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六十八章 惨烈的事实
    戴雨潇惊恐的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这就是事实,孟菲菲,在遭受男人的肆虐之后,大出血了!!!!!这是多么惨烈的事实!!!!

    “开门啊,开门!开门啊,开门!”戴雨潇用力拍打着厅门,高声尖叫,嗓音嘶哑,却不敢停歇,一直在尖叫。

    她害怕,她担心,流了那么多血的孟菲菲,再耽搁下去,会不会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她不是医生,不是护士,如果是其他明显的伤口,她可以扯下衣服包扎一下,也好减缓血流,可是女人敏感部位大出血,让她怎么处理?她根本就想不到办法。

    “开门啊,开门!开门啊,快开门!”小手拍打的肿了,就改用脚踹,甚至用椅子砸,她不敢停歇,然而喊叫了那么久,制造了这多么噪音,外面还是静悄悄的,根本就没有人应声,仿佛这个大厅被隔离了。

    那要等到什么时候?戴雨潇咬着唇四处张望,厅门上有窗,但是也是迷幻的夜景,这个大厅没有别的出口,打不开门,窗就成了唯一的希望。

    如果能把窗打开,或者敲开的话,跳出去,找人过来开门救人是可行的。

    可是那厅门那么高,怎么上去?窗户就更高,什么攀援的地方都没有……戴雨潇背对着厅门,环视大厅,那么大的桌子,搬不动,只有椅子可以利用。

    戴雨潇用椅子倚着门板,站在上面试试,伸直了手臂才能够到,那么高的距离却还是没办法爬上去的。

    估计两张椅子勉强能够爬的上去,她搬来第二张椅子摞在第一张上面。高度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踌躇起来,这样摞起来的椅子,不至于摇摇晃晃却也没那么平稳,一不小心就会跌下来……摔到她没所谓,肚子里的宝宝,可禁不起这么折腾……

    怎么办?戴雨潇焦急的眼神落在孟菲菲身上,血迹还在蔓延,刻不容缓,救人要紧!

    虽然危险,也一定要尝试一下,戴雨潇咬紧牙关,从侧边站在第一张椅子上,半个脚掌踏着椅子,侧下身,再费力的去攀第二张椅子。

    下定了决心,心却还是不由得轻轻颤抖,那种怯怯的恐惧感,影响了手与脚的协调,越是紧张,越是焦急,手脚越是不利索,她很想尽快打开那扇窗。

    心扑通扑通跳的很快,脸孔胀红,费了好大劲,她终于蹲在了第二张椅子上,缓缓站起身来,双手贴在门板上缓缓上移。

    她不敢移动的太快,这椅子并没有那么稳,在将第二张椅子摆放在第一张椅子上的时候她就知道了,她只能尽量维持着平衡才不至于让自己显得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慢慢的,慢慢的,神经紧绷,指尖忍不住悸动,终于成功的够到了窗,那一刻她难掩的喜悦,孟菲菲有救了!

    玻璃的中央有环扣,处于上方中央的位置,她只需要再努力一下,踮起脚尖就能够得到,打开那个环扣,窗户就能成功打开,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踮起脚尖,手指肚贴着玻璃上行,从她仰望的角度看过去,像是一只手在虚幻的夜景里游走。

    指尖已经够到了环扣,她用力向下一拨动,“咔嚓”一声轻微的响动,环扣打开了,她迫不及待的用力将窗棂的一侧推动,把窗打开,外面的人就会听到里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干咳,那样干涩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内回响,透着诡异,像是空旷寂静的夜里老人的那种咳嗽声。

    戴雨潇心里一惊,踮起的脚尖一滑,身体失去平衡,慌乱的踏到了椅子的边缘,椅子不可避免的向侧边倾倒。

    “啊!”戴雨潇惊叫着,随着椅子一起摔倒,小手慌乱的去抓扶着门板,门板滑溜溜的,什么可以抓扶的东西都没有,她只能听天由命的摔倒。

    宝宝,宝宝,我的宝宝!她在心里呜咽一声,惊恐的瞪大眼睛,天在旋转,天花板上的灯光,那么刺目,刺的人眼睛生疼……

    她等着身体和地面亲密接触,小手向小腹覆盖过去,紧紧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,稳稳的落入一个人的怀抱里,她只听到椅子落地的声音,惶惶然睁开眼,看到一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。

    慕清云阴郁的看着她:“你爬那么高做什么,忘了你肚子里还有我们慕家的骨血吗?”

    怔然片刻,戴雨潇晃过神来,这个男人,终于清醒了,愤怒涌上心头,小手迅速的朝着他脸上挥舞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慕清云不偏不倚的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那手挥过去的力度可不小,就凭她一个柔弱的小女人,居然也能把男人的脸上,打出红肿的指痕来,就可见她心里是多么的愤怒。

    慕清云刚刚清醒过来,根本就不记得被孟菲菲下药之后的事情,一睁眼便看到小女人爬的高高的从椅子上跌落,现在不明不白的挨了一记耳光,挨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被打蒙了的慕清云,盯着小女人半晌,看着小女人愤怒的脸颊绯红,牙关紧咬,他目瞪口呆的,半天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打我,我做错什么了?”脸颊火辣辣的疼,慕清云皱着眉头问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这个混蛋!”戴雨潇红着脸愤怒的斥责,双手猛推男人的胸膛,一跃从男人的怀里挣脱出来,落在地毯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有意抱你非礼你……刚才不是看你危险……”慕清云以为抱她的动作激怒了她,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你混蛋!看看你做的好事!”戴雨潇又是一巴掌打过去,却被慕清云避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,至于发这么大火气?”慕清云有些恼火,什么时候这个小女人变得这么蛮不讲理,动不动就挥手打人。

    戴雨潇气冲冲的拽扯住男人的手臂,将他拉到还在昏迷中的孟菲菲身边:“你看,这都是你做的好事!你qiangbao了她,还弄的她流了这么多血!”

    慕清云惊呆了,眼神都有些飘忽起来,他不是见不得血,是见不得一个女人流那么多的血,真是让人触目惊心,嫣红的地毯都被血液染成了深紫色。

    qiangbao?孟菲菲?流血?他可还是处男,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被小女人说qiangbao一个他本来就不喜欢的女人?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是他做的?他一拍脑袋,头痛的很,却什么都想不起来,记得孟菲菲约他过来,喝了很多红酒,然后,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看着慕清云还一脸恍然无辜的表情,戴雨潇更加气愤,指着地上的血迹:“看到了吗,她快被你折磨死了!都是你做的好事!”

    慕清云还在愣神,他扫视全身,检查有什么异常的地方,上身的衣服好好的,长裤的拉链是散乱的,刚才情急之下去接住小女人,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。

    戴雨潇随着他的目光,也落在了腰间,连忙掩住脸,转过身:“快把衣服整理好,快点救人!不然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就算回忆不起来,看到衣服那个样子,慕清云也深信不疑就是他做下的错事,赶忙将衣服整理好,跑到厅门前,拍打着厅门:“开门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低沉却响亮,在大厅里回荡,可是戴雨潇知道,任凭再怎么响亮也用,她已经尝试了很多遍,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别浪费时间了,喊有用的话,我也不至于冒着风险爬那么高!手机也没用,这里没信号!还不快把窗户打开!”戴雨潇在身后冷冷的提醒。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慕清云明显的做错事的孩子一般,面对小女人的斥责,他脸色通红,一点都不敢反驳,乖乖的扶正椅子,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男人的身高,比小女人高出二十多公分,加上手臂的长度,虽然还不够高,但对于男人来说已经足够了,慕清云向上一跃,手接力一推,窗户就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开门!快救人!”慕清云顺着窗户往外看,奇怪的是,一个人影都见不到,灯光那么的幽暗,他的声音传的很远,又被弹回来。

    “手机,手机,把手机给我!”慕清云向后招招手,窗户打开的情况下,很可能信号也就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戴雨潇赶忙将她的手机递给他,慕清云将手机装在口袋里,双手把住窗棂,一跃而上,低头,缩身,从窗户里跳出去。

    脚踩上地面,没停稳,便掏出手机打电话:“医院吗,这里需要急救,醉生酒店!”

    边打着电话,便往外走,走廊的尽头有一个人影闪过,眼角的余光飘到他似乎朝这边张望一下,却更加迅速的离开了,感觉像是抽身而退,唯恐见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!***!”慕清云挂断电话,忍不住爆粗口,牙齿一咬,拔腿朝着那个人影出现的角落追过去。

    拐过转角,那个人还在仓皇奔跑,看那打扮,像是侍应生,他为什么跑,玩命似得跑,真是见鬼!慕清云在心里恨恨的骂了一句,脚下加快速度。

    侍应生在奔跑中惶惶然回头看了一眼,目露惊恐,跑的更快了,根本不敢停下来,见到慕清云像是见到鬼魂一般。

    慕清云满心的火气没地方撒,等着救人的时候偌大的酒店一个鬼影都见不到,见到一个还拔腿就跑,这是什么破酒店破规矩!

    愤怒化作脚力,追了十多步,只剩一两步的距离,慕清云斜着踹了墙壁一脚,整个身体接着力道侧飞出去,另一脚直直的伸出,一下子踹中了侍应生的后腰。

    一声闷响,侍应生腰身在脚力的作用下猛然向前挺,腿脚却跟不上,向前扑倒。

    “***,你跑什么跑!”慕清云落地了,反而落在侍应生的前头,他俯下身一捞,揪着侍应生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侍应生垂头丧气的抬起头来,慕清云这才看出来,这就是当初将他迎进酒店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慕先生……对不起,我是没有办法……”侍应生沮丧的说,有气无力的喘着粗气,刚才的奔跑让他气息不匀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