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三百二十一章 苦肉计
    欧阳伊漫兴冲冲的从房间里抱着蚕丝被跑出来,看到的是一道紧闭的门,她站在门前,低头静静的沉默着,泪水一颗颗滴落。

    将被子放在一侧的凳子上,握成拳头的手抬起来,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应该是意料之中的,不是吗?从小,慕念城都对她冷若冰霜,她可以在面对戴雨潇的时候温柔的笑,可以在面对慕念雪的时候宠爱的责备。

    对她,只是冷漠,不,准确的,应该是无视。

    她拒绝无视,她要引起他的注意,她是欧阳伊漫,她是不会罢休的欧阳伊漫。

    擦干眼泪,她嘭嘭嘭的敲着房门,“城城哥哥,开门。”

    慕念城闭上双眼,装睡,臭丫头,有力气就尽管喊叫,即使家人被吵醒,到时候看到的是你尴尬的模样,哼,和我无关。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,开门好不好?我好怕。”带着童稚的声音软软求着。欧阳伊漫一遍又一遍的敲着房门,却没有分毫动静。

    她低喃着,小小瘦弱的身子顺着冰冷的门,慢慢滑下。光裸的腿坐在冰凉的地板上,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已是夜深人静,春雷似是震怒的天神在发泄着心中的不满,将满腹的怒气倾泻在大地上,一道道震耳欲聋的霹雳炸响在人们的睡梦中,千万个魔兽带着闪电狂扫而过。

    闪电,来了。一道道若天地裂开的魅影。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。

    狂风,咆哮,狠狠的撕开天幕,抱起枯萎的树枝,摔打在地上,落花,在黑夜里呜咽。

    暴雨,如注,将天河之水倾倒下来,带着千军万马的雷霆之势,冲刷着奔腾着远去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抱紧了双肩,泪水早已爬满了整个小脸,她哆嗦着捂住耳朵,紧紧的贴着冰冷的门,似乎唯有这样,她才能离房间内的那个小男人近一些。她的恐惧才会减少一分。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,城城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她无意识的低语着,空气愈发的冷了,她被冻得牙齿咯咯直打战,黑暗中,她看了一眼身旁的蚕丝被,伸手去拿。

    牙齿死死的咬住唇,手一根一根的收回,仰脸看了一眼背后的门。

    她不妥协,不妥协。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,你的眼睛会看到我的,会的……”她迷迷糊糊的说着,一串泪沿着她稚嫩的脸颊落下,渐渐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院中的雨,逐渐小了。

    黑夜在黎明的驱使下,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“漫漫,你怎么睡在这儿?快起来。”慕冷睿习惯早起,一早下楼锻炼的他,看到靠在门上睡着的欧阳伊漫,紧走几步跑了过来,伸手去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触手的冰凉,让他心里一惊,弯腰抱起她,打算送到隔壁她的卧室里去。

    “不,叔叔,哥哥答应让我睡他的卧室的。”欧阳伊漫睁开眼睛,头痛欲裂的感觉折磨着她,她摇了摇头,抓住了慕冷睿的胳膊。

    戴雨潇此时也从楼上下来,听到动静赶了过来。欧阳伊漫的这句话一说,心里明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漫漫,你怎么这么傻?”嗔怪着心疼的抱住她小小的身子。浑身冰凉的让人胆颤,伸手啪啪的拍打着慕念城卧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城城,开门。”隐忍着怒气,戴雨潇嘴唇有些哆嗦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也不能让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冻这么久。她曾经在欧阳妈妈面前保证过,不会让欧阳伊漫受到丝毫的委屈,更不会让她受到慕念城和慕念雪的欺负。可如今……

    如果以后欧阳伊漫有个闪失,她该如何向欧阳妈妈交待?

    这几年,欧阳伊漫的心全扑在了慕念城的身上,她这个做妈咪的都看在眼里,如今,她不能再袖手旁观下去,必要的时候,她要**一些。

    慕念城慢慢的睁开眼睛,清冷沉静的眸子在听到戴雨潇隐忍的怒声时,闪了闪。

    不紧不慢的脱去睡衣,整个衣服穿戴整齐了,才不慌不忙的打开房门。迎面看到戴雨潇一脸不悦的抱着欧阳伊漫,他的大脑瞬间出现空白。

    什么状况?臭丫头怎么了?

    “城城,我们待会儿再说。”戴雨潇抱着欧阳伊漫,直接将慕念城撞在一侧,把怀里的欧阳伊漫放在他的床上,拉过被子盖了个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“老公,漫漫好像发烧了。”戴雨潇伸手探向欧阳伊漫的额头,烫手的温度让她不安,回头焦急的看着慕冷睿。

    “我去让李医生过来。”慕冷睿责备的看了一眼慕念城,匆匆出去。

    “漫漫,没事儿的。等医生来了,你就会没事儿的。”戴雨潇轻轻的抚摸着欧阳伊漫因发烧而潮红的小脸,安慰着。

    转身看向门口冷静旁观的慕念城,严肃的说道,“城城,你答应漫漫的,为什么食言?妈咪从小教育你,言出必行才是一个人诚信的体现,难道这些你都忘记了?”

    “妈咪。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慕念城往前走了几步,脸上现出少有的急切,他从来没有想过,要惹戴雨潇生气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他可以瞬间抹杀很多很多,可家人,是他心里最珍视的人。

    他可以让全世界因他而冰冷,可他不想让她们感受到丝毫的凉。

    因此他容忍着这个小小丫头的闯入。更容忍着这么多年来她的纠缠。

    他想告诉戴雨潇,他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城城,你是哥哥,怎么就不能多疼漫漫一些?你是妈咪的孩子,怎么能做出这么冷酷无情的事儿?”

    戴雨潇眉头紧紧皱着,声音也越发的严厉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姨,不是城城哥哥的错,是我怕雷电,才要找哥哥睡的,哥哥没开门,所以,我就靠在门上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伊漫吃力的爬起来,抱住了她的胳膊,解释着。

    戴雨潇埋怨的看了一眼慕念城,转身低头扶住欧阳伊漫的双肩,“漫漫,躺下,好好躺着。”

    慕念城心里感到委屈,更感到莫名其妙的懊丧,脸上的冷漠若寒冬里凝结的白霜。

    他冰冷的看了一眼欧阳伊漫,她正歉意的看着他,捕捉到他的目光,她勉强绽开一抹娇艳的笑。

    再看向一旁的戴雨潇,她脸上的怒气丝毫未减。侧对着他的眼睛里,没有看向他的迹象。

    他默默的站立着,过了一会儿,往前走了一步,低声说道,“妈咪,你不要生气,她想要睡在我的房间里,随意。”

    僵硬的俊脸,轻轻扯动着扭曲的表情,随意二字压根就是从唇间挤出来的。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戴雨潇还想要再数落几句,可看着她从门口一闪就不见了,没有再说下去,这个孩子,逼得急了,他的心会远去。

    “漫漫。”她回头叹了口气,“哥哥已经同意了,你别再折腾自己了,好吗?”她慈爱的将她稍稍凌乱的头发理顺了,神色间有些许的无奈,孩子之间的感情,她看得很清楚,可醒悟,还要靠他们自己。

    “阿姨,谢谢你。其实我没想着给阿姨添麻烦的。只是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,阿姨,对不起,让你和叔叔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伊漫垂眸,小手紧紧抓着被角,脸上满是歉意。

    “漫漫,怎么会是给阿姨添麻烦呢?好好养病,赶快好起来,看着你生病,阿姨会心疼的。”戴雨潇将被角往上拉了拉,俏脸上挂着淡淡的忧虑。

    说话间,慕冷睿带着李医生进来,量温度,把脉之后,医生说因为受凉感冒,所以发烧,打一针就会退烧的。

    “打针啊?不要啊不要啊。”欧阳伊漫眉头紧紧皱着,紧张的全身绷直,盯着李医生手上的针头哀嚎着。

    她从小最怕的就是打针,她总觉得小小的针头,一个不注意就会掉进她的皮肤里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,收拾着书包准备去学校的慕念城听到她惊惧不安的嚎叫。脸,抽了抽。臭丫头,你也有这样悲惨的叫声?

    憋了一个早上的委屈,顿时释放了,哈哈,今天你终于不跟着我了。

    他提起书包甩了个优美的弧度,搭在肩上。精神抖擞的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城城,怎么不和漫漫再见?她因为你生病,你就没有只言片语表示你的歉意?”慕冷睿看着一脸愉悦的儿子,瞥了一眼戴雨潇不悦的神色,严肃的提醒慕念城。

    慕念城收住即将踏出门的脚步,抓着书包的手一点点的用力,脸上所有的神情一分分敛去,转身,冰冷的看着床上躺着的小人儿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可怜兮兮的窝在他的被子里,他的目光触到这一点之后,猛然折回,眸中更加的冷漠,快速的说了一句,“我会给你请假的。”

    再也不肯看她一眼,转身大步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他还是妥协了,还是妥协了,她竟然睡在他的床上,盖着他的被子,昨晚他还言辞凿凿的告诉自己,绝不会妥协的。

    臭丫头,竟然用了苦肉计。

    他恼怒的冲入雨中,白色的耐克鞋踏入水坑中,泥水溅落在他深灰色的裤脚上,怒气冲冲的往黑色的轿车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,慕念雪匆匆的问候了欧阳伊漫之后,紧随其后赶了上来。看到这一幕,惊叫着提醒道:

    “哥哥,你的裤脚脏了,你要不要回屋里重新换?”

    她跳跃着,绕过水坑,赶上他,拉开车门,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不换。”

    简短的回答,慕念城僵直的坐着,双眸直视着前方,低声吩咐司机,“开车。”

    慕念雪直起身子,扯着他的胳膊,扭脸凑近他隐忍着怒气的脸,看到他眸中逼人的气势,自觉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偷偷的看了他一眼,心里暗自诧异,平时慕念城对什么都一丝不苟,从衣着到自己的行为,简直无可挑剔到变态的地步。

    她就常常不解,他怎么就有那么强的控制力,事事要求完美,她自问自己已经够自律了,可和慕念城比较起来,她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可今天他的表现,有些失控。

    她漂亮的黑眸里闪过狡黠。眼前晃过刚刚在他的房间里看到欧阳伊漫的情景,她心里暗笑,好玩儿。

    不知死活的抬手,她轻轻拉了拉他的胳膊,低声神秘的问道,“哎,哥哥,昨晚你是不是将漫漫给怎么着了?”

    慕念城回头,盯着她,声音若深冬的寒霜,“雪雪,你就这样想我?”

    慕念雪缩了缩脖子,赶紧摆手否认道,“没有没有,我只是随便问问,随便问问,因为感觉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她今天早上才进去的。”似是不愿意被误解,慕念城丢出这句话澄清事实。

    “噢,我明白了,明白了。”慕念雪看着他不很宽广但笔直的后背,赶紧点头,他还是第一次,解释她的误解,以前,他都不屑于这些的。

    漫漫住进他的房间?

    她想起欧阳伊漫为了接近他层出不穷的鬼主意,暗自乐个不停,以后,恐怕有好戏看了。

    愉悦的勾起好看的唇角,梨涡里闪过俏皮与娇憨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