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七十九章 除了你,我谁都不要!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七十九章 除了你,我谁都不要!

    看着判若两人的小女人,慕冷睿的眸底,划过一丝疼痛,稍纵即逝,他不允许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,表现出任何过于失态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宝贝,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吗?你告诉我,我可以改的……”这句话在于常人听来,已经是超乎寻常的卑微了,慕冷睿放松了紧紧桎梏住小女人的大手,目光恳切。

    “你改不了,这是事实,一辈子都改不了……”戴雨潇冷笑,不如说是苦笑,满是苦涩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我能改的,真的能改的……宝贝,你说啊……”慕冷睿的大手,再次不自觉的伸过来,护住小女人瘦弱的肩。

    很多女宾已经失控的涌过来,慕冷睿大手一挥,她们便施了定身戏法一样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面对男人近似哀求的样子,戴雨潇心如刀绞,而她,只能表现的更加冷漠:“改?你能把处子之身还给我吗?”

    慕冷睿一怔,时隔这么久,小女人还是不能原谅他?

    “有些东西,你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,因为它已经成为事实……”戴雨潇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“宝贝,既然不愿意嫁给我,为什么同意举行婚礼?宝贝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慕冷睿声音低沉,有些发颤,难以抑制的激动。

    戴雨潇想起三天前浪漫的求婚,三天前那场奇幻的紫色花瓣雨,心中疼痛的让她屏住呼吸:“为什么?当然是报复!你还没尝过被女人报复的滋味吧,这次,让你好好体会一番,免得你,永远都不知道尊重女人!”

    慕冷睿不是一个容易受伤的男人,只是要看说话的对象,小女人那一字一句吐出来,利刃一般让他的心刀刀见血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不要自欺欺人了,你是爱我的!”慕冷睿倔强的说。

    “爱你?亏你说得出口!”戴雨潇轻蔑的冷嗤,转过身,朝着不远处招招手,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循着她的手势走过来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走到近前,小女人亲昵的挽住他的手臂,男人动作僵持,嘴角动了动,却乜没有说话,任由小女人亲昵的挽着。

    “不妨告诉你,慕大少爷,我爱的,是这个男人,听清楚了吗?”戴雨潇咬着牙说。

    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慕清云,再也看不下去,他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,他可以接受小女人不爱他,却无法接受小女人欺骗他大哥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戴雨潇,你一定是装的,对不对?对不对?你是我的大嫂,你别忘了,你是我的大嫂!”慕清云几乎是发狂的怒吼。

    小女人蔑视的看了看他,对他的话,根本就是不屑一顾:“我爱谁不爱谁,我自己心里清楚,用不着你在这里指手画脚!”

    慕冷睿的瞳孔骤然收缩:“我不相信!这个男人,他根本不适合你!”

    “冷睿,你放过我吧,我真的不爱你,我爱的,是庄语岑……有一个女人一直爱着你,但是她不是我,是她……”戴雨潇换了一种不那么极端的方式,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如果小女人一直是那种冷嘲热讽的态度,慕冷睿会认为她是装出来的,可是现在她那么认真,那么平淡,让他恍惚起来……

    她真的渴望自己放过她?自己一直对她来说,是桎梏?慕冷睿呆若木鸡,却没有注意到,另一个女人在父亲的引领下,踏着紫色的花瓣款款而来。

    女宾们瞠目结舌的看着孟菲菲穿着一件一模一样的婚纱,越走越近,只是,她婚纱上的钻石更加闪亮,更大颗,是他们见过的最大颗的,灼灼动人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,这才是深爱着你的女人,值得你一生珍惜的女人……”戴雨潇走到孟菲菲面前,牵着她的手,将她的手猛地向男人的手里一塞。

    慕冷睿的手,反抓住小女人的手,紧紧的抓住,不肯放松,唇角勾起冷魅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宝贝,除了你,我谁都不要!”慕冷睿将小女人大力的拽向他身边,小女人猝不及防,不偏不倚的跌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男人霸道的俯下头,凉薄的唇霸道的覆盖上来,猛然噙住小女人娇嫩的唇瓣,当众旁若无人的狠狠shunxi。

    戴雨潇遭到袭击,头脑混乱起来,这一点她没有料到,更没有事先想好对策,她大睁着眼睛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怎么办?不能被他击垮,不能投降,不然的话,对孟怀德的承诺……慕氏集团,又会遭受空前的危机,高高在上的慕氏王子,有可能会变成一只身无分文的青蛙……

    小女人不敢贪恋男人的怀抱,不敢贪恋他那强有力的吻噬,再贪恋下去,她会难以自拔,会彻底乖乖缴械投降。

    她拼尽全力,猛然一推,挣脱出男人的怀抱,黑瞳噙满泪水,忿忿地说:“如果你再强迫我,我立刻死给你看!”

    “宝贝,你手无寸铁,我看你如何死给我看……”慕冷睿轻轻一笑,带着邪魅,倔强的小女人诸多的反抗方式,他都见识过了,然而没有一次得逞的。

    “你料定我没有办法摆脱你的魔掌吗?你错了……”小女人凄然的笑笑,缓缓的将手伸向后背,手指灵巧一动,一个几近透明的东西便进入她的手心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的捏住那个东西,从后背的位置绕到身前,轻轻摊开手掌,那个东西薄若蝉翼,却十分锋利,她不得不小心,不然的话,会轻而易举的割破她的手掌。

    慕冷睿凝眸一扫,浓眉紧蹙,心狂跳起来,因为小女人手心里的,是他的那柄所向披靡的小刀。

    这小刀,百发百中,他已经用那柄小刀,在宇翔媒体大厦割掉了一个人的手,在医院里,割掉了一个人的耳朵……

    小女人什么时候拿到了那柄小刀?他用刀伤人的时候她都在场,自然知道这柄小刀的厉害,削发如泥,怎么还敢将它带在身上,她根本不知道怎么用,这多危险……

    慕冷睿紧张起来,大手一伸:“宝贝,这太危险,你把它还给我,乖,快点给我!”

    小女人向后一缩,将男人的大手避开,小手将那柄小刀牢牢的握起来,看的慕冷睿心惊胆战,因为他都不敢那样大力的握,刀刃锋利的削发如泥,小女人这样一握,让他的眼睛都漾出惧色来。

    “宝贝,小心,别伤到你!”慕冷睿再也不敢做出任何去抢的动作,这样的动作太冒险,作为那柄刀的主人,他深知厉害。

    “你退后!”戴雨潇了解慕冷睿的秉性,如果不抓住他的软肋,她是没办法从这里逃走的,尤其是婚礼现场,就算是庄语岑在场,只不过是陪衬,哪怕东方靖一来了也是徒劳。

    让她心痛的是,不得不面对的是,她就是这个男人的软肋,让这个男人妥协,只能以自身的安危当做要挟……

    慕冷睿抿着凉薄的唇,不得不退后几步,戴雨潇戒备的看着他,挽着庄语岑的手臂,踏着紫色花瓣铺成的地毯,缓缓向外走。

    走过孟菲菲的身边,孟菲菲突然捉住她的手,张张嘴,欲言又止,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因为戴雨潇将慕冷睿放手而露出多少喜悦的神色。

    孟怀德的表情复杂,阴晴不定,对于这个和他女儿差不多年纪的姑娘,渐渐不忍起来。

    戴雨潇轻轻将手抽离,轻轻的说了一句:“好好待他,我祝福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小手扯起裙裾,她稳着脚步,快速撤离,紫色花瓣萦绕着裙裾飞舞,多停留一刻,她都心痛的无以复加,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撤离。

    慕冷睿站在仪式台边,怔怔的看着小女人美好的背影,裙裾飞扬,花瓣飘舞,只是,这是小女人离开的背影,他无法挽留。

    他神色冷峻,目不转睛,眼角,渗出一滴泪,他没有伸手去擦,没有做任何掩饰,任凭那滴泪从眼角滑下,划过脸颊,落入紫色花瓣丛中。

    这滴泪,很多人都看到了,这滴泪的重量,似千斤重锤,重重敲击在很多人的心上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里,慕冷睿是怎么样的一个人,冷血,无情,杀人不眨眼,何曾见过他流泪,尤其是为了一个女人流泪……

    孟菲菲看到了,她愈发感觉到自己是个局外人,再也无法走入这个男人的心里。

    戴雨潇踏着紫色花瓣的地毯,快步走着,觉得这条路格外的漫长,又格外的短暂。

    很矛盾的一种心理,她多么希望这条路一直延伸下去,这是男人为成全她的童话梦想而铺出的路,她多么希望在这条路上走一辈子。

    走在这条路上,痛彻心扉,感受着男人冷峻而又灼热的目光,她想快速逃离,结束这种痛苦,她唯恐自己再也坚持不下去,露出马脚,那么,慕氏将遭遇多么惨痛的危机……

    走到紫色花瓣的尽头,她眼前一阵晕眩,小手不自觉的揪扯住庄语岑的衣袖,如果不这样的话,她很快就要跌倒。

    逃离了众人的视线,背对着他们,小女人泪如泉涌,她喃喃的说:“帮帮我,帮帮我……只有那么几步,很快就要成功了……”

    庄语岑大手一勾,小女人摇摇欲坠的身体,软软的跌入他的怀抱里,他一俯身,将小女人横抱起来,在紫色花瓣的另一头,脱离了众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慕冷睿眼睁睁的看着另一个男人,将小女人抱走,却无计可施,直到他们消失在尽头,他掏出准备好的戒指,狠狠的丢掷出去。

    精致的戒指盒子撞击在仪式台的一角,崩然跳开,熠熠闪光的戒指跌落出来,滚落在仪式台的边缘。

    他颓然坐倒在紫色花瓣丛中,怔然不语,面容冷漠,唇角勾起冷魅的弧度,正如大家所熟识的那般。

    他的心,很空……空落落的,没有任何依托感,奇怪的是,之前他不需要依托,而现在,小女人走了,他却格外渴望起依托来……

    大脑一片空白,眼神空洞,失去小女人,意味着,他失去了整个世界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