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七十七章 谁都别想抢走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七十七章 谁都别想抢走

    以往人迹罕至的御幻庄园内,今日宾客满堂,这是戴雨潇的提议,将婚礼现场设在这里,她喜欢这里自然干净的氛围,比起那些金碧辉煌的酒店宴会大厅,要惬意的多了。

    “宝贝,奇怪了,你的伴娘罗箫音怎么关键时刻睡懒觉了,到现在还没到?”一身白色西装的慕冷睿,时不时的看下时间,浓眉紧蹙。

    按照时间来看,伴娘起码到提前一两个小时到场,陪着新娘化妆之类的,而今天的伴娘,还有半个小时婚礼就要开始了,却还是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用管她了,没有伴娘婚礼也一样要进行的……”戴雨潇淡淡的说,心底暗暗打鼓,却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不小心通知错了时间?或者通知错了地点?我还是打电话催一下的好……”慕冷睿转向余管家,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,他的手机交给余管家保管。

    余管家心领神会的递过手机来,端端正正坐在凳子上的戴雨潇连忙站起身来阻拦:“不用了,不用了,真的不用了!”

    “一生才一次的婚礼,怎么能草率行事呢,伴娘一定要在场才行!”慕冷睿不知她的劝阻,接过手机,搜寻者罗箫音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绝对不能让慕冷睿打电话给罗箫音,不然的话,很快就要败露了!小女人这样想着,心里暗暗着急。

    戴雨潇直直的跨出一大步,她想去抢夺男人手中的手机,却忘记了她穿着行动不便的婚纱,足尖踩在了前面的及地裙裾上,整个身体直直的向前扑倒。

    “啊!”她也没想到会跌倒,紧张的喊叫,双手本能的护住小腹,今天刚满三个月,可别一时慌张出了状况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,被一双强有力的大手托住,抬起头,看到男人冷魅的眼神,带着嗔怪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新娘子,矜持点好不好?这么快给我行大礼,为时过早了……”慕冷睿一本正经的,明明是戏谑的言辞,却装的郑重其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讨厌……冷睿,你看看我的婚纱,是不是不太合身?”戴雨潇直起身来,秀眉轻瞥。

    慕冷睿看小女人站稳身形,退后两步,左看右看:“没有啊,很好的,凹凸有致,哪里不合身了?”

    男人说的是实情,这可是一千万定做的婚纱,尺寸精确到一分一毫,怎么可能会出现不合身的情况,将小女人的身材勾勒的分毫毕现,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“你少安慰我了,你看,就是这里,这里!多余了这么多布料!”小女人嘴巴嘟得高高的,委屈的使劲揪扯住腰间,拼尽力气揪扯出那么一点点布料来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别吹毛求疵了好不好,如果那点布料是多余出来的,恐怕这剪裁师要吐血身亡三百回了……”慕冷睿戏谑的说,任凭谁都能看得出,那是小女人故意挑剔,他何等聪明,又怎么会看不出。

    “不嘛,不嘛,就是多出来的,就是多出来的!”戴雨潇跺着脚,发着脾气,身体有意摇来摇去,扭动着腰际,一脸委屈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。就还有二十多分钟了,设计师就在这里候着呢,不然我让他们重新改下尺寸?”慕冷睿拗不过她,只能讨好的安慰着。

    戴雨潇的目的可不是想改婚纱,这婚纱合身的很,根本没必要改,这点她心理很清楚,至于为什么挑刺,只是为了转移注意力罢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算了,懒得计较……”她撇撇嘴,坐回凳子上,理了理头纱。

    “冷睿,你看我的头纱后面是不是有点歪了?”小女人对着镜子,不满的皱着眉头,小手将婚纱扯了又扯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很好啊……”慕冷睿将婚纱看了又看,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冷睿,你看我背后的系带是不是开了,怎么这么松呢?”

    “冷睿,你看我头上的钻饰,是不是角度不好?一点闪光的感觉都没有呢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小女人找了这种问题,制造了各种麻烦,就是不能让慕冷睿闲下来,一刻都不让他停歇,慕冷睿还十分认真的配合着她,不厌其烦,表现的相当有耐心。

    直到小女人将所有的借口找了一个遍,自己口干舌燥的,才乖乖的闭了嘴,琢磨着时间也差不多了,她基本等同于得逞了。

    慕冷睿的额头,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,都是被小女人的各种指使弄的紧张兮兮的。

    看小女人安静了,他松了一口气,自嘲着:“我这个新郎可真不好当,做的尽是伴娘的活计,哎呀,怎么忘记给罗箫音打电话了?我的天,还有十分钟了,她还没到场!”

    戴雨潇心里咯噔一下,想方设法的转移注意力,绕了一圈又回到原点了,可是毕竟还只有十分钟,罗箫音恐怕长俩翅膀也飞不过沧海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也装作心急火燎的样子:“对啊,对啊,这个罗箫音,怎么还不到场呢,真是急死人了……她可是我的伴娘啊,这么不称职!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必须打电话给她!”慕冷睿再次拿起手机,拨打罗箫音的电话,戴雨潇在一旁惴惴不安的听着,心里七上八下的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罗箫音就在附近的话,过来搅局,她可吃不消,上苍保佑,上苍保佑……小女人在心中默默祈祷着。

    “罗箫音,你怎么搞的,今天婚礼你可是伴娘,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了,你死哪里去了!”慕冷睿一点顾不得慕家大少爷的矜持,大声嚷嚷着。

    罗箫音在电话那端愣了一会,迅速爆发了:“你们干嘛吃的,好好的非得延迟婚期,延迟了还告诉我错的,雨潇跟我说明天婚礼,你俩脑子都进水啦!”

    慕冷睿擎着电话好半天,转向小女人,按下免提:“你跟罗箫音说明天婚礼?嗯?你真的这么笨,连婚期都通知错了?”

    戴雨潇目光躲闪着,小小声的说了一句:“我……我……忘记了,怎么通知错了呢,我都忘记了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撒着谎的小女人,顷刻间脸色绯红,这是明显的做了亏心事心虚的表现。

    而慕冷睿看来,那是内疚的表现,看着小女人十分过意不去的样子,叹口气,却不好再多做责怪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是我们的错,我们在御幻庄园,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,新娘的捧花给你留着,免得你以后凶巴巴的嫁不出去!”慕冷睿嘴上道着歉,却不忘揶揄两句。

    “谁配上姑奶奶我啊,真是的!不过捧花必须给我留着……不跟你废话了,我以光年的速度赶过去!”罗箫音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宝贝,婚礼的日期你都能记错,以后宝宝的生日,你会不会记错啊?”慕冷睿无奈的,点点小女人的鼻尖,而小女人眨着大眼睛,一脸无辜的样子,让他很无语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婚礼现场都准备好了,就等新人入场了……还有五分钟……”余管家穿着一身体面的西装,很有管家的派头。

    “走啦,宝贝,我们的婚礼就要开始啦!”慕冷睿兴高采烈的,一下子将小女人横抱起来,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啊,啊,啊!抱新娘的那一步还没到呢……这么心急干嘛?”小女人惊叫着,冷不防的遭男人这一袭击,胡乱踢腾着,脚上的鞋子差点没蹬掉一只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要乖乖的,我不仅仅是着急抱你,我还着急,等着洞房花烛呢……”慕冷睿贴近小女人的耳际,邪魅的耳语。

    小女人顿时红了脸,再也不敢反抗,乖乖的伏在男人怀抱里,唯恐他再说出什么让人羞的五体投地的话来。

    幕天席地的紫色花瓣,悠扬的小提琴声里,慕冷睿携着小女人的纤纤素手,踏着满地的紫色花瓣,款款入场。

    紫色的花瓣在空中旋转着飞舞,飘落在一对璧人身上,现场的宾客们,都不由得瞠目结舌,哪里见过如此似幻似真的美景。

    “天啊,这哪里是人类举行的婚礼,分明是神仙眷侣!”一位年长的宾客啧啧称赞。

    “我的偶像啊,慕冷睿啊,居然要娶妻了,你看他帅的,简直让我无法呼吸了,心痛啊,心痛,新娘不是我……”一位女宾仍旧不改花痴本色,口水都快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得了,你也不看看他的新娘有多美,你能比得上人家一分,已经算是三生有幸了……”旁边的男宾白了她一眼,火热的眼神,落在美丽动人的新娘身上。

    戴雨潇的手被慕冷睿牵着,在那么多艳羡的目光织就的网络里穿越过来,有一步一重天的感觉,小手,些微颤抖。

    心里,泛酸起来,今天这唯美的婚礼,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礼,于她而言,是一个新的起点,同时,也意味着另一个终点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紧张了?不要怕,有我呢!”慕冷睿感觉到了小女人的紧张,用力地我了一下她柔若无骨的小手,一副傲然的神态,唇角勾起招牌式的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慕冷睿擎着小女人的手,目不斜视,缓缓行进中,眼角的余光却瞥到一个人的身影,同样的白色西装,人群中很是扎眼,因为和新郎同一色系,让他不由得浓眉紧蹙。

    庄语岑来了?谁邀请他来的?小女人吗?他心里顿了一顿,表面上没显出什么一样,依旧牵着小女人的手,缓缓向前走。

    如果邀请了他的话,怎么不邀请东方靖一和辛晴,要说关系亲密,后者胜过前者,不知道小女人怎么想的,却只邀请了庄语岑。

    慕冷睿心里打着鼓,神色却更加倨傲,不管怎么说,这个小女人注定是他慕冷睿的老婆了,谁都别想抢走……庄语岑来了又能如何?

    戴雨潇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,细细的盯着足尖掠过的每一片花瓣,她要把每一个细节,都牢牢的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短暂而又漫长,短暂的,只不过走了几分钟,漫长的,小女人数了很多片花瓣,脑海里,满是花瓣飞舞的影子……

    慕冷睿,我今生是你的妻子,这一生一世,都是你的妻子,来生来世,还是你的妻子……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,这一点,永远都不会改变……

    戴雨潇在心中默念着,娇嫩的唇瓣抿起,像极了一朵含苞欲放的花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