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三百四十二章 女人的内衣
    夜,凝滞住脚步。朦胧的灯光下,慕念城悄然入睡,欧阳伊漫没有睡着,她抬手轻轻的抚摸着他胸前的肌肤,脑袋往他的怀里蹭着。

    他翻了个身,整个手臂搭在了她的身上,将她给完全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。”呢喃一声,继续睡去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呆呆的不敢乱动。依然是小时候的姿势,他将她完全罩入怀里,躲在他的怀里,她觉得难以自拔的安心。

    幸福的笑起来,他叫的是她,她很清楚,生气的时候,他就会叫她臭丫头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是有她的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满足的闭上眼睛,刚刚他的温柔是清醒的,她能够感受到,所以她应该放心了,慕念城是喜欢她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欧阳伊漫醒来,睁开眼睛,望四周看了一下,熟悉的一切,熟悉的人。心里被幸福荡漾的感觉,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她伸了个懒腰,打算细细的回忆一下再起来。

    慕念城坐在沙发上,他早就醒来了。这么多年,他一直保持着早期的习惯,因为不想在醒来的时候面对她,面对自己和她拥抱着一起睡的场面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再次落在床单上的那一抹红色上,心里竟然漫上来点点满足。

    两年来,他曾有过女人,严格的说,应该是不少的女人,因为回来后,他发现,这个魔女会时时的出现在他的头脑里。他不能让她占据他的心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不断的与各种类型的女人来往。也只有那样疯狂的麻痹,他才渐渐的淡去了身体和内心的焦灼。

    昨晚,他失控了,他很清楚自己,一开始是因为药物的关系,他没有控制自己,可后来,他抱着她,就彻底的失控了。

    他不需要失控,小时候如此,如今他更不允许让他失控的成分存在。

    他要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让她离开。让她自动的离开他。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,原来你在啊?”欧阳伊漫坐起来,双腿间的疼痛让她微微皱起了眉,胳膊上身上的酸疼也隐隐约约的袭击过来。

    抬头看到慕念城,看到他脸上复杂和冰冷,她禁不住的打了个寒颤,抬手拉起被子,遮挡住了胸前的旖旎。雪茄的味道冲入鼻息间,她咳嗽了几声,用手掩住了唇。

    慕念城的眸光一紧,她这种娇弱的掩饰,竟然在他的心里激起了一阵涟漪,身体深处的躁动再次的浮现着,他渴望再次拥住她,将她禁锢在怀里。

    冷酷的掐灭手中的雪茄,转身背对着她。

    “还不起来,难道还想让我要了你?”他冰冷的说着,掩饰住内心的波动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一凉,嗫嚅着解释道,“马上就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穿好衣服,我在外面等你,吃完饭之后我们就离开这儿。”他意识到什么,声音稍稍缓和了一些,拉开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以为自己又产生了错觉,摇了摇头,刚刚她只是习惯了他的冰冷而已,竟然听错了。慕念城明明是柔和的。

    兴奋的起身,忍住身上的酸疼,进入###间,洗漱完毕,穿戴整齐后,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等着她。

    戴雨潇抬头看着她,目光中询问的意味很明显。

    她微微点了点头,就羞涩的红了脸,坐在了慕念城身边特意留出来的空位置上。

    戴雨潇脸上荡开红润,昨晚她一直在担心着,她清楚慕念城是自制力很强的孩子,即使有药物,他也有可能忍住。

    看来,一切都如她料想的那样,心里的一颗石头,落了地。

    慕冷睿的脸色也轻松起来。饭桌上的气氛顿时有了不同。

    慕念雪看了看几个人,将手里的面包撕了一片放入口中,抬头盯着欧阳伊漫看了一会儿,又看了看沉静的好似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的慕念城,突然从下面踢了一下欧阳伊漫。

    欧阳伊漫好似在想着什么,猛然间抬起头,受惊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漫漫,你和哥哥之间没发生什么吧?”慕念雪狡黠的看着她,她的脸上明显的红润好似饱蘸了露珠的玫瑰,盛放着迷人的光彩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。”欧阳伊漫赶紧矢口否认,偷偷的看了一眼慕念城,小脸,更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骗我。”慕念雪才不相信呢.欧阳伊漫是她从小玩到大的玩伴,这么奇怪的反应,一定有奸情。

    “雪雪,赶紧吃饭,吃完了饭你不是还有舞蹈课吗?”戴雨潇适时的打断了她的话,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给忘记了,哎呀,已经八点了,我八点半的课,这可是我给他们上的第一节舞蹈课,不行了不行了,爹地妈咪,哥哥,我走了,漫漫,我有时间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慕念雪起身往外跑去,跑了几步发现没带车钥匙,回来抓起餐桌上的钥匙,急匆匆的离开。

    慕念雪毕业于舞蹈学院,喜欢舞蹈,原本想做舞蹈演员的,可被戴雨潇给打击了,做了一名舞蹈老师。这只是她暂时的职业而已。

    吃完了饭。欧阳伊漫打算收拾一下行李,慕念城站在门口,不耐烦的说道,“什么也不用带,全买新的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解决了所有的问题。

    戴雨潇点点头,塞给她一张卡,“去吧,漫漫,你们好好相处,闲暇的时候想起我来,就回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欧阳伊漫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慕氏庄园。

    坐上慕念城深灰色的劳斯莱斯,欧阳伊漫心里有些忐忑,对即将要去的别墅充满好奇。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。你的别墅在什么地方啊?距离这儿远吗?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要叫城城哥哥。”

    慕念城双眸冷静的看着前方。答非所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叫城城哥哥叫什么?我已经叫了这么多年了,挺好的。”欧阳伊漫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,只是不能叫城城哥哥。”他的脸冷了几分,怎么每次对于他的命令,她都要质疑或者是提出问题?

    “我想想,要不叫念城?不行,我叫哥哥叫惯了,那就叫城哥哥吧。”欧阳伊漫欢快的纠结着这个问题,最终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慕念城挤出这个字,之后陷入沉默中。

    “哇,这儿的景色好美啊。城城,哦,城哥哥,我们的别墅就在这儿吗?”欧阳伊漫发现他们在爬着一座山,攀上道路的两侧是火红的枫叶。竟然和慕氏山庄有相同的枫树。

    “就在上面。”

    很快,他们就在一处别墅前停下,大门自动打开。车驶入其中,一个佣人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回来了。”佣人殷勤的迎了上来,看着欧阳依漫,深深施了一礼。毕恭毕敬的模样让欧阳依漫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云嫂,她叫漫漫,以后要在这儿住些日子,你将楼上的客房收拾一下。”慕念城瞥了一眼身边的欧阳依漫一眼,冷漠着介绍完毕,就穿过碧树掩映下的长长的石子道路,往那深灰色的大房子走去。

    “哦,那我叫您……”云嫂尴尬的搓着手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云嫂,我叫欧阳依漫,你就叫我漫漫吧,家里人都这么叫的。”

    欧阳伊漫看了一眼甬道上,慕念城消失在灰色的房子中,她刚刚说让她住在客房,是什么意思?要和她分开住吗?

    “我还是叫您欧阳小姐吧。我这就给您收拾客房去。”

    云嫂带着欧阳依漫往前走去,时不时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欧阳依漫。

    两人默然无声的往前走,欧阳依漫觉察到她神色有些异常,就试探着问道,“云嫂,城哥哥经常住这儿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唉,也不常住,偶尔住下来,在林……哦,没有住这儿。”云嫂擦了匆匆的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,刚刚差点儿说漏了嘴。

    如果坏了慕念城的事儿,那么她往哪儿找这么好的工作去?

    欧阳依漫心里一动,抬头看了一眼云嫂,淡淡的笑笑。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走进客厅,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整栋别墅的格局,有些美国加州房子的风格,呈阁楼式的造型,精致而典雅,房间内的设计完全是以黑灰白为主流。

    符合慕念城的性格特征,可她觉得这些太生硬了。

    她来回走着,上下打量着周围的格局,既然她要在这儿常住,她就不会让这个家这么生硬而冷淡,她要营造出温馨的氛围来。

    云嫂看着她,刚刚的慌乱已经恢复到了平静,“欧阳小姐,我给您收拾房间,您稍稍等一下。”说完,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什么,一脸歉意的扭身看着欧阳依漫,不好意思的说道,“看到您,我有些激动,我先给您倒水。”说完,就转身去茶水间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云嫂,至于房间, 倒是不着急,还是让我自己来收拾吧,毕竟是我要住的,所以我自己收拾起来随心所欲。带我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和蔼的站在云嫂的跟前,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的笑。可云嫂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发憷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云嫂谦逊的带着她到了楼上,指着一个白色的房门说道,“这儿就是客房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欧阳依漫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只见二楼的房间格局很是微妙,上楼之后是一个小型的吧台,几张椅子。

    顺着过去,是一个开放的客厅。客厅依然是黑白的格局,只是有了一些格纹的变化。

    然后是并列着的几个房间,依次是灰色的、银色的、深蓝的不同的色彩,而黑色和白色的房间,相对着。

    “那这个黑色的房间是城哥哥的?”她指着那个关闭着的黑色的房门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小姐。”云嫂垂首,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,我随处看看。”欧阳依漫吩咐一声,转身就打开白色的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环视着整个房间,她发现这个房间完全是女性化的设计。蕾丝和镂空的窗帘让充满着奢靡的味道,房间呈淡淡的粉色系。她环视了一下周围,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她拉开衣柜,里面满满一柜子的衣服,各种衣裙修身的、长款的、短款的、真丝的、绸缎的等等,所有的款式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她蹲下身子,快速的拉开抽屉,里面有一些女性的内衣,她拿起来一看,D型号,她的是C###的。那么是谁的?

    她呆呆的蹲在那儿,拿着手中昂贵的内衣,心里翻腾过一阵阵的酸楚。

    难道这两年里他真的有别的女人了?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。没有亲眼见到的,她永远不相信。

    听到对面门开的声音,她迅速的将内衣塞入抽屉里,拉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城哥哥。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慕念城正要下楼。听到欧阳依漫的声音,停下脚步,回头看到她从客房里出来,脸上掠过一丝惊诧。

    “去公司。”

    转身,他冰冷的脸上浮现出嘲弄。看到了最好。那就早些离开。

    “城哥哥,你不是说今天要陪着我买生活用品的吗?怎么又到公司里去?”欧阳伊漫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,走过去抱住他的胳膊,娇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?什么时候答应过?”慕念城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在家里的时候啊?我带行李的,你说重新买,我今天晚上就要住下来,要换衣服###等等,这些都要买的,城哥哥,你不会忘记了吧?”

    欧阳依漫全身都倚在他的胳膊上,撅着小嘴儿不高兴的说道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