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一匹转性的狼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一匹转性的狼

    慕冷睿怔然伫立片刻,阴霾渐渐笼罩了他的脸,幽深的眼眸闪着凛冽的光芒,凉薄的唇紧紧抿起。

    远远跟在身后的慕清云并没有听到戴雨潇说什么,更不知道慕冷睿为什么脸色突变,皱着眉头看看哥哥,又看看走前面的小女人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他快步走到小女人身后,给她使个眼色:“大嫂,你惹哥哥生气了?你看他脸色那么难看……还不快去哄哄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哄?一个大男人,这么爱生气,哄什么哄……”戴雨潇撇撇嘴,有些轻视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一双大手便揽了过来,紧紧箍住她的肩,她本能地挣扎一下,却根本无法动弹,男人直直的逼视着她,不给她躲避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,这么弄疼我了!”戴雨潇挣扎着,脸色绯红,她的肩本就瘦削,现在更是像被捏碎骨头一般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说什么?再重复一遍!”慕冷睿冷冷的,从齿缝里挤出这两句话来,带着杀气。

    “我不就是说你小心眼吗,至于这么生气,你放开我……”戴雨潇疼的快掉出眼泪来,每次遭遇这样的待遇,处于弱势的她,都感觉到无助,因为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句!”慕冷睿冷冷的否决,幽深的双眸闪着蓝莹莹的光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句,还有哪句?”戴雨潇不服气的嘟起唇,白了男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哥哥,哥哥,你别这么野蛮好不好,大嫂还怀着宝宝,你得温柔点……”一旁的慕清云看不下去了,在旁边劝解着。

    “一边去,没你的事!”慕冷睿狠狠瞪了慕清云一眼,大手没有放松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真的想不起来了……你放开我……”戴雨潇疼的飙出眼泪来,泪光莹莹的挣扎着,她尽量往里收缩双肩,以减轻疼痛感。

    慕冷睿的黑暗双瞳,愈发深邃,似是漆黑的黑洞,时刻准备着嗜人一般:“你给我牢牢的记住,你戴雨潇是我慕冷睿唯一的老婆!以后不准提什么小老婆的事!”

    戴雨潇莞尔一笑,擦擦眼泪,神经放松下来,原来是为这个:“冷睿,我只不过是开玩笑,至于这么当真吗?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也不行!以后不准开这种玩笑!”慕冷睿冷冷的,英俊的脸上,一丝戏谑的意思都看不到,反而因了小女人的笑意更添几分阴寒。

    慕清云本来是向着小女人说话的,听到小女人的话后,也不满起来:“大嫂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怎么能随意拿这么严肃的事情开玩笑呢?”

    戴雨潇不可思议的皱皱眉,这兄弟两个,对待这件事情的态度上,倒是出其意料的一致,在咄咄逼人的注视下,让她不由得心虚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,以后我不说了,不说了……”戴雨潇小小声的说,怯怯的望着男人严肃的脸,轻轻咬下唇。

    男人脸上的冰川终于融化了,紧紧箍住小女人的大手一松,小女人终于得以解脱。

    戴雨潇双手抱肩,皱着眉头着发酸的肩,心中还是不满,不由得扯扯嘴角,却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怎么越来越小心眼了,以前可是情场浪子,左拥右抱的,现在连一个小小的玩笑都开不得,真是奇怪……一匹狼,彻底转性为小绵羊?

    戴雨潇秀眉轻瞥,眼角的余光看着那张英俊的脸,心底里暗暗嗔怪着男人,甜蜜的笑容却渐渐爬上眉梢,内心里,却是喜欢这种小心眼的,没有哪个女人,不喜欢心爱的男人只钟爱她一个,她尤甚。

    身体腾空,天旋地转,她下意识的攀住男人的身体,慕冷睿,猝不及防的将她横抱起来,旁若无人的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下次抱我的时候能不能先跟我打个招呼?也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别?”小女人缩在男人的怀里嗔怪着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女人,抱你还需要打招呼?”慕冷睿傲慢的抬头,对小女人的提议嗤之以鼻,唇角勾起冷魅的弧度。

    晚上,淡紫色房间里,慕冷睿有意在他和小女人之间横了一个硕大的枕头,他有意这么做,是担心哪天控制不住冲动强要了小女人,适当保持一点距离的好。

    小女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,想起孟菲菲苍白无助的样子,想起孟怀德浊泪纵横的那张苍老的脸,想起……她对孟怀德悄悄耳语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冷睿,你睡着了吗?”戴雨潇轻声问,用手臂支撑在床上,侧着身看着男人的后背。

    慕冷睿没有应声,似乎是睡着了,小女人听得到他均匀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戴雨潇轻轻叹息一下,坐起身来,将那只硕大的枕头移开,匍匐到男人身后,从身后一手环抱住男人的腰际,小猫一样乖巧的贴紧男人的脊背。

    慕冷睿明显的颤抖一下,他明明在装睡,小女人的身体贴紧她的时候让他不可抑制的悸动起来,麻酥酥的感觉从脊背传递到全身,让他的肌肉莫名的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“冷睿,你没睡?你真坏!骗人!”戴雨潇轻轻敲打下男人的后背,轻而又轻。

    “你才坏,这不是chiluo裸的勾引我吗?你明明知道我不好控制……”慕冷睿转过身来,和小女人面对面,温热的气息将小女人笼络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chiluo裸了?明明穿着衣服的……”戴雨潇低头看看身上的衣服,连睡裙都是全棉质地的,一点都不暴露,隐匿的很。

    “乖……快点过去,别勾引我,不然我控制不了……”慕冷睿将小女人的身体后移,低沉的催促,声音不由得黯哑起来,透着磁性。

    他很怕在这种安静的环境里和小女人亲密接触,哪怕是她的小手在他脊背上摸上一下,都足够他悸动好半天,更何况,是紧紧贴着他的后背,那圆润高耸的shuangfeng,那样美好的质感如何不让他热血沸腾?

    小女人不依了,小手攀住男人的手臂,不肯动,灼灼的盯着男人。

    “宝贝,还有两天,你就要嫁给我了,嫁给万人敬仰的慕大少,有什么感想吗?”慕冷睿有意转移话题,戏谑的问。

    这正是戴雨潇想跟他提的问题,想了半天没法开口,听男人这么问,眨眨眼睛:“冷睿,我想延迟婚期……”

    “延迟?为什么?我不同意!”慕冷睿腾的从床上坐起来,十分不悦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小女人会说什么很幸福之类的话,哪怕是哄哄他,哪里料到这个小女人居然要延迟婚期,请帖都发出去了,怎么延迟?

    戴雨潇怔了怔,心里一酸,忍住泪水,不想让男人看出来,如果被他看穿心事,今天她和孟怀德谈的一切都会化为泡影。

    不得已,她想到一个借口:“冷睿,还有十天,我们的宝宝就满三个月,过了三个月,我们就能行房了……洞房花烛……总不能中间还隔着一个大枕头吧?”

    说完,小女人看似娇羞的低了头,而她悄悄落了几滴眼泪,一低头的瞬间便低落在淡紫色的床单上,快速的渗进去,幽暗的光线里,什么痕迹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慕冷睿愣了一下,旋即邪魅的笑起来,这个借口,很对他的胃口,他将小女人揽在怀中,轻轻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真乖……知道心疼你老公我了,我真纳闷,怎么会有人出家当和尚的,当和尚的滋味,可真难熬……”慕冷睿的大手,想朝着小女人圆润的胸前覆盖过去,陡然停住,撇撇嘴:“不就还有十来天麽,我能忍!”

    戴雨潇见他答应了,便不言不语的缩进男人怀里,眼泪止不住扑簌簌滚落,濡湿了男人胸前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哭了?哪里不舒服吗?”慕冷睿讲小女人的身体扶正,浓眉紧蹙。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我是因为开心,很快就要做你的新娘了……”戴雨潇擦擦眼泪,掩饰着。

    “好吧,今晚我破例一次,抱着你睡,好不好?乖,别抹眼泪了,宝宝会以为我欺负你呢……”慕冷睿紧紧的将小女人拥在怀中。

    第二天,慕冷睿还在抱着小女人沉睡不醒,手机响了,他腾出一只手来,朝着床头柜上摸索,摸到手机,迷迷糊糊的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慕大少,好消息,股票危机解除了!现在的趋势,不停反涨,而且飙升的速度很快啊!简直令人叹为观止!”凌助理在电话那端按捺不住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什么?股票涨了?危机解除了?”慕冷睿坐起身来,浓眉紧蹙,孟怀德这只老狐狸,又在搞什么鬼把戏?

    他怎么能不惊讶,昨天孟怀德还叫嚣着,不让他赔得倾家荡产决不罢休,怎么突然间又罢手了?蕴藏着什么样的阴谋?

    “是真的,慕大少,我也觉得奇怪,可这就是事实!”凌助理兴高采烈的肯定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……”慕冷睿挂断电话,脸色并不好看,拍拍身边的小女人:“宝贝,醒醒,醒醒……”

    戴雨潇呢喃一声,转过身去,含混不清的说:“干嘛,大早上的……我好困……”

    戴雨潇早就醒了,刚才也听到了男人和凌助理的对话,她心里踏实了些,她对孟怀德所说的话,起作用了,孟怀德果然守信用,她为此做出的牺牲,也值得了……

    “宝贝,你醒醒,股票危机解除了……”慕冷睿讲小女人的身体扳过来,看着她微眯着的眼眸说,面无表情,看不出悲喜。

    “解除了?这是好事啊,你怎么一点都不开心呢?”戴雨潇轻轻打个呵欠,秀眉轻瞥,似乎不满男人这样平静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说实话,你昨天究竟对孟怀德说什么了?你是不是背着我做出什么许诺了?”慕冷睿的眼眸,灼灼逼人,不容闪躲。

    “哎呀,干嘛把人都想得那么坏,孟菲菲那么坏,不也在关键时刻救了我吗?孟怀德也是一样的,关键时刻彻悟了……”戴雨潇娇嗔的说着,小脸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?”慕冷睿不放心,重复一次,眼眸里满是审视的意味。

    戴雨潇抿着粉润的唇,和他的眼眸对视,不闪不避,果断的摇摇头,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