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三十七章 打断他的命根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三十七章 打断他的命根

    悬吊在慕冷睿后背和腰际的缰绳,被慕清云用冲锋枪打断,慕冷睿抱着小女人,从半空中猝然坠落。

    戴雨潇感觉到身体急速下坠,紧紧环抱住男人的身体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花香以迅猛的速度强烈的扑鼻而入,两个人跌落在花丛间,瞬间晕厥。

    戴雨潇朦朦胧胧的,下意识的伸手摸索,摸索男人的痕迹,她还在他的怀中吗?

    可是,无论怎么使力,手臂都伸举不出去,酸麻胀痛,蓦然睁开眼,手脚都被绑缚住,固定在座位上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,你不能这样对待大少爷,如果让老爷太太知道……”余管家也被绑起来,他焦急的说,额头上已经渗出汗珠。

    “老爷太太知道?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……”慕清云端着冲锋枪,直直的瞄准慕冷睿的眉心,冷冷的看着他,就像看自己的仇敌。

    “余管家,别管他,如果他想杀我,谁都拦不住……”慕冷睿低沉的制止余管家的哀求,声音十分嘶哑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敢吗?”慕清云咬牙切齿的举着枪,目光凶狠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……你真的不怕老爷太太伤心吗,失去你们任何一个,他们都会伤心欲绝的,你们是亲生兄弟啊……”余管家老泪纵横,不忍心看这对兄弟手足相残。

    “兄弟?他什么时候把我当作兄弟?从小到大,一直压制我!处处彰显着他,哪里有我的余地!”慕清云越说越激动,端着枪的手臂随着他愤怒的话语颤抖。

    慕冷睿轻轻叹一口气,朝向小女人:“宝贝,你害怕吗?”

    戴雨潇坚定的摇摇头:“不怕!只要和你在一起,我什么都不怕!”

    刚刚从半空跌落,侥幸没摔出什么好歹,死里逃生,再死多一次,根本没什么可畏惧的,何况,与心爱的人同死,死变得没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两个人当场情话绵绵,更让慕清云妒火中烧,他狰狞的笑:“不怕?好!我要让你眼睁睁的看着心上人死掉,一枪打死他太便宜,我要一点点折磨他!”

    他将枪管下移,指着慕冷睿的脚:“你说,我先打哪里比较好?不然,先打烂他的脚?然后,小腿,大腿,手,胳膊……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他的枪管随着话语缓缓移动,黑洞洞的枪口,在慕冷睿四肢上巡回一周。

    “慕清云,你还有没有人性!你真的想当坏人吗?”戴雨潇愤怒的质问,心中抱着一线希望,多么希望他变回两个人最初相遇时候的样子,单纯善良,阳光帅气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人性?这点我比他做的好,起码,我没有qiangbao你!而他,qiangbao你多少次,你自己不记得吗?哈哈哈哈哈!”慕清云放肆的大笑。

    戴雨潇没料到他当众说出这种话来,立刻张口结舌,羞愤难当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qiangbao?我的字典里,从来没有这个字眼……宝贝,你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?”慕冷睿邪魅一笑,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戴雨潇红着脸,浓密的眼睫毛扇动着,小小声的回答:“记得,那叫……宠幸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住口!住口!”慕清云受不了刺激,怒不可遏:“早知道你这样想,那天我应该qiangbao你!慕冷睿,我先把你的命根打断,看你还没有没有本事……宠幸!”

    他恶狠狠的,将枪口对准慕冷睿腿间的位置,目光凶狠。慕冷睿双腿被分开固定在座位上,如果他真的开枪,根本无处藏匿。

    戴雨潇惊恐的看着,命根对于男人来说,是多么重要的东西,哪怕真的死了,也比将命根打断的好……这个慕清云,为什么变得如何狠毒?

    “二少爷,你真的忍心吗?真的下得去手?”余管家声音颤抖着,奋力向前一跳,因为手脚都被绑缚住,这一跳,把座位都带动起来,连同座位,重重的摔倒。

    胸贴伏在地面上,却无法支撑,他费力的喘息着,脸因痛苦而变形。

    “你把他们都放了,你要杀的人是我,和他们无关……”慕冷睿淡淡的说,扫一眼和他同来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放了?哈哈哈哈哈!你做梦!”慕清云狂妄的笑:“你们这几个人,我全部干掉,我会傻到留下活口,留下隐患?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混蛋,你先把我杀了!”戴雨潇挣扎着,愤怒的喊,黑瞳中喷射出火焰来。

    “杀你?不会……我会让你在这个花幻庄园一直待下去,直到别人把你遗忘,直到你人老珠黄……这一辈子,你都得陪着我……”慕清云邪恶的笑着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你无耻!你敢杀他们,我立刻咬舌自尽!”戴雨潇坚定的表态。

    慕清云才不管她如何愤怒,低下头,摆弄着枪栓,咔嚓一声,向慕冷睿瞄准,似乎要更加精确的射穿他的身体,才肯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“宝贝……有你真好……我爱你……”慕冷睿说着说着,声音越发低沉,头向一侧歪倒,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冷睿,冷睿,你怎么了?是不是不舒服?”戴雨潇惊恐的喊叫着,可是距离太远,她根本无法挪动座位到男人身边去。

    慕清云愣住了,他还没开枪,慕冷睿怎么就现出这样痛苦的神情?不会是装的吧?

    可是依照他对这位大哥的了解,从来不会装,哪怕刀山火海,也不见他皱过眉头,今天的他,怎么这么反常?

    “大少爷,大少爷,您没事吧……”余管家拼命挪动着身体,吃力的问。

    “抬起头来,别装死!”慕清云冷冷的用枪管碰碰慕冷睿歪倒的头,无情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,大少爷他得了肝硬化,很可能转化为癌症……”老管家匍匐在地上,泣不成声,悲伤的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“什么?肝硬化?”戴雨潇呆住了,大脑飞速运转,忆起在医院里医生曾经跟她说过的话,慕冷睿的肝脏上有一小块阴影。

    可是,哪里料到,居然是肝硬化,还有可能转化为癌症……这个消息,犹如晴天霹雳,将小女人彻底镇住。

    “什么?肝硬化?癌症?”慕清云怀疑他听错了,一向高高在上的大哥,怎么会得了这么奇怪的病症?

    “二少爷,救救大少爷,他还说,找到戴小姐后,就把总裁的位置移交给你……”余管家哀求着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这么说?”慕清云怔然,不知不觉间,已经将端着的冲锋枪缓缓放下,垂在身侧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,你误会大少爷了,他一直关心你,才管制你,并不是想压制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慕清云面部表情僵住,大脑陷入迟钝状态,虽然酝酿已久,突然发生的情况,出乎他的意料,让他半天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慕冷睿一直没有答话,因痛苦紧蹙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,头却重重的垂下去。

    “冷睿!冷睿!”戴雨潇首先发现情况,声嘶力竭的喊着,泪如泉涌,漾满无奈。

    “大哥!大哥!”慕清云将冲锋枪丢到一旁,晃着慕冷睿的肩。

    慕冷睿的头随着他的摇动晃动,眼睛却仍旧紧紧闭着,凉薄的唇紧紧抿起,没有应答。

    “解开,解开!全部都解开!送我大哥去医院!”慕清云面红耳赤的命令。

    手下人仓皇解开了几个人的绳索,在戴雨潇身边却踌躇半天,不敢下手,因为慕清云之所以如此动怒,都是为了这个小女人,他们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“解开!还愣着做什么!”慕清云一声令下,戴雨潇才得以解脱。

    在直升机上,戴雨潇无心欣赏风景,机舱内空间狭小,她抱着慕冷睿,让他的头枕在她的颈窝,心中暗暗祈祷着,上苍千万不要夺走心爱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此刻真的很恐惧,就像置身于旷野之中,绝境之中,本来伸出来的援手,突然又缩回去,无影无踪,让她心里空落落的疼痛。

    直升机降落在医院,引起不小的轰动,这是第一架落在医院内的私人直升机,免不了多人围观。

    直升机刚刚落地,医护人员已经在接应,戴雨潇看着星眸紧闭的慕冷睿被抬上推车,泪水决堤。

    “冷睿,冷睿,你千万不要有事,千万不要有事!”她追随着车子呼喊着,希望昏迷中的男人能够听得到她的呼唤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候,医生神情严肃的走出来,一行人围拢上前。

    “医生,怎么样?我家大少爷情况怎样?”余管家焦急的问。

    医生叹口气:“暂时没有生命危险,但是如果不尽早做移植手术的话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医院找到合适的肝源了吗?钱不是问题……出多少钱我们都乐意……”余管家满怀期待的问。

    医生无奈的摇摇头:“很多病人,由于没有合适的肝源,救助不及时,而……”

    “医生,他是O型血,我也是O型血,我愿意捐肝给他!”戴雨潇笃定的上前。

    “小姐,不是血型相同,肝源就匹配,要经过测定才知道……”医生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是他弟弟,我捐肝给他!”一直沉默不语的慕清云,这时候开口表态。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向他射过来,有些疑虑,也十分欣喜,让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大家这么看我做什么,我是他的亲弟弟,我不捐肝谁捐啊……”慕清云抬起手,轻轻抚了抚额前的碎发。

    “云弟弟,你真好!”戴雨潇忘情的跃到他身旁,拽住他的手臂:“我就知道嘛,你从头到尾,哪里都看不出是个坏人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的慕清云,才是她印象里的大男孩形象,单纯善良,阳光帅气。

    “手术存在一定的风险,而且,有可能,捐献者也会发生生命危险,慕二少,你考虑好了吗?”医生严肃的问。

    “考虑好了!”慕清云坚定的点点头。经历这次事故,才让他真正的看清楚了他的大哥,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,他才是顶天立地的好大哥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手术?”

    “越快越好!”

    慕清云以家属和捐献者的双重身份,签署了手术协议书,随医生,进入手术室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