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六十章 他是一匹野狼
    孟怀德看到这阵势,如果他被工人围攻的话,凶多吉少,他真的慌了,拔腿想向台后跑去,可是工人们将整个主席台都围的水泄不通,他根本无路可逃。

    慕冷睿缓缓走到他身后,不可一世的,毫不避讳的,对着话筒低沉的说:“我就是敲竹杠,你能奈我何?这竹杠,你认也得认,不认也得认!”

    慕冷睿低沉磁性的声音通过话筒传递出去,现场出现了片刻寂静,稍后,一片欢呼声,这欢呼里,居然还有孟氏集团的人发出的。

    “帅呆了!敲竹杠都这么明目张胆的,敲的漂亮!崇拜啊,偶像啊!”

    “偶像就是偶像,敲竹杠都敲的这么迷人,慕冷睿,我们爱你……”有人夸张的圈成喇叭状,大声喊叫着,声音都激动的变了腔调。

    台下最疯狂的,当然是那些女员工,各个毫不忌讳的隔空抛着飞吻。

    孟怀德后退两步,沉声道:“你今天敲竹杠,我可以认,但是,你要想想后果……孟氏的竹杠,敲了也是要付出代价的……”

    慕冷睿眸底闪过寒光,他一字一顿的说:“这竹杠,我敲定了!”

    孟怀德看威胁不起作用,怔然半晌,恶狠狠的说:“好,你小子有种!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罗箫音看时候差不多了,趁机扭着腰际过来插话:“既然都谈妥了,烦请孟总开个支票吧,不然空口无凭的,到了事后不好解释呢……”

    孟怀德阴沉着脸,刷刷的签下支票,丢给罗箫音,愤愤然离场,虽然身侧有人搀扶着,他的脚步,还是明显的不稳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内,让他损失六千万,六千万,让他如何咽的下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刚下主席台,他终于支撑不住,眼前一黑,向侧边栽倒,晕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直躲在幕后不敢露面的孟菲菲冲上前来。痛哭流涕的喊着:“爸爸,爸爸,爸爸!您这是怎么了,快醒醒呀……”

    慕冷睿和罗箫音从另一端走下主席台,孟菲菲隔着重重人群呼喊:“慕冷睿,我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她很想冲上前来,当面质问慕冷睿,可是有那么多人阻隔着,父亲又晕倒在地上,她只能眼泪婆娑的看着慕冷睿离去。

    慕冷睿没有回头,和罗箫音走向自己的迈巴赫,甚至都没有停顿一下,罗箫音歇斯底里的嚎啕哭声,被鼎沸的人声淹没。

    戴雨潇正在家里看现场直播,看的笑靥如花,娇俏的小脸上泛出迷人的红晕。

    好朋友罗箫音再一次让她震惊了,她简直就是女人中的慕冷睿,腹黑的无与伦比,杀人不见血。

    三天后就是婚礼,经历这许多动荡,这个婚礼的意义更加重要,她心中怯怯的期盼着,对着衣柜内的婚纱看了又看,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指尖轻触着那些别致的花朵,颗颗钻石闪着耀眼的光彩,清晰的打亮她的眼眸,衬托的她的黑瞳更加清澈动人。

    抚摸着小腹,幸福感涌上心头。她眸光一闪,自己在家里,什么忙都帮不上,可是做几个小菜,却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趁着他们在路上,戴雨潇一路小跑着到厨房,在吴妈的协助下,亲自动手做起家务来。

    慕冷睿和罗箫音回到慕家豪宅,戴雨潇穿着围裙迎出来。

    “箫音,辛苦了,今天我亲自做了几个小菜,犒赏三军,别挑剔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婆,老婆,你怎么能亲自下厨呢,我来就好了嘛……”慕冷睿连忙阻拦,上前把小女人的围裙解下来,套在自己脖子上。

    罗箫音本以为他是客套话,或者就是特意哄哄戴雨潇开心的,哪里想到他还真的把围裙穿上了,这让她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“慕冷睿,你不会故意做戏给我看的吧?怕我把你的新娘抢走?”

    “别理他,我们去厅内喝茶吃点心,有一家店的点心特别好吃!”戴雨潇拽着罗箫音的胳膊进了大厅,茶几上摆着好几样精致的点心。

    慕冷睿一语不发的穿着围裙走在前面,穿过大厅,消失在楼梯转角处,身后是罗箫音满是惊诧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西装革履的,连换都没换一下,就这样套上围裙了,看着怎么那么滑稽呢,罗箫音一边张望,一边寻思着,呛了一口水,差点喷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婆,可以吃饭了,带箫音上楼吧?”慕冷睿一脸温顺的,双手交叉在腰前,说不出的殷勤状。

    戴雨潇似乎早就适应了,很平静的对罗箫音说:“走吧,箫音,我们上楼用膳啦……”

    罗箫音嘴巴张的老大,这还是她所认识的慕冷睿吗?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,怎么摇身一变成乖顺的家庭煮男了?

    让她惊讶的还不止于此,到了餐厅,余管家在一旁看着,什么都是慕冷睿亲自动手,装饭,盛汤,连筷子都是他亲自递到戴雨潇手中。

    这待遇,比老佛爷还老佛爷,罗箫音使劲眨眨眼睛,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,可是事实就摆在面前,容不得她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这也太妖孽了吧,妖的我一愣一愣的,真不适应……”看到慕冷睿含情脉脉的给戴雨潇擦拭唇角的时候,罗箫音忍不住说了句。

    慕冷睿压根就把她的话当做耳边风,该怎么宠,还怎么宠,戴雨潇呢,面无表情的享受着男人的宠溺,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慕冷睿的手机响了,接起电话那刻,他一脸阴沉,唇角自然的勾起冷魅的弧度,自然而然的恢复了常态。

    这才是罗箫音所熟识的慕大少爷,她这时候才放松下来,不再抱着观赏的姿态,细细的品尝起了小女人亲手做的菜。

    “慕大少,咱们集团的股票,被一家奇怪的海外公司以极高的价格买进,但是,看起来很不正常,买走了太多股份……”电话那边,凌助理报告着消息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慕冷睿浓眉紧蹙,心中蓦然一惊,这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    “今天上午十点钟左右开始,一直到现在,那家公司还在买进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办法控制一下,不管怎样,不管那家公司出多高的价钱,都不准再发售!”慕冷睿一脸阴鸷的挂断电话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冷睿,怎么了?出什么状况了?”戴雨潇停下碗筷,问道,黑瞳闪亮。

    “唔,没事,一家奇怪的海外公司,买走慕氏的很多股票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孟氏搞鬼?”罗箫音第一反应,就是孟怀德出的阴招。这只老狐狸,不会那么轻易的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“我很想调查一下这家海外公司的底细……”慕冷睿沉思着,眉头紧蹙。

    “这恐怕我最有发言权了,我打电话给我老爸,国内他比不了你,海外的话他要略胜一筹哦……”罗箫音眨着大眼睛,颇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“箫音,雨潇说的对啊,如果你不是谁的朋友,那真是这个人的损失。”慕冷睿邪魅一笑,这是他道谢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俩可赚到了哦,我可是为了我干儿子,你把家底赔光了的话,我干儿子岂不是要喝西北风啊……”罗箫音打趣道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戴雨潇还没起床,电话便响起来,睡意朦胧的接听:“喂,谁?”

    “雨潇,你要慕冷睿小心一点,那家海外公司,就是孟家在海外注册的,只不过换了一个人做法人代表,实际上就是孟怀德操控的……”罗箫音在电话那端焦急地说。

    “冷睿,冷睿,快起床,那家海外公司是孟怀德操控的,你要想想办法对付……”戴雨潇将一旁的慕冷睿唤醒。

    慕冷睿刚刚睁开眼睛,他的手机也响起来,是凌助理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凌助理,什么事?”慕冷睿打个呵欠,皱着眉头问,心头泛起不祥的阴云。

    “慕大少,不好了,那家公司从早上开始抛售,他们的这种做法,影响了大多股民,纷纷抛售……如果这样下去,恐怕要崩盘了……”凌助理的声音,听起来沮丧万分。

    “先别慌,通知各个部门,召开紧急会议,一起想对策,我很快到!”慕冷睿一边打电话,一边起身,向洗手间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冷睿,是不是很棘手?”戴雨潇发髻松散,眼睛有些浮肿,娇俏的小脸上笼罩了一层忧郁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宝贝,乖乖在家等我……”慕冷睿停住脚步,折返回来,轻轻吻一下小女人的额头,唇角勾起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和那样幽深的眸子对视一眼,戴雨潇便没有那么慌张,她轻轻抿下唇,乖巧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孟氏豪宅内,昨天一脸狼狈相的孟怀德洋洋得意的在大厅内踱来踱去,旁边是笑的花枝乱颤的孟菲菲。

    “乖女儿,这次肯定够慕冷睿那个混小子受的,我把股票都抛出去,一旦崩盘,他的家底都会赔光了,哈哈哈哈哈!”孟怀德得意的大笑,分明是报复后扬眉吐气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爸爸最疼我了,谢谢你,老爸,姜还是老的辣!女儿我甘拜下风!”孟菲菲跛着扭伤的脚,一摇一晃的走到父亲面前,讨好的恭维着。

    “对付这个混小子,怎么能用一般的招数呢?不过,他把家底赔光了,你还愿意嫁给他?他可就是个叮当响的穷小子了……”孟怀德眼睛里,闪着不知名的光。

    “爸爸,只要他肯回到我身边来,以后孟家的一切,还不是我们两个人的?”孟菲菲环住父亲的脖颈,几乎是吊在他脖颈上撒娇。

    “乖女儿,你可想好了,这个混小子,他是一匹野狼,野性太大,我怕你以后会吃苦头……”孟怀德不无担忧的提醒女儿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喜欢的,就是他这股野性……”孟菲菲神情笃定,似乎什么因素,都不能动摇她追随慕冷睿的心思,为达到目的,她不惜血本,不择手段!

    慕冷睿,你崩盘就是最差的结果了吗?这仅仅是其中一部棋,还有更精彩的,在后面呢……孟菲菲这样想着,美丽的眼睛里,却泛出邪恶无比的笑意。

    慕氏集团正在召开紧急会议,上至集团总裁,下至普通员工,都在为面前的危机惴惴不安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而孟菲菲,正在悠然自得的,在醉生酒店里喝着红酒,着手进行另一个邪恶的计划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