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不辞而别
    被割掉耳朵的记者,手里捏着他的断耳逃走了,刚才的嚣张气焰全无。

    其余记者见此阵势,不敢再多做逗留,更不敢再做什么采访,免得像断耳的记者同样下场,扛着器材纷纷撤离。

    工厂现场,恢复了秩序,虽然忙,总算没人干扰,医务人员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由于抢救及时,全城的医院都被调动起来,工厂员工得到了得力救治,没有一个人由于中毒而身亡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化验结果出来了,果然是水的问题,含有对人身伤害巨大的重金属砷。

    可是,令慕冷睿窝火的是,送水的司机已经死了,死无对证,他又该如何顺藤摸瓜,让孟菲菲这个恶毒的女人曝光?

    华灯初上,工厂局势渐趋稳定,并没有工人因为中毒而煽动辞职或者罢工,慕冷睿和戴雨潇释然离厂。

    回到慕家豪宅,用过简单早餐,慕冷睿刚回到房间,就一头栽倒在床上,疲惫不堪的沉睡过去。

    戴雨潇抿着唇,看着男人沉睡的脸,惆怅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孟菲菲,为了报复慕冷睿退婚,为了打击自己,手段越来越恶劣,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大,自己,还能够支撑多久?

    抚摸着小腹,那里突突的跳动,这里面,是慕冷睿的骨血,亲爱的宝宝,妈妈很爱你,但是,妈妈不知道是否还能够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或者,真的有一天,我会带着你,远离你的爸爸,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生活,从此过着平淡的日子,直到你平安出生……

    戴雨潇这样想着,眼角不由得渗出泪水来,顺着脸侧滑落,浸湿了枕头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我爱你……也爱宝宝……”慕冷睿翻个身,含混不清的呓语,凉薄的唇,些微翕动下,扯出一丝温情的笑意。

    戴雨潇身子一震,将小手迅速覆在唇上,唇角着,瞬间泪如泉涌,若不是努力控制住,恐怕早已经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戴雨潇一夜未眠,用手肘撑住头,侧着脸细细的看着男人英俊的脸,怎么看都看不够。

    看来看去,居然有些恍惚起来,这真的就是慕冷睿?仿佛做了一场梦一般,而这梦境太过于逼真,又有些迷离,让她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“冷睿,我爱你……”天蒙蒙亮,戴雨潇在慕冷睿凉薄的唇上轻轻吻了下,悄悄起身,简单梳理下头发,拿起包包,悄无声息的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戴小姐,起的这么早?你看起来精神不太好哦……”刚到大厅,就遇到余管家,看着戴雨潇浮肿的眼睛,他关切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余管家,我只是没睡好……”戴雨潇匆忙抬起小手遮掩下眼睛,低下头离开。

    “戴小姐,你去哪里?你还没用早餐呢?”余管家在后面追问。

    “哦,我约了人,在外面吃早餐……”戴雨潇言不由衷的撒着谎,片刻不敢停留,一溜小跑。

    走出慕家豪宅大门,戴雨潇不敢回望,虚弱的心,走一步都要滴血的疼痛,唯恐一回头,就放不下那颗牵挂的心。

    罗箫音正在熟睡,手机响起来,迷迷糊糊的按断,又不依不饶的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啊这是,大早上的,扰人清净,想睡个舒服觉都不成……”罗箫音嘟嚷着,生气的拿过手机,看都不看,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谁呀你,大早上的还让不让人活了?”罗箫音首先一顿怒斥,眼睛都不睁开。

    停了好几秒,电话那边都没有人说话,这是谁,打通了还不说话,罗箫音更加气恼:“不说话是吧,那我挂了……无聊……”

    “箫音,别,是我……”戴雨潇轻咬着唇,小小声的说。

    “雨潇?天才刚亮,这么早打电话给我,是不是慕冷睿那个家伙欺负你了?”罗箫音一听是戴雨潇的声音,立马来了精神,一咕噜从床上翻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,是我不好……我不在慕家豪宅了……”戴雨潇小声的说,已经明显的带着哭音。

    “哎哎,你别哭啊,怎么了,怎么回事?他没欺负你离家出走干嘛呀?”罗箫音着急了,在房间内踱来踱去。

    “箫音,我不得不离开他了……我……”戴雨潇忍了好久,终于抽泣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他对你那么好你还离开他,怎么想的你!”罗箫音嗔怪着。

    “箫音,我……”戴雨潇哽咽着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别哭了,你在哪里?”罗箫音担忧的问,她肚子里还有个小生命呢,怎么能到处乱跑。

    “我在你家门口……”

    罗箫音“啪”的挂断电话,一个箭步冲到门口,打开门,看到戴雨潇早就哭成了泪人一般,眼睛红肿着,惹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这么早出门,你也不多穿点!到我家门口了,还打电话,亏你想得出来!”罗箫音一把将戴雨潇拽进门,顺手扯了一条毛毯把她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“箫音,我好困,一夜没睡……”戴雨潇打着呵欠,鼻音很重,明显是感冒的前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这么折腾自己呢,别忘了你现在是准妈妈!”罗箫音责怪着,倒了一杯热水递给戴雨潇。

    戴雨潇低下头,虽然表情黯然,却很坚定:“我不想再拖累他了,如果不是因为我和他在一起,孟菲菲不至于这样不择手段的报复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你可真傻,你这不是让亲者痛,仇者快吗?”罗箫音点点她的鼻尖。

    这么一说,刚刚止住哭泣的戴雨潇,黑瞳里又噙满泪水,眼泪汪汪的,又要落下来,不得不扭过脸去掩饰着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不说你了,快去洗个热水澡,好好睡一觉吧……”罗箫音不忍心再多责怪,把她推进浴室。

    慕冷睿睡的迷迷糊糊的,浓眉紧蹙,伸出大手到处摸索,摸来摸去,只摸到了小女人的枕头,一片润湿,那是小女人一夜泪水的浇灌所致。

    “宝贝?你在浴室吗?”慕冷睿没有睁开眼睛,黯哑着声音问。

    没有人应声,也没有水声,慕冷睿轻推一下额头,指尖还是湿湿的,怎么回事?小女人怎么了,没欺负她,怎么流了这么多眼泪?

    慕冷睿紧张起来,翻身下地,冲到浴室,没人,巡视一周,包包不见了,这么早,她去哪里?怎么连招呼都不打一个?

    “余管家,余管家!”慕冷睿走出房门,大声喊着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大少爷,来了,来了……”余管家快步跑过来,恭恭敬敬的问:“您有什么吩咐,早餐准备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见到戴小姐?一清早就不见人影……”慕冷睿浓眉紧蹙。

    “戴小姐说,她约了人,一起吃早餐……”余管家答。

    慕冷睿踱回房间,拿过手机拨打小女人的号码,根本打不通,已经关机了。

    流了那么多眼泪,不辞而别,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,慕冷睿打电话给门卫室,被告知小女人连车都没开……她,这是要做什么?不声不响的离开自己吗?

    “宝贝,你好狠心,就这样离开我……”慕冷睿对着被泪水浸湿的枕头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片刻,一脸阴鸷的慕冷睿洗漱停当,从房间内走出来,他要去寻找小女人,不管她在哪里,都一定要找到她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大少爷……”余管家手里拿着一摞报纸,快步跑过来,跑到近前,看着大少爷不悦的脸色,嘴唇张了张,将报纸拢在怀中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戴小姐不见了,快点帮我找人!”慕冷睿吩咐着,闪身越过余管家,大踏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您先看看这些……”余管家快步追上,硬着头皮说。

    慕冷睿不耐烦的,皱着眉头扯过一份报纸,慕氏集团为惩罚罢工毒害员工?

    慕冷睿忿然将报纸撕扯的粉碎,其余的报纸也被他丢掷在地上,重重踩上几脚泄愤,幽深的双眸里冒出炽烈的火焰来。

    这,纯属无稽之谈。分明就是那帮记者造谣生事,他们没有采访,却大肆利用拍下来的照片,成篇大论的痛批慕氏集团多么的恶劣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您看这事,该怎么处理?”余管家小心翼翼的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处理?不做处理!”慕冷睿阴冷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做任何回应吗,他们这么恶意诽谤……要不要让罗小姐出面澄清一下?”余管家将希望寄托在罗箫音身上。

    “没有找到证据之前,不做任何回应!”慕冷睿在转角处,抛下一句话,匆忙下楼。

    焦头烂额,用这个词形容他此刻的心情,最为贴切。

    工厂食物中毒事件,送水的司机车祸身亡,线索已经断了,该如何寻找新的线索,慕冷睿一点头绪都理不出来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戴雨潇偏偏不辞而别,这才是最让他头痛和担忧的事情,她现在身怀有孕,孟菲菲时刻准备着向她下毒手,她怎么还可以乱跑……

    “喂,罗箫音吗?戴雨潇有没有在你那里?”慕冷睿首先打电话给罗箫音,一边打电话一边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好困,没有哦,怎么了,她不是在慕家豪宅吗?”罗箫音打个呵欠,听起来倦意很浓。

    “她,一早起来就不见了,我很着急,如果你有她消息,请立刻通知我!”

    “好的,没问题!”罗箫音答应的很干脆,实际上,她心里早就开始发虚,刚才的倦意呵欠也是装出来的,只是为了掩饰。

    慕冷睿挂断电话,钻进迈巴赫,倒车,转向,车子窜了出去,他要亲自去找庄语岑和东方靖一,看小女人有没有在他们那里。

    迈巴赫车速极快,在院内卷挟起一片沙尘,绿叶被带动的扑簌簌的颤动。

    那么快的车速把门卫吓一跳,赶快按下快捷按钮,大门刷的打开,迈巴赫悄无声息的窜出去,若是迟一秒,那车恐怕要与大门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慕冷睿的车陡然急转,迈巴赫原地打转,车速不减,继续向前冲过去。

    路边停着一辆出租车,车上跌跌撞撞的下来一个人,慕冷睿猛打方向盘,可是还是斜斜的擦过那个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那个人歪倒在地上,身体控制不住的痉挛着,片刻,便没有了声息,想必是晕过去了,地面上一片鲜血蔓延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