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四十七章 黑吃黑的祖宗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四十七章 黑吃黑的祖宗

    “雨潇,你可别吓我啊,大不了,我再给你两百万,全当给宝宝的见面礼了……”罗箫音不敢再嬉笑,心里有些懊悔。

    她要是早点知道戴雨潇有了身孕,就不捉弄她了,刚才逗的她追来跑去的,如果跌倒的话麻烦就大了。

    戴雨潇深深埋着头,两个人都看不到她的表情,慕冷睿紧张的一俯身,拦腰把她抱起来,向火红的迈巴赫走去。

    身体蓦然一翻转,戴雨潇的脸庞暴露出来了,哪里想到,这个小女人居然在笑,还笑的很得意,很开心。

    她小声对慕冷睿说:“冷睿,你看,我不只帮你省了两百万,还又赚了两百万呢……”

    慕冷睿无奈的摇摇头,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,这两个女人,一台戏都容不下她们了。

    罗箫音看到她的笑容,便知道反过来被她捉弄了,跺着脚大喊:“哼,那两百万,是给我干儿子的,不是给你的,你得意什么!”

    罗箫音赶回办公大楼,第一时间发布了这条消息,各界一片哗然,舆论矛头全部指向孟氏集团,谴责声纷至沓来。

    慕天佑主动打电话给孟怀德,希望以前的事一笔勾销,各安天命,互不寻衅。

    出了巨资却没有达到预期效果,本来就吃了哑巴亏的孟菲菲正在窝火,没等父亲孟怀德表态,便一把夺过电话:“想休战,没门!除非慕冷睿回到我身边来!”

    孟菲菲在房间内踱来踱去,她可不想就此认输,就算两败俱伤,她也不会让慕冷睿就此清净的和戴雨潇过日子,她不甘心!

    这些工人,看来是用钱收买不了的了,再说了,慕冷睿不比她钱少,拼财力不是上上之策,还需要想出更阴毒的招数,将他们彻底击垮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,怎么办?孟菲菲跌坐在红色的沙发里,凝神沉思,嘴唇有些干涸,端起水杯,轻轻啜饮一口。

    嗯,没有味道,感觉却很不错,低头一看,清亮亮的水,一条毒计闪过脑海,她恶毒的冷笑起来,笑的让她的父亲孟怀德都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女儿,你在笑什么?笑的这么诡异……”孟怀德担心他唯一的宝贝女儿,是不是因为被慕冷睿退婚神志不清了,受不了打击才露出这样怪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没有,爸爸,我想出怎么对付慕冷睿了,这次,一定让他死的很难看!”孟菲菲胸有成竹,紧紧握拳,眼睛阴冷的微眯。

    她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慕冷睿垂头丧气的样子,到时候她会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一般,等着他低三下四的求她,求她嫁给他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孟菲菲一阵得意的狂笑,笑的眼睛渗出泪水来。

    临近中午,一辆卡车驶入慕冷睿上午来过的那家工厂。

    保安拦住那辆车:“来工厂做什么的?怎么没见过你?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怡情水厂的新员工,我是被派来送水的……”司机从里面探出头来,掏出崭新的工作证,在保安面前晃了一晃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进去吧。”保安显然没有仔细看,随意的挥挥手,门卫室里的人按动按钮,将卡车放进去。

    中午,戴雨潇正在欧典餐厅和罗箫音一起吃饭,慕冷睿忙公司事务去陪客户,没和她们一起用餐。

    “那个孟菲菲,岂不是要气炸了,吃了这么大的亏,赔了夫人又折兵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罗箫音开心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不过,我还是有些担心,她会不会使出更阴险的招数来……”戴雨潇应声,心中还是有些提心吊胆的,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“不用太担心了,担心也没有用,以静制动,以不变应万变!记住,别认输就行!”罗箫音豪爽的一拍桌子。

    戴雨潇低下头,心中愧然,说不认输,两次了,每次都差点认输了,每次都是濒临绝境时突然出现转机,每次都是险胜,那么下次,还有这么幸运吗?

    罗箫音的手机响起来,罗箫音胡乱拒绝两口,将饭菜咽下去,喝一口饮料,接起电话:“喂,总编啊,我在吃饭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一片嘈杂,似乎有砸东西破碎的声音,然后就是一阵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总编,总编,怎么了?”罗箫音站起身来,神色紧张。

    “罗箫音……一帮黑衣人进来,说是找你……见东西就砸,看谁阻拦,还动手打人……咱们的设备,都被砸烂了……”总编有气无力的,小声的哼哼,估计也被打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大白天的行凶作恶?这是谁指使的?他***,我一定饶不了他!”罗箫音气愤的说,重重一拳击打在餐桌上。

    “别说气话了,你快点跑吧,跑的越远就好,别让他们找到你……不然的话……哎呦,哎呦,别打了,别打了……”主编还没说完,便吃痛的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小子,你敢通风报信?还想不想活了?”电话里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,紧接着电话就被挂断了。

    罗箫音怔然一会,拿起包包就想走,总编这么义气,关键时刻,她也不能掉链子。

    “箫音,箫音,你别这样去,这样去不是等于送死嘛,我们一起来想想办法……”戴雨潇拦住她。

    不用说,一定是孟菲菲派人寻仇,这也正是其他各路媒体不敢露面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等得了,再去晚了,总编说不定命都没了……”罗箫音一点都冷静不下来,急躁的嚷嚷。

    “要不?我让冷睿陪你去?”戴雨潇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慕冷睿。

    “得,他现在还自身难保呢,就别给他添乱了,就算他去了也无济于事,还是我自己去吧,他们找的是我,大不了一死!”罗箫音按住她的小手,制止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报警?”戴雨潇眼神期待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别傻了,他们敢这样大张旗鼓的杀进去,就不会怕警察,搞不好孟菲菲早就买通警署了!”罗箫音摆摆手,否决。

    戴雨潇秀眉轻瞥,绝对不能罗箫音一个人去冒险,虽然她是跆拳道黑带四段,可是毕竟一介女流,对付那么多大汉,实在太危险。

    可是,该请谁陪她去呢?一个名字闯入他的脑海,她激动的一拍桌子:“不是黑衣人吗,大不了黑吃黑,看他们谁能惹得起东方靖一!”

    “哎呀,雨潇,你脑子越来越灵光了,对啊,东方靖一可是黑吃黑的祖宗!”有这样的得力后台,还怕什么黑衣人?

    罗箫音开车,戴雨潇坐在一旁打电话,辛晴得知消息后,立刻带上一队人马,浩浩荡荡的向宇翔媒体大厦开过去。

    虽然罗箫音她们出发的早,距离比辛晴短上一半,他们却是几乎同时到达宇翔媒体大厦,这就是正规黑帮的速度。

    冲进一楼大厅,闯入视野的一片狼藉,什么摄影器材,复印机,打印机,都被摔得七零八落的,一片狼藉,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不见踪影,只有几个人哼哼唧唧的或坐或倒,再看那些黑衣人,各个大大咧咧的坐在办公桌上,目光斜视,看着罗箫音他们进来,一点都不慌张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罗箫音,有种的冲我来,少拿无辜的人撒气!”罗箫音看着好端端的大厦被他们毁成这个样子,郁结在心中的怒火早就想喷发了。

    一个黑衣人,看来是头头,狞笑着走过来,逼近罗箫音,其余的黑衣人,也腾的从办公桌上跳下来,逼近刚到的这帮人。

    看着为首的人狞笑的脸,罗箫音一声怒喝,旋起一脚,朝那张脸上狠狠踢过去。

    那个人还在狞笑着,毛茸茸的大手一挡,心想着,这么漂亮的姑娘,花拳绣腿,有什么可担忧的,一只手臂足矣。

    那种心思一闪而过,一种剧痛从手腕上传过来,手被踢到一旁,那只秀气的脚重重的和他脸颊亲密接触,狞笑的神情还僵持着,身体却猛然向一侧翻倒。

    其余的黑衣人也没料到一个漂亮姑娘会有这般凌厉的伸手,呆了一呆,一拥而上,一场激烈的肉搏战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大厅门口哗啦啦冲进来一批人,还没等黑衣人反应过来,新到的人已经将他们打的人仰马翻,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只有最先被罗箫音踹到的那个大汉幸免于难,现在他成了受伤最轻的,罗箫音一脚踩过去,轻蔑道:“孟菲菲没料到她会输在东方靖一手里吧?”

    由于轻敌,她这一脚踩空了,地上的大汉头一偏,手肘撑住地面,斜着身体站起来,绕开罗箫音,就势扯住最近戴雨潇。

    寒光一闪,他手中多了一把弹簧刀,“啪”一按,锐利的刀锋亮出来,他大手锁住戴雨潇瘦弱的肩,锐利的刀锋,切近小女人纤细白皙的脖颈。

    罗箫音和辛晴都愣住了,局势陡转,洪帮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,生怕大汉伤着戴雨潇。

    “别动,退后!”大汉一脸狰狞,腾出手背抹一把脸上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别伤害她,放开她!”罗箫音厉声怒喝,抓住戴雨潇,比抓住她自己都难受。

    “放开她?可以!不过,你要保证我们的安全,让我们有时间安全撤离……”大汉狰狞的笑着,他看得出这些人都很紧张他手中的这个小女人。

    没想到关键时刻,居然还抓对人了,手里的这个筹码,只要牢牢把握住,不愁新到的这帮人惟命是从。

    “好,我是洪帮现任龙头——辛晴,只要你放开她,我保证你们的安全!”仍旧一袭黑衣的辛晴毫不犹豫的应允。

    大汉先是一惊,随后咧嘴一笑,露出熏黄的牙齿,他的眼神,不安分的在辛晴黑衣覆盖下的姣好曲线上游移。

    惊诧的是,这么冷艳的女人,居然是黑帮老大,百闻不如一见,今天真是开眼了。

    再看看那个罗箫音,还有手中的这个娇弱的小女人,虽然是不同类型的,却都是千娇百媚,美的各有特色,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看来,今天收获不错嘛,一个邪恶的念头,在他的脑海中应运而生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