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六十四章 放肆的狂笑
    慕清云闭着眼睛,头脑充血肿胀者,失去了思维的能力,心底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叫嚣。

    他需要女人,需要女人,需要女人……

    孟菲菲转到侧面,循序渐进的翻转着男人的身体,长长的舌尖舔舐着男人的脸庞,脖颈,她的手,急切的抓抚着男人的胸。

    直到男人仰面朝天,她心满意足的覆盖上去,发出低低的。

    她的手,不仅仅辗转流连在男人的胸前,还有他均匀紧实的腹肌,小腹……一路向下探去,尽管她的身体已经感觉到男人下身的膨胀,她的手,忍不住悸动的探过去。

    只触摸到一点点边缘,她的身体腾空,天旋地转,猛地腾飞出去,摔落到几米开外的地毯上。

    慕清云在她的手触碰到敏感地带的那一刻,出现了片刻的清醒,双手一发力,将身上的女人托举起来,斜斜地扔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慕清云,你这个禽兽!你禽兽不如!”孟菲菲被摔的晕头转向,心中炽烈的火焰熄灭大半,她恶狠狠的咒骂着这个不解风情的男人。

    慕清云的意识,再次模糊起来,眼前的景象都是迷幻的,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,而心底里,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充满戒备和抵触。

    他仰面朝天的躺着,看着天花板,看着上面垂下来的琳琅吊灯,急促的喘息……胸部剧烈起伏……

    孟菲菲咬着牙爬过来,她不甘心,不甘心屡次受辱,她一定要征服这个男人,一定要得到这个男人!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男人,是不是男人?是男人就给我过来!”孟菲菲咬牙切齿的拽扯着男人的手臂,她的指尖,由于不甘深深的嵌入男人手臂的肌肤内,现出丝丝血痕。

    慕清云挣扎着,挣扎着……仅存的意识提醒着他要远离这个邪恶的女人,他费力的挪动着身体,却无力摆脱女人尖锐的指尖。

    “你想去哪里,给我回来!”孟菲菲发狠的,猛的一拽,凭空生出一股蛮力,将男人的身体拽向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她终于再次成功的与男人的身体亲密接触,她的手,带着挑衅,带着嘲弄,在男人身体上碰触摸索。

    当她一路向下,即将触碰到男人敏感部位的时候,慕清云突然像只煮熟的虾一样,将身体紧紧的蜷缩起来。

    “慕清云,你是不是男人,你是不是男人!给我打开!”孟菲菲恶狠狠的训骂着,双手费力的分别把持住男人的两只手臂,想将男人的身体打开来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,任凭她无论怎么努力,都无法将男人的身体打开,男人倔强的控制着内心熊熊燃烧的火焰,抵触着她,反抗着她。

    慕清云双手抱着头,近似癫狂的喃喃自语:“雨潇,雨潇,我爱你,我爱你,救救我,救救我,只有你能救我……只有你能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孟菲菲起初正在气头上,没有顾得上听他说什么,待她稍作停息,终于听清楚男人的话后,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她委屈,她沮丧,她绝望,为什么,为什么,她用了药性极强的药粉,所催生出来的qingyu对象依然不是她,依然是那个貌相清纯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她有深深的挫败感,她想不明白,论外貌,财力,甚至才情,哪点比不上那个小女人,为什么她中意的男人,浑身的血液都快被灼干了还在为那个小女人守身,碰都不肯碰她一下。

    “慕清云,你会后悔的!”孟菲菲嚎啕过后,恨恨的说。脸上满是泪痕。

    好,既然你那么钟情于那个小女人,那么让我来成全你们!她抹一把眼泪,恨恨的甩出去,脸上泛出凶狠邪恶的微笑。

    她本想着不遗余力的勾引慕清云,然后以视频要挟他,顺理成章的嫁入慕家豪宅,然后借机向慕冷睿挑衅,竭尽全力挑拨兄弟两人的关系,以达到她报复的目的。

    慕清云拼死抵抗,这是她万万没料到的,而正是慕清云几近癫狂的喃喃自语,给了她另一种邪恶的启迪,她的脑海中生发出更加邪恶的念头。

    来吧,戴雨潇!看你,怎么跟我斗!和我抢男人,我要让你挫骨扬灰万劫不复!孟菲菲邪恶的笑着,拨通戴雨潇的电话。

    慕冷睿匆匆忙忙出门后,戴雨潇没有心思吃早餐,一个人闷在房间里,坐在硕大的落地窗前暗暗发呆。

    她担忧着慕氏集团的安危,可是心有余,却半点力气都用不上,这让她心绪不宁,时不时的看看手机,希望能有慕冷睿的消息,告诉一下她最新的进展。

    暗淡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,她惊喜异常,却看到是个陌生号码,稍稍皱了一下眉头,嘟了一下唇,虽然有些疑惑,还是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电话那端传来孟菲菲的声音,虽然没跟她通过几次电话,可是那样尖锐的女声,第一次通话便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“戴雨潇,别来无恙吧?很享受吧?”孟菲菲阴阳怪气的说。

    戴雨潇心里被针芒一下一下撩刺的感觉,虽然不是很疼,是那种刺痒的感觉,很难受。

    “孟菲菲,你又何苦纠缠一个根本不爱你的男人呢?彼此放手,对大家都好……”戴雨潇抵制住内心的厌恶,企图规劝。

    不说则罢,这一句纠缠男人,恰恰说到孟菲菲的痛处,她刚刚纠缠一个男人未果,正处在沮丧的谷底,戴雨潇这一句话,将她内心的嫉妒推到了顶峰。

    “戴雨潇,你臭美什么?早晚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!让你再也笑不出来!”孟菲菲在红色的地毯上半裸着颤抖,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“孟菲菲,有什么怨气,你尽管冲我来,不要再伤害冷睿,和慕氏集团!”戴雨潇掷地有声,根源在于她,她不想再因为她让慕冷睿夜不能寐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“呦,够硬气的嘛……”孟菲菲冷笑,这正是她想要的效果:“好啊,我这次打电话给你,是想告诉你,慕清云在我手里,被我折磨的生不如死,等着你来救呢……”

    戴雨潇秀眉轻瞥:“你找云弟弟麻烦做什么,你不要伤害她!”

    孟菲菲放肆的狂笑:“不要伤害他?啊?我已经把他快弄死了,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戴雨潇紧张的怒斥:“孟菲菲,你别太过分!你把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把他怎么样?一个女人能把一个男人怎么样?当然是用女人的方式折磨他了……哈哈哈哈哈哈!”孟菲菲狂妄的笑着,笑的别有意味。

    “孟菲菲,你别想用激将法激我,云弟弟怎么可能上你的当!他那么聪明!”戴雨潇沉思一向,慕清云虽然比慕冷睿年轻几岁,可是他城府可不浅,不至于那么轻易上当。

    “聪明?有趣,有趣,真是有趣!”孟菲菲啧啧的讽刺:“看来你是不信啦,那我让你听听看?让事实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孟菲菲将手机贴到慕清云的头侧,慕清云在地上蜷缩成一团,瑟瑟发抖,口中不住的喃喃自语:“雨潇,雨潇,救救我,救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被药性折磨的意乱情迷,只是用仅存的意志力控制住自己,不去碰那个几近半裸的女人,而对于孟菲菲正在进行的邪恶计划,丝毫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虽然那声音很有些嘶哑,很沉闷,戴雨潇却一下子就分辨出来,那就是慕清云的声音,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她屏住呼吸听着,而慕清云除了那两句话翻来覆去的说着,没有任何其他的言语,让她不由得更加心焦。

    她想象不出孟菲菲用了什么招数折磨他,让一个大男人如此可怜兮兮的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这是在向她求救吗?戴雨潇听着听着,情不自禁的落下泪来,她张张口,隔了好一会才发出声音:“云弟弟,你别怕,我来救你……我很快来救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没说完,电话那端就传来孟菲菲尖锐的声音:“很感人麽,心疼了?心疼了就快点来哦,不然的话,就等着给他收尸吧!”

    戴雨潇擦掉眼泪,沉声说:“你们在哪里?我马上过去!”

    “醉生酒店!给你十分钟时间,过期不候!记住,只能你一个人来!带多了人,我保证慕清云死无全尸!”孟菲菲恶狠狠的说。

    “醉生酒店?在哪里?”戴雨潇一向不喜欢应酬,所以让很多男人醉生梦死的这家酒店,她根本不知道在什么地方,也从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在哪里?你可真够土鳖的!”孟菲菲嗤笑一声,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戴雨潇心里咯噔一下,第一次被人骂做土鳖,这滋味不好受,她警觉的问:“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一个人去?”

    “废话!你白痴啊,这是女人之间的战争,有些事情,我们需要当面说清楚,怕的话,就别来,等着让慕清云做牺牲品!”孟菲菲轻蔑的说。

    “醉生酒店……我……是真的不知道在哪里……”戴雨潇担心着慕清云的安危,语气不得不低下来,不得已而为之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管你知不知道,记住,我只给你十分钟,多一分钟都不行!”孟菲菲傲慢而无礼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戴雨潇将手机放到包包里,胡乱拢了两下头发,便匆匆忙忙的出了房门,余管家在走廊里碰见她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胆怯,可是为了救慕清云,她决定孤身前往。上一次慕清云捐肝给慕冷睿,她心里清楚,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她要偿还这份情,不管是龙潭虎穴,都要闯上一番。更何况是酒店而已,人多眼杂的酒店,孟菲菲能把她怎样?

    只有十分钟,只有十分钟,戴雨潇在心里默念着,根本不知道醉生酒店在什么地方,开车是绝对不现实的,只能打车去,那些的士司机相对来说,比较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她一溜小跑着跑到慕家豪宅门口,若不是考虑到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,她肯定是要拔腿狂奔的了。

    “TAXI,TAXI!”幸运的是,刚出门就见到了一辆的士,她焦急的招招手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