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三十六章 猝然坠落
    “云弟弟,你冷静点……”戴雨潇努力控制住情绪,声音却还是止不住的发颤。

    慕清云哪里听得进去,殊不知她这种护胸的本能动作,反而更加直接的刺激了他,让他妒火中烧。

    那天,他在慕冷睿走后,进去戴家找戴雨潇,就看到这个小女人护胸的样子,只是,那天她的衣裙前襟,被慕冷睿扯的稀烂。

    “那天,他就是这样扯拦你的衣襟的?”慕清云猛然上前,扯住小女人的前襟。

    “慕清云,你放手!”戴雨潇急了,在她心目中单纯善良的大男孩,怎么变得这样面目可憎,这么陌生。

    “那天,你顾不得换衣服就跑出来,一定以为是慕冷睿又返回去找你,是不是?”慕清云咬牙切齿的说,越说越气愤。

    戴雨潇一怔,居然被他看穿心事,莫非,他看到慕冷睿进入戴家,然后离开?

    若不是尾随,哪里知道那么多细节?这个貌似单纯的年轻人,城府,原来这么深。

    看到小女人怔然的表情,无须言语,慕清云已经猜到怎么回事,强烈的嫉妒心使得他双目喷火,面部表情僵硬。

    “嗤啦——”大手猛然一扯,戴雨潇的前襟应声而开,纽扣崩落而出。

    看着小女人浅绿色胸衣下若隐若现的娇嫩圆润,慕清云猩红了眼,抱住小女人,后退几步,将她抵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灼热的气息,喷洒在小女人的脸颊,呼吸急促,大手紧紧箍住女人柔软的腰际,不知不觉间渗出汗水来。

    “慕清云,你混蛋!”戴雨潇扭头一咬,狠狠一口咬在男人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慕清云冷哼一声,大手没有松开,反而将女人的身体箍的更紧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这样反抗慕冷睿的?反抗吧,越反抗我越兴奋!”慕清云恶狠狠的说,一低头,向小女人娇嫩的唇瓣上覆盖上去。

    戴雨潇将脸别到一旁,护着胸的手,无力的垂落,泪水扑簌簌落下来,打湿了浓密纤长的眼睫毛。

    她哀叹,为什么,在她看清楚自己内心的时候,会再次遭遇qiangbao,难道,两情相悦,距离她真的那么遥远?

    慕清云扳正女人的脸,想要再强行覆盖上去,却看到小女人晶莹的泪珠,心里一疼,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刚才我失态了……”慕清云调整下呼吸,沙哑的道歉,将外衣脱下来,给哭泣中的小女人披上。

    戴雨潇背靠着墙壁,身体慢慢下移,直到瘫坐在地上,无助的抱住双肩,无声的哭泣。

    慕清云走过来,蹲坐在小女人对面,拭去她脸上的泪水,拿出本就准备好的戒指,在小女人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不强迫你,但是,你迟早是我的女人!我给你时间!”说完这句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戴雨潇缩在墙角,想着生死与共那么多次的慕冷睿,这时候去了哪里,在她被人欺负的时候,怎么不能出现来救她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戴雨潇不言不语,正常饮食起居,只是不理慕清云。

    慕清云我行我素,再没有对小女人做出非礼的行为,就如他刚刚将小女人抓到庄园一样,待她彬彬有礼,张弛有度。

    花幻庄园内,慕清云是不限制戴雨潇的自由的,因为他知道,这么大的庄园,种了无边无际的花,连他们自己都有可能迷路,这个小女人,一定不会冒险走出去。

    因为走出去的几率实在太低,一望无际的花海中迷路,听起来浪漫,却依旧残酷,没有食物,没有水源,没有人发现救援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几天下来,戴雨潇不说话,虽然慕清云像往日一样善待她,平易近人,也从未像慕冷睿一样霸道的强要了她,可是她的心里,已经心存芥蒂,无可消除。

    对慕冷睿的思念,越来越浓郁,让她几乎夜不能寐,一闭眼,就看到那张邪魅冷酷的脸,倨傲的不可一世的向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她没有更好的招数逃走,只有一种笨方法,穿越花海,趁他们不注意,这是唯一的方法,虽然渺茫,却并不等于全然没有希望。

    早餐的时候,戴雨潇偷偷藏起几块面包,装上一瓶水,等慕清云忙碌其他的事务,悄悄溜出小楼,钻入花丛。

    她特地穿了一条长裤,旅游鞋,和长袖外衣,一身轻巧的装扮。

    在花丛中匍匐前行半个多小时,回望,小楼已经不见了,站起来,揉揉发酸的腿脚,手上被花枝割破几处,手背上道道血痕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长裤上,缀了很多花刺,像荆棘一样的花刺,根本抖不掉,她不得不小心的一根根摘下来,如果带着花刺走路,她的皮肤肯定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走了好长一段路,口干舌燥,茫然四顾,前面是花海,后面是花海,左边,右面,全部是花海……她迷路了,看不到尽头,找不到方向。

    天阴沉沉的,连太阳都没有,花丛里笼了淡淡的雾气,她的裤脚被雾气打湿了,鞋底,走不了多远就会沾上厚厚的一层泥土,让她步履维艰。

    怎么办,怎么办?怎么办?带来一瓶水,很快喝光了,渴到极点了,不得不低头伸出舌头去舔舐huarui间的雾水。

    饥肠辘辘,不知道走了多久,几片面包的热量,根本没能支撑多久……

    戴雨潇疲累交加,坐在地上小憩一会,抱着膝盖,将头深深埋下去,昏昏沉沉的,缺水的大脑一片混沌,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如果再这样下去,等不到天黑,她就有可能虚脱,倒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。

    该死的慕清云,无缘无故种这么多花做什么,简直就是**阵,戴雨潇心中咒骂着,勉强起身,步履蹒跚的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袭来一阵冷风,刺透脊背,猛然回头,一只硕大的飞鸟直直的冲着她飞过来,翅膀张开来,有一米多长。

    “啊!”戴雨潇仓促飞奔,她认出来了,这就是在房间里,啄破玻璃的那只鸟儿,只有它的目光那么凶狠凌厉,令人生怖。

    只有花丛,没有任何高大的植物可以遮挡,她仓皇奔逃,狼狈不堪,可是那只鸟儿不依不饶的追着她,早就把她当做了仇敌。

    “啊!”戴雨潇猝然跌倒,无望的抱住头,瑟瑟发抖的匍匐在地上,等着厄运的降临。

    头顶一片凉风掠过,扑棱棱一阵声响,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哀鸣,似是有什么重物跌落在不远处的花丛里。

    戴雨潇不敢起身,像个鸵鸟一样的抱住头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可是那阵凉风,范围越来越大,她感觉到强大的气流将花丛都吹拂的歪倒,头顶上传来雷达的轰鸣声。

    猛然起身,那只意欲袭击她的鸟儿,早就落在花丛中,肚皮朝天,汩汩的冒着血,垂死挣扎着,尖锐的爪还在企图抓住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宝贝,不要怕,我来了!”强大的气流里传来呼喊声,直升机的舱门打开,一个熟悉的人影缓缓落下来。

    是他,是他,真的是他!是她朝思暮想的慕冷睿!戴雨潇喜出望外,疲惫饥渴一扫而空,欢快的随着直升机奔跑,大力的挥着手。

    “宝贝,呆在原地别动!我来接你!”慕冷睿大声喊着,他已经很接近地面了。

    戴雨潇乖乖的停留在原地,仰着头,以绝对的崇拜眼神望着从天而降的男人,虽然头发吹的很乱,却是她最喜欢的发型,英俊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慕冷睿降落在地面上,向她走来,她巧笑嫣然,张开双臂,无比期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宝贝,有没有想我?”慕冷睿拦腰抱起她,低声耳语,在她的脸颊上印下深深一吻。

    “想!非常想!”戴雨潇说完,已经羞红了脸,紧紧回抱住男人伟岸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找到我的?慕清云说,这个庄园极少人知道,包括你……”戴雨潇很惊讶,这个男人真这么神通广大,洞悉一切?

    “为了你,我连卫星定位系统都调动了,才发现你的踪迹……我可不想把你这么早弄丢了,我的小老婆……”慕冷睿宠溺的蹭一下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小老婆?”戴雨潇生气的瞪眼,难道还有大老婆?

    “我是说你小鸟依人,所以是小老婆……”慕冷睿邪魅一笑:“不然你养的肥肥壮壮的,我再喊你大老婆?”

    升降机启动,固定在慕冷睿后背和腰间的绳索缓缓提拉,他们被提离地面,慢慢升到半空。

    一边提拉,直升机一边飞行,那种感觉,非常美妙,像是空中飞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我们要是一直这样飞下去多好……”戴雨潇童心大起,欢快的喊叫。

    他们分别几天,沉浸在团聚的喜悦中,却没有注意到,不远处也出现了一架直升机,迅速向他们逼近。

    “放下她!慕冷睿,听见没有,放下她!”那架直升机舱门打开,慕清云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“冷睿,是他,你弟弟!”戴雨潇往慕冷睿怀里缩了缩,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慕冷睿冷冷一笑,挥挥手,直升机向前加快速度,同时加快提拉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!放下她!”慕清云提升到他们同等高度,距离他们已经很近了。

    慕冷睿依然没理会他,他只是想救走心爱的女人,并不想这个弟弟发生什么冲突。

    突突突一阵枪响,戴雨潇猛然回头,刚才距离远没看清楚,慕清云居然端着一把冲锋枪向他们瞄准,刚才开枪,只是示威性的前奏。

    戴雨潇惊恐万状,哪里料到,慕清云居然失去理智,连手足亲情都不顾,直接端着冲锋枪上阵,与亲哥哥隔空对峙。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,我再说最后一遍,放下她!”慕清云声嘶力竭的怒吼,端着冲锋枪对着地面一阵愤怒的扫射,花瓣被击打的片片飞落。

    “冷睿,把我放下吧,我不想因为我,让你们兄弟反目……”戴雨潇小声啜泣着,泪水连连的祈求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,怎么舍得放下你……”慕冷睿低沉的说,暗哑磁性。

    这声音对于戴雨潇来说,是最动人醉心的,她紧紧环抱住男人的脖颈,闭上眼睛,等待命运的安排。

    “突突突——”一阵枪响,戴雨潇感觉到身体被男人环抱着旋转,从半空中猝然坠落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