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三十八章 在劫难逃
    进入手术室前,慕清云背转身来,从门缝里透出一只眼睛,俏皮的冲着戴雨潇眨眨眼:“雨潇,以后你老公的心肝会有我一份……小心肝哦……”

    诙谐的话语,让戴雨潇紧紧抿着唇,说不出话来,看着手术室的门缓缓闭合,那只眼睛消失了,手指覆上唇,泪水止不住的淌出来。

    她怎能不明白慕清云的意思,这个男人,是庄语岑和慕冷睿的结合体,有着庄语岑的儒雅风度,又时不时的冒出几丝慕冷睿的邪魅。

    若不是慕冷睿及早的侵入她的内心,最先遇到的是慕清云,那么,故事的发展趋向,会是另一个样子。

    走廊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慕氏夫妇远远奔来,老两口本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,短短几天内发生这么多的变故,让他们的小心脏真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先是退婚,铁了心的慕冷睿不在乎这件事情对慕氏集团有多么大的影响,慕天佑不得不出来坐阵,希望能力挽狂澜。

    正忙着公司事务,接到电话,两个儿子都进了手术室,若非身强体健,这老两口,恐怕早就接受不了打击,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“余管家,他们怎么都进去了?清云他不是好好的吗?”慕天佑面容憔悴,新愁旧愁,混到一处,几天的功夫,鬓角依然斑白。

    “老爷,大少爷必须尽快手术,可是又没有合适的肝源,二少爷自愿捐肝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,清云自愿捐肝?”慕天佑和妻子对视一眼,这兄弟俩自小不合,慕清云居然主动捐肝,出乎他们意料。

    “嗯!”余管家心中五味杂陈,他不敢将慕清云想杀死慕冷睿的经过告诉这两位老主人,报喜不报忧,既然慕清云已然醒悟,过去的错事烟消云散的好。

    “上苍保佑,上苍保佑啊,看在我两个儿子这么齐心的份上,千万别出什么差错……”田雨涵口中念念有词,双手合什,虔诚的祈祷。

    走廊里惨白的水银灯光,映照在焦急的几张面孔上,他们的目光,都无一例外的时不时瞄向手术室门口。

    空气很静,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呼吸着,哪怕是极其轻微的响动,都能让他们立刻紧张起来,神情紧绷,无一放松。

    小腹隐隐作痛,身体一阵阵发冷,戴雨潇秀眉轻瞥,轻咬着唇,这是怎么了?莫不是大姨妈要来了?糟糕,什么准备都没有,一会恐怕要出丑。

    按照日期算,大姨妈的日子还没到,怎么突然就混乱了,真的避孕药惹得不规律了吗?

    怎么办?她环视四周,看到护士走过来,她迎上前去,将护士拽到一旁,小声的问:“护士妹妹,你那里有没有女人用的东西?”

    护士没反应过来,疑惑的:“女人用的东西?”

    戴雨潇掩着小腹,羞红了脸:“我大姨妈来了,什么东西都没带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卫生巾嘛,又不是小孩子了,还这么害羞……”护士轻笑一声:“你等我一下,我先把东西送进去,等会出来,就带你去拿……”

    护士推着器材,进入手术室,门关上了,戴雨潇将小手摩擦一会,覆盖在小腹上,希望热量能缓解下疼痛。

    可是,不知为何,疼痛越来越剧烈,她咬着牙支撑着,不得不挪动到走廊的座椅边上,艰难的坐下来。

    座椅是金属的,很冰凉,那种冰凉倏地透过肌肤传递到身体里去,让她更加不舒服,连腰都直不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都盯着手术室的门,没有注意到她这边的情况,更没注意到,她的脸上已经疼的挂满汗珠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,以往来大姨妈,虽然有些疼痛,却也不至于达到如此难忍的地步……戴雨潇皱着眉头想,俯下身,双手压迫着腹部,调动全身的力量和疼痛抗衡。

    哗啦啦,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了,戴雨潇期待的转头,希望是护士尽快出来了,好带她去拿需要用的东西,不然一会把衣服弄脏了,会很尴尬。

    走出手术室的人,不是护士,是主刀医生。

    “医生,医生,怎么样?手术还顺利吗?”慕氏夫妇最先上前,紧张的问。慕天佑的鬓角,一根血管在突突的跳动。

    戴雨潇咬紧牙关,忍着疼痛,步履蹒跚的向医生的方向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家放心吧,手术非常成功,接下来病人和捐肝者都需要静养……”医生松了口气,他们做这手术,把心一直吊着,现在终于放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太好了!我就说嘛,上苍不会这样待我们老两口的,你看,两个儿子都好好的!”田雨涵开心的蹦跳起来,像小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戴雨潇听到这,咬着牙关,苍白一笑,眼前一黑,支撑不住晕倒在地上,娇弱的身躯,与坚硬的地面碰撞,沉闷的回响。

    “戴小姐!戴小姐!你怎么了?怎么了?”余管家焦急的喊。

    护士听到杂乱的声音,匆忙跑出来,看到戴雨潇的下身,腿间已经被鲜红的血浸湿,开始慌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只不过晚出来一会……怎么会晕倒?不就是来大姨妈了吗?”她快跑几步,和众人去搀扶晕倒在地的戴雨潇。

    “戴小姐?她就是戴雨潇?我未来的儿媳妇?”慕氏夫妇刚才只顾得焦急,这时候才故意到这个清纯的姑娘。

    医生神色凝重,吩咐护士:“快去做准备,她这不像是经期,像是怀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怀孕了?”护士慌张起来,拔腿跑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?怀孕了?我快有孙子了?”田雨涵惊诧的透不过气来,刚见到儿媳妇,就这么快来孙子了?

    “先别做梦!保不保得住还是未知数!”慕天佑瞪了一眼,这时候晕倒,还流血,分明是流产的先兆。

    医生抱着戴雨潇跑在前面,后面的人匆忙跟上,刚刚为慕冷睿兄弟俩放下的心,因为戴雨潇,再次悬起来。

    戴雨潇醒过来,缓慢的睁眼,手臂上蜿蜒的输液管,让她倏地一惊,立刻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这是怎么了,只不过来了大姨妈,怎么还被输液这么夸张?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她努力发声,却发不出多少声音,仿佛蚊子叫一般,从干涩的喉咙里挤出一丝丝声响,微弱的很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醒了?”守候在一旁的田雨涵凑过来,和善的笑着,理理她额前的乱发。

    “伯母……”戴雨潇费力的喊了一声,声音还是那么微弱,想撑起身,却发现什么力气都没有,虚弱的只能瘫软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,别动……你差点流产,吓坏我了……我可不想孙子还没见面,就早早夭折……”田雨涵制止她努力的行为。

    流产?什么流产?戴雨潇惊骇的瞪大双眼,血液奔涌,都朝小腹的位置涌流过去,探寻那里是否有小生命存在。

    “姑娘,别担心,以后只要好好保胎,小孩是没问题的……”田雨涵看出她很惊讶,笑着安慰她。

    她哪里知道,戴雨潇的惊讶,是由于压根不知道怀孕,而不是因为差点流产。

    怀孕了?什么时候怀孕的?戴雨潇安静的躺在床上,大脑飞速运转,努力回忆,难道,就是慕冷睿那三天三夜惹的祸?

    慕冷睿因为生气她躲着他偷吃避孕药,赌气的将她锁在房内无休止的要她,三天三夜都没出房门一步。

    错有错着,这就这么巧,慕冷睿的命中率也太高了吧,只有这一次没采取措施,她就中招了?

    血色渐渐涌现在戴雨潇的脸颊,红晕的范围,渐渐扩大。

    先是惊愕,缓缓的,一种莫名的幸福感涌上心头,缓缓挪动手臂,将小手覆盖在小腹的位置,里面真的有一个小生命,她真的要做妈妈了……

    她真的要做妈妈了!戴雨潇在心里幸福的大喊,如果不是身体虚弱,她早就开心的蹦跳起来。

    在庄园内,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,小孩居然保住了,可见他的生命力是多么的顽强,真是万幸!

    可是,还没结婚,未婚先孕,这……戴雨潇秀眉轻瞥,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“姑娘,等冷睿兄弟俩出院,我们会尽早安排你们的婚事……”田雨涵看穿她的心事,打消她的顾虑。

    “伯母,谢谢您……”戴雨潇声音嘶哑,道谢,浓密纤长的要睫毛上沾染了泪水,雾气腾腾。

    “婚事?什么婚事!白日做梦!”尖锐的女声划破空气,冷飕飕的刺过来,让戴雨潇蓦然一抖,这是谁?

    房门“嘭”的一声,被撞开,孟菲菲趾高气昂的站在门口,足足十厘米高的高跟鞋,在地板上发出尖锐的脆响,走进病房。

    “菲菲,怎么是你?你不是去美国了吗?”田雨涵给戴雨潇使个眼色,示意她别动。

    “我在哪里,需要向你汇报吗?你是我什么人?”孟菲菲傲慢的昂着头,把田雨涵噎的一愣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,孟菲菲气不过,暗地里关注着慕家的一举一动,得知慕冷睿生病住院,便知道报仇的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jianren,还没有谁,可以公然跟我抢男人,你也不例外!”孟菲菲冷嗤,涂了紫色指甲油的手指慢慢探入LV包。

    戴雨潇的眼神,随着她的手移动,感觉到冷意森森。

    “菲菲,你可以找一个比冷睿好的多的,何必这么生气?”田雨涵见势不妙,按住孟菲菲的手。

    “闪开!老不死的!你少管姑***闲事!我得不到的,谁都别想得到!”孟菲菲一甩手臂,探入坤包的手亮出来,握着一把小巧的匕首。

    田雨涵没料到她会这样使用蛮力,猝不及防,被甩到一旁,扑倒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“小jianren,这把匕首,从来没沾过人血,今天,就让它尝尝人血是什么味道……”孟菲菲冷笑着,凌厉的握着匕首刺过来。

    她所刺向的,不是别的地方,正是让戴雨潇最为紧张的位置,她的小腹!

    房间内只有她和田雨涵,田雨涵年过半百,还在地上趴着,一时半会起不来,谁都帮不了她。

    她张开嘴巴想呼喊,却根本发不出声音来,眼看匕首已经距离她的身体很近了,侥幸保住的小生命,真的在劫难逃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