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八十一章 她居然逃婚?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八十一章 她居然逃婚?

    “哎,我差点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哎……”徐徐启动的车子又在他侧边停下来,车窗刷的打开,罗箫音那颗美丽的头再次探出来,一脸诡秘。

    这一惊一乍的,饶是一个大男人,也够受的,庄语岑的手指差点就触碰到了车窗,赶紧缩回来,尴尬的裤袋里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,你说吧?”庄语岑故作轻松的问道,语气里透着无奈。

    “你人可以就这么走了,可是份子钱可一分都不能少,你给了没啊,封了红包没啊?”罗箫音大大咧咧的伸出手来,勾勾手指头。

    庄语岑松了口气,原来是这个,害的他这么紧张,连连应道:“给了,给了,份子钱,怎么能不给呢,我已经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给了呀,给了多少?”罗箫音皱着眉头,橘红色的唇抿起,她特意选了这么耀眼的颜色,就是为了迎合今天的喜庆气氛。

    庄语岑随意编了一个数字,想都不想便说:“十万块……”

    罗箫音瞪大眼睛,大喊一声:“你要死啊,庄语岑!”

    庄语岑吓了一跳,哪里又出问题了,被她这样大声的斥责……十万块很多吗?对于常人来说,确实很多了……可是那是戴雨潇啊,他怎么好意思说少了。

    “箫音,你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好不好,十万块不算多了……你觉得多的话,就少给一点,没人说你什么的,你和雨潇关系那么好……”庄语岑摆摆手,眉心紧蹙,只盼着这位大小姐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“十万块,你还觉得多?你是不是男人啊?我都替你丢人!起码一百万知不知道!难怪雨潇她看不上你,这么扣扣索索的,小气鬼!”罗箫音劈头盖脸一顿指责,恨不得直接戳着庄语岑的鼻尖怒斥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这……”庄语岑愣了,十万块在他们圈子里,算是多了,她还嫌少……还被她指责是不是男人,心里憋屈到了极点……却无力反驳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罗箫音的底细,也没有调查过,如果他知道这位大小姐的父亲是美籍华裔首富的话,定不会编出这么小的一个数字来……

    罗箫音啧啧的咂嘴摇头,一边叹息,一边缓缓关上车窗,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故意说给庄语岑听的。

    “唉,我干儿子的奶粉钱呦,又少了九十万块呦,可惜呦……”说完,她便一踩油门,绝尘而去,这里距离现场还有一段距离,为了节省时间,将车开的越近越好。

    “哎,哎,哎!什么干儿子?你在说谁?”庄语岑隐隐约约听到那么一句,寻思不过来,在车后呼喊着,想让罗箫音说明白,追出去好几步,罗箫音车速极快,他连车尾巴都没有机会摸到。

    “干儿子?干儿子?”庄语岑嘟囔了好几句,来来回回踱了好几步,左思右想,这个干儿子是谁,却也没想出一点头绪来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他听到敲车窗的声音,循声一看,小女人的手指敲在车窗上,探头探脑的,车窗上只露出一只眼睛,其余部位都遮掩在车窗以下。

    庄语岑会意,迅速打开车门,钻进车内,刚才只顾侧想问题,却忘记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就是火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“吓死我了,还好反应快,不然让她发现,就麻烦了……”小女人拍抚着胸口,心有余悸的说,目光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刚才她正悉悉索索的换衣服的时候,左拽右扯的,这婚纱折腾半天,都只是褪到腰际的位置,车内空间实在狭小,腿脚舒展不开,脱婚纱成了一件任重道远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正嘟着嘴抱怨的时候,听到一声尖锐的刹车声,小手一抖,本能的一惊,不自觉的向车外瞄了一眼。

    一看不打紧,那是罗箫音的车子,她记得很清楚,她认得这车子,这个鬼丫头,居然真的以光年的速度赶到了。

    距离打电话只不过二十几分钟,这里距离市区起码一个小时,她居然二十分钟就赶到了,不是光年的速度是什么?

    她比庄语岑更早发现罗箫音,但是她无法提醒庄语岑,任何提醒的方式都是不合时宜的,都会引起罗箫音的注意,没办法,她只能尽力缩进车里,身体紧紧的贴着车后座,心中暗暗祈祷着千万不要被这个鬼灵精发现。

    她侧耳细听庄语岑和罗箫音的对话,小心脏随着他们的对话跌宕起伏,紧紧闭着眼睛,紧张的手心里汗津津的。

    罗箫音起初离去那会,她稍稍松了一口气,浑身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,有些疲软,软塌塌的,直不起身来。

    她在车内听到罗箫音的声音又响起来,紧张的又绷紧起来,直到彻底确认罗箫音走了,她才探头探脑的敲了敲车窗。

    她不敢再耽搁,如果罗箫音发现了端倪,折返回来,她就别想脱身了,这个女霸王,才不管什么庄语岑如何如何,直接将她拖回去完成婚礼。

    “你换好衣服了?”庄语岑猛然发动车,车子离弦的箭一般窜了出去,他边开车边问,他一直没抬眼,也没回头,不知道小女人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时间了,快点离开这里,再找机会换衣服吧……”戴雨潇将外套披在肩上,将褪到腰际的婚纱缓缓拉上来,重新穿戴好。

    庄语岑将车子开到御幻庄园门口附近的时候,回头说了句:“还得委屈你一下,别让那些守卫们发现你……”

    戴雨潇会意,像刚才那样,深深的埋下头去,侧身躺在车牌后座上。

    这些守卫们并不知道庄园内发生的情况,也没有人通知他们做任何举动,庄语岑驾着车子驶出庄园,没有遇到任何阻拦。

    车子开出去几分钟后,戴雨潇直起身来,趴在车窗边上探头回望,眼泪扑簌簌落下来,在姣美的小脸上流淌成河。

    清新宜人的御幻庄园,在她的视野里,越来越远了,直到完全消失不见……

    她的心,愈发疼痛,她真的,处心积虑的,离开了慕冷睿,离开了,这个让她深爱着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“冷睿,对不起……我是爱你的……箫音,对不起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可是,我不能那么自私……”戴雨潇在心里喃喃自语,心如绞痛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罗箫音在御幻庄园内一路飙车过去,起起伏伏,颠簸非常,让她很不适应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破路,活见鬼!”她咒骂着,一踩油门。

    这御幻庄园建在山上,和地势平坦的公路没有可比性,若是步行,这异于常态的路,倒是平添了几分生趣,因而停车场并没有设在庄园中心位置,正是由于地势的原因。

    罗箫音不明就里,坚持将车开进去,一路颠簸着,吃尽了苦头。她倔强的咬牙支撑着,就是不肯服输,颠簸的七荤八素的,也不肯下车步行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路嘛,这明明就是漫长的减速带!无止无休的减速带!

    正在咬牙斗争着,她眼前一亮,前面出现了一个年轻人,抱着身穿婚纱的女人,步履匆匆,距离有些远,看不清楚表情,那身婚纱可是煞是扎眼。

    “雨潇?雨潇怎么了?”她第一反应就是,那个穿婚纱的人,就是戴雨潇,她不由得紧张起来,顾不得和路作斗争了,打开车门,朝着迎面而来的那些人飞奔过去。

    “雨潇!雨潇!”她一边跑,一边大声的喊叫,亮闪闪的穗状耳环随风飞舞,闪烁动人。

    冲到近前,却发现抱着女人的,并不是慕冷睿,而是他的弟弟慕清云。

    “你大哥呢,他怎么不抱着新娘,委托你抱着,这太离谱了吧?雨潇她怎么了?好端端的怎么一点知觉都没有了似得?”罗箫音连珠炮似得问,不给人一点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新娘的脸,朝向男人怀抱的侧内,因而看不到表情,罗箫音压根想不到这位穿婚纱的女人是孟菲菲,认定了她就是戴雨潇。

    慕清云铁青着脸,满心不快,本就心急火燎的赶去抱着孟菲菲赶去停车场,好开车去医院,半路杀出个罗箫音挡住去路,还喋喋不休的问个不停,心里恼火的很。

    “你看清楚了,她是雨潇吗?”慕清云冷着脸问,绕过罗箫音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罗箫音几步追上,一边追着一边使劲往慕清云怀里看,女人的脸还是埋在里面的,还是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罗箫音失去耐心了,横着手臂挡在前面:“少给我玩乌龙阵法,说,你把雨潇弄晕了去哪里?跟你大哥抢老婆也不是这么抢的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孟怀德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跑过来,他脚步太慢,一路飞奔也赶不上慕清云抱着一个女人走路的速度,被他远远落在后面。

    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:“哎呀,真不该让司机把宾利车开走了,现在用到了,却要跑这么远的路,好累啊……累点不怕,就怕耽误了菲菲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懊悔而又疼爱的眼神,落在慕清云怀中的小女人身上,一边说,两行浊泪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罗箫音将手臂缩回来,掩住嘴巴,惊讶的看着那个昏厥的女人,这个孟菲菲,怎么在戴雨潇和慕冷睿大婚的日子穿着婚纱?这不是来搅局的嘛?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故意跟你大哥作对,把这个孟菲菲弄过来搅局?你可真够狠毒的……”罗箫音的矛头,指向慕清云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!你别胡乱猜测,别耽误我救人!”慕清云淡淡的答,不想跟她纠缠,一边说话,一边快速奔走。

    “那戴雨潇呢?”罗箫音小跑着追问,希望能从他这里获知更多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跑了……”慕清云皱着眉头答。

    “跑了?她居然逃婚?不会吧!什么时候?”罗箫音惊诧的张口结舌,眼睛瞪大的骇人。

    “嗯,就是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罗箫音突然想起来,半路遇到庄语岑,他是那么的不对劲,当时说不出哪里不对劲,难道是他?

    “是不是庄语岑把她拐跑的?”她恨恨的问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还问我!”慕清云几乎被她惹恼了,没好声气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么,慕冷睿呢?”罗箫音懊恼的问。

    “在里面……”慕清云有意加快脚步,对罗箫音爱理不理的样子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