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五十八章 泄愤的出口
    慕氏集团下的家国工厂,慕冷睿正在召开集团员工大会,现场以罗箫音为首的宇翔媒体为其做现场报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,一,庆祝工厂的中毒员工身体康复,为慕氏集团,让大家受惊了,我作为慕氏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总裁,郑重的向大家道谢……”慕冷睿充满磁性的声音响彻在工厂上空。

    他的态度如此谦恭,让底下的员工们十分惊讶,并且,深受感动。

    “幕总,吃这么点苦不算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幕总,孟氏打不垮我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应该给孟氏点颜色看看!让他们知道,慕氏集团也不是吃素的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众多声音响成一片,群情激奋,令慕冷睿欣慰的是,没有一句是怨言,之前他和戴雨潇所担忧的怨声载道压根就没出现。

    慕冷睿挥挥手,几个保安抬着一副担架上场。

    担架上的人腹部缠了很多纱布,他侧着头看到现场这么多人,神情有些慌张,手不自然的覆在腹部的纱布上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今天让你来,只是还原一个真相,不会有人伤害你……”慕冷睿轻声说,拍拍担架上年轻人的肩。

    慕冷睿朝着罗箫音点点头,罗箫音会意,持着话筒走上主席台。

    “大家好,我是宇翔媒体记者罗箫音,大家只是猜想到是孟氏集团投毒,那么今天,我为大家还原一个真相……”罗箫音稍微停顿一下,向台下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真相?真的找到证据了?那应该把孟氏集团的人抓起来啊!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抓起来,一定要大卸八块才是,差点要了老子的命,不给他们放点血老子不甘心!他***!”有人已经开始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送水司机心惊胆战的,嘴唇颤抖着,双腿已经开始打颤,如果不是行动不便,还有这么多人看着,估计他早就被吓的溜走了。

    正紧张着,女记者罗箫音把话筒递给他:“这位就是证人,孟氏指使他送有毒的水过来,并且,制造车祸想杀人灭口……你好,请为大家简述事情发生的经过……”

    送水司机眼睛里闪过惧色,回忆起被人追杀的场面,腹部的伤痛还很清晰,相对于对现场工人的恐惧,他更加痛恨孟氏集团。

    他定定心神,咬着牙关:“孟氏集团给我十万块,要我投毒,事后,制造一起车祸,结果撞死了我弟弟,我侥幸逃过一劫,却被他们追杀,我身上的伤口,便是被他们安排的出租车司机刺伤的……”说完,他努力支撑着支起上身,将缠绕了很多纱布的腹部展示给众人。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你,总体来说,你也是受害者,感谢你有勇气说出真话,还大家一个真相……”罗箫音收回话筒。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现场的工厂便按捺不住情绪,骚动起来,讨伐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我们总是吃哑巴亏!不行,我们要找孟氏算账!新帐旧账一起算!”

    “对,不能轻饶他们!血债血偿!”

    “工友们,先别激动,别激动……”罗箫音看局势不稳定,拿着话筒喊道。

    可是那些工人哪里还听得进去,有人振臂一呼:“我知道孟氏集团总部在什么地方,大家随我走!找那群王八蛋算账去!”

    工人们潮水一般倾泻向工厂门口,慕冷睿却抿起凉薄的唇,冷冷的看着,根本不阻拦,这本就是他意料中的事,看来不给孟菲菲一点颜色看看的话,恐怕她会继续嚣张下去。

    工人们虽然群情激奋着,却没有杂乱的迹象,有人喊着:“出去了也不能丢慕氏集团的脸,大家排好队形,排好队形!”

    整个家国工厂,除了保安,浩浩荡荡几万人,向慕氏集团办公大厦开过去。

    这些镜头,可是现场直播的,孟菲菲在孟氏豪宅看的清清楚楚,看到这里,惊慌的将屏幕关闭,快步跑到父亲孟怀德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,这下怎么办,慕氏集团的几万员工都过来的话,岂不是要把孟氏砸成一团糟?”孟菲菲神色慌张,现在的她终于知道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菲菲,你做的也太过火了,怎么能拿那么多工人的性命开玩笑?看来爸爸真是宠坏你了……你想整慕冷睿,可以通过其他手段,怎么能用这么阴毒的招数?”孟怀德不悦的责备着,现在事情变得很棘手,连他也感觉到很为难。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,我知道错了,你帮帮我好不好?”孟菲菲上了嫣红唇彩的嘴唇颤抖着,手足无措的祈求。

    身为名媛,本是受万众瞩目备受追捧的,可是如果变成了过街老鼠,那可不太妙,现在她就面临这样的困境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我来处理,以后孟氏和慕氏,井水不犯河水,你不要再对慕氏做什么不妥的事情……”孟怀德严厉的指示着。

    “可是,爸爸,我真的很爱冷睿……我不能没有他,呜呜呜呜呜……”孟菲菲肩膀着,掩面哭泣,眼泪从指缝间不住的渗出来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”孟怀德无奈的摇摇头,深深叹口气:“就算你很爱他,你也不能对那么多人下毒手,明白吗,这会引起公愤的,你让孟氏以后如何在社会上立足?这不是你一个人的私事,你要为家族利益考虑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的,爸爸,可是我和冷睿怎么办?”孟菲菲抬起泪眼,可怜兮兮的看着父亲。

    “你和冷睿的事,从长计议……解决眼前的事要紧……”孟怀德不愿意再多说话,微眯着眼睛沉思对策。

    “可是,爸爸,三天后冷睿就要和那个戴雨潇结婚了!”孟菲菲几乎是尖利的对着父亲吼叫着,歇斯底里,没有什么事情比这更重要。

    “好了,闹够了没有!别说三天后,今天你能好好的活着就不错了!如果那些工人知道是你指使投毒的,你还能活到明天吗?”孟怀德愤怒的拍案而起,转身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孟菲菲看着父亲愤然离去的背影,脸上布满了泪痕,黑漆漆的眼睛里,却射出恶毒的光来,像毒蛇一样,阴森恐怖。

    父亲孟怀德忙着处理她招惹下的祸端,想尽一切办法给她擦屁股,保她平安,可是她,心中却又酝酿了另一个恶毒的计划。

    孟氏集团大厦前,云集了上千员工,孟怀德正在召开员工大会,各路媒体记者大多已经到场,虽然员工人数并没有慕氏集团的多,可是由于那么多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,这个员工大会显得备受关注,显得很隆重。

    一直在有人专门负责追踪,把慕氏集团员工的每一步动向都通知给孟怀德,当那些工人距离孟氏集团大厦只有十几米远的时候,孟怀德所主持的员工大会也开始了。

    “各位同事,非常抱歉,对于慕氏集团的投毒事件,想必大家同我的感受相同,痛心疾首……致使那么多的工人险些遭受生命危险,对此,我感觉很愧疚……”孟怀德适时地声音哽咽两下,鼻音很重,眼睛里闪着泪光。

    孟氏集团的员工都在听着,对于他们来说,投毒事件也是耳闻,上头的事情他们并不知道多少,更不敢多问,只知道孟氏和慕氏突然针锋相对,水火不容。他们的董事长孟怀德突然召开员工大会公开示弱,倒是让他们没料到。

    不仅他们没料到,就连慕冷睿一行人等,也没有料到。

    工人们队形整齐,将慕冷睿火红的迈巴赫簇拥在中央,中央有意给他留出一个车道。

    孟怀德悲怆的声音通过扩音器扩散,传播的很远,将路面整个霸占的慕氏集团员工,听得清清楚楚,听到这样的声音,起码对于他们来说,起到一种抚慰的作用,队伍虽然仍然在向前靠拢,而工人们的情绪,稳定许多。

    “出现这种羞于启齿的事件后,我们痛定思痛,倾尽全力寻找元凶,原来是内部个别员工有意挑拨离间,把人带上来!”孟怀德表情冷峻,冲着一旁挥挥手。

    几个保安将一个相貌猥琐的男人拖上台,那个人的手被反剪到身后,被人架着,踉踉跄跄的到台前,贼眉鼠眼的到处搜索,看到现场那么多人,倒没有显出恐惧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大家请看,就是他,暗中买通送水司机投毒,他就是始作俑者!”孟怀德冷冷的,抬起一脚在猥琐男人膝后一踹,猥琐男人一下子就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慕氏集团的大批工人已经到台前,他们并不知道缘由,看到仇人分外眼红,他们不会细想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只是需要一个出口,一个泄愤的出口,只要是孟氏集团的人供他们泄愤就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,杀了他,杀了他!”工人们振臂高呼,各个怒目圆睁。

    孟怀德看到这景象,心里面直打颤,幸好他提前安排好这一切,不然的话,这么多的工人将他的宝贝女儿孟菲菲揪出来,哪怕是吐口水也会淹死她。

    慕冷睿没有下车,只是在车内观望,那个猥琐的男人低着头,看不到表情,孟怀德这是找了一个抵罪的羔羊麽?把他慕氏集团的人当猴耍?

    慕冷睿冷嗤一声,邪魅一笑,姑且看看孟怀德怎么处理这件事情,他此次来的目的,并不是想要孟菲菲的命,而是制造一种声势,让孟菲菲以后不敢再嚣张。

    “抬起头来,现在知道低头了,你这个混蛋,孟氏集团的脸,都被你丢尽了!”孟怀德怒斥,命令着跪在地面的猥琐男人。

    猥琐男人蔫头耷脑好一会,才无精打采的抬起头来,眼睛贼溜溜的滚动着,最后目光落在人群中火红的迈巴赫上,眼睛惊骇的瞪大,嘴巴呈O字型。

    那辆车子他认得,那是慕冷睿的车子,猥琐男人心里咯噔一下,完了,他知道自己被人捉弄了,给他钱的人可没说这事与慕冷睿相关,这不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吗?

    慕冷睿远远的看着这边,当猥琐男人抬起头,他神色一凛,凉薄的唇紧紧抿起,心中蓦然震荡一下,这个猥琐的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戴雨潇的舅舅,沈梦源!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