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不是故意的……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不是故意的……

    “***,等着你救人,你跑什么跑!你还想不想活了?”慕清云揪着他的衣领朝着地上一掷,侍应生仰面朝天躺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慕先生,我是不敢啊,这是孟小姐吩咐的,让我们远离那个大厅,就算听到什么动静也不要出来,如果看到了不该看的,她说,五千万就不给我们了……”侍应生上气不接下气,喘息着说,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“五千万?”慕清云狐疑的问,凉薄的唇紧紧抿起,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。

    “是的,孟小姐跟我们签了合同,今天包全场,一天五千万,但是如果我们不按照她的意思做的话,分文不给……我一个小小的侍应生,如果给酒店赔掉五千万,打死我也还不起啊……”侍应生可怜兮兮的看着慕清云。

    慕清云明白了,难怪戴雨潇和他怎么呼喊怎么砸门都没人应声,这都是孟非非的意思,侍应生们远远避开,就算听到了也不敢开门。

    这,是不是叫做自作自受?孟菲菲暗地里做了那么多安排,却最终是害了她自己。

    慕清云头脑清醒多了,想起喝了很多红酒,虽然喝酒之后的事还是记不起来,却能猜想得到,就是那酒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戴雨潇怎么也被诳来了?他又怎么qiangbao了孟菲菲?这些念头快速的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。来不及细想,也没有时间细想,救人要紧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废话了,快点跟我来救人!如果孟菲菲有什么三长两短,不只是五千万你们拿不到,我让你们酒店彻底消失!”慕清云恶狠狠的命令。

    虽然灯光幽暗,侍应生却清晰的看到了慕清云的眼睛里,布满红血丝,他发怒的样子让人头发倒竖起来,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是,是!我马上找几个人过来!”侍应生连滚带爬的跑了,一边跑一边惊慌的喊:“快来人啊,出人命了,出人命了!”

    慕清云阴沉着脸,往回折返,胸中憋闷的很,无缘无故的就qiangbao了人,献出了珍藏已久的处男之身,还要背上坏人的骂名,真是够窝火的!

    不知道以后那个小女人会怎么看待他,刚才那巴掌真够狠的,现在脸颊还是火辣辣的疼……被喜欢的女人如此憎恨,这滋味真不好受……

    还没到门口,身后传来一阵擦擦擦的跑步声,扭头一看,一大帮人顺着走廊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慕二少,对不起,我们……”那个人看起来装束不凡,应该是大堂经理,他陪着笑脸道歉,一脸的尴尬,显然,他是认识慕清云的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快去开门!”慕清云皱着眉头说,不耐烦的挥挥手。

    一行人快步跑到门口,侍应生掏出一个遥控器按一下,门应声而开,原来是电子锁。

    打开厅门一看,大堂经理和侍应生都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,地上那么大片的血迹,都目瞪口呆的,尤其是大堂经理,顷刻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地上躺的那个人,不是慕清云,不是后来到场的什么戴小姐,而是跟他们签订合同的人,孟菲菲,她出了这种状况,那五千万肯定要泡汤了……

    “救人,救人,快救人!”大堂经理往前走,冲着身后挥挥手,招呼着那帮侍应生。

    守护着孟菲菲的戴雨潇闪到一旁,她已经将台布裹在chiluo的孟菲菲身上,不至于外人来救的时候暴露太多春光。

    当侍应生俯下身,七手八脚的想将孟菲菲抬起来,慕清云冷喝一声:“散开!我来!”

    那些人散开,慕清云走上前,皱着眉头一俯身,连着台布,将昏迷的女人横抱起来,女人的身体很轻,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失血过多的原因。

    抱着女人轻飘飘的身体,瞥一眼女人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,慕清云心中划过一丝歉疚。

    “救护车,救护车来了!”之前的那个侍应生慌慌张张的跑到门口,大声呼喊着,声音里还带着喜悦,想必是看到救星的原因。

    慕清云抱着孟菲菲走到门口,侍应生闪到一旁让路,医务人员抬着担架跑过来。

    将孟菲菲放上担架,医务人员迅速外撤,一边跑一边问:“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大出血?”

    这句话问的突然,慕清云张张嘴,说不出话来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大出血的原因,让人羞于启齿,这让他如何说的出口。

    “qiangbao!”戴雨潇从牙缝里,冷冷的挤出两个字,凌厉的目光,射向馁然的慕清云。

    医务人员的目光,包括那些侍应生的目光,都从各个角度射向慕清云,快速奔走中还在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,还有意无意的瞥向他的腰部以下。

    要多么的猛烈,多么的凌厉,而且要是多么令人惊异的器具,才会造成一个女人大出血啊,这给了人无数的遐思空间。

    慕清云本来就觉得无法面对小女人,经她这么一开口,再加上众人纷繁复杂的目光,他不由得窘迫难安,只能深深的埋下头,视线范围局限在足尖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此刻觉得委屈的很,他都不知道怎么就把人qiangbao了,别人的眼光他不在意,被这个小女人如此鄙夷,让他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慕清云不由得低低了说了一句,算是辩解: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说完,他就后悔了,因为他感觉到看他的目光更加复杂了,并没有因了他的解释二获得丝毫的同情。

    “qiangbao了人,还说不是故意的,是不是杀人犯都可以这么说啊,对不起啊,我杀了你,不是故意的!”一个医生冷冰冰的嘲讽,看他的眼神更加怪异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,将人qiangbao了,还说不是故意的,听起来怎么那么滑稽可笑……他们可不知道事情的原委,尽管他真的不是故意的,因为他是被孟菲菲陷害的。

    “嘘——”旁边一个医生小声的说,目光躲闪:“你可别招惹他,他可是慕家二少爷,堂堂慕冷睿的弟弟呢,招惹不得,咱们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慕家的人又怎么了?慕家少爷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玩qiangbao?都风传慕家大少爷是情场浪子,哪里知道这二少爷也不是什么善茬!”显然那个医生并不畏惧慕家权势,反而大声抗议起来,语气更加鄙夷。

    慕清云心中窝火,他完全不记得喝酒之后的事,心中为昏迷的女人担忧着,不想解释了,也不想反驳,事已至此,没有向他们解释的必要。

    戴雨潇紧紧跟在担架后,木木的听着别人对慕清云的指责,面无表情,她明明知道慕清云是被下药的,却不想帮他开脱。

    孟菲菲流下的血,混淆了她的思维,而且孟菲菲是为救她才被慕清云qiangbao,此刻,她说不出任何袒护这个男人的话来。

    孟菲菲被抬上救护车,戴雨潇跟随者救护人员钻上车,等慕清云想要上车的时候,却被那个医生冷冷的拦住:“对不起,这里面没地方了,装不下那么多人!”

    救护车的门,“嗤啦”一声被拉上了,车顶的红蓝灯闪烁着,载着孟菲菲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吃了闭门羹的慕清云,一脸错愕,不得不咬着牙,快步奔向自己的车子,和慕冷睿一样的车型,火红的迈巴赫。

    迈巴赫的车速,不是一般的车子所能比拟的,尽管迟了好几分钟才出发,慕清云很快就追上了救护车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行驶到半路,救护车却突然停下了,没有心理准备的慕清云不得不急刹车,他探头一看,一辆很长的货车居然横在路面上,挡住去路。

    救护车门嗤啦一声又打开了,从车上跳下一个人,是那个不畏慕家权势的医生。

    慕清云将迈巴赫靠前,和救护车在同一线上,打开车门,跳下车。

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不让路,挡在路中央,这可是违法的!”医生怒气冲冲的问:“耽误了我们救人,你承担的起后果吗?”

    那个货车司机蹲在路边抽烟,不知道他为什么将车横在路中央,后面挡了那么多的车,喇叭声响成一片,一浪高过一浪,他都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那个货车司机明摆着一副无赖的样子,嘴里叼着根烟:“我***就挡路,怎么地?有种你小子开车撞我!别人的死活干我屁事!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人性!这是违法的!”医生气的额头上青筋暴突,估计他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无赖,把他气的脸色发青。

    “法?我老哥就是交通局的,狗屁法,老子不怕!”货车司机站起身来,将抽了半截的烟狠狠朝着地上一丢,一脚踩过去,轻蔑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医生当场气的说不出话来,只能用手狠狠的指着货车司机的鼻尖。

    他越是生气,货车司机越是开心的要命,洋洋得意的样子,双手环抱在胸前,双脚不时的交替着抖来抖去,一副二流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求求老子,给老子磕三个响头,老子就考虑下给你让路……”货车司机得意洋洋的说,他却没有察觉到医生后面走来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货车司机的脸上便重重的挨了一拳,他的身体,直直的飞了出去,装在货车的车门上,车门顿时凹进去一个坑。

    撞到车门后又弹回来跌倒在地上,接连好几个翻滚,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救命啊!”货车司机痛苦的抱着头嚎叫,在地上蜷缩成一团,鼻子在冒血,头顶撞出很大一个包,也在渗血。

    慕清云冷冷的上前,蹲下身:“你信不信,我打死你,都不用偿命的?”

    货车司机抬起头,目光惊惶,却倔强的梗着脖颈:“不信!你***,有种的你真把老子打死!看我老哥不收拾你!”

    医生在一旁冷冷的发话了,这个时候将慕家的名号抬出来,效果是可想而知的:“他可是慕家二少爷,你自己掂量下,你十条小命,都不够他杀的!”

    “啊?慕二少?我错了,我错了,我认栽!”货车司机连滚带爬的跑到车边,拽开车门,抹一把脸上的血迹,慌忙倒车,仓皇而逃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