒在沙发里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