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七十六章 紫色的花瓣雨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七十六章 紫色的花瓣雨

    “老婆,你是不是很希望做贤妻良母啊?”慕冷睿看不到饭碗遮挡后小女人的泪滴,戏谑的问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戴雨潇轻轻点点头,从本心里而言,这确实就是她的向往。

    爱上慕冷睿之前,经济管理专业毕业的她,曾经想过做个叱咤商场的女强人,威严的坐在办公室内,像个高高在上的女王。

    现在,她只想做个家庭主妇,做个安分守己的小女人,疼爱着心爱的男人,被心爱的男人疼爱着,以后,还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……生活就是如此美妙……

    “宝贝,相信我,我会让你们母子两个幸福的!”慕冷睿的大手伸过来,紧紧握住小女人拿着筷子的手,目光柔情似水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戴雨潇每天变着花样的给慕冷睿做可口的饭菜,看的余管家和吴妈直皱眉头,以为是慕冷睿强悍要求所致。

    此一时彼一时,戴雨潇这个未来的女主人深得民心,他们这些下人早就把她当做神仙娘娘一般供奉了,慕冷睿的地位,自然要居于小女人后边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虽然我知道这种话我一个做下人的不该说,可是我一定要说!”余管家面无表情的站在慕冷睿面前。

    “余管家,你今天这是怎么了?”慕冷睿放下手中的茶盏,星眸闪烁。这么多年来,余管家可是第一次对他说话这么不客气,这让他很诧异。

    “太太已经怀孕了,大少爷你不是不知道吧?”余管家分明是质问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知道啊,怎么会不知道呢……”慕冷睿忍不住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那大少爷为什么还让她做那么多家务,做饭,做饭,每天做那么多花样,你觉得她不累吗?”余管家愤愤不平的指责着。

    慕冷睿怔住了,阴霾渐渐笼罩了他的脸:“余管家,知不知道跟我这样说话,这样指责你的主子,会有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“知道,大少爷,大不了我辞职,我看不了大少爷这么nvedai太太!”余管家赌气的仰起头,丝毫没有示弱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放肆!你以为你想辞职,就能辞的了吗?”慕冷睿冷冷的说,眼眸里射出阴寒刺骨的光来,大厅内的气愤顿时冰冷异常。

    楼梯的转角处,传来小女人轻盈的脚步声,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回头,小女人穿着围裙,端了一个果盘下来。

    “冷睿,你看看,我做的果盘漂亮吗?”小女人巧笑嫣然,明眸善睐。

    慕冷睿收回目光,冷冷的看着余管家,一语不发,而余管家,不卑不亢的和他对视,仍旧不退缩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干嘛?刚才还好好的呢……”戴雨潇看看两个人,秀眉轻瞥。

    “余管家再为你打抱不平,说我nvedai你……”慕冷睿冷冷的说:“余管家,既然你想辞职,我也就不留你了,请便!”

    “nvedai?”戴雨潇愣了一下,哈哈大笑出声,嗔怪着:“冷睿,你看你,把余管家气走了,去哪里找这么好的管家去……别吓唬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余管家一听慕冷睿真的生气了,有点紧张起来,这可是他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地方,怎么能说走就走了,他割舍不下。

    “吓唬?我为什么要吓唬他?”慕冷睿面无表情的,隔了好久,才噗嗤一声笑出来。

    “余管家,他是故意唬你的,来尝尝我做的果盘……”戴雨潇用牙签扎上一小块水果,递给余管家。

    余管家神经放松下来,水果入口,清甜可口,低头看看那果盘,不由得大呼罪过,因为那果盘,实在太精致,精致的让人只想摆在那里,都不敢纵容吃的**。

    余管家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果盘,惊讶的无以伦比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慕冷睿邪魅的笑笑:“看到了吗,这就是nvedai的极致……我不nvedai她,你们谁能拼出这么精致的果盘给我?”

    余管家连连摇头:“不能,不能,我一辈子都做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冷睿,这叫zuoai的极致,哪里有什么nvedai嘛……不过,你nvedai我,我也心甘情愿……”戴雨潇娇羞的低了头。

    这几天,戴雨潇每天的心思,都花在果品和菜品上,由此发现,她真的具备做家庭主妇的潜质,将她骨子里所蕴含的精巧细致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而慕冷睿正在策划着一场惊天动地的惊喜,他要悄无声息,不动声色的,给小女人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还有三天就是婚礼了,戴雨潇不再像前几天那样忙忙碌碌,整天缩在床上,睡眼惺忪的,这是慕冷睿的要求,让她好好的睡美容觉,准备三天之后做个精神焕发的新娘。

    睡得朦朦胧胧的,戴雨潇蓦然感觉到眼前有纷繁的花瓣飘落,翕动下鼻子,真的有花香沁入心扉,这是梦境吗,还是现实?

    她猛然睁开眼,随手一摸,触手可及的地方,全部都是花瓣,紫色的花瓣!

    她就躺在这样纷繁琳琅的紫色花瓣里,被紫色花瓣簇拥着……紫色花瓣铺满整整一张床,转动下眼眸,整个房间的地面上,都是紫色的花瓣……

    窗帘早就被拉开了,无数片紫色的花瓣从窗前掠过,在阳光的照耀下翩然飞落,闪着如梦如幻的异彩,映照的小女人的眸底,全部都是唯美的紫色。

    “花瓣雨?这是紫色的花瓣雨?”小女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恍恍惚惚的从床上下来,走到窗前,没错,就是紫色的花瓣雨,刚才睡意朦胧里,感受到的阴影,便是这翩然坠落的紫色花瓣。

    小女人跑到浴室匆忙洗把脸,换上一身白色纱裙,穿越走廊,心如鹿撞,狂跳着,她按捺不住内心的悸动,她一路小跑着跑到大厅。

    接近大厅门口的时候,她反而慢下脚步,就像是即将到达向往已久的地方,却宁可遥远的凝视,不愿意切近的接触一样,唯恐破坏了意象中的美好。

    抿着淡粉色的果冻唇,轻而又轻的,慢而又慢的,缓缓接近那扇神秘的门,满怀着憧憬,怯怯的,推开一条门缝,只够探出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唯美的画面随着门的开启在她面前,徐徐展开……

    半空中飘扬坠落的紫色花瓣,仙女一般,凝聚了非凡的生命力,以绝美的舞姿随风飘逸,即便坠落到地上,也是一副绝美的景象,或大或小的花瓣,纷繁的舞落,早就在地面上铺了厚厚的一层。

    幕天席地,全部都是紫色的花瓣,偌大的世界,变成了唯美的紫色,就连空气,都弥漫了紫色的雾霭,朦朦胧胧,宛若仙境……

    戴雨潇惊呆了,这么多么梦幻的一幕,她曾经多么向往的一幕,却一直未曾实现的一幕,她呆呆的站在大厅门口,忘记了呼吸。

    轻轻拎起裙裾,走进紫色的花瓣雨里,不由自主的漫舞旋转,花瓣飞落在她的发从间,雪白的纱裙上,她的身体上缀满了紫色的花瓣,指尖萦绕着淡淡的花香。

    小女人俯下身,捧了满手的紫色花瓣,翘起唇角轻轻吹拂,花瓣从掌心里纷纷然飘落……这些花瓣似乎很渴盼与小女人亲近一般,有的从她的指尖打着旋儿的飞了出去,却落在她柔软的腰际上,贴在她白色的纱裙上,不肯再坠落。

    背后扬起一阵沁凉的微风,弥漫着花香,戴雨潇裙裾飞旋,她转过身,看到英俊的男人,面带笑意的冲着她走来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紫色的花瓣雨,是她今生极为奢侈的梦想,那么迎面走来的男人,也是她的梦想之一……

    慕冷睿一身白色西装,帅的不可救药,从幕天席地的紫色花瓣雨中走向小女人,那景象,美得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幽深的眼眸里,射出不可思议的光来,他周身散发出极大的气场,花瓣在他身边飞舞着,有意亲近他,却只是围绕着他飞舞,将他笼罩的有如神话里的魔法王子一般。

    这一刻,当他看到一身白色衣裙的小女人在紫色的花瓣雨里旋转曼舞,看到圣洁的衣裙上缀满紫色的花瓣,将小女人衬托的翩若仙子,他便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,这样清纯可人的小女人,注定要让他守护一生。

    小女人怔怔的看着他越走越近,眼前的这个男人,多么像童话故事里的白马王子,从高高的云端坠落,只为成全她现实生活中的童话梦想。

    怔然间,英俊的男人已经走到近前,单膝跪倒在紫色花瓣铺成的地毯上,目光淡然却笃定,他绅士的擎起小女人纤细的手,放在唇边轻吻一下。

    小女人仍旧恍恍惚惚的,瞳孔里满是紫色的雾霭,雾气朝朝的,若不是小手上传来的男人的体温,她真的会以为,这是在梦境,以至于她不敢讲话,不敢呼吸,唯恐破坏了这梦境,伸手可触的幻境都会化为泡影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我爱你,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英俊的男人凉薄的唇轻启,深邃的眼眸变得澄澈起来,干干净净的,将他此刻的心迹表露无遗。

    小女人还在怔怔的愣神,淡粉色的果冻唇翕动下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我爱你,你愿意嫁给我吗?我愿意跪在这里,等着你的回答,直到沧海桑田,海枯石烂……”英俊的男人,认真的凝视着小女人雾气腾腾的眼眸,等着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男人的目光注视下,小女人黑漆漆的眼眸里,凝了太多惊喜的泪水,终于不可抑制的扑簌簌落下来,映了些微的紫色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我爱你……”英俊的男人,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戒指,细致的套在小女人纤细的无名指上,用着她温柔缠绵的长吻。

    天地一片紫色的澄明,小女人愿意就此迷醉,永远都不要醒过来,不要面对尘世的喧嚣,不愿面对世间的烦扰,只愿意停驻在这个紫色的世界,一片澄明……

    慕冷睿轻轻含住小女人娇嫩的唇瓣,环抱着她柔软的腰际,在紫色的花瓣雨里,旋转……旋转,小女人白色的纱裙在紫色的花瓣雨里飞舞飘扬……

    冷睿,我爱你……戴雨潇在心里暗暗表白,这一刻,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是慕冷睿独立特行的求婚方式,只为成全她一个童话般的梦想,只为将美好的通话幻想移植到现实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