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五十三章 谁会喜欢太平公主呢?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五十三章 谁会喜欢太平公主呢?

    真是倒霉,刚一出门就撞人,触霉头!慕冷睿浓眉紧蹙,将车停靠在路边。

    大门处的保安快步跑过来,跑到车旁,冲着慕冷睿殷勤的说:“大少爷,您有什么事先去处理吧,这里的事,交给我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若换做平时,慕冷睿多半甩手走了,就算不放心保安处理不好,打个电话给余管家处理是绝对放心的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他皱着眉头,地上的那个人昏迷了,侧着脸,那张脸,看起来似曾相识,不知道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慕冷睿决定暂时不离开,很有可能,是孟菲菲指使人刻意制造的一起事故,如果他就这么走了,说不定哪个角落里正有镜头对准他一阵狂拍,第二天便会有大幅的恶意报道:慕家大少爷开车撞人肇事逃逸……

    “别动他,打电话给医院!先把他救活!”慕冷睿沉声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大少爷!”保安应答,俯下的身体直起来,掏出手机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正在打电话的空当,地上的那个人突然动了,嘴里还含混不清的说着什么,慕冷睿走上前,那个人的眼睛半睁半闭,嘴唇翕动着,确实在说话。

    走到近前,慕冷睿才发现,这个人的腹部,插着一把尖刀,刚才侧倒在地上,从那个角度根本看不清楚,那满地的鲜血,都是那个刀口流出来的。

    慕冷睿倒吸一口凉气,幸好这个人不是趴在地上,如果是的话,这把尖刀非得把他刺个透心凉不可。

    他的车并没有造成什么伤痕,刮擦的力度不大,如果直直的撞过去,这个人的身体由于惯性也会滚动几周才能停下来,那么尖刀,一定会贯穿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那个人眼睛努力睁了睁,脸上居然露出一丝微笑,吞咽一下,喉结滚动着:“慕大少,我终于找到你了,求你,救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慕冷睿浓眉紧蹙,什么,这个人认识他?为什么向他求救?

    他沉声问道:“你是谁,怎么认识我,为什么让我救你,谁想杀你?”

    “慕大少,孟菲菲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那个人咕咚一声,吐出一口鲜血,话没说完,双眼一翻,晕了过去,手无力的垂落在身体两侧。

    救护车呼啸而来,那个人被抬上担架,余管家这时候也赶到了,跟着进入救护车。

    慕冷睿不放心,虽然这个人只说了半句话,却已经足够引起他的注意,现在,只要和孟菲菲相关的,都会引起他的注意,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这个人,究竟是谁?慕冷睿使劲回想,莫非他知道什么隐情,孟菲菲怕他泄露出去,才起了杀机杀人灭口?

    带着疑惑,慕冷睿驱车跟到医院,暗中吩咐余管家,暗地里安排了很多人手,在医院各个角落,将正在急救的那个人密切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这个人真有那么重要……”余管家从未见过这位大少爷如此悉心的保护一个普通人,觉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余管家,我一直觉得他有点面熟,可是又记不起来,你对他有印象吗?”慕冷睿皱着眉头说,仍旧在仔细回想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是不是孟菲菲家里的人?”余管家提醒,也在努力回想。

    “不是,虽然订过婚约,我没有去过她家里,所以除了她父母,别人,留不下任何印象……”慕冷睿轻轻摇摇头,否认。

    “他被人捅了一刀,分明是蓄意谋杀,会不会是孟菲菲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“很可能,他昏迷前说了一句话,说孟菲菲,让我救救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,我想起来了,这个人,好像是送水的那个司机!可是,不是说那个司机遭遇车祸当场身亡麽?”余管家一拍脑门,恍然想起来,却又有些犹疑。

    “让工厂把监控录像调出来,把那个司机的清晰照片发过来!”慕冷睿经余管家提醒,也基本确定那个人就是送水的司机,为避免记忆错误,需要确认一下。

    一分钟左右,余管家将手机屏幕指给慕冷睿看:“大少爷,你看,就是这个人,没错!”

    慕冷睿点点头,凉薄的唇紧紧抿着,幽深的眼眸,流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    余管家将手机收好,问:“要不要打电话给李警官,通知他派警力保护?”

    慕冷睿大手一挥,果断制止:“不要,上次他们就能把人弄丢了,这次,也不敢寄希望于他们……说不准,孟菲菲跟警方也有猫腻,不然,怎么会说司机当场死亡?”

    慕冷睿指的是欧阳铩羽将戴雨潇从医院里劫走那次,尽管警方派人守着,还是被鹰派劫走了,只能说警方办事不利,这样的警方,谁还敢寄希望于他们保护公民安全?

    况且,孟氏的势力,比欧阳铩羽要强悍的多,警方万一走漏消息,孟菲菲派人直接在医院里将那个人杀死也是不无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是,大少爷!有道理。只要他稍微好转,我们就暗中把他转移到慕家豪宅,请楚医生照看也没问题的。”余管家应声,并加多人手,暗中保护正在急救的人。

    慕冷睿离开医院,寻找戴雨潇整整找了一天,庄语岑和东方靖一那里都找过了,他们两个人表现的比他还惊讶,还差点因此和庄语岑起冲突,因为庄语岑认为是他没能善待戴雨潇而导致她不辞而别。

    慕冷睿喝的酩酊大醉,在淡紫色房间里沉睡一夜,早上也不曾出门,尽管他知道外面是铺天盖地的诽谤慕氏集团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已经消失二十四小时零五分又一秒,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?”慕冷睿对着照片里巧笑嫣然的小女人喃喃自语,醉醺醺的双眸,雾气朦胧。

    躲在罗箫音家里的戴雨潇,白天昏睡一整天,到了晚上,格外精神,虽然一直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想任何事情,不要想慕冷睿,不要想这个男人,可是思维却不听她使唤,脑海里满是慕冷睿那张英俊的不可方物的脸。

    直到天蒙蒙亮,倦意才涌上来,可是,不知怎么回事,小腹有些隐痛,戴雨潇心中一惊,跑到洗手间一看,内衣上出现褐色分泌物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指甲盖那么大的一点,却足以令她胆战心惊,黑瞳里漾满恐惧。

    “箫音,箫音!”她站在那里,动都不敢动,惊恐的尖叫。

    罗箫音睡梦中被惊醒,掀开被子,一跃下地,光着脚丫子跑到洗手间,连拖鞋都顾不上穿。

    “雨潇?怎么了?”她紧张的问,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位好朋友。

    “箫音,你看,我的宝宝,会不会有问题了?你看……”戴雨潇用指尖挑起内衣,虽然有些馁然,却不得不给罗箫音看。

    “别怕,别紧张,可能是累着了,我们马上去医院!”罗箫音小心翼翼的搀扶戴雨潇到卧室,换上干净衣服。

    戴雨潇走的很小心,轻咬着唇,秀眉轻瞥,挪动半天才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罗箫音很想找个人帮忙,可是,紧要关头,那么多追求戴雨潇的男人都没在身边,她只能求助于自己。

    罗箫音俯下身,背对着戴雨潇,拍拍肩头,戴雨潇不解,仍旧小心翼翼的往前挪着。

    “雨潇,愣着干嘛呢,上来呀!”罗箫音再一次拍拍自己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箫音,这不好吧,你那么瘦……”戴雨潇犹豫着,半天不肯动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?别废话了,快点,你还想不想保住宝宝了?”罗箫音不耐烦的催促着,看戴雨潇还在愣神,便拽住她的手臂一扯,就势一蹲一起身,噌噌的背着她下楼了。

    戴雨潇很惊讶,同样是女人,差别怎么那么大,罗箫音居然可以背起她健步如飞,那速度,和没有负重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箫音,你怎么这么厉害,这么有力气……”戴雨潇伏在她背上,大声的问。

    “废话,我可是跆拳道黑带四段,那是真刀真枪练出来的,不是花拳绣腿!”罗箫音几分钟的时间,便把戴雨潇背下楼,塞进车内,向医院进发。

    赶到医院,罗箫音停好车,旁若无人的背起戴雨潇,刚踏进急诊室的门,将戴雨潇放在诊床上,走廊里便传来尖锐的高跟鞋声,是那种金属鞋跟与地板碰撞所发出的声响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听到了,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,皱皱眉头,这是谁这么张扬,明明知道是需要安静的医院,还穿这种材质的高跟鞋。

    急诊室的门虚掩着,紧接着被推开了,戴雨潇看到那个人进来,惊吓的从诊床上坐起来,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上次我说什么来着?早晚你的小孩会保不住……哈哈哈哈哈,因为他是孽种,跟你一样的孽种!哈哈哈哈哈哈!”孟菲菲放肆的狂笑,长长的穗状耳坠一阵颤动。

    戴雨潇黑瞳噙满眼泪,却说不出话来,这么恶毒的话,重生几次她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罗箫音才不会看着好朋友受辱,她冷嗤一声:“是不是孽种,得孩子他爸说了算,只可惜,你这辈子都被打入冷宫了,连孽种都没得生,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罗箫音有意笑的很夸张,而她的话,恰恰切中孟菲菲的心事,气的孟菲菲脸红一阵白一阵,踩着高跟鞋上前挥手便打。

    刚刚扬手,胸前便被狠狠的踹了一脚,向后退了几步,重重的跌倒在地上,头部由于惯性的原因和墙壁硬生生的碰撞。

    她一手抚着胸,一手向后摸摸头,鼓起很大一个包,胸前也是火辣辣的挫伤的疼痛,痛的她顾不得形象,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她都不知道罗箫音是什么时候伸出脚的,怎么那么快就落在她胸前,明明是她先动手,本想先发制人的却反被人制,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。

    如果她事先知道罗箫音是跆拳道黑带四段的话,一定会慎重考虑方才的扬手打人举动,没办法,大小姐脾气,有时候也是需要看人行事的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的脚好疼啊!”罗箫音得了便宜卖乖,夸张的抱着脚跳来跳去。

    戴雨潇反而真的担心起来,连忙问道:“箫音,你怎么了?是不是扭伤了?”

    “这女人的胸太平了,踹上面跟踹钢板似的,疼死老娘了……”罗箫音一脸苦相:做出疼的呲牙咧嘴的表情:“难怪慕冷睿不喜欢她,谁喜欢太平公主呢,你说是不是?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