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三百三十一章 被他打伤
    慕念城看着面前的这个对手,心里总有种熟悉的感觉,可也只是一瞬间,随着裁判的一声“开”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就摆开了迎战的姿势。

    他没有主动的出击,让对方先出手,然后他后发制人,是他的作风更是习惯。

    静静的等待着,好似狩猎猛兽,在等待着猎物闯入他设定的圈套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也没有出手,因为对面是慕念城,所以她不会出手。

    她也在蓄势待发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凝固住,因为凝固而无法移动。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二人给所有人的感觉,全都是高手的压抑。

    一分一秒的往前推移着,渐渐的其他学员的心里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“麻辣小丫,打他,打他,不能再等了。”一旁有人忍不住的叫起来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的手心里不断的渗出汗水,额头上也渐渐的浮现着焦躁。

    她猛然往前,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慕念城在她身形开始动的瞬间,突然出手,闪电一样握住了她的手腕。然后一个反身,就将她给背在身上,顺势往一侧撞去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的第一招,只是虚晃一招,在身体撞出去的同时,她拉住了慕念城的胳膊,猛然用力,同时脚下横扫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脚,如果扫上的话,慕念城是必然要摔倒在地的。

    这一招是欧阳伊漫必杀技之中的一招,是她经过琢磨后自己想出来的招数,被她自己称为防色狼九式中的第一招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凝住了鼻息,紧张的注视着这一招,这种诱敌深入之后一招毙命的打法,他们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试问自己,这样的招数下,能够逃过的,在这个场中的人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的教练得意的看着,唇角浮现着骄傲的笑。

    可,这招摔技,是用在慕念城身上。

    慕念城是谁?慕念城是打败了自己的教练的选手。所以至于他有多少底气,他的教练没有任何的把握。

    只是他一贯冷静沉着的气质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慕念城在欧阳伊漫的单腿扫过来之后,一跃而起,接着她拉着他胳膊上的力道,腾跃起来,落到了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之后,不由的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直接拆招的方法,也只有慕念城能够做到。而且能够将不利转化为有利,迅速的将对方置于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慕念城膝盖顶了出去,直奔欧阳伊漫的膝盖,同时胳膊往前从后面就揽住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紧接着发生的事儿,似乎已经猜测得到,打到她之后,她必然会软软的滑下去,那么输赢就已经分出。

    可,事情的转变就在转瞬之间。

    慕念城的胸口贴近欧阳伊漫的背部的同时,就感到一股熟悉的兰的气息扑面而来,是那个小魔女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愣怔了一下。怎么会有一模一样的气息?

    而且头脑里迅速的闪过一幅画面:

    那次,他从书房里回卧室,本来已经有些昏昏欲睡,在网上呆着的时间太长了,双眼就有些模糊了。他一边揉着双眼,一边往卧室里走去。

    刚刚推开卧室的门,迎面突然袭来一道拳风,猝不及防的情况下,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迅速的抓住了对方的手腕,然后往怀里一带,胳膊就压制住了对方的脖子。

    刚要用力,就听欧阳伊漫尖叫道,“城城哥哥,是我,是我啊。”

    他这才放开她,冷着一张脸扫了她一眼,将壁灯打开,恼怒的拿起自己的睡衣,进入了###间。

    这一刻和那一刻突然重复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有片刻的犹豫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迅速的抓住了他的片刻犹豫,双手牢牢的抓住了他的胳膊,同时张嘴一咬,咬在他的手腕上,趁着他力道松懈的空档,一个后转身将他从头顶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慕念城迅速的醒悟过来,恼怒自己竟然走神,这乃是对跆拳道的侮辱,立刻凝神屏气,全身都用在了腿上,稳稳地站住,这才发现他和她反手交握着手腕。

    翻身出手,二人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精彩的打斗,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为两人捏着一把汗。渐渐的,欧阳伊漫感到有些体力不支了,汗水顺着脸颊开始慢慢的往下流淌着。

    动作也明显的迟钝下来。

    慕念城出现了一个破绽,欧阳伊漫迅速的扑过去,可没想到是慕念城的假招数,她上当了,紧接着就感到身子被凌空而起,然后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感到身体重重地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背部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,欧阳伊漫知道了慕念城的力度到底有多大。三年之中,慕念城变化最多的就是他身体的日益强大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一阵阵的叫好声。

    “念城,你真是好样的!打她打她,一定要好好的教训她一下,她竟然想使诈。”莫笒翎眉飞色舞的叫着,兴奋激动的模样好像慕念城是他什么人似的。

    她的话听在欧阳伊漫的耳朵里,无疑是一记重锤,

    后背上,骨头碎裂的疼痛传来,虽然三年来经过了无数次的摔打之后,她觉得自己已经对疼有了很深的免疫功能,而且她也充分的证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每一次被摔倒的时候,不管多疼,她都会毫不迟疑的爬起来。她告诉自己,疼只是心里的感觉,当你说不疼的时候,你就不会疼。

    所以,如今认识她的队员都知道,麻辣小丫是不怕疼的打不死的小强。

    可,这次,她感到疼的锥心刺骨。

    “起来啊,麻辣小丫。你一定不会输掉的,我们相信你,你是最棒的,快起来啊。”队友在不停的叫嚷着,教练焦急的看着他,他的希望他的寄托都在她的身上,她不能倒下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闭上眼睛,泪水顺着脸颊落下。

    戴着头盔,没人看见,她不想在掩饰什么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慕念城看着仰躺在地的对手,冷冷的盯着她,没有说话,可他的意思很明显,这么不经打的选手也配拥有黑红等级?

    欧阳伊漫咬着唇,慢慢的爬了起来。重新站在他的对面,刚刚她有着片刻的失神了。更准确的说,刚刚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真正的和他打。

    她不会再忍让。

    二人经过片刻的分离之后,又重新打斗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刚刚,她可以明确的感受到他片刻的迟疑,她以为他认出了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,她以为他会手下留情,起码不会下那么重的手,为了让他赢,所以她在犹豫着,没想到的是,她又错了。

    这次,他们的打斗更加的精彩,引来掌声不断。

    周围的教练频频点头,这两名选手,应该是所有学员中实力最强的两名。

    渐渐的,两人的动作都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欧阳伊漫,毕竟是女孩子,她面对的是慕念城,所以更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一个侧身,没注意到身下的脚,等到她发现的时候,已经无法躲藏,因此她再次被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下,较之刚刚那一下子,更重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的心也更疼,可这次她没有停留,流着泪站起来,既然已经受伤,那就伤得更重一些吧,因为此时心里的委屈泛滥起来,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唯一发泄的出口,就是在摔打不断的被身上的疼折磨着。

    因此她自取灭亡的打法,很快就激发了慕念城强烈的征服欲。他的动作越打越快,一次一次的将她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她的队友捂上了嘴巴,麻辣小丫是怎么了?

    有些人不忍看她,转身看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起来,摔倒,起来,摔倒……

    大厅里,只剩下一个声音,摔倒的闷哼声。

    直到裁判叫了一声,“停”。

    时间到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,慕念城胜利。可欧阳伊漫带给大家的震撼却是从未有过的,所以,她的成绩仅仅次于慕念城。

    李教练在接受裁判的终极判决之后,终于坦然的露出了笑脸,跑过去要扶起躺在地上的欧阳伊漫,可她却摆摆手,示意任何人不要管她。

    “念城,我就说,你是最棒的,因为你在我的心中永远都是神。”莫笒翎跑了过来,一下子就揽住了慕念城的胳膊,亲昵的赞叹着。

    慕念城将头上的头盔拿掉,冷冷的推开她,“这位小姐,我和你不熟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可,一转脸,就看到了急匆匆赶过来的瞿流枫。他心里诧异起来,脸上却不动声色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瞿流枫只匆匆的和他打了个招呼,就直接冲到了比赛场地,一把拿掉欧阳伊漫脸上的头盔,抱起她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刚刚他在监控室看到了整个的过程,平时他从来没见过她的技法到底如何,如今一看,他明白了,她不会输得很惨的。

    可后来瞬息之间发生地转变,他焦急起来,这个丫头,明显是自寻死路的打法。

    他咬牙忍着,希望事情能够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直到一个镜头,他看到透过头盔她眼中的悲伤,他明白了,所以就冲了上来。比赛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抱起地上的她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瞿流枫,你这个流氓,你放开我。”欧阳伊漫满脸泪痕,在头盔被拿开之后,恼怒起来,尤其是这个瞿流枫,在她的印象里,一直都是一个花花公子,所以她被他骚扰之后,曾无数次的腹诽他是流氓。

    “原来我在你的心中有如此高的地位,小丫头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瞿流枫调侃一句,将她更紧的揽在怀里。

    慕念城走到门口的身子顿住了,因为他听出来,是欧阳伊漫那个魔女的声音。他缓缓的转身,看到了发丝凌乱的欧阳伊漫,正叫嚷着捶打着瞿流枫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流氓,我不和流氓说话。你从我的身边滚开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身上的伤抹上药膏之后,我再从你的身边滚开。”瞿流枫似乎没有注意到慕念城,抱着她只顾往前走。

    可,欧阳伊漫发现了慕念城。

    轻轻的呼出一声,“城城哥哥。”煞白的小脸泛起一丝血色,她喜欢的是慕念城,可此时她却在别的男孩子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她嚷着,微微用力,牵动着某处的伤,疼得她皱紧了眉头,一咬牙,抬手单手立起,打向他的手腕。瞿流枫吃痛,手一松,她顺势站在了地上,可因为腿上的伤,一个趔趄,摇晃了几下,才站稳了脚跟。冷汗顺着她的额头落下。

    慕念城看着她,原本就一片森冷的眸子突然涌上一股逼人的气势。俊逸逼人的脸阴沉着,低低的气压随着他的逼视而加重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舔了舔唇角,抬头勇敢的看着他,好似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,走过去,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,亲昵的叫道,“城城哥哥,怎么会是你啊?”

    她的这句话,更激怒了慕念城。

    死丫头,竟然和他做对手,而且还那样不知死活的打,谁让她这么不要命的?难道拳头打在她的身上就不会疼?

    还是她以为自己是金刚之躯,能够抗打击抗摔跤?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