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四十九章 故作惊诧
    罗箫音和辛晴,都看着一脸阴鸷的慕冷睿,紧张的观望着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们不脱……我先感受下这个小女人的滋味……嘿嘿嘿嘿……”大汉得意的笑着,长满汗毛的毛茸茸的大手,顺着戴雨潇细滑的脖颈下移,划过漂亮的锁骨……

    罗箫音和辛晴紧张的不能呼吸,视线随着那只大手下移,再过一点点,可就到了高耸的胸部了……万分凶险!

    “冷睿……我……”戴雨潇黑瞳里,瞬间飙出泪水来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“呦,小美人儿,你哭起来的样子,还真惹人心疼呢……”大汉狞笑着,吞咽一下口水,颤抖着毛茸茸的大手,朝着女人高耸的胸探过去……

    戴雨潇凄楚无比,绝望的闭上眼睛,如果不是因为肚子里有个小生命,她一定不甘受辱,自寻短见。

    “啊!”大汉一声惨叫,戴雨潇只觉得脖颈一松,当啷一声有东西掉落在地上,而且,有什么黏糊糊的液体喷溅到脸上,还带着腥臭的味道。

    罗箫音和辛晴惊诧的看到,慕冷睿一语不发,手一翻转,寒光闪现在手心里,陡然一射出去,大汉便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戴雨潇睁开眼睛,大汉向后栽倒,惨叫连连,更令人恐怖的是,他的手齐腕而断,鲜血从断裂的横切面处喷射出来,那只毛茸茸的断手,染了血迹,静静的卧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大汉仍然在痛苦的惨嚎着,他一旁的弟兄们惊骇的看着,却谁都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戴雨潇摸一把脸颊,啊的一声惊叫,手上都是黏糊糊的鲜血,浓烈的血腥味让她胃里一阵翻江倒海,止不住的呕吐出来,只是没吃多少东西,也吐不出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地面上赫然一只断手,大汉疼的面目扭曲,在地板上翻滚,滚出满地的血腥,那场景十分恐怖,十分骇人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欺负我的女人的代价!”慕冷睿阴冷的瞥了一眼大汉,将干呕的小女人扶正了,揽在怀里,轻柔的拍抚她的后背给她压惊。

    大汉的其他弟兄们,看慕冷睿只顾得安慰小女人已经背过身去,抓住机会向门口的方向慢慢挪过去,想趁慕冷睿不注意溜走。

    “我说让你们走了吗?”还没溜到门口,慕冷睿阴冷的声音便在耳际响起,他们不得不回身,战战兢兢的站在原地,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辛晴冷冷一笑:“现在出去,保准你们的身上,被打成马蜂窝!”

    那些人更不敢动了,辛晴拍拍手掌,洪帮弟兄们哗啦啦涌进来,将黑衣人各个挟持住,让他们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冷睿,他这样流血,会流干的……”戴雨潇柔弱无力的说。

    其实大汉的那只断腕,不仅仅是流血那么简单,简直是在喷血,再加上他疼痛难忍,滚来滚去,更加速了血流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想活命的话,你就停下来!”慕冷睿阴冷的说,声音不大,却具备非常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正在翻滚的大汉听到这声音,立刻不闹了,颤抖着身体,一手拼命捏住断腕以减缓血流的速度,哀怜的看着一脸阴鸷的慕冷睿。

    “慕大少,求求您,高抬贵手,饶了我的狗命吧……我知道错了,知道错了,我不想死啊……”大汉痛哭流涕,鼻涕,眼泪,和血迹都出现在同一张脸上,看起来很是滑稽,像足了马戏团里的小丑。

    “想活命?”慕冷睿冷魅的问,唇角勾起讥讽的笑。

    “想,想,真的想……”大汉的头,鸡捣米一样频繁点头,唯恐这位不可一世的大少爷会错意,不小心一抬手杀了他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都不知道,这位大少爷是用什么利器将他的手割断的,地上,除了那只断手,和他自己的那把弹簧刀,什么凶器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那凶器肯定特别锋利,而且迅猛如电,不然的话,他不至于还没看清楚就稀里糊涂的断了一只手,简直比恐怖片还要诡异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给你个机会……”慕冷睿邪魅一笑,冲罗箫音招招手:“罗大小姐,这里还又什么采访设备可以用吗?”

    罗箫音应声而来,虽然不知道慕冷睿卖什么关子,她却乐得为这位大少爷效劳,刚才这位大少爷那一翻手就断了大汉的手腕,真是帅呆了,帅的不可救药!

    她走进储物室,翻找一些设备出来,喊上几个轻伤的同事:“好了,齐活了!”

    慕冷睿阴冷的笑着,瞟了大汉一眼:“你现在准备接受采访,如果说错半句话,我立刻让你的另一只手也断掉,然后是双脚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!”大汉还不知道究竟要采访什么,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表态。

    慕冷睿与罗箫音低声耳语几句,罗箫音欢快的拿过话筒,脸上露出灿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走到大汉面前,却换了一副悲惨的面孔,退后几步,让摄影机的镜头向狼藉一片的大厅内扫视一周,然后解说:“今天是个不幸的日子,宇翔媒体,遭遇史无前例的浩劫,这所有的劫难,都是因为我揭穿孟氏集团的阴谋而起……”

    她适时的黯然神伤,就差掉下眼泪来,走到大汉面前:“幸好这位大哥,及时良心发现,告诉我们真相,不然的话,即便有人放火一把将宇翔媒体大厦烧掉,我们都不知道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大汉怔然的听着,摄像机镜头拉近,对准他的脸,只是他到现在还不知道,需要他做什么,只能怔怔的等着罗箫音发问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孟氏集团派你和其他弟兄来宇翔捣乱,究竟是为什么?”罗箫音将话筒跌给怔然的大汉。

    为什么?刚才她已经话里话外说的很清楚了,只不过这话从大汉嘴里说出来,会更有公信力,因为他是孟氏集团直接派来的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为了报复!”大汉谨慎的回答,偷偷瞄了一眼慕冷睿,大手紧紧握着断腕,虽然疼的要命,却控制住表情,努力配合罗箫音的采访。

    “报复?真的有这么恶毒吗?”罗箫音故作惊诧的反问。

    “孟菲菲说,要报复你,因为你帮助慕氏集团说话,要让你死的很难看!”大汉这倒是说的实情,连孟氏集团的真正幕后主使都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她看起来高贵善良,真的有这么狠毒,我真的不敢相信……”罗箫音夸张的掩住口鼻,十分惊诧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的,她指使我们将这里砸乱,想将宇翔媒体毁掉……”大汉忍着疼痛,额头上已经冒出汗来,青筋暴突。

    罗箫音指指他的断腕,镜头真的毫不忌讳的定格在他的断腕上:“这位大哥,您的手是怎么回事?过来砸东西伤人的,怎么自己受伤了?”

    大汉心里窝火,本来疼的就满头汗水,却被这样一问,不得不咬紧牙关硬撑到底:“这手,是我自己弄断的,孟菲菲说,不仅要捣乱,还要嫁祸,不能让人看出是她指使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么,你怎么有胆量说出真相呢,不怕她报复吗?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我什么都不怕了,死都不怕,还怕什么?”大汉硬着头皮,装出英雄气概的样子,天知道他有多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在这里,遭受慕冷睿这位冷傲大少爷的威胁,等出去了,孟菲菲一定不会放过他,可是,此一时彼一时,只能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好!好男儿!有气度,现在我们就不耽搁这位英雄大哥的时间了,赶紧送医院救伤要紧……”罗箫音一挥手,大汉如获大赦,朝门口冲过去,一路淋漓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手,手,你的手不要了吗?”罗箫音跺着脚,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大汉猛冲回来,想捡起那只断手,却又不敢松手,因为一松手,那只断腕的鲜血就会失去控制的喷涌,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好。

    “快点过来帮我拿手!”大汉焦急的跺脚,冲着他的弟兄嚷嚷着。

    那么多弟兄,都踌躇不前,看着那只断手,面露惧色,仿佛那是瘟疫一般远远避开。

    “谁肯帮他拿手,谁就可以先行离开这里……”慕冷睿冷冷的说,睥睨的眼神。巡视那帮黑衣人一周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帮人蜂拥过来,几个人同时抓住那只断手,大有抢夺的架势,硬生生把大汉挤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别抢,别抢,二十四小时内,我的手还能接活的,你们别伤了我的手,它还活着,还活着!”大汉焦急的喊着,却怎么都挤不进人群里去。

    戴雨潇看着这种场面,惊骇的恶心,这是一群什么人?亡命之徒……为了活命,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,让人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“冷睿,我,有点受不了了……”她无力的靠在慕冷睿肩上,娇弱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“谁敢再抢,我断他一只手!”慕冷睿浓眉紧蹙,阴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帮人立刻停止了争抢,断手掉落在地上,大汉趁此间隙,费力的俯下身,勾出一根手指,捏住断手食指,拖起来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蠢猪,还不送他去医院!他这样跑,血会流干的!”罗箫音不屑的怒斥。

    那帮黑衣人,战战兢兢的回望慕冷睿一眼,作鸟兽散,冲到门口将大汉抬起来,簇拥着出了大厅。

    戴雨潇瞅着满地的血迹,胃里一阵阵痉挛,她抬起眼眸,祈求的:“冷睿,快带我离开这个地方,我……”

    慕冷睿转过身,扫了一眼一地狼藉的设备,笑盈盈的看着罗箫音:“新帐旧账一起算吧,上次我欠你两百万,这次,一起一千万给你,够了吗?”

    罗箫音撇撇嘴:“谁稀罕要你的钱啊,留给我干儿子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戴雨潇插话:“箫音,不是我们跟你客气,你看,这么多器材都坏了,都是因为你帮助我们,上头怪罪下来,你饭碗都要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得得得,别说这种废话,我罗箫音不吃这碗饭也不会饿死!”罗箫音果断制止,毫不客气的将两个人推出大厅门口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