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三百五十章 你又在玩什么把戏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三百五十章 你又在玩什么把戏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想法在她的心中缠绕,但是都渐渐的被一副画面所代替。

    慕念城抱着欧阳依漫在床上不断的翻滚,做着曾经和自己做的那样亲密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“啊”欧阳依漫痛苦的嘶喊了一声,重重的倒在了床上,脑袋埋在了被窝之中,她不断的摇头,想要将这一幅画面从自己的脑海中赶走。

    可是,她越是这样,那副画面便越是清晰,她甚至还看见了林岚在对她挑衅的微笑……

    双手撑起自己的上半身,欧阳依漫用脑袋不断的撞击着枕头,她试图以这样自虐的方式得到解脱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主卧室里。

    欧阳依漫走后,林岚飞快的凑了过来,双手紧紧的抱着他手臂,半是谄媚半是讨好,“念城,你不要生气了嘛……”

    慕念城没有说话,只是紧紧的皱着眉头,白色地毯上的一簇簇猩红色充斥了他整个眸子!

    那个女人受伤了?!

    这个意识撞进他脑海中的时候,他的心莫名的被揪了一把,一道抑郁的气息紧紧的堵在他的喉咙处,几乎让他差点窒息。

    “念城,不要再为这种女人生气了嘛,你刚才不是说有新的道具想要试试看吗?我们现在就来试试吧!”

    边说着,林岚的柔荑已经抚上了他的胸膛,手指滑溜的钻进了他的浴袍之内……

    只是,她的手还没有机会得逞,就被他厚实的手掌紧紧的抓住,阻止了她进一步的动作。他的眸中写着浓烈的不悦,两道剑眉更是紧紧的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!”冰冷的声音,语调很轻,却意外的有着强烈的震慑力。

    林岚的身子微微僵了一下,乖巧的应声,抽回了自己的手,“念城,我突然想起来,经纪人帮我约了一个导演,关于新片的剧本还有很多事情要讨论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以鼻轻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,也不曾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念城,那我就先走了,你有空的时候,想我的时候,就给我打电话哦!”

    从衣橱中拿出一套衣服,迅速的换上,林岚没有再多做停留,踮起脚尖在他的脸上印下了一个吻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人,最懂得就是看人脸色了,否则,得罪了人而不自知,那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林岚走了,空气中的气息也开始变得缓和,慕念城心中烦躁的气息也散去了不少,垂了垂眼睑,他眸色淡淡的扫了一眼白色的地毯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怎么受的伤?不知道严重不严重?

    关心的念头一个接一个的从脑海中冒出,慕念城自己都快要抓不住,直到他下楼拿了医药箱之后,他才惊觉自己的举动!

    他这是在干什么?是在关心那个该死的女人吗?他干嘛要关心她?她的死活和自己有什么关系?像她那种心口不一的女人,他才不可能会关心她!她也不值得自己关心。

    脑海中,一闪而过妈咪的脸庞。

    慕念城顿时有了安慰自己的借口,他才不是关心她呢!他只是怕她到时候病的快死掉了,妈咪知道了责骂自己罢了!

    有了说服自己的理由,慕念城的脚步没有迟疑,朝着客房大步走去,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了几下,不等房间里的人回答,便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正在换衣服,准备做瑜伽的欧阳依漫因为门的猛然打开发出了一声惊叫!

    尖叫声让慕念城觉得刺耳,皱了皱眉,不悦的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看见进来的人竟然是他,欧阳依漫的警戒顿时放下了,她拿宽松的瑜伽服遮挡着胸前的春光,绯红着一张小脸,结巴着说,“城城哥哥,你你,你怎么来了!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!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这里是他的家,他喜欢去哪里就去哪里!即便是她住的房间,也还是他的地盘!

    热脸贴了冷屁股,欧阳依漫脸上的笑容尴尬的顿住。

    她猛地记起,自己身上还只穿着贴身的衣物,脸蛋更红了,“城城哥哥……那,那个,我……你,你可不可以转过身去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慕念城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,不着痕迹的扫了她一眼,白皙的胴(体)虽然有瑜伽服在中间遮拦,可是却还是遮挡不住它的魅力。

    白嫩的肌肤上隐隐的还有他留下的痕迹,这让他忆起了她在自己身下承欢###的场景,眸中倏地闪过了一丝火苗,###猛地一热。

    “过来!”医药箱被随意的搁在桌子上,他冷着嗓子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依漫结巴着,她现在可是还没有穿衣服的呢!

    “过来!”声音微微上扬了一个弧度,显示着他的不悦。

    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,欧阳依漫迟疑了几秒,还是乖巧的迈开步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反正,他们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了,该看的,不该看的,都被他看过了,也没什么好害羞的了!

    “坐下!”

    又是一道冰冷的命令,他拉了一下房间里的贵妃椅,下巴微微抬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明所以的欧阳依漫狐疑的觑了他一眼,依旧照着他说的坐下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还未坐稳,他已经弯下了身子,一把抬起了她的脚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身子弧度的猛烈变化,让她忍不住惊呼了一声,“城城哥哥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疑问被他一个冰冷的眼神打断,抿抿唇,她乖乖的闭上了嘴,静静的等候着他的下一步动作。

    已经被瞿流枫清理过的脚板,伤口已经裂开,不断的往外渗着鲜血,虽然不多,却也让人难以忽视。

    眉头微微皱了一下,慕念城拿出棉签药水,细细的清洗着伤口,然后抹上了一些药膏,然后用纱布轻轻的缠住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一只还没有清理的脚板,就比较麻烦了,因为没有的道及时的处理,再加上欧阳依漫的粗鲁行为,已经有不少的碎石子,深深的嵌进去了,慕念城必须得用镊子才能够夹出来……

    整个过程中,欧阳依漫都只是皱着眉头,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,就连额头上因为疼痛渗出了冷汗,她都固执的没有哼一声。

    眼角无声的扫过她的脸颊,将她倔强的模样净收眼底,她这样的模样,让慕念城心中莫名的烧起了一把无名火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就非得要这么的逞强吗?

    说一声“疼”会要了她的命吗?

    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,一副自己是是女强人的模样,被人打断了肋骨也不吭声,在跆拳道比赛的时候,被自己撂倒也不哼一声,她难道当自己是女超人吗?

    怒火充斥着他的脑海,手下抹药的动作也就没有了轻重,时不时就会力道过重,让她疼痛的一阵细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良久,两只脚的伤口总算是处理好了,慕念城这才站起身,从里面拿出一支药膏,随意的搁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伤药,每天记得抹三次,这几天别碰水!”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简单的交待着,不带一丝的情绪,可是听在欧阳依漫的耳朵里却完全变了模样。

    城城哥哥他这是在关心自己吗?是在关心自己吧!

    如果不是关心自己的话,他为什么要亲自来给自己上药呢?如果不是关心自己,他怎么会舍得丢下那个大美人,来看自己呢?他一定是关心自己的……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的心中便多了几分甜蜜。

    她怎么就忘记了呢?城城哥哥根本就不是那种习惯表达自己感情的人啊!

    慕念城的眉头紧了几分,这个女人是在乐什么?

    虽然她脸上没有露出微笑,可是她的明眸中明显的闪烁着笑意!

    这个女人,心里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?

    眉头皱了皱,慕念城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提起医药箱,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见他竟然转身要离开,欧阳依漫马上就不干了,难得这么好的气氛,她要是不好好把握机会和他好好相处,沉寂培养感情的话,那自己就是傻子了!

    她猛地站起身子,不顾自己脚上的伤,几步追上了他的步伐,从背后紧紧的环住了他的腰,小脑袋更是紧贴在他宽厚的后背上。

    身子猛的僵了一下,她突然的动作让他有点懵,慕念城愣了几秒之后,才冷冷的开口,“放手!”

    身后的人没有说话,他只是感觉到身后的人脑袋摇晃了几下,“松手!”音调上扬了几分,带着明显的不悦。

    欧阳依漫动作顿了一下,却还是没有松手。

    “欧阳依漫,你又在玩什么把戏!”阴沉的声音里带着极度的冰冷,几乎寒彻了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“松手!”拉扯了几下,欧阳依漫的手依旧禁锢的死死的,即便是他都撼动不了。

    “欧阳依漫,你到底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欧阳依漫,你给我说话!”

    慕念城的忍耐达到了极限,他不断的做着深呼吸才克制住狠抽她一顿的冲动。

    等了许久,一道颤巍巍的声音自他的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城城哥哥,我,可以说话了吗?”

    她可以说话了吗?

    shit!

    难道他还限制了她说话的权力不成?

    “欧阳依漫,收起你那套假装无辜的把戏吧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