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三百三十六章 幼稚的吻
    从这天开始,欧阳伊漫就很少见到慕念城,一是因为她的学习课业繁重,二是因为她有时间去找他的时候,往往慕念城请假了,或者的是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所以每次,她只能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。

    偶尔能够见到他,他也是冷漠的看她一眼,然后就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刚开学的时候,因为海报的事儿她成了学院里众多女生羡慕嫉妒的对象,渐渐的,同班级的几个女生竟然开始公然和她作对,明里暗里找机会让她难堪,后来,见她并没有和慕念城有什么,于是态度渐渐转变。

    时间不紧不慢的往后推移着。

    几个月后,是斯坦福商学院的校庆,这次校庆活动是三十年的大庆,所以格外的隆重。每个系每个班级都会准备相应的校庆节目。

    女生,在这个学院里,原本就是稀缺的,所以每个班级上的女生都被充分的调动起来,参加到校庆的节目排练中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那个系也不例外,自然而然的被抽送到系表演队里,经过几周紧张的排练之后,彩排时,才看到慕念城也在他们班级表演队的一侧,只是没看到他表演什么节目,只是稳稳的坐在台下,沉静的好似一尊雕像,他的双眸没有看任何人,可是整个彩排大厅却安静有序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痴痴的看着他,甚至忘记了她即将要跳的国标舞的舞步。等到彩排结束时,她立刻冲到台下,去找慕念城,可学校领导突然叫住了她,问了她一些基本的情况,之后,就将他们的决定告诉她:

    “因为原来的校庆主持突然出事儿,所以这次校庆的主持就落在了她的肩上,希望她能够在一天时间里,将所有的台词都熟悉起来,不辜负学校领导对她的厚爱与期望。”

    从彩排大厅里走出来,欧阳伊漫一口气跑到大门口,慕念城蓝色的宾利早已经不知去向。沮丧的呆立在大门口很长之间,才慢慢的走回去。

    没敢伤心多长时间,她就投入到废寝忘食的背诵中,一直到校庆那天,全学院所有的师生以及被邀请而来的各界人士,历届优异的毕业生全都在座,她坐在后台的休息室里,有专业的化妆老师在为她化妆。

    忐忑不安的思考着,不知道今天他是否会来。

    “李老师,今天你们班的慕念城来吗?”抬头看到慕念城班级的李老师进来找东西,欧阳伊漫抓住这个机会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许来吧,班上的那些女生非要他在,才会顺顺利利的演完节目,所以,我求了他不知道多少次了,他才答应的,只是他特行独立惯了,他想做什么谁也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李老师摇摇头,离开了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突然又转脸别有深意的看着镜子中的她,说道,“你叫欧阳伊漫是吧,你能不能帮帮我,让他来。”

    欧阳伊漫脸色一滞,尴尬的笑笑,说道,“最近我也很少见到他,而且他最近好像不愿意见我,所以,我说了也许只会适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李老师了然的点点头,看来所传非虚,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慕念城来了。就坐在前排一侧的一个角落里,一向行为低调的他显然不愿意参与到其中来,冰冷的一张脸,眸光平视着前方,好似在看着什么。可眼神又好似什么也没看。若即若离的神色,引起了不少女孩子的阵阵尖叫。

    整个大厅里,一片喧哗与吵闹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掀开幕布。悄然往台下看着,扫视了一圈之后,她的目光很自然的就落在他的身上,不管在哪儿,他强大的气场都会将他与其他的人给分离开来,让人一眼就能够找出他。

    正如此刻,他冷漠的犹如冰雕石刻的雕像一样坐着,笔直的身姿挺拔而冷硬,峭拔的犹如一道山峰,让人忍不住的仰视。他周围空着几个位置,挨着几个空位坐着的几个学生也安安静静的,所以,他们在整个大厅里格外的显眼。

    他在,他会一直看着她的表现,一想到这一点儿,欧阳伊漫就一阵阵的紧张。她来来回回的在后台踱着步子,心里默默的将所有的内容重新想了一遍。

    节目开始后,欧阳伊漫走上台,在汇聚而来的灯光下,此时的她,立刻在所有人心中引起了巨大的震撼。

    一头垂直的头发被梳成一个单环的发髻,脑后的头发自然的垂着,整个人看起来清爽而不俗,这样的发型很衬托她清纯的气质,一身白色的公主裙更是让她看起来如飘荡于人世之外的仙子。

    院领导满意的点点头,果然没看错人。从这儿开始,她便成了斯坦福商学院新一届的校花。

    慕念城自始至终都在做。

    一直到她宣布演出到此结束,各班开始分班级狂欢的时候,欧阳伊漫往台下一看,他不见了。

    匆匆的赶下舞台,顾不得卸妆,她就冲出后台,向大门口追去。

    学校大门口蓝色的宾利旁,欧阳伊漫奔过去的时候,慕念城刚刚拉开车门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,你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她大声叫着,踢掉脚上的高跟鞋,赤脚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慕念城顿住身子,站在车门口看着她,冷漠的好似看着一个陌生人,低头要坐进车里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扑过去,直接伏在了车前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双眼一眨不眨的注视着他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二人的目光相对,冷漠与炽热在较量着。

    她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的目光在接触到他的时候,明显的被冻结起来,心里一阵阵的黯然,不管她付出的多少努力,他除了对着她发怒之外,就是冻死人的冷漠。难道这一生她都要在不断的追逐中生活下去吗?

    许久,慕念城似是忍受不了她的注视,又或者是不屑于再做这种无谓的幼稚游戏,所以低头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一看,双臂展开匍匐在车前,双目倔强的看着她,今天如果他不答应她的条件的话,她就不会离开。哪怕被他的给撞得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汽车震动着,慕念城俊脸阴沉的可怕。二人无声的对峙着。

    突然,他走出来,大步朝着欧阳伊漫走过来。

    她心里一喜,赶紧站直了身子,欣喜的叫道,“城城哥哥,你终于要和我谈谈了?”

    慕念城没有说话,冷着一张脸一直走到她身边,然后伸出手,握住她的手腕,就往一侧拉去。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,你要干什么?我不走,你不和我谈谈的话,我是不会走的,你放开我。”欧阳伊漫一看,他根本没有和她谈的迹象。心里着急,明白了他只是强制她离开这儿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,你不想活了就随便找个地方去了结,我的车前不是你该去的地方,所以,离我远点儿。”

    他野蛮的扯着她的胳膊往树荫里走去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一看,她的力气实在是无法挣扎他的钳制,于是借着他的力气,往他的怀里一贴,然后另一只手就攀上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,你不见我,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难过吗?每天都好像是在炼狱中度过的,每次我去找你的时候,你都不在,城城哥哥,你为什么要躲着我?你这样让我好伤心。”

    她无辜而悲伤的倾诉着心里的怨尤,抬起雾蒙蒙的眸子情深的注视着他,将心里所有的感情,以及多日的思念全部倾诉在眼睛里。

    慕念城的动作出现刹那间的犹豫,他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刚刚在礼堂里,他没有无动于衷的冷漠看待一切,她的姿容她的声音,无孔不入的进入他的视线他的听觉里。

    整个演出的过程,他的大脑里如电影回放,闪过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点点滴滴,这些记忆原来早已经深入了他的记忆深处,不是随便能够忘记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看着她情深似海的雾眸,他有种刹那间跌入其间的冲动与迷茫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抓住了他眼中的迷茫,情不自禁的,迎着他吻了上去,她学着电影里看到的那样,幼稚的###着他的唇,冰冷但柔软的唇,让她的心砰砰的跳起来。

    慕念城突然感到唇上传来异样,紧接着眼前犹如铺开了兰花的世界,甜美的不真实的感觉从唇间传来。那一刹那,他要醉入其中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动。紧紧抓着她的肩膀的双手却不自觉间用力。任凭欧阳伊漫笨拙的吻着他。

    突然,他好似醒悟过来,手像触了电一样,大力推开她。然后大踏步的往车里走去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沉浸在他的气息里,猝不及防被推了个正着,蹬蹬蹬往后倒退了几步之后,就坐在了地上,站起来看向他,他已经坐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,城城哥哥。”她失魂落魄的叫着,追过去,可未曾到车身旁,蓝色的宾利就转了一个弯,往大门口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。”她竭尽全力的叫着,往前追赶过去。光裸白皙的脚踩在大理石地面上,清晰的冰冷。

    蓝色的车消失在视野里,欧阳伊漫愣愣的站在校门口,看着流水一样的车辆。迷茫和怅然紧紧抓住了她。

    她该怎么做?才能将他的心挽留在她的身上,才能让他注意到她,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?

    低头叹了口气,她转身。他们在这个学院里还要共同学习两年。她还有两年的时间,她要尽快的和他住在一起。

    转脸,瞿流枫站在她的面前,她刚刚丢掉的鞋子被他捡起来,举到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?“她从沉思中回过神来,漠然问道,就要拿过鞋子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是我?”他狡黠的笑笑,“欧阳小丫头,你有没有觉得我们的这句对白很熟悉?你见到我第一句话总是,怎么是你?好像不希望看到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迅速收手,鞋子被藏在了身后,她的手落空,自嘲的一笑,瞿流枫也在骗她。

    往一侧迈步,冷漠的往校园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哎,你不要你的鞋了?怎么就走了?”他一错身子,继续拦在她跟前,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白了他一眼,“让开,你不是不愿意还给我吗?那我就不要了,反正也不是我的鞋子。”说完,冷漠的继续往另一侧走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不还你,只是……”他突然拉住她的手,就往道旁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现在是在校园里,这儿是有摄像头的,你放开我。”欧阳伊漫惊慌起来,这个花花公子,臭流氓,想要占她的便宜,她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“坐下。”瞿流枫完全不理会她的叫嚷,将她按坐在一旁的休息椅上,在她面前蹲下身子,拿起她的脚放在膝盖上。

    她震惊的看着他的动作。有些呆愣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