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三百三十二章 偶尔的温柔
    慕念城恼怒的瞪着她,猛然扯开她的胳膊,转身大踏步的走出了比赛大厅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呆住了,他为什么要生气?为什么要这么残酷的对待她?

    可她顾不得犹豫。

    叫了一声,“城城哥哥,你等等我。”跟在他的后面,就追了出去,她的脚步,明显的趔趄着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,心花怒放的瞿少也能有如此多情的时候。可惜的是那个丫头对你却不屑一顾,她的眼里,除了慕念城,没有别人,看来瞿少的专心所托非人啊。”

    莫笒翎从后面走过来,一把挽住瞿流枫的胳膊,凉凉的说着,看着远去的两个背影,眸中浮现着无奈与辛辣。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,莫小姐,你不是也看着他离开无计可施吗?不如,你我一起怎样?想一想,凭着你的身份你的地位,做我瞿流枫的一(夜)情女友,还勉为其难。”

    瞿流枫涎着脸,露出一副痞子相,捏紧了莫笒翎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滚,谁愿意做你的女友,那就是瞎了眼了。人家看不上你,你就乱发情,堂堂瞿少真是名副其实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挣脱了他的手腕,转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瞿流枫的脸上浮现出解嘲与无谓。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些一脸诧异的男人们。清秀的脸上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戏看够了没有?没看够的话,继续跟着去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哈哈一笑,离开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跟在慕念城的身后,急急的往前追赶着,一路上不断的喊着,“城城哥哥,城城哥哥。”

    慕念城的走的很快。

    他不想看到她,尤其不能看到她浑身伤痕的模样,那样让他心中的愧疚不断的增大,他是慕念城,他从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儿,所以,他要离开她。

    回家的车,只有一趟,慕念城抓住最后的一个机会,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快开门,快开门。”欧阳伊漫随后追了过来,车已经在徐徐往前开动,她使劲儿的拍打着车门。跟随着往前跑去。

    “师傅,开车。”慕念城冷漠的看了一眼下面追着的她,坐在了司机身后的位置,命令着。

    司机迟疑了一下,从后视镜里看到冰冷的犹如寒冰一样的慕念城,不敢再有别的意见,挂档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死丫头,一身的伤,还跟着车跑,不要命了吗?那好,既然你有力气,那与车较量吧。”

    车,不疾不徐的往前奔去,欧阳伊漫不停的往前跑着。

    风在耳边吹过,耳朵渐渐的轰鸣起来。汗水泪水顺着脸颊落下来。她一定要追上他,追上他。

    车上的人渐渐的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姑娘还真是倔强,追不上就不要追了,等下一趟不就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哪儿知道?这辆车到郊外每天只有一趟,我看她是非坐上这趟车不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司机也真是的,停一下车又怎么了?看着人家小姑娘这么拼命地跑,怎么就这么冷心肠呢?”

    慕念城的脸越来越阴沉。手死死的捏成拳头状,因为用力,指尖发白。他想要看着车内的位置,不去注意她奔跑的身影,可是忍不住,他从车窗的反光里还是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烦躁的低声诅咒了一声,往另一侧的车窗看去,可眼前总是挥之不去她被摔倒在地上的情景,奔跑着往前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司机不敢加快速度,不住偷偷看着慕念城的脸色。听着越来越大的埋怨声,想要停下来,可又不敢。

    整个车里,所有人都在煎熬着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的双腿已经麻木了,只是习惯性的迈着双腿,往前奔跑着,她的眼前不断的掠过重重的车影和人影。

    有人将车开到了她的身边,跟着她,“小姐,我带你去追,你停一下行吗?”

    她没有回答,她的耳朵除了风声,再也听不到其它的声音。

    车内,慕念城突然起身,几步冲到了司机跟前,怒吼道,“停车。”

    司机宛若听到了关系生命的福音,一个急刹车,车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开门。”

    门,刚刚打开一个缝隙,他就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大踏步的朝着她走过去,所有人的目光紧紧跟随着他,不知道这个一身怒气的男孩子要干什么?

    欧阳伊漫的速度渐渐慢下来。

    他终于停下来了,终于看到了她的存在了。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向着他走去。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,我……”她只来得及说出这句话,就蹲下来,刚刚跑动之时,因为气息不稳而带来的窒息感,让她觉得一阵阵的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慕念城看到她苍白的脸,慢慢蹲下去,心里的怒火更增加了几分,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这么倔强的女孩子,再看到她挽起的袖子下胳膊上青紫的伤痕,更是怒火冲天。

    他捏紧了拳头,真想狠狠的给她几拳,让她知道什么是疼痛,可他忍住了。冲着地上蹲着的她咆哮着:

    “你起来,你不是很能跑吗?怎么不跑了?你想怎么着?想成为这个城市的名人?那就去跳楼啊,从立交桥上跳下去,比这个容易。”

    欧阳伊漫低下来头,闭上眼睛缓和头晕目眩所带来的不适。他的话犹如一根根利剑,一句一句插在她的心上,委屈的泪水弥漫而出,她低头,掩饰着不让他看到。

    慕念城看着她,转身往车上走去。走了两步,站住,怒声问道,“不赶紧上车,还准备接着跑?”

    欧阳伊漫立刻抬起头,看着前面冰冷的背影,突然觉得天地间挂起了一道彩虹,刚刚她以为他是下车骂她的,所以心伤难耐,原来她误解了他,他是来叫她上车的。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。”她哽咽着,叫了一声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车里肃静下来。

    不住有人偷偷的看着那个满脸通红的女孩,又盯着慕念城仔细的看了看,有经常坐车的渐渐的想起来,他们曾经见到过他们。

    瞬间明白了,人家是情人之间闹别扭,现在和好如初了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上车之后,车上除了慕念城的那个座位外,已经没有空位。

    她很自觉的站在了门口的位置,靠在门上,她这时候才觉得双腿开始酸软的厉害,几乎站立不住。

    前面的慕念城扭身,看到她。

    脸色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“你站那儿干什么?有位置不坐,你是傻子?”

    冰冷的话不带一丝感情,他郁闷的看着那个可怜兮兮一身汗水的她,纠结的心里烦闷。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我不累,还是你坐吧。”欧阳伊漫勉强笑笑,就低头靠在了车门上,疲惫的小脸,越发的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慕念城几步跨到她的跟前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“你想怎么着?想让我看着你愧疚?告诉你,我不会对你有丝毫的特殊感情,即使你今天奔跑力竭而死,我也不会喜欢你,你更别想让我因你而产生愧疚。”

    说完,毫不怜惜的扯着她的手腕,直接到了座位旁,将她按坐下来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倒抽了一口冷气,到底是个什么状况?道是无情却有情?

    欧阳伊漫无奈,想要说些什么,可抬头看到他一张冷得能挂霜的脸,呆了呆,没再吭声,靠在椅背上,闭上眼睛。她太累了。

    渐渐,沉入梦乡。

    车,重新陷入了宁静,所有人都小声的上车下车,好似担心惊动了她的好梦。

    慕念城站在她的身边,眼神渐渐恢复了平静,看着前面不断变换的方向,不自觉间想起了今天的事儿。

    突然,他的腿上被重重的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欧阳伊漫睡着了,随着车拐弯时的晃动,脑袋撞在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他往四周看了看,没有人注意到她这儿。

    身子不自觉的往她的身边挪了挪,腿完全挡住了她的脑袋偏向的方向。她自然的靠在了他的腿上。心里竟然涌上来一股莫名的奇异之感,和刚刚的焦躁不同。

    可,即使如此,随着车的刹车,她的身子摇动着往前冲去。

    他突然出手,抓住了她的肩,她竟然没醒,反而往他的胳膊处靠了靠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他的胳膊用力,揽着她的肩膀,按在了腿上。

    “醒醒,下车了。”

    车到站了,慕念城迅速的离开了她,拍打着她的脸颊,然后就自顾下车了。

    他下车的速度,让那个司机刹那间愣神。

    刚刚还挺甜蜜的,怎么瞬间就冰冷得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?摇了摇头,现在年轻人的感情,太奇妙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迷迷糊糊的下车。跟着慕念城回家了。

    二人,谁也没说比赛的事儿。因为是周末,所以欧阳伊漫早早的就洗漱完毕后睡了。

    有些事儿,她要好好想想。

    有关莫笒翎的事儿,有关瞿流枫的事儿,还有她和慕念城之间的事儿。

    浑身酸疼的躺在床上,她翻了个身就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梦中,她感到她进入了一处温泉。温热的水渐渐的抚摸着她的肌肤,全身的酸痛慢慢的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舒适与温暖。

    她是第一泡温泉,所以就俯身潜入水中,畅快的游动着,可是突然,她的脑袋撞到了一堵墙,沮丧的抬起头,才看到眼前站着慕念城。

    呆呆的看着对方,惊喜的叫着“城城哥哥”,她扑了上去,可转眼,那个抱着她的人就变成了瞿流枫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她大叫一声,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抬手用袖子擦去脸上的汗水。突然感到身上凉凉的,好像薄荷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迷惑的直起身子,抬起头,看到慕念城跪在她双腿的位置,淡淡的光晕落在他的身上,竟然有种温柔的力量,脸上的冷厉不见了,淡淡的专注盯在一处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,只见他一手拿着药膏,一手拿着药棉,而她的睡衣,被拉了起来,腿上,一片清凉。

    她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,迷迷糊糊的问道:“城城哥哥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慕念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他没有抬头,目光盯在手中的药膏上。

    二人之间的空气骤然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有些后悔,刚刚她为什么要问?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。”她怯怯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要以为我是在为你敷药,如果你的伤不是我打的,我绝不会管你,既然你醒了,就自己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手里的药膏丢在她的腿上,翻身下床,走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卧室门“嘭”的一声关上,欧阳伊漫呆呆的眸子里闪过迷茫,她揉了揉眼睛,刚刚她看到的一切是真的吗?

    起身拿过药膏,慢慢的敷在伤痕上,心,渐渐的沉静下来。

    慕念城,对她还是关怀的吧?虽然刚才的解释听起来让她难过,可她情愿相信她看到的。

    院子里,月光下,慕念城静静的站在树影下,心,有些凌乱。

    刚刚,走进卧室,看到她疲惫的小脸,他觉得心里在愧疚。

    于是找来了药膏给她敷药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愧疚?为什么要愧疚?他站在一株玉兰树前,伸手将一枝折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,断裂的树枝捏在他的手里,他看着月光下白森森的断裂处,蓦然抬起头,愧疚?不是他慕念城该有的感情。

    他的世界里,他是主宰一切的力量。

    所以,一切不属于他的感情,他都要无情的抹杀掉。

    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俊脸上重新恢复了冷漠淡然,在清冷的月光下,犹如一尊冰雕之神,浑身散发着的宁静气场中,尊贵隐隐环绕着。

    他转身走回卧室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已经睡着了。淡淡的光晕中,她依偎在被子中的小脸看起来脆弱而娇嫩,他定定的看着她,这张脸,他看了十多年了。如今再看,却有种陌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能,不能再让她扰乱他。

    抬手,他按灭了壁灯。周围陷入黑暗里,他,再次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躺下来,

    拉平了被子,他尽量与她拉开了距离。闭上眼睛,不该想的,他绝不允许再出现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朦胧中,身边柔软的身体翻了个身,往他的身边靠了靠,抬手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他反感的皱了皱眉,拒绝的想要推开她,碰到她的胳膊,她“嘶嘶”低喃着,“好疼,唔,疼。”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他没在动,任凭身边的她为所欲为的霸上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贴着她某处的柔软,他心里渐渐焦躁起来,压抑着的躁动让他觉得身体温度在不停的升高,身体某处随着她不断地蹭上来,难耐的躁动烦闷让他无法入睡。

    生怕惊醒了她,轻轻的拿开她的手,他拿开被子,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裹着一身锦毯,过了一夜。

    一年的时间,再有几个月,他就会离开这儿,离开这个家,离开这个让他常失控的欧阳伊漫。

    一年后。

    慕念城去了美国斯坦福商学院学习。

    机场,她拉住慕念城的胳膊,泪水一颗颗的落下,抬起头拼命的擦着,慕念城不喜欢看到别人哭,所以她不要哭,不要哭。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,我回去找你的,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慕念城冷漠的看了她一眼,轻轻推开她的手,转身往机场走去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留恋,没有一丝的回顾。峭拔的犹如山峰一样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欧阳伊漫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几年之后,这个背影再次可那个背影重叠,她才痛苦的意识到,原来每次她看到的都是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她没有告诉别人,她参加了高二的升学考试,而且成绩优异,所以开学后,她就是一名高三的毕业生了。

    城城哥哥,一年后,我会和你在一起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