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五十一章 自作孽,不可活!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五十一章 自作孽,不可活!

    慕冷睿皱着眉头在人群中巡视一周,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收拢了人心,稳定了局面,却又被孟菲菲这个恶毒的女人搅乱。

    而且这次,可不是用钱能够解决的问题,如果闹出人命,就算他出再多的钱,这些工人意识到继续工作下去会丢掉性命,很有可能人心涣散。

    凌助理扯住一个保安的衣领过来,一边走一边踹,看起来很愤怒。

    慕冷睿停住脚步,阴冷的看着他们走近。

    “慕总,就是这个保安,居然都没有好好查看工作证,就直接放人进来!”凌助理狠狠踹了一脚,保安扑通一下向前栽倒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慕冷睿冷冷的问,目光凌厉如刀。

    “今天中午前,有一辆卡车进来送水,说是怡情水厂的新员工,刚才打电话核实,怡情水厂今天根本就没有送水,本打算下午再送!”凌助理忿忿的说。

    看来,孟菲菲派人调查好了,钻了送水的空子,那送来的水,肯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把那人送来的水,抽样送去化验,这个人,掘地三尺我也要把他找出来!”慕冷睿阴冷的说,大手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“是!慕总!那这个人怎么处置?”凌助理指指匍匐在地上的保安。

    保安缩在地上瑟瑟发抖,一直不敢抬头,心里畏惧的很。

    “开除!永不录用!”慕冷睿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“慕总,不要啊,不要……我不想离开慕氏啊,再给我个机会吧……”保安哭喊着,激动的哀求着,他本以为只是经济上的处罚,哪里想到直接将他开除了。

    “拖走!”慕冷睿懒得看他一眼,对于玩忽职守的员工,他一向反感,处罚这类员工,从未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慕冷睿走进门卫室,保安站成两列,战战兢兢的看着他,大气不敢出,他们目睹了那位同事的下场,唯恐这位慕总迁怒于他们。

    “把今天的监控录像调出来!”慕冷睿沉声命令。

    保安队长打开电脑,调出门口的视频,将时间调整到临近中午时分,一台崭新的卡车在镜头上出现。

    “停!将车牌号记下来!暂停!”慕冷睿看到那台车的车牌号,这是证据。

    镜头缓缓回放,那个人的脸孔也露出来,拉近镜头,看的清清楚楚,这就是高清晰监控录像的好处,连几根眼睫毛都能数的清楚。

    余管家这时候也赶到了,还带来了大批警员,为首的便是慕冷睿所熟识的李警官。

    “李警官,你来的正好,麻烦调查一下这个车牌号,和车内的这个人,我们工厂的中毒事件,怀疑是他送来的水有问题……”慕冷睿将画面指示给李警官。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查!”李警官一口应承,将保安抄录的车牌号拿过来,立刻打电话。

    慕冷睿和戴雨潇继续查看监控录像的画面,看还有没有其他线索。

    “喂,总署吗?我是李警官,请查一下这个车牌号……”李警官将车牌号报出来,没有挂断电话,等候结果。

    “什么?那台车出车祸了?司机当场死亡?”李警官紧张的踱来踱去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慕冷睿阴冷的听着,戴雨潇的心也提到嗓子眼,即便查出凶手又如何,司机死了,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,被生生切断。

    这,分明就是孟菲菲闪人灭口,做了这么缺德的事情,半点痕迹不留,心狠手辣,毒如蛇蝎,用来形容这个女人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一行人正在踌躇着,工厂大院门口突然冲进来一大堆记者,扛着器材,拿着话筒,不管现场有多么混乱,多么着急救人,一拥而入,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不是说了封锁消息?媒体怎么知道的?”慕冷睿阴鸷的瞳孔里,射出炽烈的火焰来。

    凌助理和余管家都很紧张,对视一眼,齐声说:“我没通知媒体啊……”

    戴雨潇小声发话,劝解男人:“这都是孟菲菲搞鬼,咱们封锁消息也没用的,不要责怪余管家和凌助理,不是他们的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去,拦住他们!”慕冷睿一声令下,保安队员拿起电击棒涌出去。

    记者们毫无惧色,依旧不管不顾的向前冲,有的甚至嚣张的打骂起保安来。

    “走狗,让开,别挡路!”一位记者将摄像机架砸到一个保安头上,保安顿时血流如注,一头栽倒在地上,记者轻蔑的越过他的身体,冲着倒地不起的中毒员工一阵狂拍。

    “就是,慕大少你什么意思,是要隐瞒事实真相吗?”有人公然向慕冷睿叫嚣。

    “这哪里是来采访的,分明是来闹事的!”戴雨潇忿然说道:“李警官,您就束手无策吗?他们已经开始动手打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警官看起来有些为难,犹豫了一下,才下令:“谁再动手,直接带回警署!”

    有位记者用身体冲撞了保安,却故意向前扑倒,大声喊叫着:“有人打我,有人打我,警员怎么袖手旁观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煽动,其余的记者自然认为警员不公,袒护工厂保安,更加激烈的冲突开始了,根本就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场面混乱不堪,记者和保安的冲突,严重影响抢救工作的进行,本来就狭窄的通道被记者们拥堵了,抬着担架焦急的东奔西跑,却怎么都冲不出记者们围成的人墙。

    “让开,让开,你们先别动手,救人要紧!”医生挥舞着手臂,大声呼喊着,紧张的大汗淋漓,白大褂早就湿透了。

    记者置若罔闻,哪里听得进去,似是将保安视作仇敌,拿着各种器材猛烈攻击,让保安都被迫的节节退让。

    那么多工人躺在地上,脸色铁青,地上还有一堆堆的呕吐物没法收拾,如果不及时抢救,这些工人,恐怕性命难保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在工厂上空炸裂开来,慕冷睿一脸阴鸷的举着手枪,对天鸣响。

    听到枪声,记者们顿时罢手,惶恐的四处张望,看到慕冷睿拿着手枪,直直的瞄准他们,一脸阴鸷的从门卫室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慕冷睿!你别嚣张,我就不信,你敢光天化日下开枪打人!”首先发动攻击的记者大声嚷嚷着,毫不示弱。

    戴雨潇看不下去了,上午打电话邀请他们参加记者招待会,需要他们澄清事实的时候,他们打电话推脱不来。

    现在工厂出了这么大的事故,急需救援的时候,他们居然跑来添乱,孰不可忍!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职业道德?现在正是救人的时候!一点公德心都没有!”戴雨潇红着脸怒斥,怒目圆睁。

    “道德?公德心?我可不及你哦……我可记得,你和这位慕大少爷在慕家豪宅大厅,旁若无人的XXOO,可真刺激呢……”那位记者的目光,不怀好意的在小女人身上来回扫荡,一阵放肆的狂笑。

    戴雨潇顿时无语气结,黑瞳中已经闪现莹莹泪光,此一时彼一时,当初那些记者畏惧慕冷睿不敢出声,可是,这却成为了今天的笑柄。

    众多记者的目光,都朝小女人透射过来,各种淫邪,各种恶意,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戴雨潇意外的发现,今天来的记者,全部都是男记者,想必孟菲菲早就安排好了,这些记者的任务,不仅仅是现场采访闹事,还兼带武力冲突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退后……”慕冷睿将受辱的小女人轻轻拽到一旁,神色冷峻,手枪直指那位记者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你打呀,打呀,开枪呀……”那位记者,反而迎着枪口走过来,不闪不避,大大咧咧的敞开双臂。

    慕冷睿,幽深的双眸里,寒光凛冽,凉薄的唇紧紧抿起,可是他的手,却随着记者的走近而垂了下来,手枪,被他插入口袋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时候公然开枪,对慕氏集团的声誉影响太坏,本来就处在风口浪尖上,换一种方式处理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慕大少爷,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?哈哈哈哈哈哈!胆怯了吧?不敢动手了吧?哈哈哈哈哈哈”记者放肆的狂笑,笑的浑身都在颤抖,看起来极为兴奋。

    他终于向这位远近闻名不可一世的慕大少爷挑战了,想到这些,就不可抑制的血脉喷张,兴奋异常。

    慕冷睿冷魅一笑,大手一探,金色的细线已然在手心,陡然翻转,一道细细的金光闪现,蓦然拉长延伸。

    “啊!”记者还在狂笑着,却感觉左耳火辣辣的一疼,伸手一摸,满手的鲜血,朝地上一看,整只耳朵齐根而断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渗出来,瞬间打湿了他肩头的衣服,弄的半张脸都是鲜血淋漓的,甚是恐怖。

    慕冷睿若无其事的悄然将细线收起,放回口袋中,面无表情的踱到抱头惨嚎的记者身边,邪魅一笑:“这就叫做,自作孽,不可活!”

    “慕冷睿,你好狠!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伤人!警官,警官,你都看到了,你要为公民做主!”记者捡起断耳,朝一边的李警官跑过去,一脸哭诉。

    李警官做出疑惑的表情:“你好,我根本就没看到有谁动手,你的耳朵就掉了,怎么给你做主呢?真是抱歉……”

    记者傻眼了,可是还不死心,指指和他一样的记者们:“他们看到了,他们看到了,他们可以作证!”

    李警官故作认真的询问:“你们谁看到了,请站出来一下,做个笔录!”

    那些记者,都站在原地不动,全身动的只有脑袋,摇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。

    一方面,那些记者确实怕事所以不肯作证,另一方面,他们确实没有看到慕冷睿出手,只看到他把手枪放回口袋,至于那位记者耳朵怎么掉的,他们根本没看清楚。

    “医生,医生!”记者看诉求无望,嚎叫着跑向救护车,起码求医是现成的。

    医务人员对这些硬生生闯入人群,干扰救护工作的记者一点好感都没有,各个忙碌的很,根本没人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没有人性!”那位记者,拿着断掉的耳朵高声谴责,跳着脚的怒骂。

    “谁没有人性,你自己心里清楚!”一位医生冷嗤,大摇大摆的从他面前走过,就是不给他的伤口做任何处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