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三十四章 你会后悔的
    余管家看着慕冷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不由得暗暗着急,这可是婚事,不是说退就退的,玩女人是一回事,婚事又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这位大少爷,明显的把玩女人和婚事混为一谈了,虽然他对戴雨潇印象也颇好,可是他哪里料到,居然要到退婚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……这,是不是要跟老爷他们商量一下?”余管家眼神复杂,充满期待的建议着。

    难以想象,如果慕家老爷太太知道慕冷睿居然自作主张解除婚约,会是什么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这门婚事,是由家中长辈的定下,是商业联姻,关乎家族利益,他这样擅自解除婚约,对慕家的影响……难以预料……

    “照我的吩咐去做……”慕冷睿冷冷的,幽深的眼眸,射出凛冽的光来,不容抗拒。

    “冷睿,我哪里做的不好,我会改的……你别这样好不好?啊?”孟菲菲终于听明白他的意思,眼睛里噙满泪水,抽噎着哀求。

    慕冷睿默不作声,当作没听到她的话一般,脸上除了冷漠,还是冷漠。

    “冷睿,我哪里比不上那个戴雨潇!你说啊,我哪里比不上她?!”孟菲菲抓住慕冷睿的手臂,使劲摇晃。

    慕冷睿冷冷掰开她的手:“孟小姐,人与人最好不要比,因为,你和她不能相提并论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深深刺伤孟菲菲的自尊,不管怎么说,她也是望族的淑媛,不管国内还是国外,追求者甚众,哪里有人这样贬低过她?

    “余管家,送客!”慕冷睿再次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,不给孟菲菲半点情面。

    “慕冷睿!你会后悔的!”孟菲菲一跺脚,忿然甩手离去,重重的将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将这些水果,收拾出去……”慕冷睿冷冷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好,是……大少爷……”余管家弱弱的应着,将滚落一地的水果捡回到果篮里,拎出去,轻轻将房门带上,摇头叹气。

    “余管家,等一下……”慕冷睿突然想起什么,喝止住刚刚走了两步的余管家。

    余管家耳朵很尖,隔着房门,虽然声音不大,他依然听得清清楚楚,条件反射的拎着果篮撞开房门,脸上带着欣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以为,慕冷睿经过考虑,不打算解除婚约了,心中宽慰,擅自解除婚约实在鲁莽,妥善行事的好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您还有什么吩咐?”余管家这样问着,心里早就打好了算盘,眼睛喜悦的眯成一条缝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条重要信息要发布……”慕冷睿顿了顿,脸上泛出笑意。

    “还有消息要发布?”余管家疑惑的,眉毛上挑。

    “慕冷睿与戴雨潇订立婚约,择日举行盛大婚礼!”慕冷睿欢快的说完这句,邪魅的笑起来,漾满知足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余管家惊讶的反问,手一抖,果篮掉落在地上,收拾好的水果又滚落一地。

    “把这条,加在解除婚约那条后面!一起发布!”慕冷睿不在意老管家的表情,只顾得吩咐,似乎还很有成就感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现在戴小姐还不知道下落,这……”余管家面露难色,实际上,他是在找借口,以此为由希望大少爷暂缓决定。

    “这不重要,我慕冷睿未婚妻的席位,只有她一个,无论她在天涯海角,我都会找她回来!”慕冷睿坚定的说,大手握成拳。

    余管家担忧瞥着慕冷睿的神色,总觉得,这位大少爷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,怎么感觉……神智有点不正常?

    收拾着水果,他停下了,想起医生的话,这件事可以不让其他人知道,可必须要让慕冷睿知道,由他来做决定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今天医生跟我说您的病情,有隐患……”余管家将收拾好的果篮放到一旁,双手不安的搓动着。

    “隐患?”处于欣喜憧憬中的慕冷睿,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“医生说,您肝脏局部硬化,需要切除,移植健康的肝脏上去……但是合适的配型,短期内很难找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我知道了……我们要抓紧时间找到戴雨潇……”慕冷睿只轻轻应了一声,没把肝脏的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您的身体……”余管家焦急的,眼角流出两行浊泪。侍奉大少爷这么多年,不仅仅是主仆关系,融了亲情在里面,所以更加担忧。

    “余管家,放心,我心里有数……等找到戴雨潇,再说肝脏的事……你先出去吧,这件事情,不要告诉老爷他们……”慕冷睿吩咐完,轻轻合上眼睛,似乎累了,需要休息。

    余管家嘴唇翕动着,欲言又止,拎着果篮走出去,思绪万千。他无法改变大少爷的想法,只能尽量,尽早,协助他找到戴雨潇,这是他唯一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经历这次变故,慕冷睿看清楚自己的内心,心中除了戴雨潇这个小女人,谁都无法进入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不管别人怎么看,发布这样的消息,不是鲁莽行事,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一早,各大媒体主刊刊登了爆炸性的消息,慕冷睿与名媛孟菲菲解除婚约,与新欢戴雨潇订立婚约,择日举行盛大婚礼。

    孟菲菲看到这条消息,对着父母大发脾气,如果他们不能帮她出气,这辈子都不再回国,一气之下,包乘专机,远赴美国。

    孟氏夫妇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,本想着慕冷睿这位乘龙快婿,以后还可以帮助女儿处理孟氏集团事务,哪里料到,他们的宝贝女儿,居然被无情的解除婚约。

    正在欧洲旅行的慕氏夫妇,徜徉在埃菲尔铁塔前,接到远洋电话。

    “慕天佑!你干的好事,让你儿子解除婚约!”电话接通,孟菲菲的父亲孟怀德愤怒的指责。

    “解除婚约?什么时候的事?我们怎么一点都不知道?”慕冷睿的父亲慕天佑不明情况,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别装蒜了,现在各大媒体都在报道这个消息,你会不知道!我们要撤掉所有的投资!所有的投资!”孟怀德气愤的挂断电话,不给慕天佑任何解释的机会。

    慕天佑沉着脸拨打慕冷睿的电话,无人接听,拨打宅电,余管家不敢多说,只说慕冷睿在医院。

    慕氏夫妇火速回国,一下飞机,马不停蹄的赶往医院。

    “儿子!你也太不像话了,这么大的事情,为什么不和我们商量一下!”慕天佑跺脚,冲着病床上的慕冷睿嚷嚷,脸色气的通红。

    慕冷睿倔强的昂着头:“爸爸,当初您订立婚事的时候,也没征求过我的意见……我们彼此彼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混账东西!”慕天佑被噎的说不出话,手指颤抖着,几乎要戳到儿子高挺的鼻梁。

    余管家看不下去了,虽然慕冷睿吩咐过不许告诉其他人他的病情,可是他实在忍不住,不忍心看大少爷生病却还要承受那么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老爷……您消消气,大少爷他得了肝硬化,有可能转为癌症,您别再指责他了……他还不让我告诉您和太太……”余管家一边说,一边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慕天佑眨眨眼睛,本想挥过去打人的大手停在半空,再也落不下去。

    慕冷睿的母亲田雨涵反应比父亲强烈的多,她冲过去,泪水早已成河:“冷睿啊,儿子啊,你怎么什么话都不跟我们当父母的说呢,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儿子,你知道吗,因为你退婚,孟家要撤掉所有的投资!所有的投资!你知道,这对我们慕氏集团有多大的影响!”慕天佑颓然将手垂在身侧,深深叹气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知道……”慕冷睿低沉的说,却丝毫没有退缩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还……”慕天佑抖抖手中的报纸,指着上面的大字追问:“戴雨潇是谁?嗯?她对你有那么重要?”

    “爸爸,她对我很重要!真的很重要!”慕冷睿坚定的点点头,提及这个小女人,脸上泛出笑意。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领过来给我们看看?”田雨涵心疼儿子,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失踪了……”慕冷睿低垂着眼眸,神色黯淡下来,抿抿凉薄的唇,像是做错事的孩子,不小心丢失心爱的玩具,面对大人的责怪那样黯然。

    “失踪了?”田雨涵眨眨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着儿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?荒谬!荒谬!”慕天佑听着这话,气的直接跳起来,将报纸狠狠丢掷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为了一个不知去向的女人,做出这么大的牺牲,你脑子进水了!慕氏集团,早晚毁在你手里!”慕天佑气愤的离去,重重的将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田雨涵轻声对慕冷睿说:“儿子,当妈的支持你!不过你别跟你老爸硬碰硬,听话啊……”

    慕冷睿获得母亲的支持,显得有些激动,开心的握住母亲的手:“妈妈,你真好,你是第一个这样支持我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田雨涵抚摸下儿子深陷的眼睛,看着他憔悴的样子,止不住的心疼:“儿子,你从来没对一个女人这样认真过,做出这么大牺牲,你不后悔?”

    慕冷睿坚定的:“妈妈,我没有发烧,没有犯病,我知道我在做什么,做这个决定,永远不会后悔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!乖儿子!有你老爸当年的风范,当年,他就是这么追你老妈我的!加油!”

    田雨涵安慰完儿子,转身出去追随怒气冲天的丈夫,病房内,只剩下不安的余管家和神色漠然的慕冷睿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呢?”慕冷睿轻声问,微微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见他……不知道他去哪里了……”余管家抬起眼,不知道大少爷怎么突发此问,这兄弟俩一向不和,怎么关心起他的动向来。

    “等找到戴雨潇,我就把总裁的位子移交给他,我得了肝硬化,说不定会是癌症,他,更适合这个位子……”慕冷睿轻声说,幽深的眼眸,射出奇异的光来,闪着异彩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……”余管家声音哽咽,感觉慕冷睿性情大变,说这种话,似是临终遗言,让他悲从中来。

    余管家拎着果篮走了,房门被轻轻掩上。

    慕冷睿掏出手机,屏幕墙纸上有一个小女人的照片,巧笑嫣然的看着他,他眼眶一热,深深的吻下去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