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七十八章 宝贝,你别闹了……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七十八章 宝贝,你别闹了……

    一对璧人,走到花瓣形状的仪式台前,慕冷睿依旧紧紧牵着小女人的手,神色庄重。

    主持人给他们使个眼色,小女人会意,轻轻的蠕动着,想将小手抽离,而慕冷睿却还是紧紧的将柔若无骨的小手捏在手心,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慕大少,请暂时把手放开一下,一会,还要戴戒指的……”主持人小声的提醒。

    慕冷睿撇撇嘴,嘟囔了一句:“真是麻烦,牵着手妨碍戴戒指麽?”可是不放开的话,显得他不够大度,终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了小女人的手。

    主持人环视现场一周,将腰杆挺得笔直,十分神气。这可是为堂堂的慕大少主持婚礼,以后说出去,可是下辈子光耀门庭的资本,他如何能不神气?

    “我宣布,浪漫,温馨,独一无二,富有传奇色彩的慕氏婚礼,现在开始!”主持人宣布过后,宾客们掌声雷动。

    和煦的阳光照耀下,小女人婚纱上的钻石闪着异彩,夺目耀眼,闪到了现场每一个人的眼睛,尤其那些女宾,眼睛亮的无以伦比,快赛过那些钻石了。

    她们小声议论着:“据说,新娘那件婚纱,价值一千万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,一套婚纱?有没有搞错,这么大的手笔……真是羡慕死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,谁让她嫁的男人是慕冷睿呢,如果让我嫁给慕冷睿,让我穿布衣婚纱我都愿意……”一位女宾无比花痴的样子,看着慕冷睿当新郎了,还一脸憧憬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,肃静,肃静,虽然我知道大家有很多话想对新郎新娘说,比如各种不甘心啊,比如各种不死心啊,不过,这已经都迟了……谁让我们的新郎新娘,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呢……”主持人满面笑意的,他的话引起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现场安静了,虽然那么多人,空气静的,只能听得到风声,清风吹拂起片片紫色的花瓣,吹拂起小女人洁白的婚纱,衬托的她,宛若从云端降落的翩然仙子。

    主持人的声音低沉起来,神色庄重,他面向这对金童玉女,郑重的说:“亲爱的慕冷睿先生,戴雨潇小姐,我们现在,即将进入宣誓环节,你们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慕冷睿神色凛然,星眸笃定,果断的点点头,小女人,似是十分害羞,轻轻点点头,很不易让人察觉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慕冷睿先生,你是否愿意娶戴雨潇为妻,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,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,爱她、安慰她、尊重她、保护她,像你爱自己一样。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、富有或贫穷,始终忠於她,直到离开世界?”主持人严肃的看着慕冷睿。

    慕冷睿等候这庄重的一幕,已经等了很久了,支持人话音刚落,他便重重的点头,声音低沉磁性:“我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仅仅是三个字,都足以让现场的女宾们动容,无比艳羡的目光,从四面八方涌向新娘,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戴雨潇。

    戴雨潇听了那三个字,黑瞳噙满眼泪,像是漾满清水的杯子,一不小心就会淌落出来,她不敢动,心中欢喜着,也悲伤着……

    没有人可以体会到她此刻的感受,锥心的幸福感,锥心的抽离感,锥心的恍然,这些感觉纷繁芜杂的搅合在一起,侵占了她的大脑。

    “戴雨潇小姐,你是否愿意嫁慕冷睿为妻,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,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,爱他、安慰他、尊重他、保护他,像你爱自己一样。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、富有或贫穷,始终忠於他,直到离开世界?”主持人,认真的目光射向美若天仙的小女人,期待着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小女人微微低着头,视线局限在足尖的位置,低垂着眼眸,纤长而浓密的眼睫毛微微颤动着,像是随时翩跹而走的蝴蝶,而她,静止着,没有任何言语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都集中在小女人身上,等候着她的回答,不管是暗地里崇拜慕冷睿的,还是暗暗将小女人奉为女神的,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慕冷睿急了,想伸出大手,以肢体语言提醒小女人一下,却又觉得不妥,便小声的说:“宝贝,到你了,想什么呢,快说我愿意啊……”

    小女人依旧不动,似乎是一尊入定的仙佛,渗着花香的微风拂动了她飘逸的婚纱,遮住了她半张娇俏的小脸,看不到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主持人有些慌了,大声重复了一遍:“戴雨潇小姐,你是否愿意嫁慕冷睿为妻,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,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,爱他、安慰他、尊重他、保护他,像你爱自己一样。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、富有或贫穷,始终忠於他,直到离开世界?”

    声音响亮的透彻御幻庄园上空,惊飞了一群栖息在树丛间的飞鸟,在飞舞的花瓣间欢叫盘旋,萦绕不绝。

    众多宾客的目光,都集中在小女人身上,却没有注意到,幕天席地的紫色花瓣世界的另一头,出现了一辆加长型宾利,悄无声息的来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站在仪式台上的主持人,随着时间的延长,他的脸色越来越惶恐,焦急万分。

    他的视野范围,和宾客们重叠,又朝着他们背后的方向拓展开去,因此,他看到了那辆黑色的加长型宾利。

    一辆宾利出现在现场,这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,所以,起初,这辆宾利驶入现场,也并没有吸引他很多的注意力,就像是山间突然涌过来的一股溪流,没什么可奇怪的。

    可是,当那辆宾利的车门打开,从上面下来一位身着白色婚纱的新娘的时候,他淡定不下去了,神色慌张的加重语气:“戴雨潇小姐,请回答我的问题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这个过程,戴雨潇一直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,而结果,却容不得她退缩或者逃避。

    在主持人慌乱的眼神注视下,在现场宾客纷繁芜杂的探视下,在慕冷睿充满期待的灼灼注视下,小女人嗫嚅着开口了,她的声音,犹如黄鹂鸟儿般清脆悦耳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小女人支支吾吾的,顿了顿,慕冷睿神色冷峻的等候着,小女人终于抬起头来,面无表情的说:“不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凉了很多人的心,甚至庄语岑,都不由得叹息一声,这是他期待的,却又是不太愿意面对的,可是,它终于发生了。这么多天来,自从小女人打电话给他商量这个计划,他就踌躇着,暗中担忧着,这么多天,它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慕冷睿的眼眸,越来越深邃,本来含情脉脉的眼神,瞬间转为千年冰川样的阴寒,凉薄的唇紧紧抿起,凌厉的目光,将小女人全然笼罩。

    小女人清脆悦耳却令人心惊的声音,像是一枚炸雷,在前来道贺的宾客炸响,顿时一阵骚乱,现场的人情绪几乎失控了。掀起骚动的,大多是现场的女宾们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搞错,她居然拒绝我们的偶像慕冷睿!她是脑子进水了吗?脑袋烧糊涂了?”

    “冲上去,把你的婚纱扯烂!她不配穿着那么昂贵的婚纱!她只不过应该做个人人唾弃的欧巴桑!”

    “戴雨潇,滚蛋!把慕冷睿还给我们!滚蛋,滚蛋!滚出御幻庄园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各种讥讽怒骂声,不绝于耳,由于是女声居多,大多嗓音尖锐,刺激的戴雨潇耳膜生疼,可是她依然冷漠的表情,看都不看身旁的男人一眼。

    慕冷睿沉默片刻,噌的一下扳过小女人的身体,直直的鄙视着小女人,不给她任何闪躲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戴雨潇,我,慕冷睿愿意娶你为妻,你,愿意嫁给我吗?”慕冷睿一字一顿的问,他到现在仍然不敢相信不愿意三个字是从她唇齿间吐出来的,他重复问一遍,是要再次验证这话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小女人面无表情的,低垂着眼眸:“刚才我已经说过一遍了,没必要再重复一遍!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!你没有胆量再说了是吗?你胆怯了是吗?这不是你本心是吗?”慕冷睿咄咄逼人的一连串发问,幽深的眸底,却漾满焦虑和期待。

    他多么希望,小女人能够在这一刻改口,那么,他依旧可以让这个别具生面的婚礼继续,继续成就小女人紫色的唯美童话。

    小女人娇嫩的唇,异常冰冷的闭合,不肯多说一个字,面部表情僵硬,似是没有听到那么多的问话一般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!为什么不敢看着我!”慕冷睿从齿缝间,挤出这几句话,他用手指捏住小女人的下颌,迫使她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他直直的逼视着小女人的漆黑双瞳,探索着,寻觅着,希望能从她的眼睛里找到答案,比如一滴眼泪,比如一丝不舍,或者不忍……

    然后凝视好久,他什么都没有找到,小女人的眼眸,似是远古冰山上的雪莲,时隔太久,已然凝固了,看不出半点波澜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吗?看够的话,放我走。”戴雨潇冷冰冰的说,别开脸,望向别处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别玩了,你是故意逗我的是吗,故意给我们平淡的生活增加点情调是吗?宝贝,别闹了……”慕冷睿的声音,低沉而又温柔,他伸出手臂,想将小女人姣好的躯体揽入怀里。

    小女人穿着庞大繁琐的婚纱,却迅速的转移开身体,让男人的手臂扑空,退后几步,刻意保持距离,远远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慕冷睿的手臂,呈现出打开的状态,他的怀里,还是以前的温度,而臂弯里,却只有空气,不见那个温柔可人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“我是认真的,放手吧,放彼此一条生路,对我们,都有好处!”戴雨潇淡淡的说,似乎是在说着一件平淡无奇的事。

    “胡说,我不相信!你骗人的!”慕冷睿激动的声音嘶哑,他两步上前,强行将小女人紧紧箍在怀中。

    戴雨潇挣扎着,可是任凭她如何挣扎,一如既往的无法逃脱男人的桎梏。

    挣扎片刻,小女人不动了,僵持着,冷着脸:“怎么,你还想当众上演qiangbao吗?这一套,在你的字典里,似乎永远都不过时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