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三百三十三章 他就是传说中的流云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三百三十三章 他就是传说中的流云

    一年后,欧阳伊漫站在美国加州的机场外,闭目,轻盈的风掠过她的发丝,似乎,鼻翼间有慕念城的气息。

    为了能够和他在一所大学里学习。在他离开的三百六十五个日子里,她每天是怎么度过的,只有她一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每天三个小时的睡眠,拼命地读书做练习,每个老师的办公室不知道跑了多少趟,电话更是打了不计其数次。那些日子,她熬过来了。

    如今,才站在了这儿。

    戴雨潇原本要将这个消息辗转告诉慕念城的,说是她一个女孩子第一次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,要有人照顾才放心。可她婉言拒绝了。

    因为慕念城自从离开后,每周给家里打一次电话,用的也是公用电话,报个平安。所以,如果她们想要联系他的话,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儿。所以,她拒绝了,不想让戴雨潇为这事儿费心费力。

    而且,她要给慕念城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大脑因为时差的问题有些晕晕的,她甩了甩头,柔顺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滑过优美的弧度。

    走入阳光中,招手一辆TXT停在了她面前,坐上去,直奔硅谷。

    斯坦福商学院。

    二十一岁的慕念城突然感到耳朵莫名的发烧起来。

    图书馆静静的环境中,每个人都在认真的翻阅着资料。他从身边的书架上随意的抽出一本,拿着走到了阅览大厅里,看到一排空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一个从他进门起就一直盯着他的女孩子,坐在了他身边的位置。

    慕念城头也没抬,凝眉盯着眼前的书本,上面有他要找的有关经济体系的内容。翻到要找的地方,冷声说道,“如果你是来问题的,前面有专业老师,如果你是来搭讪的,你不够资格。”

    说完,往后一靠,细细的读着上面的文字。

    他在电脑技术方面是天才,可现在他要学习的是经济管理,所以他必须了解自己所不懂的每一方面的知识。唯有这样,他才能成为一个强大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我既不是来问问题的,也不是来搭讪的,我是来求爱的。”

    那个女孩**的俯身往前,趴在了他前面的桌子上,一双清澈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他。这个男人,从她进入这个学校开始,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,通过多方面的打探观察,她知道他每天都会到图书馆一次。

    因为斯坦福商学院的图书馆里,聚集着全世界顶级的商业书籍。这儿就是一个天然的宝藏。任何一个想成为世界顶级商人的男人,都会流连在这儿。

    今天她第一次和他搭讪。他的冷漠已经早在她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,我让开,你继续对着桌椅求。”慕念城嘲弄的哼出这句话,起身站起来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,你等等。你都走了,我找谁啊?”女孩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慕念城站住,他没有回头,高大的身躯站立在宽敞而安静的阅读大厅里,纹丝不动,直立的姿态傲然的犹如一株高贵的楠木,强大的气场以他为圆心向四周散发着。

    女孩犹豫了一下,慢慢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找谁和我无关。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待她走近,他冰冷的说出这句话,就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女孩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,她积蓄了几个月来的勇气,在这一刹那突然间就坍塌了。她没有勇气继续追上去,因为内心深处,有些恐惧,更沮丧的彻底。

    “陆馨兰,我早就告诉你了,不要对他抱任何希望,他到校一年多了,多少女孩子为他疯狂的跳楼了,可人家云淡风轻,什么事儿没发生一样。唉,谁爱上这样的冰山男人,那就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从暗处钻出来一个女孩,踮起脚尖看了看远处的背影,才揽住陆馨兰的肩膀,劝解道。

    陆馨兰即将涌出眼眶的泪水,被硬生生逼了回去。她从出生到现在,还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过的冷遇,她更没有主动追求过一个男孩,第一次,就这样被无情的抹杀,心里的委屈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慕念城走出图书馆门口,准备回自己的公寓。

    兜里的平板电脑传来消息。

    黑方:魔城,流云已经在约定地点等候了,你什么时候到?

    流云:魔城,如果你胆敢姗姗来迟的话,那我就将你最喜欢的女友追到手。

    慕念城勾唇,流云,这么多年了,你竟然还是改不了你的臭毛病,女人,永远是你唯一的话题。

    魔方:黑方,我马上就去,流云,你等着吧,等着你年老力竭的时候,我会送你喜欢的女人给你,只是到时候,你不要告诉我,你只能看看了。

    流云:魔城,少废话,赶紧滚过来,省得我在这儿一个人太招摇。

    魔方:马上到。

    关闭消息,他朝着校园门口蓝色的宾利走去。

    蓝色,冷静的色彩,他唯一喜欢的颜色。

    自从离开了家之后,他为了彻底的避开欧阳伊漫的纠缠,就摒弃了现代人必不可少的手机,只用平板电脑和认识的人进行网上交流。

    所以,一年来,他感到很清静,虽然一开始夜晚的时候,他感到有些不习惯,甚至有身边空空如也的孤独,让他感到心里好像空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逐渐,他已经习惯了独处。

    可,不知道为什么。有时候站在海边,他常常会想起,那个在道路上不停奔跑的身影,还有她熟睡时,安详的睡容。

    他怎么又想起那个小魔女?右手重重的打在方向盘上,他不允许任何人占据自己心里的那个位置,最柔软的位置。

    蓝色的车,驶出大门往左侧拐弯,驶向了单行道。

    右侧,停下来一辆TXT,欧阳伊漫从车里走了下来。抬头看着校门口的几个大字,大声宣告:“城城哥哥,我来了。你在等我吗?”

    几个学生模样的男女从她身边走过,朝着她笑笑。

    慕念城驱车走在绿树浓阴的大道上,两旁的树影中不断的闪过斑驳的光影,落在前面的玻璃上,他脸上的冷静更增加了几分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。

    黑方突然告诉他,流云就在美国,为什么他们不见一面呢?因为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,也只有他们二人是距离最近的。

    虽然当时他只是发了个笑脸,后来想想见见也无所谓,反正他们四个之间,已经是铁杆。而且流云只有在医术方面有回天之术。其他的,没有多少威胁,不像是黑方和毒手,做着刀尖上走过的事业。

    后来和流云在聊天,他也有见面的意思。于是就由熟悉这儿的流云定了见面的地点。

    海边,一处阁楼酒吧里。

    因为是白天,所以人很少。

    他走进去的时候,才发现这儿是一处中国人所开的酒吧。

    整个酒吧里,静静的流淌着钢琴曲,竟然是他喜欢的《天空之城》。心情愉悦起来。走进去,就看到前面的9号台桌的位置,坐着一个男子。

    “流云。”他低沉的呼出这个名字,男子转脸,看到他,愣怔了片刻,就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瞿流枫?是你?”慕念城半是疑问半是肯定的问着,脸上怪怪的,这个流云竟然是瞿流枫?

    他一直都不屑一顾的瞿流枫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是我?”瞿流枫含笑看着他,眸光里含着淡淡的挑衅,“魔城,其实我应该猜测到你的,可我却没往你身上想。来,做。”

    抬手,往身旁的高脚凳子示意。转身让调酒师端过来两杯酒。

    慕念城走过去,坐下来,“流云,我不喝酒。”

    说完,对调酒师说道,“来一杯魔尔咖啡。”

    “咖啡?魔城,你不是开玩笑吧?你竟然不喝酒喝咖啡?”瞿流枫诧异不已的转脸看着他,似乎在看着一个外星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可以?”

    慕念城微微侧脸,看了他一眼,似乎他这样反问,滑天下之大稽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我没有觉得不可以,我只是……只是……算了,你让我好好冷静一下,我现在还没有从见到你的震惊中恢复过来。”

    瞿流枫忙摆摆手,低头思索,无声的笑出来,又抬起头看看慕念城,再次低头笑笑。

    慕念城的脸渐渐的沉下来。

    调酒师将冲好的咖啡送到他面前,他低头看了一眼,眼前浮现过那个小魔女面对这样的咖啡时,深深吸一口气的情景。

    二人从学校回家的途中,有一家速溶咖啡店,每次走到那家店的门口,她都会赖着不走,让他请她喝一杯咖啡,然后抱着咖啡先是深深的吸一口气,然后才慢慢的喝着,好像很幸福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是不喜欢咖啡的。

    后来,她就在他买咖啡的时候,也要上一杯,说是请他喝的。并且逼着他喝下去。

    如今,他竟然喜欢上了不加糖的咖啡味道,从淡淡的苦涩中,品味到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魔城,不对,慕念城,不行,我怎么觉得叫你的名字挺别扭,我叫你念城吧。”瞿流枫平静下来,纠结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还叫你流云,因为流云比瞿流枫高尚。”慕念城端起咖啡,浅浅的缀了一口,象征性的擦了擦唇角,扭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高尚?瞿流枫哪儿不高尚了?你……唉,你随便吧。”瞿流枫拿起酒杯,郁闷的说了一句,就要开怀畅饮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慕念城抬手,握住了他的手,“别喝酒,我们赛一场?”

    他斜睨着瞿流枫。深黑的眸子里含着挑衅。

    “赛一场?游戏?”瞿流枫有些不解,他有一年不玩儿这样的游戏了,因为他以为那样做有些幼稚。可没想到慕念城还在喜欢着那样低级的游戏,他心里的优越感升腾起来。

    “实战。”

    慕念城松开他,眸光透过玻璃往外看了一眼,他蓝色的跑车在外面静静等着,好似蓄势待发坐骑。

    “实战,黑路峡?”

    瞿流枫眼里的兴趣浓厚起来,那儿可是这个地方有名的危险之地,一面是山崖一面是大海,如此险境却是赛车手的最爱,尤其是赛车技艺高超的男人,那儿更是他们施展男人魅力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曾经去过一两次,因为没有旗鼓相当的对手,所以就不再去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慕念城也去那儿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慕念城唇角勾起若有若无的傲然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们今天就一决胜负,希望不要再出现平局。”瞿流枫拍案起身,兴奋的回头去开自己车。

    “流云。”刚刚走到后门,慕念城就叫住了他,他转身,疑惑的看着冷清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你的?”慕念城扫视了一眼周围,笃定的问道,他深遂的眸子微微眯着,虽然在问,可答案似乎已经知晓。

    “是,看来我们真的是兄弟。”瞿流枫将两手放在一起,做了个亲密的姿势,然后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慕念城举步往外走去,也只有流云,才和他有默契。

    可他竟然是瞿流枫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