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七十二章 娶她做小老婆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七十二章 娶她做小老婆

    “啊!我的手啊,我的手!要命啊,我的手!”那个开枪的保镖抱着断了食指的手狂叫,连哭带嚎,慌乱间还踩了那根断指几脚。

    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滴滴答答淌落在地板上,血腥味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戴雨潇只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,她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伤到那根手指的,就是慕冷睿引以为傲的那柄几近透明的小刀,没想到他时刻带在身边,凶险的时候,果然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她现在处于孕期,很多东西看了就倒胃口,她紧紧的闭住眼睛,却无法抵挡住血腥味的入侵,不由得一阵干呕。

    慕冷睿瞥一眼小女人,怜爱的揽在臂弯里,他想那个人尽快从眼前消失,便冷冷的提醒道:“快带上你的断指离开,你多踩上几脚的话,恐怕没机会接活了……”

    保镖停止嚎叫,一把将墨镜扯下来,丢到一旁,他的脸上满是水渍,分不清的汗水还是泪水,他捡起那根断指,呜咽着跑步离开,一边跑一边大喊:“医生!医生!救救我,我的手指断了!呜呜呜,我的手指断了!”

    他鬼哭狼嚎的声音在整条走廊里充斥着,十分瘆人,有人从走廊的另一头探探头,或者是恰巧路过,听到这动静,立刻缩回去再也不敢露面。

    其余的十多个保镖,目光躲闪而惊恐,本来瞄准慕氏兄弟两个人的枪口,一点点不为人知的往下移动,他们的手,不由自主的颤抖着,唯恐一不小心哪根手指便不声不响的断了,就像刚才那个保镖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慕氏兄弟两个人手中拿着枪跟他们对峙,他们倒不至于那样惊恐,他们仗着人多势众,这么多只枪口,犯不着怕两只枪。

    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,那个保镖便断了手指,这是让他们深深畏惧的,看起来,怎么那么诡异……这慕氏兄弟两个,如有神助……

    他们的手,颤抖着,颤抖着,直到枪口完全垂下来,对着地面。

    慕冷睿这一招,叫做杀一儆百,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,他冷笑一声,倨傲的指着那些保镖,对孟怀德说:“你带的这些酒囊饭袋,各个都被给你长脸,你这张老脸,真是丢尽了!”

    孟怀德回头一看,怒火攻心,反过来将枪口对着那帮保镖一阵乱瞄:“滚滚!你们都给我滚!饭桶!白痴!滚滚滚!”

    保镖们蔫头耷脑的,私底下交换眼色,却谁都不肯走,或者他们认为孟怀德说的是气话,并非真心赶他们走。

    “好,不走是吗?妈的,不走的把命留下!”孟怀德眼睛里满是愤怒的火焰,他叩响扳机,对着保镖的脚下一阵扫射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接连几声脆响,子弹深深的嵌入地板内,硝烟的味道在走廊里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保镖们一看孟怀德居然玩真的,早就吓破了胆,拔腿就跑,四散奔逃。

    孟怀德又朝着天花板一阵胡乱扫射,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应声而落,地板上哗啦啦散落一地的碎片。

    他近似疯狂的扫射着,用这种方式发泄着心中的怒火,直到手枪咔咔咔的空响,他把子弹打光了,一颗子弹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戴雨潇捂着耳朵,缩进慕冷睿的怀里,却还能清晰的听到清脆的枪声,她心跳加快,唯恐那支枪不知不觉的对着他们三个人扫射。

    直到安静了好一会,她才将小手从耳朵上移开,结果看到孟怀德颓然的跌坐在地板上,就坐在一地的碎片上,几行浊泪从他脸颊上滚落。

    这样的形象,哪里有在商场上叱咤风云几十年的飒爽英姿?他这个样子,只不过是一个颓唐的老人,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……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有了,女儿没有了生育能力,女婿没有了,有钱有什么用……我什么都没有了,连外孙都不会有了……呜呜呜……“孟怀德突然大哭起来,丝毫不顾及这是人多眼杂的医院,也不在意谁在场看着他。

    看着他哭的那么伤心,戴雨潇动了恻隐之心,看到他,想起了自己的父亲……天下父母的心都是一样的,孟怀德,也不例外……

    孟菲菲被qiangbao丧失生育能力这件事,戴雨潇本就内疚,看到一个老人家哭成这样子,心中更是不忍。

    她越来越觉得,她的出现或者就是个错误,如果没有她,慕冷睿娶了孟菲菲,会过着轻松快乐的日子,没有硝烟,没有战争,没有家族利益纷争……

    她轻轻摆脱慕冷睿环住她腰际的大手,走向哭泣着的老人,慕冷睿担心她的安危想将她拽回来,却被她躲闪开去。

    “孟伯伯,您别伤心了……这件事,我也有责任,对不起!”戴雨潇蹲下身来,向孟怀德道歉,她声音也颤抖着,她是真诚的,不是做戏。

    孟怀德止住哭泣,看着面前的小女人,怔然半晌,讥讽一笑:“你就是戴雨潇?跟我宝贝女儿抢男人的戴雨潇?”

    戴雨潇没料到他会突然如此发问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承认不是,不承认也不是,怔然的蹲在那里,微微低了头。

    “孟怀德,你别信口胡言啊,是我跟别的男人抢戴雨潇,她没跟谁抢我!”慕冷睿冷冷的说,果断的护着小女人。

    孟怀德悻悻然看了一眼慕冷睿,又轻蔑的看了一眼戴雨潇,冷冷的说:“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,你得到了想要的男人,把我女儿打入地狱,你应该很开心才是!”

    “孟伯伯,我……不是你想的那样……”戴雨潇被他一顿冷嘲热讽,脸色通红。

    “算了,滚远一点!我不想看到你们!我女儿也不想看到你们,滚!”孟怀德不耐烦的摆摆手,伸出脚来朝着戴雨潇的方向踢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孟伯伯,在她没醒过来之前,我是不能走的……”戴雨潇耐着性子,轻咬着唇,目光笃定,这是她的责任心。

    不知道孟怀德是诶她感染了,还是另有想法,上上下下的打量戴雨潇好半天,才冷嗤的脱口而出:“我想起来了,你妈是沈梦琴对不对?哼,你们母女俩可真像啊,都喜欢勾引有妇之夫!一样的下贱!”

    “你!不能这样说我妈!”戴雨潇气急了,腾的一下子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慕冷睿走过来,冷冷的将孟怀德从地上拎起来,目光阴冷:“你嘴巴放干净点,我只有一个老婆,那就是戴雨潇!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戴雨潇身子一震,刚才被孟怀德气的心慌,差点忘记了主动过来找他搭话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担心慕冷睿会对这个鬓发苍苍的老人家动粗,连忙拦住:“冷睿,放下他,孟菲菲已经那样了,你就放过他吧……”

    慕冷睿瞥一眼小女人,看着她祈求的神色,心中一软,唇角轻勾,大手一松,孟怀德便重重的落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“混小子,股票危机让你焦头烂额了吧?够你受的,我这次不让你倾家荡产誓不罢休!”孟怀德坐在地板上,恶狠狠的叫嚣。

    戴雨潇心中一凛,更加坚定了她刚才的想法,只有那么做,这所有的问题才可以解决掉,慕家的危机才会解除。

    “老小子,你以为我会怕你吗?慕家不是吃素的,你尽管放马过来!”慕冷睿倨傲的说,不可一世,居高临下的和孟怀德对峙。

    戴雨潇轻轻将手指覆在男人的唇上:“冷睿,你先别说了,我有件事,想跟孟伯伯谈一谈,你和清云回避下可以吗?”

    慕冷睿浓眉微蹙,幽深的眼眸,射出不可置信的光来:“什么?让我回避?”

    戴雨潇点点头:“嗯,好冷睿,只要几分钟就够了,你和清云回避下,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,坚决不行!有什么话,当面说!”慕冷睿果断拒绝,凉薄的唇紧紧抿起,双手环抱在胸前,一副观摩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大嫂,有什么事当面说,我们担心这个老小子对你不利……”一旁的慕清云也忍不住插话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们不用离开了……”戴雨潇走近孟怀德,低下头,俯身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慕冷睿和慕清云都侧耳倾听,却什么都听不到,只能皱着眉头看着小女人,不知道她在和孟怀德密谋什么。

    “什么?真的吗?你不会骗我吧?”孟怀德听完后,惊讶的抬起头来,脸上的阴云不知不觉间已经散去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嗯!我保证!”戴雨潇笃定的点点头,轻轻敏敏唇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相信你!”孟怀德脸上露出笑容,擦一把脸上的泪水,利索的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戴雨潇直起腰身,轻轻打个呵欠,似乎很疲惫的样子,她转过身来,对着慕氏兄弟两个人说:“我们回去吧,我太累了,好困,想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才,你不是说,要等孟菲菲醒过来?”慕冷睿诧异的问,虽然他不愿意等,可是他愿意陪着小女人等。

    “孟伯伯在这里,哪里用得着我们?走吧,我累了……”戴雨潇摆摆小手,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慕冷睿狐疑的跟在后面,冲着慕清云努努嘴。

    “你先陪大嫂回去吧,我还是等一下的好……”慕清云靠在墙壁上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,你们都走!这里没你们什么事!”孟怀德下逐客令,全然不是刚才那副寻死觅活的态势,反而大度的将这两个混小子放走。

    慕氏兄弟两个交换一下颜色,都觉得奇怪,不知道戴雨潇给这个老家伙灌了什么**汤,这么有效,几分钟的功夫,态度大大逆转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刚才给那个老小子吃什么药了?他怎么变了一个人似的?”慕冷睿几步跟上小女人,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说啊,以后咱们生了宝宝,认他做干爷爷!”戴雨潇俏皮的打趣着,回过身来轻声浅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?把我儿子认他做干爷爷,不行,绝对不行!”慕冷睿变了脸,一脸阴鸷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不对哦,我说错了,我跟他说,让你娶了孟菲菲做小老婆!”戴雨潇眼波流转,纤长的手指点在唇上,煞有介事,若有所思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