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五十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五十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    罗箫音没有跟出来,留下来处理大厅内的杂事。

    辛晴带着洪帮兄弟返回,大厅门口,只剩下慕冷睿拥着戴雨潇。

    在外面呼吸好半天的新鲜空气,戴雨潇才感觉头脑清醒起来,苍白的脸上,渐渐现出血色。

    “这么棘手的事情,为什么不通知我?你宁可找东方靖一解决,也不肯找你老公我?你怎么想的?”慕冷睿不悦的嗔怪。

    “冷睿,我担心你太忙,公司那么多事情……”戴雨潇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忙,再忙能忽略老婆吗?什么事情都大不过老婆!”慕冷睿不耐烦的打断她,幽深的眼眸里,星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知道了,下次不会了……”戴雨潇小小声的回答,轻咬着唇,怯怯的瞄了一眼一本正经的男人,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“这才乖……”慕冷睿拥着小女人向火红的迈巴赫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冷睿,刚才你用什么东西把他手腕切断的,好恐怖,我都没看清楚……”戴雨潇想起在大厅内一地的鲜血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知道的好,我怕吓着你,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好……”慕冷睿神秘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冷睿,你就告诉我吧,不然我晚上睡不安稳的……感觉像是恐怖片呢……”戴雨潇眼神期待的请求。

    慕冷睿从口袋里掏出一团金光闪闪的细线来,阳光下甚是夺目,将那些细线分散开,露出一柄薄如蝉翼的刀片。

    戴雨潇伸出小手感受一下,真得很薄,几乎是半透明的,只是轻触一下就感觉到锋利无比,想必刚才切断那个大汉手腕的,就是这柄小刀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这柄小刀干干净净的,一丝血迹都没沾染上,看起来还很像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,看不出任何行凶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让我拿一下好不好?”戴雨潇好奇的伸出小手,想拖住细线将小刀拽过来。

    “宝贝,别动!”慕冷睿严肃的制止,小心翼翼的将金色的细线后撤,让小女人扑个空。

    吓得戴雨潇一抖,看着男人紧张的神色不由得撇撇嘴,为什么他可以拿,却不让她动,真是小气鬼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别动,这很危险的……”慕冷睿将金色的细线远远的展示给她看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根细线嘛,有什么好担心的……”戴雨潇不服气的嘟起唇,一脸的不情愿。

    这不过是和头发丝差不多一半细的线条而已,能有什么稀奇?

    “宝贝,来,我们做个试验……”慕冷睿看单单是语言是不能够说服这个小女人的,他拦住一位中年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好,能不能借你几根头发用用?我给你一万块!”慕冷睿对衣着普通的中年女人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,一万块?”中年女人一听只是借几根头发就能赚那么多钱,眼睛瞪的溜圆,根本就不敢相信,有这等好事半路被她撞上

    慕冷睿冷冷的掏出一万块,甩给她:“先把钱给你,站远一点……转过身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好,没问题!”中年女人欢天喜地的将一万元钞票抱在怀中,乐不可支的向前走了几步,扭过头来:“这么远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慕冷睿点点头,蓦然手一抖,一道金色的光一闪而过,戴雨潇被金色的光芒刺激的微眯起眼眸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可以走了……”慕冷睿对那个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女人惊讶的扭转头,什么感觉都没有,就这样走了?这钱赚的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借她的头发?”戴雨潇眼睛睁开,慕冷睿摊开手掌,一团金色的细线还在他大手里,只是不见头发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走了,慕冷睿朝着她身后的地面呶呶嘴,冷魅的眼神盯着地面。

    戴雨潇定睛一看,不由得一惊,跑过去,将那一缕头发抓起来,细细查看,断的那么整齐,就像是用锋利的剪刀剪断的。

    “天哪,你怎么做到的?这太恐怖了!”小女人惊诧的说。

    剪断头发很容易,可是隔空将那么细软的头发斩断,可没那么容易,所以古代才有削铁断发之说,就是用来形容宝刀的锋利。

    慕冷睿邪魅一笑:“就是这些细线的功劳,只是些头发丝而已,用不着出刀,这些细线反而更得力……这是特殊的金属丝,韧性极高,软至头发,硬至钢筋,它都能割断,你说,你的小手刚才是不是很危险?”

    戴雨潇吓得手一缩,塞进口袋里,严严实实的保护起来:“你从哪里学来的,你也要小心啊,这细线太恐怖了,那刀什么时候用?”

    “一位江湖高手教我的,这可是绝技,只传了我一个……这刀,一般时候不用……”慕冷睿将薄如蝉翼的刀片迎着光线看,果然能薄的能透进光线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大汉的手腕,是用细线割断的?”戴雨潇舔舔唇,寻思着。

    “不是,当时他的手拿着弹簧刀,和你的身体成闭合状态,细线没办法绕进去锁住他,所以他的手腕,就要用到这柄刀……”慕冷睿吹拂下刀片,用细线缠绕,放回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都是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啊,简直是传奇一般……”戴雨潇躲避似的,远远的走在前头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可稀奇的,这可都是古老文明,只不过很多都失传了……有这么神奇的老公,你是不是感觉很自豪?”慕冷睿快步跟上,又是那种倨傲的语气。

    戴雨潇半是紧张,半是甜蜜,很复杂的一种情绪,紧张是由于利器本身所具备的悄无声息的杀伤力,甜蜜的是,若不是因为慕冷睿及时赶到,恐怕她们真的陷入绝境受辱。

    钻进迈巴赫,慕冷睿刚启动车子,戴雨潇秀眉轻瞥,不住的向外张望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在看什么?”慕冷睿一边倒车,一边问。

    “冷睿,你说孟菲菲,会不会等我们走以后,再派人来骚扰罗箫音啊……”戴雨潇紧张的张望,那么多的车辆,说不定那辆就是孟菲菲派来的打手。

    “你没看到辛晴已经暗中安排了很多弟兄在周围保护?”慕冷睿邪魅一笑。

    “哪里啊,在哪里啊,我根本就没看到……”戴雨潇到处张望,除了车,还是车,没有什么标志性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看那些车子,一色的黑色,你看车牌,都是连号的……那是洪帮的专有车号。”慕冷睿一边倒车,一边指给小女人看。

    随着缓缓倒退的车,戴雨潇连续看到五辆车子,果然是连号,其余的由于视线所限看不到车牌号,可是黑色的车子足足有十几辆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走吧,我放心了……”戴雨潇心定下来,唇角扬起欣慰的笑。孟菲菲制造的第三次险情,又一次险胜。

    不知道孟菲菲看到罗箫音别具一格的报导,会是怎样的反应呢?这次,算是她自打嘴巴,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慕冷睿倒好车子,刚要离开,手机响起来,掏出手机一看,是凌助理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慕总,不好了,工厂出事了?”凌助理焦急的说。

    “出事了,上午不是才刚刚解决好问题,每个人二十万,又出什么事,他们还不满意吗?”慕冷睿浓眉紧蹙,有些恼火,这些工人,是不是太贪得无厌了?

    “不是啊慕总,不是工人本身的问题,大批的工人食物中毒,成群的呕吐,昏迷,医院的救护车都装运不过来了,因为中毒的人,有一万多人……”凌助理又是焦急,又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中毒?”慕冷睿神色一凛,工厂的食物全部是自配的雇员加工的,菜源,主食都是严格控制,怎么会出现如此严重的群体中毒事件?

    “冷睿?怎么回事?工厂又出什么问题了?”戴雨潇焦急的问,她听到了一点点,说什么工厂如何,没听到具体的内容。

    慕冷睿挂断电话,不肯说话,阴云笼罩了英俊的脸,幽深的双眸里透出杀机。

    戴雨潇正想追问,她的手机也响起来,一看,居然是孟菲菲的,她把手机给慕冷睿看。

    慕冷睿冷冷的接过电话,按下接听键,不出声。

    “小jianren,你以为慕冷睿救得了你,我就没办法了?工厂已经大乱了,知道吗,真可惜啊,怎么没把你也毒死……算你走运,下次,会把你肚子里的小孩也毒死!”孟菲菲在电话那段恶狠狠的说,很是嚣张。

    “孟菲菲,你敢动她一根毫毛,我要你狗命!”慕冷睿阴冷的说。

    “啊,冷睿,我跟她闹着玩的……冷睿,冷睿……”孟菲菲立刻转换语气,柔情似水的解释,话还没说完,便被慕冷睿冷冷挂断。

    “这次中毒事件,又是孟菲菲安排的……”慕冷睿冷冷的说,戴雨潇没说话,轻轻咬住下唇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让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孟菲菲真的毒如蛇蝎,紧追不放,一点喘息的余地都不给她留,这让她莫名的恐慌,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,慕氏集团的家业,会不会真的败送在她手里?

    火红的迈巴赫,带着怒意,离弦的箭一样窜了出去,两个人马不停滴的奔赴工厂。

    一边开车,慕冷睿一边拨打电话:“余管家,将全市所有的救护车调到家国工厂,调动一切力量抢救中毒的工人!”

    “是,慕大少,我已经在这么做了!”余管家比慕冷睿预先知道消息,早就着手安排。

    家国工厂前人山人海,除了一条仅容一辆车通过的应急车道,到处挤满了人和车,慕冷睿将迈巴赫停到路边,携着戴雨潇下了车。

    灯火闪烁的救护车呼啸而来,载上人又呼啸而去,医务人员抬着担架在躺倒在地的工人间来回穿梭,神情紧张。

    凌助理迎过来,汗水打湿了衣襟:“慕总,我调查过了,今天早上采购的蔬菜和肉食,早餐没有出问题,不知道为什么午餐反而出现了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慕冷睿眉头紧蹙,一脸阴鸷的在现场扫来扫去,既然不是食物出的问题,能够使人中毒的,除了食物,还能有什么?

    “水!”戴雨潇灵光闪现,坚定的说:“凌助理,麻烦你去查一下,工人的饮用水,有没有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!我立刻去查!”凌助理擦一把汗水,快步离开,他直接去门卫室,跟保安查出入车辆记录,凡是有出入的,都会有相关登记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