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八十三章 刻骨铭心
    庄语岑,不肯死心,不管如何,他都想努力抓住一点记忆的尾巴,眼睁睁的看着小女人面无表情的从身边溜走,心不甘情不愿……

    “雨潇,能陪我重新走一遍那个坝子吗?”庄语岑鼓足勇气请求,期待的看着小女人。

    “坝子,哪道坝子?”戴雨潇秀眉轻瞥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庄语岑心中一凉,这么标志性的东西,小女人真的忘记了吗?这可是他们恋爱过程中极为重要的片段,她真的忘记了?

    庄语岑有些被激怒了,即便努力控制着情绪,还是忍不住很大声的说:“戴雨潇,我不相信你彻底把我忘记,我不相信你把我们美好的一切都能忘记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不由分说的扯住小女人的手臂,大踏步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庄语岑,你别太过分!”戴雨潇挣扎着,男人的大手攥的很紧,她的手臂都被捏痛了,根本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庄语岑脸色泛红,是由于激动所致,他气呼呼的将小女人拖拽到公园里那道狭长的坝子前面,然而他的手还是大力的抓住小女人的手臂,倔强的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,就是这条坝子,我不相信你就忘记了!”庄语岑有些忿然的说,小女人冷漠的言行实在刺激到了他,让他激动非常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道坝子吗?”戴雨潇的眸底,闪过一丝轻蔑,不屑的撇撇嘴。

    仅仅是一道坝子而已,只是有点冒险的举动而已,如何能和慕冷睿那么多次的出生入死相比,只是,庄语岑如同被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,远远不知道这些,只是一道坝子,对他来说可能已经够刺激够回味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和慕冷睿,被毒蛇咬过,坐着直升机从高空坠下来过,掉进山洞里和野狼对峙过……还有很多,我不想再说,你说,换做你,哪个更让你刻骨铭心?”戴雨潇说着说着,黑瞳里噙满泪水,鼻音浓重,说话的腔调近似呜咽。

    庄语岑彻底愣住了,缓缓松开小女人的手臂,走到一旁,愣神片刻,掏出手机开始给他的父亲打电话。

    小女人的话,给了他极大的触动,他所了解的剧情实在太简单,他终于明白了小女人为什么爱上慕冷睿,他心甘情愿的退出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一架直升机出现在公园上空,在坝子上面盘旋,强大的气流令周围的草木俯首帖耳。

    庄语岑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,一张银行卡,递给小女人:“雨潇,这是我的一点心意,希望你收下,钱不多,但是应该够你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戴雨潇抿抿唇,没有去接,淡淡的说:“不用了,我不想欠你什么……这钱,留给我姐姐,和未出世的宝宝吧……”

    庄语岑微微怔然,固执的将手机和卡塞进她手里:“我以你准姐夫的身份,要求你收下,不然的话,我之前答应你的事,全都不算数!”

    戴雨潇没料到他居然也学会她那招,借机要挟起来:“你一个大男人,怎么能耍赖呢?”

    “快点,这是我目前唯一能帮你的了,以后有什么需要,可以用这个手机给我打电话……”庄语岑冲着直升机招招手。

    直升机盘旋一周,在他们不远处的草坪上降落下来,戴雨潇这才意识到,这就是庄语岑将她送走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你从哪里弄来的?这得花多少银子啊?而且我才刚刚告诉你……”戴雨潇惊讶的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爸动用了一下关系,调过来的,你放心吧,他们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军人,不会出任何事故的……你现在可是准妈妈了,不能再玩从高空坠落的游戏了……”庄语岑开着善意的玩笑。

    戴雨潇感激的看了庄语岑一眼,想说一些感激的话,被庄语岑不客气的制止。

    “你快点走吧,我可不敢保证,慕冷睿会不会开着直升机来追你,到时候可麻烦了……”庄语岑催促着。

    庄语岑将戴雨潇送上直升机,快要起飞的时候,戴雨潇大叫:“等一下,我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!语岑,快点帮我把婚纱拿过来!”

    庄语岑赶紧跑回到车子旁,拎着硕大的包装袋飞奔过来,小女人将硕大的包装袋拥在怀中,她的心,沉定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没能与慕冷睿讲婚礼仪式进行完,而在她心里,认定就是慕冷睿的妻子,这套婚纱就是最好的纪念,这一生,都是慕冷睿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去哪里?”穿着军装的人问。

    “月牙湾……”戴雨潇淡淡的答,那是她与慕冷睿生死与共的地方,是她真正爱上慕冷睿的地方,那里蕴藏了太多太多回忆……

    慕冷睿和罗箫音两个人,将整座城市都翻找了一遍,却没有发现小女人的踪影,仿佛她施了魔法,凭空消失了一样。

    罗箫音通过各路媒体发布寻人启事,慕冷睿则发了疯一般的继续寻找,甚至在小女人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安排了很多人手盯梢,还是没能发现小女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她会不会在庄语岑那里?”慕冷睿一边开车一边问,浓眉紧蹙。

    “别傻了,她只是利用一下庄语岑,你以为她真会和他跑到一起去啊……”罗箫音从鼻孔里发出一种冷嗤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那么,她到底去了哪里?”慕冷睿幽深的眼眸,愈加深邃,凉薄的唇紧紧抿起。

    “她在哪里爱上你的?她会去爱上你的地方,这是女人的通病……”罗箫音轻触一下鼻尖,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她会不会就在我家里?她应该就是在我家里爱上我的……”慕冷睿眉头舒展开来,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“你脑子进水了吧?她要是跑到你家里,还用跑吗?”罗箫音诧异的看着这个英俊的男人,不是聪明的不可一世吗,现在怎么跟白痴一样的思维模式?

    慕冷睿一时间,想不到哪里是小女人爱上他的地方,很晚回到家,慕家豪宅静悄悄的,原先装饰的彩灯红色挂帘等,余管家都悄悄撤掉了,不想触怒这位大少爷。

    只是,就算撤去了那些东西,慕冷睿走到哪里,都会想到那个小女人,他轻轻打开淡紫色房间的门,多么希望小女人就在那张床上等他。

    他扑倒在淡紫色床铺上,大手在淡紫色的床罩上摸索,游走,贪婪的呼吸,尽是小女人温暖的味道,只是,无法感受到小女人吹弹可破的肌肤……

    她不是说,延期十天,就是为了洞房花烛之夜?原来,她只是为了孟菲菲的身体稍微康复,可以穿着婚纱来替代她的位置……

    傻女人,傻女人……她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,谁又能替代的了……谁又能替代的了……

    男人将头埋在淡紫色的被褥间,好久才仰起头,压抑,压抑,空前的压抑……让他呼吸困难,晃晃悠悠的支起身来,他想逃离,逃离这个地方,充斥了对小女人思念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踉踉跄跄的走到门口,快步跑到车库,驾着火红色的迈巴赫,发狂的冲出了慕家豪宅,朝着能将他精神麻醉的醉生酒店开过去。

    醉生酒店内,慕冷睿坐在一个角落里,喝着闷酒,喝了一杯又一杯,身上还穿着婚礼上的那套白色西装,在这种幽暗的环境里,如同照彻黑暗的利刃一般,悄无声息的划破这充满暧昧的幽暗。

    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,从他身旁掠过,故作高傲的高高昂起头,女王一般傲视着在座的男人,这是她惯用的吸引男人的方式。

    然而刚刚掠过去一公分,她立刻停住,侧脸观望,神色一凛,这是一个多么英俊的男人,比妖孽还要妖孽的男人!

    “这个男人……好像很眼熟……”她将纤长的手指,点点红润的唇。

    随后她身边的随从,点头哈腰的应承:“阮总,他可是慕家大少爷,慕冷睿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难怪……”被称为阮总的女人,莞尔一笑,却透着那么一种野性,眼睛里射出媚惑的光来,她对这个男人,很感兴趣,她要得到他!

    只是那么几秒钟的功夫,她做出这个决定,她对着随从招招手:“你觉得我和他般配吗?你对他了解有多少,通通告诉我!”

    “般配,般配,您是国内最有钱的女人,而且还这么年轻……只不过,他今天婚礼新娘逃走了……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情……只是……”随从陪着笑脸,欲言又止,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眼前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逃走了?哈哈哈哈哈哈!有趣,有趣!这正是我的好机会,你想说什么,尽管说!别吞吞吐吐的!”女人张狂的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来头不小,她叫做阮煜,靠着自身姿色出众,左右逢源,仗着聪慧过人,不到三年时间,成为了小有名气的人物,虽然资产不能能慕冷睿相提并论,只是作为女人,能做到这程度,已经是恰如其分的女中豪杰了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她张狂的原因,极强的占有欲和控制欲,支配着她,相对慕冷睿这个英俊的不可方物的男人,伸出她媚惑的手。

    “慕大少,他喜欢清纯点的女人……不喜欢衣着暴露的……”随从说完这句,眼神落在女人裸露的胸前。

    阮煜对这个随从的目光,居然也没有恼怒的意思,反而大大方方的将胸一挺:“这好办,给你十分钟时间,给我弄一身保守的衣服来!”

    慕冷睿喝着闷酒,浓烈的液体顺着喉管冲击而下,给他强烈的刺激感,酒气瞬间灼烧了他的胃,他的大脑,他的思维……

    然而,即便如此,他的脑海里,还是满是小女人的影子,长了羽翼一般在他脑海里飞舞盘旋,挥之不去……

    “雨潇,雨潇,你在哪里,我爱你,回来吧,回来吧……”他喃喃的说,一只手支撑着沉重的头,醉眼朦胧。

    人最痛苦的是,即便酒醉也无法忘记,而那种思念的情绪,会随着醉意越来越浓烈,侵袭着他的思维,这一刻,他体会到了,什么叫做刻骨铭心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