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七十四章 别想什么歪点子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七十四章 别想什么歪点子

    两天后,戴雨潇趁慕冷睿外出,独自驾车去医院探望孟菲菲。

    她轻轻叩响病房的门,不一会,门开了,孟怀德一手扶着门板,看到是戴雨潇,明显的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孟伯伯,菲菲她现在怎么样?”戴雨潇小心翼翼的问,她看到孟怀德鬓角更加苍白,难掩的疲态。

    “身体没什么大碍了,只是不喜欢说话,我问很多句她才说一句……”孟怀德叹口气,将戴雨潇让进屋内。

    戴雨潇走进病房,孟菲菲脸色苍白,双目呆滞无神,看到她进来才眨动一下,显出那么一点点生气。

    “菲菲,你还好吗?”戴雨潇将拎来的果篮放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很好……后天你就要和慕冷睿结婚了,我祝福你们……”孟菲菲脸上,挤出一丝苍白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菲菲,我……”戴雨潇看看孟怀德,欲言又止,孟怀德冲她暗中摆摆手,戴雨潇明白什么意思了,想来孟怀德还没来得及告诉孟菲菲他们的谈话内容。

    “雨潇,经历这次生死,我想通了,既然他不爱我,强扭的瓜不甜,尤其他是一匹难驯服的野狼……”孟菲菲说着,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。

    “菲菲,谢谢你,只是……”戴雨潇很想安慰她,却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措辞。

    “没事,虽然我什么都没了,老公没了,生育能力也丧失了,我还是要活的好好的,活得好好的……”孟菲菲止不住泪如泉涌,泪水瞬间淹没了她那张苍白的脸。

    口中说着没事,从她的表情,她的泪水里,都无不透露出一种讯息,怎么可能没事……

    孟菲菲呜咽着,扯住被子的一角,掩住唇,后来干脆咬住被单,却还是止不住的哭泣……

    戴雨潇看着她如此悲痛,双手不安的交叉着,心中的愧疚感更盛。

    孟菲菲一抹眼泪,红着眼睛对父亲说:“爸爸,我定做的那套婚纱,不要了,帮我送给她,反正,以后,我也用不着了,谁愿意娶一个不会生小孩的女人做老婆?”

    戴雨潇神色错愕,那可是她花了整整五千万定做的婚纱,连连摆手:“别,别,我穿一千万的婚纱已经觉得够奢侈的了,五千万的,太折煞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雨潇,你就收下吧,待我好好照顾冷睿……这婚纱,我以后也用不着了,除了慕家的人,我谁都不想嫁……”孟菲菲再度泪水连连。

    戴雨潇看了一眼孟怀德,轻轻握住孟菲菲的手:“这套婚纱你留着,你还会穿上婚纱的,相信我,到时候,你会是最漂亮的新娘子!”

    孟菲菲抬起泪眼,楚楚可怜,眼睛里满是期待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戴雨潇重重的点点头,用力握了握孟菲菲苍白的手,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手,那么的冰冷,即便现在她还穿着裙装,失去慕冷睿,她就什么都没有了,本心里,她也是善良的,只是将慕冷睿看的比什么都重要,就是因为这样,她才一度疯狂的报复。

    而自己,就算失去慕冷睿,还有肚子里的宝宝,还有……属于他们的那么多美好的回忆,足够抚慰她一生。

    从医院里出来,戴雨潇呼吸下新鲜空气,心里莫名的疼痛,因为她所做的决定,意味着她即将失去于她而言最为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然而,她不得不舍弃……不得不舍弃……

    戴雨潇,加油,你没有别人想象中的那么柔弱,你能挺住的!痛,就让它淋漓尽致的痛吧,只是不许后悔,不许后退!

    戴雨潇抿着淡粉色的果冻唇,小手在胸前握成拳,暗地里喂自己加油打气。

    阳光明媚,明媚的犹如梦境,将她澄澈的眸底打亮,使得她整个人,都飘飘忽忽起来。

    定定心神,戴雨潇钻进车内,拨通一个人的电话,电话很快接通了,她在想着措辞的时候,那边已经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喂?雨潇,找我有事吗?”庄语岑总是以极快的速度接起她的电话,就连这次,都没听到嘟的声音,电话里边便传来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语岑,我需要你帮忙,就是上次说过的事情,我想好了,还是要按照原计划进行,只是,时间要延后……”戴雨潇迟疑片刻,终于鼓足勇气开口。

    庄语岑沉默片刻,才开腔:“你真的想好了?雨潇,如果你和他在一起就是幸福的,我真心祝福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庄语岑还要说些什么,戴雨潇不想被他乱了心神,立刻打断:“谢谢你,你到底愿不愿意帮我?我只要答案!”

    “可以,我可以帮你……”庄语岑踌躇着应声。

    “好,谢谢你,我还有其他事,就不耽搁你时间了……”戴雨潇挂断电话,愣神片刻,又拨通了另一个人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雨潇,还有一天就要做新娘子了,在哪逍遥呢?你这个高高在上的女王,还有没有时间接见我这底层小公民啊?”罗箫音爽朗的笑着。

    一听到这位好朋友的声音,戴雨潇心中的愁绪便消失大半,小脸上已经显出笑意:“箫音,我们的婚期延迟了,特地通知你一声……”

    “延迟了?好端端的,为什么延迟呢?”罗箫音诧异地问:“你可别犯傻啊,慕冷睿是个好男人,别夜长梦多……”

    难得罗箫音主动夸奖谁是好男人,这慕冷睿可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“箫音,我有事情请你帮忙,你一定要答应我好不好?”戴雨潇将婚期的事一带而过,她今天打电话给这个好朋友的重点,不是婚期。

    “行,为你两肋插刀赴汤蹈火披肝沥胆,话说,你得五体投地千恩万谢才行……”罗箫音滔滔不绝的打趣着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!”戴雨潇嗔怪一声,旋即将她的打算告诉了好朋友罗箫音。

    “等等等,你脑子进水了吧?你就这么忍心,伤害他?不行,这个忙,我果断不帮,打死我也不帮!”罗箫音果断拒绝,斩钉截铁,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“箫音,你听我说,孟菲菲她都丧失生育能力了……都是为了救我……”戴雨潇心中暗暗着急,手心里都汗津津的,她没有想到罗箫音会果断拒绝,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她。

    “我呸!如果不是她长坏心眼,至于遭这报应吗,这叫做罪有应得!你还同情她,她本来是想害死你的知不知道?”罗箫音愤愤然的,在电话里都能听得到她将手凿在什么硬物上的声音,砰砰作响。

    “箫音,你就帮帮我吧……好箫音了,这又不是什么难事……”戴雨潇小声的央求着。

    “不行,绝对不行,你给我好好的,别想什么歪点子,不然我要你好看!”罗箫音不仅拒绝帮忙,还威胁起她来。

    “箫音,我……”戴雨潇犯难了,不知道该如何说服她,既然说服不了,也只有躲避她,不然的话,她肯定是这个计划的破坏因子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我,你什么你?别废话了,我只做你的伴娘,其他的事情,一概不管!说,婚期延迟要到什么时候?”罗箫音的语气,冷冰冰的,像是审问犯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婚期……”戴雨潇停顿一下,灵机一动:“定在十一天之后,到时候你来我家,可别迟到哦……”

    她有意将告诉罗箫音的婚期错后一天,这样,就不用担心她来扰乱她的计划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肯定一早就跑过去找你!”罗箫音看她没有再为那件事喋喋不休,喜悦的答应了她,以为小女人听从了她的话,把那个计划放弃了。

    戴雨潇挂断电话,将车慢慢倒出车位,驶上车道,想离开医院,不能让慕冷睿发现她来医院看望孟菲菲,不然的话,他会大发雷霆,他早就三令五申不准她再接近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刚启动两米远,医院门口附近便出现一辆火红色的车影,糟糕,那是火红色的迈巴赫!

    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慕冷睿跑到这里来做什么,难道就是专门在后面跟踪她来的?这个男人,早就提防着她了?

    戴雨潇神色一凛,很想往后倒车,偏偏后面没什么空余的地方让她躲藏,凭她的车技,这么快退回到车位上实属不可能,根本就来不及。

    怎么办?退回去不可能,怎么办?戴雨潇向前张望,看到前边有停车位,果断一转方向盘,以最快的速度霸占了那个车位。

    相似的车子那么多,慕冷睿不一定就准能发现她吧?戴雨潇存着侥幸心理,深深的埋下头,缩进驾驶座里,给人一眼望过去车内没人的假象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,戴雨潇侧耳细听,每辆车从车道上驶过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,接连开出去几辆车,而进来停车场的车声,起码在她这个方向,她还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怎么这么久,也就两三分钟的车程而已,五六分钟了,怎么还没动静?戴雨潇秀眉轻瞥,活动下腰际,这个蜷缩的姿势很不好受,浑身酸软。

    “迪迪——”悠长的喇叭声响起,十分尖锐,刺激的戴雨潇轻颤一下,没敢抬头,这应该就是那个男人的车子了。

    “迪迪——”那车子一直在鸣笛,看来是车主人有意为之,像是在提醒谁,又像是向某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戴雨潇还是不敢抬头,只听着那刺耳的鸣笛声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到后来悄无声息地,没有声音了,她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笃笃笃——”离谱的是,有人在敲打她的车窗了,她抱着头,缩着身子,真的不想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笃笃笃——”敲窗的声音紧凑密集起来,显得局促不安,那个男人生气了?戴雨潇更加不敢抬起头来,像是鸵鸟那样,闭着眼睛,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“喂喂,大嫂,你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快开窗啊,急死我了!”耳边传来慕清云焦急的询问声。

    原来是慕清云,戴雨潇恼怒的舒展开身子,手肘不小心磕碰到车门,她怒气冲冲的打开车窗:“敲敲敲,敲什么敲,我在做操知不知道,真是讨厌,扰人清净!”

    本是好心,被小女人一顿劈头盖脸的责骂,慕清云轻触一下额头,很莫不着头脑,摊开双手,唇角扯动下,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跑医院来做什么,吓死人啊!”戴雨潇依旧不依不饶的怒斥,狠狠的瞪了慕清云好几眼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只是来看看孟菲菲……”慕清云小声的回答,不知道哪里惹到小女人了,小心的应答。

    戴雨潇狠狠瞪了他一眼,噌的将车开出去,扬长而去,慕清云闪到一旁,一脸错愕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