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二百九十章 别哭,我轻一点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二百九十章 别哭,我轻一点

    罗箫音惊吓的扭头就跑,很不幸的是,今天她穿了高跟鞋,虽然旱地拔葱的动作流畅完美,穿着高跟鞋在车顶上狂奔,可没那么美好。

    “慕冷睿!戴雨潇!你们就不管我死活啦!”罗箫音甩掉高跟鞋,赤着脚一边奔跑,一边时不时的看着半空盘旋的直升机,张牙舞爪的,狼狈的很。

    绳子终于落到她前面不远的地方,她一个箭步冲过去,死死的抓住,她终于明白救命稻草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绳索在上升,她松了一口气,闭上眼睛,祈祷着赶紧升上去,远离那帮疯狂的人。

    忽然有异样的感觉从脚底传过来,她反应很快,迅速将腿脚向上蜷缩,并努力向前飞跃,就像荡秋千那样。

    向下一看,侥幸躲过一劫,不止一双手向上高高的举着,更有人跳跃起来,试图抓住她,刚才那异样的感觉,就是某个人差点拖住她的脚所致。

    好险!她不由得惊呼一声,如果被这帮花痴到极点的人拖下去,她恐怕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这群人在她眼里,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,疯子,魔鬼,中了魔咒一般的,完全失去理智,她怀疑这些人是不是来自一个没有女人的星球,所以对她如此痴狂。

    由于紧张,她的手心里都是汗水,绳索不是一般的绳索,比较光滑的那种,这让她抓起来很吃力,并且有下滑的趋势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怎么敢松懈,下面有一群豺狼虎豹等着呢,如果她落下去了,岂不是要被剥皮拆骨,连渣滓都剩不下?

    相对于而言,慕冷睿抱着戴雨潇,脱离的实在太洒脱了,神仙眷侣一般飘逸的飞走,还旋转着的,完美至极。

    她哪里有时间像慕冷睿一样将绳索工工整整的系在腰间和背上,能抓得住绳索,已经谢天谢地谢祖宗了。

    天注定,她这次逃的如此狼狈。

    直升机拖着她向前飞行,那群人,痴狂的跟随者她在车顶上奔走,不少人从车顶上滑落,而空缺出来的地方,被一拥而上,仍旧是密密麻麻的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景,多么令人生怖。罪恶的曼陀罗一般,疯狂衍生,无止无休。

    起初她还能潇洒的荡一下秋千躲避一下那些人的手,现在她不敢了,因为荡秋千的动作也是颇为危险的,秋千总有一个最低点,那便是最危险的时刻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怎么敢冒险……如果被那帮人拖下去……罗箫音不敢再想,最大限度的蜷缩起身体,慌乱间向上攀了几下,便动也不敢动,像是刺猬一样。

    “快点啊,快点啊,我快支撑不住了!”她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人群,看着他们密密麻麻的高举着的手臂,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恐惧。

    身体失控的颤抖,此景此景,无法不颤抖,骨节僵硬,手臂酸痛,她咬牙坚持着。

    幸好,直升机上的人听到了她的呼喊,绳索在迅速上升,那群人距离她越来越远,直到后来缩成小点。

    “疯了,疯了,这帮人,真的疯了!”罗箫音被拖进机舱,擦一把脸上的汗水,揉了揉酸痛的手臂。

    由于长时间的抓握绳索,她的手心和手臂上,满是红红的痕迹,像是淤血一样。

    骨节酸痛的,手臂勉强能伸直,而那双小手,根本无法抓握起来,伸展不开,也不能握拳,稍一用力便痛的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保持原状倒是好一些,只是暂时失去了知觉一般。

    “箫音,来,我给你揉揉……揉揉就好了……”戴雨潇凑过来,抓起她的小手:“你忍着点啊,可能会比较疼……”

    戴雨潇刚刚揉了一下,罗箫音便一声惨叫,眼泪不可抵挡的飙出来。

    吓的戴雨潇再也不敢用力,她从来没见过这个坚强的女人流泪,这可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是不是我太用力了,箫音,你别哭,别哭,我轻一点啊……”戴雨潇忙不迭的安慰着,帮着她擦眼泪。

    不哭的女人,一旦哭起来是很难止住的,她不劝还好,这一劝,罗箫音哭的更加大声,简直就是嚎啕大哭了。

    泪水像是洪水泛滥一样,连她胸前的衣服都打湿了,戴雨潇那双小手根本就不够擦的。

    余管家和慕冷睿两个人都差异的看着,一个美女哭的这么惨,不知道的,以为她遭受了什么非人的待遇。

    “被人追逐是一件美事啊,别人求都求不来呢。”慕冷睿邪魅一笑,诙谐的开着玩笑。

    罗箫音这样的反应,大大出乎他的意料,令许多商界老大闻名却步的巾帼英雄罗箫音,居然哭的跟个十几岁的女娃娃似的,若不是亲眼所见,谁能想得到。

    他这句也没起到任何作用,罗箫音放声大哭,一点都不顾及形象,嘴巴张的大大的,整齐的牙齿,红红的舌尖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箫音,你这哭相,被别人看到,哪里还嫁的出去啊……”戴雨潇有些心疼,一边擦眼泪,一边嗔怪着。

    “不许说我嫁不出去,哇哇……”罗箫音哭的更厉害了,丢失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一般委屈不已。

    “好,好,我们箫音啊,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,怎么会嫁不出去呢,哪怕这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,那也一定会娶了罗箫音做老婆!”戴雨潇赶忙换了一种语气哄着;

    “我要嫁人,我要有个人保护我,不被别人欺负,哇哇……”罗箫音不管不顾的哭着,刚才的那一幕把她吓坏了。

    戴雨潇给慕冷睿使个眼色,反而笑起来,这件事能让罗箫音下定决心嫁人,倒是一件美事。

    天不怕地不怕的罗箫音,终于知道害怕了,一向独来独往无所畏惧的她,终于渴望被人保护了,可是,能将罗箫音降服的人,将会是多么的威风八面呢?

    “你们看什么看,没见过美女啊!”罗箫音的哭泣,戛然而止,她擦了一把眼泪,果断的甩到一旁,冷睨的和几个人诧异的目光对视。

    “不哭了啊,不哭了好……惹得我儿子他妈担心这么久……”慕冷睿将戴雨潇揽过来。

    “谁哭了,谁哭了?笑话!我罗箫音是什么人,你一定看错了!”罗箫音倔强的昂起头,尽管脸上的泪痕还没干透。

    “好,好,你没哭,没哭,我们看错了,看错了……”机舱里的几个人相视一笑,彼此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,真是无聊,我很可笑吗?懒得理你们!”罗箫音撇撇嘴:“把窗打开,我要看看我那群可爱的粉丝们!”

    “别看了,这都快到慕家了,你还看什么……忘记刚才把你……”戴雨潇想说刚才把她吓哭了,又赶紧止住,因为她刚刚止住哭泣,不好揭短。

    罗箫音分明是想借故躲开几个人的视线,将头探出窗外,她眨眨眼睛,将手惊讶的覆在唇上:“你没有骗我吧,真的快到慕家了?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错,你看不到慕家的标志性建筑吗?”戴雨潇同时将头探出窗外,也不由得惊讶的,做出和罗箫音一样的动作。

    她所指的标志性建筑,是慕家宅院内那座城堡一样的主楼,远近闻名,每位名媛以曾经出入过这座城堡为傲。

    而让她和罗箫音都止不住惊讶的是,她们看到平日里少见车辆的慕家豪宅前面那条公路上,居然满是密密麻麻的车辆。

    这太反常了,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她和罗箫音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的:“不好!那群疯子追过来了!”

    慕冷睿浓眉微微拧起,探头一看,那条公路上满是车辆,以极快的速度行进着,没猜错的话,他们一直追随着直升机。

    “冷睿,这可怎么办?这么多人……”戴雨潇担忧的,弯弯的秀眉瞥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有本事,他们闯进慕家豪宅去!”慕冷睿倨傲的冷嗤一声,不把那些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直升机在慕家豪宅上空盘旋几圈,两个女人趴在窗口看着外面的情况,只有余管家和慕冷睿无动于衷,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呀,你看,他们居然在撤退!”罗箫音惊喜的喊叫,手舞足蹈的。

    那些车子在距离慕家豪宅很近的位置,突然停了,一两分钟的时间,便迅速撤离,比追赶的速度还要快得多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,没命一样的追,然后没命一样的跑了……”罗箫音皱着眉头,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,今天遇到这么多情况都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“罗小姐,追我们的这些人,大多不知道我们是慕家的人,不然的话,不至于这样玩命一样的追赶……”余管家笑吟吟的说,这都是他意料中的事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看来,我干儿子他爹地,还是有点威望的呢……”罗箫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一路惊魂,一行人终于平安落地,罗箫音惊吓过度,以致于不敢回家,在慕家豪宅住了一晚上。

    用过晚饭后,罗箫音才想起将车子里的手机拿出来,看看有什么人打电话给她。

    将手机掏出来一看,二十几个未接来电,全部都是宇翔媒体主编打过来的,罗箫音赶忙拨回去。

    “罗箫音,你死哪里去了!”主编没来由的大声责斥。

    “主编,我今天差点小命都没了,你就……”罗箫音一脸苦相,委屈的解释。

    她还没说完,就被主编一阵抢白:“什么小命,你知不知道今天发生了多火爆的事情,公路上的行人疯狂追捧三个不明身份的人,踩踏导致多人重伤,到现在还抢救呢……数不清的车辆追尾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真的吗?主编……”罗箫音惊诧的张大嘴巴呈O字型,她哪里想象的到,现实会如此惨重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会,这就是事实!这么火爆的新闻,你居然不见人影,风头都被其他媒体抢去了知道吗?我们宇翔丢大人了!”主编咬牙切齿的怒斥。

    罗箫音哪里敢说,她就是三个不明身份中的一个,她就是其中一位主角……

    “主编,我错了……”她不得不放低态度道歉,事已至此,她什么都不想解释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