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八十章 一辈子将她套牢!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八十章 一辈子将她套牢!

    孟菲菲拎着裙裾上前,她很想劝解,她并不是一定要嫁给他,想让他去追回那个小女人,她想通了,愿意放手。

    “冷睿……我……”孟菲菲尝试着开口,她的脸色,还是那么苍白,虽然化了精致的妆容,却掩不住一脸的病容,这就是大失血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这全部都是你们设计好的是不是?你们为了将她逼走,用了很卑鄙的手段是不是?”慕冷睿一脸阴佞,幽深的眼眸,射出凛冽的光来。

    孟菲菲身子一颤,她今天早上才知道,父亲一定要让她穿上婚纱,说给她一个惊喜,她也没有想到是这样的惊喜,她惊了,却一点都喜悦。

    “冷睿……我,之前也不知道……”孟菲菲想解释一下,慕冷睿对她成见已经很深了,不想再多制造误会。

    “无耻!卑鄙!你这个毒如蛇蝎的女人,你凭什么和戴雨潇比!你不配!”慕冷睿凉薄的唇齿间,吐出的,尽是刻薄的话语。

    他每吐出一个字,孟菲菲眸中的泪光,便莹莹的闪动一下,最心痛的,莫过于被心爱的男人如此贬低。

    她支撑着,努力的支撑着,等男人骂完了,她再次鼓起勇气:“冷睿,我是想说,快点去把她追回来,我想通了,就算爱你,也只是希望看着你幸福……”

    孟菲菲的话,很诚恳,孟怀德惊讶的瞪大眼睛,他煞费苦心得到的机会和结果,他的宝贝女儿,轻轻一句话便带过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他惊讶之余,释然开来,女儿的心结打开了,这要比嫁给一个不爱她的男人,整日为她今后的生活担忧好得多。

    慕清云正蹲在地上,将掉落在地上的戒指捡拾起来,听到孟菲菲真诚的表白,眸光一闪,侧过脸看着身穿婚纱的女人,眼神复杂,他对孟菲菲的认识,在这一刻,发生了地覆翻天的转变。

    心存善念的女人,本就是美丽的,更何况,孟菲菲本就是一个相貌出众的美女,这点并不可能因为慕冷睿对她的斥责而有任何贬低,这一刻,慕清云眼中的孟菲菲,浑身散发出一种美丽的质感,闪亮动人。

    慕冷睿却不这么看,孟菲菲这番话,在他听来,怎么听怎么虚伪,他阴冷一笑,不无讥讽:“人都走了,你在这里惺惺作态,只会让我更加恶心!”

    孟菲菲焦急的上前,从侧面抓住慕冷睿的手臂:“冷睿,你真的误会我了,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我如果真的有那么恶毒,就不会舍身救她了,我,现在,连生育能力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不提这个还好,提起这些,慕冷睿更加鄙夷:“这是你自作自受,想害死我的女人,反而害了自己!滚开,贱女人!”

    慕冷睿冷冷的一甩手,将孟菲菲的手甩脱,这个女人,有一点点亲近他都不可抑制的厌恶,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那种厌恶。

    谁知他这样一甩手,孟菲菲的手甩脱了,而她的身体,也整个向后跌倒,周围的人都没有料到,更没有心理准备,孟菲菲向后,重重的跌入紫色花瓣丛中。

    慕冷睿也没有料到,怔然一会,伸出大手想拽住她,却已经来不及,他很纳闷,根本没有用什么力气,孟菲菲怎么这么弱不禁风?

    莫非,是装的?惹人同情?慕冷睿冷漠的牵扯下唇角,睥睨的眼神,落在孟菲菲毫无血色的脸上,看戏一样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乖女儿……你怎么了?”孟怀德一愣,冲上前,顾不得斥责慕冷睿,俯下身呼唤着晕倒在地的孟菲菲。

    慕清云快步走过来,将捡起来的戒指往慕冷睿怀里一塞,愤怒的说:“你不知道她才大出血没多久啊,这么大力的推她,想要她命啊!”

    慕冷睿眨眨眼睛,有些恍不过神来,慕清云极少这样跟他说话,今天这是怎么了?为了孟菲菲跟他大动肝火。

    他轻触一下鼻尖,像是解释:“我没有用力推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用力她会好端端自己跌倒啊?真是笑话!”慕清云狠狠的白了他一眼,这一顿抢白,噎得慕冷睿彻底无语。

    慕清云冷着脸,走向晕倒在地上的女人,俯下身,一把将她横抱起来,踏着紫色花瓣地毯,向婚礼现场外面走过去,他要将女人送去医院。

    随着两位女主人公的离场,宾客们没了观礼的心情,也没什么礼可观了,静悄悄的退场,一时间,紫色花瓣被无数双脚踩踏成了紫色的花泥。

    慕冷睿扯下领带,重重的丢掷在地上,大手里捏着慕清云为他捡拾起来的戒指盒子,望着一地狼藉的紫色花泥,神色冷峻,让人看不透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戴雨潇,我才不相信,你爱上了别人,你只能爱我一个!这辈子都改变不了!我一定要把你抓回来!”慕冷睿将戒指盒子捏碎,那枚戒指完好无损的在他手里,这枚戒指,他要留着,总有一天,会戴在小女人的手指上,一辈子将她套牢!

    庄语岑抱着小女人,走到他的车前,打开车门,将小女人放进车后座上。

    他刚刚钻进车内,坐在驾驶座上,小女人便轻声问:“我让你准备的东西,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庄语岑点点头,将一个硕大的包装袋交给小女人,她打开看了看,正是她现在所需要的东西,鞋子,衣裙,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“你先下车,十分钟后再上来……记得转过身,不能偷看!”小女人冷着脸,不动声色的下逐客令。

    这可是他的车子,庄语岑眉头皱了皱,这个小女人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了,连个客气的请字都不用了,谁惯出来的这脾气?

    有些不满,也只是想想而已,庄语岑一语不发的下了车子,关上车门,背过身去。

    戴雨潇只是想在车内把婚纱换下来,穿着这一身婚纱,走在哪里都觉得扎眼,走在哪里都是焦点,她是想落荒而逃的,不想那么明目张胆的惹人注意。

    看庄语岑背过身去了,她缩了又缩,将一件外衣先覆盖在暴露的双肩上,开始悉悉索索的脱衣服,婚纱很繁琐,穿的时候尚且需要人帮忙,脱下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庄语岑将手环抱在胸前,想着刚才发生的事,小女人穿婚纱的样子很美,是他所见过的最美丽的新娘子,何止是这样,小女人,是他心里,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拒绝嫁给慕冷睿,他并不知道原因,那么,他还有机会吗?小女人将去往哪里?是不是有机会将她留在身边?

    戴霜霖说怀了他的骨肉,小孩未出生之前,血缘关系确认不了,如果真的怀了他的骨肉,一定要照顾他们母子一生……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该如何向小女人开口,请她留在自己身边?庄语岑愁眉紧锁,眼睛盯着足尖发呆……

    “嗤”一声尖锐的刹车声,将他从遐思中惊醒,环抱着的手臂垂落,不满的向着刹车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车窗迅速打开,钻出一个美女的头来,那是罗箫音,庄语岑心中一惊,可别让她撞见小女人在他车内,不然的话,罗箫音这脾气这个性,他们就别想开溜了。

    “帅哥,你在这里干嘛?是不是心上人要出嫁了,暗自神伤啊?”罗箫音将一条手臂横在车窗上,支起下颌,打着哈哈。

    庄语岑哪里敢让她知道他协助戴雨潇逃婚了,便做出尴尬的神情,说道:“是啊,是啊,你也知道的,我对雨潇的感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男人嘛,别那么小心眼,哎,刚才远远的,我明明见你车子里有人呢,以为你这么快另结新欢了,怎么这么快又不见了?”罗箫音探着头,朝着庄语岑的车内张望。

    庄语岑猛然回头,心里早就出了一身冷汗,还好,如果从平视的角度,根本看不到车内有人,想必,小女人也看到了罗箫音的车子,迅速藏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吓我啊,明明是我一个人来的……哪里会有人……”庄语岑掩饰着,装出有些畏惧的神情,慌乱的对着车窗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罗箫音皱着眉头,撇撇嘴:“没有就没有嘛,一个大男人,这么胆小,难怪雨潇不乐意嫁给你……你保护不了她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庄语岑内心里非常想发火,这个罗箫音,专挑人痛处的地方下刀,刺的他生疼生疼的,可是他却没办法抗议。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,她就不应该嫁给我,嫁给我太委屈她了……”庄语岑不得不陪着笑脸,对罗箫音的话大加赞赏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满是敷衍之词的话,罗箫音听的倒是极为受用,她连连点头:“嗯,你这点我很欣赏,自知之明,也是一种美德嘛……”

    庄语岑忍住喷血的冲动,伺机转移话题:“箫音,你快点进去吧,婚礼正在进行,进去的太迟的话,对新人不敬……”

    罗箫音点点头,车窗摇下一半,突然又停住了,皱着眉头问:“庄语岑,你真的不要进去了?这个婚礼没那么刺激人吧?”

    庄语岑连连摆手:“不去了,不去了,我刚从里面出来,太压抑了,我受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说压抑,罗箫音立刻横眉立目,没好声气的:“压抑什么?你说这话什么意思?我姐妹的婚礼,你居然说压抑?”

    庄语岑意识到慌乱间说错话了,连连赔笑:“我错了,我错了,我是说,太多人了,太喜庆了,我这个人,你知道的,一向内敛,受不了太热闹的……”

    罗箫音白了他一眼,撇撇嘴:“好吧,姑且算你识相,话说,你真的不打算再进去瞧瞧了?慕家的婚礼,肯定奇特的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去了,不去了,姑奶奶,你就饶了我吧……”庄语岑从心里叫苦,巴不得这位大小姐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罗箫音看他一脸苦相,不屑的:“堂堂一个大男人,这么小心眼,算了,不理你了,我得赶紧进去了,不然会错过很多精彩的……”

    庄语岑看着车窗刷的一声关上,悬着的心落回胸腔里,他转过身,伸出大手,想去敲敲车窗,提醒一下小女人是否该离开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