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七十一章 恬不知耻的真相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七十一章 恬不知耻的真相

    慕清云默不作声的听着哥哥训导,不做任何反驳,慕冷睿训他是一回事,他心里想的,却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   他在内心里,悄悄的和那个小女人说再见,这一刻,他认识到他和慕冷睿的差距,慕冷睿几次救了小女人,和她出生入死,而他,险些将她推向火坑……

    他没有那么强悍的能力,保护这个惹人垂爱的小女人,能够保护好她的,只有他的哥哥,慕冷睿……他,心甘情愿,拱手相让……

    慕冷睿才不管他在想什么,拎住他脖颈的衣服,将他拽扯起来,狠狠的命令:“你给我站好了!以后你就是慕氏集团的接班人,可以被人打倒,不能被人打垮!”

    慕清云刚刚站好,急救室的门推开了,医生和护士们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戴雨潇首先走上前:“她醒了吗,情况怎样?”

    “孟小姐失血很多,这次几乎是将她全身的血液都换了一遍,不过没有大碍了,接下来需要休息,情绪上最好不要有大的波动……”医生表情严肃的说,重点强调了波动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了,我好担心啊……”戴雨潇轻轻呼出一口气,拍拍胸口,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”医生顿了顿,欲言又止的样子,他看看现场的三个人,问道:“你们谁是她的直系家属?”

    三个人面面相觑,谁都没有主动承认的意思,戴雨潇走到慕清云面前,赌气的将他往医生面前前一推:“他是!”

    慕清云张张嘴,想反驳,却没说出来,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,十分馁然。

    医生低低的说了一句:“孟小姐本身有点问题,经历这次大出血,恐怕以后生育……会有很大的难度,很可能……终生不育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慕清云愣住了,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医生不屑的瞥了他一眼,愤愤地说:“听我同事说是qiangbao造成的?好好的,你是她老公,玩什么qiangbao!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妻子的身体?真是作孽!”

    医生愤愤然转身走了,慕清云一脸错愕,半天都恍不过神来,他哪里想得到,只是喝下了几杯红酒,会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qiangbao是小,从此这个女人丧失了生育能力……这是多么沉痛的打击……慕清云懊悔万分,好端端的为什么去见她,招惹这么多是非!

    戴雨潇抚摸着小腹,轻轻咬着唇,医生的话对她触动也很大,孟菲菲纵然是再多不是,为了救她,以丧失生育能力为代价,她肚子里的宝宝侥幸逃过一劫……她心里,开始怜悯起孟菲菲来,甚至,颇感愧疚……

    “宝贝,跟我回家吧,她一时半会不会醒过来……”慕冷睿走过来,轻轻将小女人揽在怀中,抚摸下小女人的秀发。

    “冷睿,你说,一个女人以后不能生宝宝了,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?”戴雨潇黑瞳中噙满泪水,双眸雾气腾腾的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“宝贝,不要想这些了,谁都没想这样……”慕冷睿轻吻下小女人的额头,安慰着。事已至此,他这个冷血心肠的男人,也不忍心再对孟菲菲苛责。

    “冷睿,如果我没有出现,你是不是已经和孟菲菲完婚生子了?我……对于孟菲菲来说,是罪人……”戴雨潇悲伤不已,哭成了泪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乖,别哭了,这是命中注定的,这不是你的错,要怪的话只能怪我,谁让我不爱她偏偏爱上了你,乖,不哭了啊,当心肚子里的宝宝……”慕冷睿被小女人哭的很是心疼,凉薄的唇频繁的落在小女人脸颊上,吻噬泪水。

    戴雨潇伏在男人的胸前哭泣,慕冷睿微眯着眼睛安抚着小女人,慕清云深深的低着头沉思,却没有注意到走廊尽头出现了一行人,凶神恶煞杀气腾腾的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谁qiangbao我女儿?老子要他的命!”鬓发苍苍的孟怀德怒气冲冲的奔在前面,跟在他身后的人,全部墨镜遮面,一看就是打手。

    慕冷睿抱着小女人转过身,戴雨潇从男人怀中抬起头,一看便胆战心惊,因为以孟怀德为首的这帮人,各个手里握着手枪,毫不避讳的冲过来。

    医院里是公众之地,孟怀德能明目张胆的亮出枪来,一定是被气昏了头。

    “冷睿,你快带清云从另一边走吧,你们都没有武器……”戴雨潇紧张起来,眼巴巴的仰望着那张冷峻的脸,小声的央求着。

    因为让她不安的是,慕冷睿脸上看不出任何变化,就像那帮人过来寻仇的对象,不是他们慕家的人,他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看我躲避过?”慕冷睿冷冷的说,将小女人推到身后,他挡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快走啊,快走,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……求你了,快走!”戴雨潇在身后推着男人的身体,使劲拽着男人的手臂。

    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,慕冷睿都无动于衷,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,凉薄的唇邪魅的抿起,冷冰冰的看着那群人越走越近。

    孟怀德见到慕冷睿,脸色顿时涨的通红,和鬓角的白发形成鲜明对比:“妈的,慕冷睿,你负了我的女儿还不够,还要qiangbao她,你还有没有人性!”

    慕冷睿将手插在裤袋里,脸上现出一如既往的倨傲:“你女儿白送给我都嫌累赘,我会qiangbao她?真是可笑!”

    孟怀德顿时气结,但凡是一个父亲听到女儿被人如此轻视都会火冒三丈,更何况是和慕家权势不相上下的孟怀德?

    他立刻将手一抬,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慕冷睿:“混小子!今天我就把你这张嘴巴打烂,看你以后还能不能吐出这么伤人的话来!”

    “怎么?堂堂的孟怀德见多识广,这么点刺激就受不了了?”慕冷睿冷睨黑洞洞的枪口片刻,唇角勾起轻蔑。

    他不屑一顾的样子更加激怒了孟怀德,他握枪的手在颤抖:“慕冷睿,你有没有人性,qiangbao我女儿也就罢了,为什么还让她丧失生育能力……你也是快做父亲的人,为什么这么残忍,我女儿哪里得罪了你,她只不过是喜欢你……”

    孟怀德这么快就知道了所有消息,想必是医院内部的人透露的消息,连丧失生育能力都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喜欢我?喜欢会跑去勾引我弟弟?还在红酒里下药?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让人上?无耻的,是你女儿吧……”慕冷睿冷嗤,吐出的话,虽然都是事实,可是从他凉薄的唇间吐出来,如毒箭一般,字字都刺痛孟怀德的心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小子做的好事!你们慕氏兄弟俩,都不是什么好货色!一个我都饶不了!”孟怀德将手一挥,十多只黑洞洞的枪口,分别瞄准慕氏兄弟两个人。

    慕清云心中正窝火,正没地方撒,孟怀德算是触怒了他:“你以为你引以为傲的女儿是什么好货色,把我骗去酒店,在红酒里下药,害的我失去处男之身!”

    慕冷睿故意啧啧出声,摇头叹息:“弟弟啊,你说你多不值,珍藏了二十多年的处男之身,败送在这个残花败柳手里,真是可惜啊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孟怀德恼羞成怒,握着手枪挥舞着,目眦俱裂:“胡说,胡说,你们都是胡说八道!我女儿堂堂名门淑媛,怎么会做出这样恬不知耻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等你女儿醒过来,你自己问她便是!”慕清云轻蔑的闭起嘴巴,不肯再多说话。

    孟怀德身边的保镖嚷嚷着,跟着起哄:“孟总,不跟他们废话,直接把他们干掉!他***,欺负到我们大小姐头上了,真是不想活了!”

    孟怀德握着枪的手再颤抖,一会瞄准慕冷睿,一会又瞄准慕清云,往返三次,都没有开枪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的很,因为股票危机,慕家忙的七上八下的,哪里有什么时间去qiangbao他的宝贝女儿,现在弄成这样,百分之**十就是她女儿自身惹出的祸事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他也不愿意承认,他已经年近七旬,四十多岁才得了这么一个独苗,现在还丧失了生育能力……他欲哭无泪,嘴唇翕动着,却怎么都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保镖看不下去了,努努嘴,似乎是邀功心切,他刷拉一下子弹推上膛,摆了个故作傲慢的POSE,直直的瞄准慕清云。

    他感觉慕冷睿杀气太重,这个男人扫他一眼他心跳都莫名的加快,心中畏惧的很,找一个稍微内敛点的人下手胜算比较大,这就是他选择慕清云的原因。

    戴雨潇紧张起来,眼看着保镖将食指慢慢扣向扳机,整颗心都悬了起来,提到嗓子眼,她在后面紧紧扯住慕冷睿的衣襟,手心里都是汗津津的。

    “冷睿,冷睿,怎么办?你没带枪啊,清云也没有,要吃亏的……”戴雨潇小声的说,眼神怯怯然的盯着枪口。

    “有种你就开枪!”慕清云和慕冷睿几乎是同时说出同一句话,语气和腔调都十分相像,不约而同,他们也没有料到,说完后彼此对视一眼,唇角勾起蔑视的笑。

    保镖有点胆怯了,枪口向下移了一点,又立刻端上去,自己给自己壮胆,大声嚷嚷着:“老子就不信邪,非得拿慕家的人开刀祭枪!”

    他心一横,手指狠狠的一扣,枪响了,他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笑容,因为他马上就得逞了,以后说出去可以扬名立万,他亲手杀了慕家二少爷,多么体面,多么风光!

    可是那一瞬间,笑容僵持在他脸上,子弹出膛了,却莫名其妙的偏了方向,他眼看着子弹直直的射入天花板里,扑簌簌落下来一簇簇白色的灰烬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低头一看,惊恐的拇指一松,手枪掉落在地上,本应该先松开食指的,但是不用松了,因为不知不觉间,他的食指齐根而断,早就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只顾得有胆量开枪之后的得意洋洋,连手指掉了都不知道,看到子弹射偏了,才意识到出问题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