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五十九章 老小子,你拽什么拽?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五十九章 老小子,你拽什么拽?

    罗箫音看着慕冷睿神色不正常,皱着眉头问道:“这不是你意料中的事吗?怎么这样的表情?有什么不妥吗?”

    慕冷睿目光冷漠,半晌才答:“那个猥琐的男人,是雨潇的舅舅,沈梦源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那是雨潇的舅舅?她还有个舅舅?”罗箫音惊讶的跳起来,却忘记了这是在车内,砰地一声,头顶和车顶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罗箫音并不认识沈梦源,慕冷睿帮助戴雨潇处理家事时她并不在场,戴雨潇的家事她大多都是听她提起过,所以当她知道眼前这个猥琐的男人就是戴雨潇的舅舅的时候,惊诧的莫过于哈雷彗星以风驰电掣的速度撞击地球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戴雨潇的美貌也是有遗传基因的,这么丑陋的一个男人,怎么会是和她有血缘关系?真是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“啊呀,这可不太妙啊,这个孟怀德,还真够狡猾的,他是专门找个让你下不了手的人做替死鬼啊……”罗箫音啧啧嘴,摇头叹息着。

    慕冷睿怎会不知道孟怀德的意图,这只老狐狸,这么快的速度居然找到沈梦源头上,今天没让戴雨潇来,如果她来的话,看到亲生舅舅被人收买利用,肯定会受刺激的。

    虽然沈梦源做过许多对不起戴雨潇的事情,可此一时彼一时,即便如此,戴雨潇若是在场,也不能不顾及亲生舅舅的安危。

    孟怀德这招,够阴毒,简直就是拿了一块蛋糕狠狠塞到他嘴巴里,吞不下咽不下,只能含着,因为那蛋糕有毒,而且是亲人亲手做的。

    慕冷睿深深吸一口气,纤长的手指轻推额头,凝眉深思,难道就这样放过了?让孟怀德高枕无忧?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罗箫音揉着撞的生疼的头皮问。

    “他是雨潇的舅舅,如果我们真的追究责任的话,恐怕……”慕冷睿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有证据啊,那根本就不是沈梦源做的!我们可以借此机会澄清,狠狠的打击孟菲菲!”罗箫音紧握一下拳头,放在胸前。

    “既然他们敢把沈梦源推出来,就一定做好了详细周密的安排,这个时候兴师问罪,恐怕问不出结果来……”慕冷睿挑挑眉头,换了一种轻松的语气:“没关系,反正我起初的想法也只是造造声势吓唬他们而已,并没有想一定要怎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我可咽不下这口恶气,我得报仇,不能就这么算了!多少也要他们大出血!”罗箫音不甘心的白他一眼,一开车门就跳下车,气势凛然的朝着主席台走过去。

    慕冷睿想拦住她,却已经来不及,只好下车,慢慢的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一看到罗箫音下车,慕氏集团的工人们哗啦啦的鼓起掌来,罗箫音在他们心目中威望极高,那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,看起来就气质非凡。

    女英雄就罢了,还是这么漂亮的女英雄,想不得人心都难。

    罗箫音在掌声雷动中,走向主席台,孟氏集团的员工们惶惶然扭转头,不知道是谁,能掀起这么大的声浪,几万人的掌声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孟怀德皱纹纵横的脸上,顿时阴沉起来,他认识这张脸,很多人都畏惧的这个女记者,居然会在现场出现,他的心,不由得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孟氏集团的员工并不认识罗箫音,他们也不甚关注,但是慕冷睿,他们却是认识的,现场,掀起一场不大不小的轰动。

    “那是慕冷睿,快看,快看!帅的要命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下孟总麻烦大了,你看慕冷睿的神情就知道……难怪孟总当初选了他做乘龙快婿,真是又帅,又气势逼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孟怀德虽然极力控制住情绪,唇角还是不可抑制的两下,看着两大敌人迎面而来,让他的心,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现场的记者们,对于同行里大名鼎鼎的罗箫音,除了敬佩,还有讳忌莫深,敬佩她敢说实话,又担心跟她扯上关系招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罗箫音傲慢的仰着头,在众目睽睽下,目不斜视的盯着台上的孟怀德。

    走到切近主席台的位置,她连看都不看,把手伸给旁边的一位记者:“我没带话筒,把你话筒借给我!”

    那人鬼使神差的就将话筒递到她手中,罗箫音将话筒捏握在手心,优雅的缓缓走上主席台,泰然自若的走向孟怀德。

    此刻的慕冷睿,倒像是成了助阵的,阴冷扫视一周,随后上场。

    “孟总,看您这么痛心疾首的忏悔啊,道歉啊,我不妨借这个机会替受害的工友们说句话?您没有意见吧?”罗箫音快言快语,话里话外带着讥讽,却不露声色的微笑着。

    孟怀德的脸阴晴不定,在这么多本就群情激奋的工人面前,他哪里敢表示异议:“没意见,没意见,当然没意见……我也很乐意表示我的诚意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诚意两个字,罗箫音笑的更欢了,这两个字正中她下怀:“我替广大工友们,感谢孟总的诚意,至于这个孟氏的内奸,我们也不想过多追究……”

    沈梦源在地上抬起头,脸上露出欣欣然的神色,不再是一副垂头丧气颓唐的样子。他的眼角,斜着慕冷睿,倒是这个男人,让他不由得心生惧意。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,不追究,那是他的造化了,难得工友们这么宽容大量……”孟怀德惺惺作态,他是巴不得将这个沈梦源推出去做替罪羊,结果被推回来,不知道这个女记者葫芦里,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可是,给孟氏集团造成的损失,可不能不提哦……我想,孟氏集团也不至于这么小气,连应有的责任都不肯承担的吧?”罗箫音换了一种戏谑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,孟氏集团一定要承担责任的,一定的,应该的……”孟怀德被牵着鼻子走,连连应声。

    罗箫音转向沉默不语一脸阴鸷的慕冷睿:“慕总,请将这次抢救工友们的花费告知孟总一下……他可是很有诚意承担这个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……”这是凌助理和余管家处理的事情,他哪里细究过花多少钱,慕冷睿随口说了一个数字。

    “一千万?”孟怀德是个有钱人,可是听了这个数字,也不由得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按照五万人来算,平均到每个人身上,需要两百万,是什么医院狮子大开口,仅仅是食物中毒居然要每个人花费两百万?

    “怎么,看来孟总对这个数字有些异议哦……刚才的诚意……”罗箫音有意让他进退两难,诚意不是靠嘴巴说出来的,是靠实际行动表示出来的。

    台下的慕氏集团员工皱着眉头,都虎视眈眈的看着孟怀德,那么多人的目光射到他一个人脸上,尤其本来就理亏的他,不由得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“哪有,哪有,一千万而已,孟氏乐意承担。”孟怀德迫于压力,刚才的紧张不得不松懈下来,咬着牙应承。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,那么,这些工人的误工费……该怎么说?几万人的工厂啊,那得多少产值,做过实业的孟总,想必您比我清楚的多……”罗箫音乘胜追击。

    孟怀德鼻尖已经开始冒汗,这点只有距离近的人才看的清楚,他现在很被动,相当的被动,召开这次员工大会,本想着主动把错误承担了,找个替罪羊便一了百了,哪里料到,这个女记者半路杀出来,让他非常被动。

    “慕总,工厂产值每天多少?”罗箫音一本正经的问。

    “两千万……”慕冷睿淡然的说,幽深的眼眸波澜无惊,唇角勾起冷魅的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这个数字,自然也是随口说出来的,他没有仔细统计过。

    “两千万……”孟怀德小声嗫嚅了一句,却不敢大声的表示异议,他颤抖着唇答应:“好,这两千万,也是孟氏应该承担的……”

    罗箫音乘胜追击:“那么,慕总,和工人们的精神损失费?您看是不是应该适当表示一下,以安抚人心?也正好充分显示下您的诚意?”

    孟怀德已经开始明显的冒汗了,汗如雨下,他的助理连忙递过来纸巾,他随意擦拭一下,纸巾立刻湿成一团。

    慕冷睿都是以千万字开头的,他该如何表示才能算是恰如其分?多了,自己心疼,少了,那前面的三千万,可是基本等于白花了,根本起不到安抚人心的作用。

    他定定神,谨慎的问:“罗小姐,您觉得,多少精神损失费比较合适?”

    罗箫音笑了笑,明眸善睐,心里得意却不动声色:“让我说嘛,怎么着也得三千万吧,您知道的,投的毒可是重金属砷,以后如果有个什么后遗症……”

    孟怀德撑不住劲了,三千万哪有那么容易赚到,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,他的天空又不是随时飘金条,怎么能容忍一个女记者连续敲诈。

    他放低了声音,将话筒别到一旁:“罗箫音,你别趁机敲竹杠,敲的过头了,我们谁都不好看……我看你还是收手的好,不然的话,别怪我……”

    罗箫音才不吃这一套,对着话筒大声说:“孟总,您说什么?麻烦您拿起话筒好吗,我听不太清楚哦……什么?您说我敲竹杠?要我好看?”

    孟怀德没想到她来这手,目光凶狠,咬牙切齿的说:“罗箫音,你再这样下去,大会结束后,我就把你做掉!”

    罗箫音听得清清楚楚,在孟怀德沉声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猛然将话筒递到他嘴边,他那句chiluo裸的威胁,通过话筒响彻在会场上空。

    现场一阵沸腾,立刻骚动起来,慕氏集团的工人们开始往前涌过来,孟氏集团的员工好歹抵挡一下,便被冲击的人仰马翻,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工人们看到为他们主持正义的女英雄遭到如此威胁,岂能善罢甘休?各个憋红了脸,血液沸腾的想痛扁孟怀德。

    “老小子,龟孙子,你拽什么拽,我现在就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“老小子,你敢动罗小姐一根毫毛,我们把你五马分尸!”

    各种讨伐的声音,此起彼伏,声势浩大,一浪高过一浪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