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三百二十七章 她的温柔融化他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三百二十七章 她的温柔融化他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想通了,太好了。要不要让阿姨过来帮忙?”欧阳依漫兴奋的瞪大了雾蒙蒙的灰色眸子,眉开眼笑的弯起了唇角。

    慕念城重新躺回到病床上,没有动,漆黑的眸子看着白色的天花板,俊脸上的肌肉紧绷着,欧阳依漫看着他清俊的侧脸,呆了呆,没有再说话,只是静静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他在忍着,咬牙忍着。

    从他的病床到欧阳依漫的病床之间,仅仅两步远的距离,可这两步,对于慕念城来说,就是一道分水岭。

    他一步一步的挪着,胳膊上的伤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欧阳依漫注视着他,他的脸上冰寒若霜,冷漠的好似做着无关痛痒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心里黯然,灰色的眸子垂下,细碎的牙齿咬着唇,往一侧挪了挪。

    躺在她身边空着的地方,慕念城就闭上了眼睛,他要迅速的睡去,就当身边躺着的是多余的空气,这么多年他都是这样坚持的。

    欧阳依漫拍了拍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他没动。

    她扯了扯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依然没有丝毫反应。

    她拿起他的胳膊毫不商量的拉开,然后吃力的探起上半身,枕上他的胳膊。微微侧脸,脑袋就歪在了他的肩窝处。

    慕念城反感的想要抽出胳膊,可刚刚用力,胳膊上的重量明显的传来。

    他挑了挑眉,和我较劲,你差远了。胳膊更大力气的往回扯着。

    “哎哟。好痛啊!你碰到我的伤口了。”欧阳依漫惊叫一声,含着眼泪嗔怪的拍打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慕念城不动了。

    他听戴雨潇介绍了她的伤口,知道她伤的不轻。

    欧阳依漫感觉不到他再有任何动作,这才偷偷的笑了笑,微微侧了身子,仰起脸从下面看着他的侧脸,他瘦瘦的犹如刀削的下巴此时紧紧的绷着,已经初具男人的冷凝与高傲。薄薄的唇紧紧抿着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温柔的说道,“城城哥哥,你的鼻子好高啊,而且那么挺直,我听说鼻子挺直的男人是重情义的,所以城城哥哥也是情深的人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慕念城闭着眼睛没睡,她的一举一动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有感知,他大脑迅速的浮现出那些大大小小的国际银行的网页系统,思索那些破解密码才能让他忽略身边软软的身子带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如兰的气息渐渐的萦绕在他的周围,说话之间,呼吸之间拂过他刚刚露出来的喉结,痒痒的,让他有想迅速离开的冲动,胳膊在僵硬着。

    他扭脸看向外侧,不和她有任何的交集。

    欧阳依漫没有沮丧,抬手拿起他那个受伤的胳膊,放在自己身上,这样她就整个的窝在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她抱住他的身子,抬头吻了一下他喉结之处,魅惑的说道,“城城哥哥,晚安,要做梦哦,梦里也要有我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身子往他的怀里又蹭了蹭。才闭目睡去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进入了梦乡之中。

    慕念城却睡不着,怀里软软的小身子贴着他宽大的病服,他能够感到被他建筑起来的强大而厚厚的保护膜在被软化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奇妙。

    抱着她,脚腕上的疼痛在慢慢的减轻,取而代之的是心里的温暖,这种温暖带着腐蚀性的酸液,将他心里的坚硬融化。

    他烦躁起来,他不允许那些建筑起来的东西毁于一旦。想要推开她,可又没动,因为他一动,她会疼的醒来。

    僵直着身子,他闭上眼睛,渐渐的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摩尔斯顿贵族中学。

    慕念城神秘受伤的事儿,在第二日他没有去学校上课之后,整个校园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”有学生自发组织起了一个个小小的团体,粘贴在校务公开栏中,声讨那个幕后的凶手,让他自发的站出来。

    傍晚之时,校园一处浓荫里。

    莫笒翎一脸怒气的瞪着面前一名中等身材的男孩子,“啪”的一声,一个巴掌毫不吝啬的打在了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任鹏,是你找人打了念城对不对?是你自以为是的以为我喜欢你,你打了念城我就会回心转意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任鹏原本一米七的个头,四方脸上,此时不满的看着怒气冲冲的莫笒翎:

    “翎,以前你不是这样的,我们以前在别的学校的时候,你对我是一心一意,可是自从你转到这个学校之后,你就变了,你开始对我冷漠。你也知道,为了能够和你在一起,我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转到这儿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嗬,任鹏。你不要胡搅蛮缠好不好?是我让你转到这儿来的吗?你完全是自愿的,所以不要对我说你对我付出了多少努力,我就得回报你多少感情之类的话。你说这些只能证明你的市侩,我问你,如果我没有富裕的家境,你还这么巴巴的跟着我?”

    莫笒翎步步紧逼,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闪着不屑和蔑视。

    抬手,指着他,警告道,“我告诉你,以前的事儿到此为止,以后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对念城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,我会让你从这个地方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扭身就走,直直的长发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,从任鹏的眼前闪过。

    “翎,我真的是爱你的,一天见不到你,我就吃不下饭,睡不好觉,如果你真的要与我分手的话,我就活不了了,求求你,不要离开我。”任鹏哀求着,突然往前,从身后抱住了莫笒翎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。放开我,你这个流氓。”

    莫笒翎此时完全被激怒了。

    自从她遇见了慕念城之后,就果断明确的和任鹏提出了分手,当时他还没有转到这所学校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即使她已经提出了分手,并坚决的告诉他,他们之间永远不可能了,因为她已经爱上了慕念城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可他依然固执的转到了这所学校,他的行为让她更加的鄙视他,因为他的家庭条件并不是很好,到摩尔斯顿上学,无疑是要负债累累的。

    这样不知道体贴父母的男人,她不要。

    “你再不放开的,我叫人了,到时候你会被开除的。”莫笒翎挣扎着,声音提高了八度。

    任鹏松开了她。她逃也似的迅速的离开了这个让她感到恶心的男孩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窈窕的背影,目光里闪过凶狠。

    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,你竟然一个分手就想解决一切,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?不将你弄到手,我就白白花了这么多钱了。

    慕念城,我会好好招呼你的。

    第三天,欧阳依漫已经能够慢慢的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靠在身后的软垫上,看着正拿着新的平板电脑专注的盯着网页的慕念城,无聊的叹了口气,拿起手中的课本,那上面的知识点她已经领会了。

    “唉,这道方程组的应用题怎么这么难啊?我怎么看还是不会?是不是我还没领会这类型的题呢?还是老师没讲清楚?”

    她眼角微微的斜睨了一眼慕念城,他纹丝没动,她的话所波及的范围直到两人病床中间的分割线的位置,就自动的弹回来。

    “哎,城城哥哥,你看的是什么网页啊?对了,你的网名是什么?回头我加你的QQ。我们可以在网上聊天。”

    她最后决定,还是抛去隐晦,直接和他对话,这样让他无处可藏。

    “游戏。”

    慕念城没有抬头,不情愿的抛出这两个字,就不肯再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“游戏?我才不信呢?你还没有回答我的另一个问题呢,你的网名是什么?或者你的QQ是什么?”

    她往他的方向挪了挪,热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他脸色凝了凝,心里暗自嗤笑,还要QQ号码?每天和她朝夕相对,他已经够烦了,如果再在网上绑着他的话,他就真的没有一个容身之处了。

    想到网名,他突然想起一个奇怪的问题,流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上线了。到底出了什么事儿?

    想到这儿,就打开他们的聊天群。

    一连串的聊天记录跳了出来:

    黑方:流云,你在那儿怎么样?听说你将你的大本营搬到了你的故乡了,让人忍不住猜测啊,说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一个小妞,然后就娶鸡随鸡了?

    流云:黑方,这样的话你不应该放在我的身上,你也知道,女人只是我生活的点缀,高兴的时候就招来两个玩玩,不高兴的时候,也找出几个发泄发泄,平静的时候,我就和她们断绝联系。

    毒手:流云,你去的那个城市,好像和魔城是一个城市啊,要不你们互相交换一下电话,联系一下?

    流云:在一个城市?太好了,说不定我们曾经碰到过,但是对面不相识,算了,不要刻意的明白对方的身份吧,这样保持一点儿神秘感,若有缘,就会相见。

    黑方:流云,你怎么磨磨唧唧的娘娘腔?是不是最近私疗的女病人太多,变性了?

    流云:滚,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。我下了。

    毒手:对了,流云,什么时候你能不能来这儿一趟,我有个兄弟整个手因为枪伤变黑了,医生要说截肢,交给你吧。

    流云:行,准备专机在老地方等我。

    毒手:十月二十五号下午三点,老地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原本要问些什么的慕念城翻看着,他拧起眉头,流云竟然和他在一个城市,而且最近要离开。今天是十月二十四号,明天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动,如果他能够过来看看小魔女的伤,是不是恢复的更快一些?

    微微侧脸,他漂浮的目光若有所思的落在欧阳依漫的身上,余光瞥向她的小脸。

    欧阳依漫正一眨一眨的盯着他,她单手支着脑袋,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一直注视着他脸上的神情变化。

    慕念城的目光被撞了个正着。急急地掠开视线,他重新盯着电脑屏幕。

    打出了一行字:

    魔城:流云在吗?

    黑方:不在。

    毒手:不在,我也在等他的回音。

    不在。他舒了口气,只好先这样了。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,你在为我担忧吗?我好高兴啊,你在担心我,你放心,我不会有事儿的,这两天我已经感到不疼了,不信的话,你看看,我可以坐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依更新最快漫小脸闪闪发光,双手按着床支起了身子,慢慢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慕念城盯着她,目光冷漠。

    “因为妈咪不在,我担心你会闷死,所以我要时不时的扫上几眼,才知道你还活着。不要以为我关心你。你不够资格。”

    说完,焦躁的回头,关闭了电脑,直接躺下,休息。

    这两天她刚刚止住了疼,就嚷着要让他帮着补习功课,戴雨潇还一个劲儿的夸她学习用功,她的鬼主意,怎么能瞒得住他?

    “欧阳同学,我可以进来吗?”微微打开着的门被无声的推开,瞿流枫潇洒的站在门口,洒脱的问道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