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三百零四章 心,遗落在哪儿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三百零四章 心,遗落在哪儿

    戴雨潇感觉到,自己的心跳的很厉害。

    她无法确定,如果真的是如自己猜测的那样,她会怎么做?

    两人一起经历过的那些事情,足以让她完全的信任他,可为什么她竟然这样的不安?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罗箫音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颤抖着手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雨潇,你老公在开会。开什么签订合约的记者招待会。正好我去的时候赶上了,是和瑞典的一个贵族签订的,那个来签订合约的洽谈商,是个女人,你也不要多想,男人逢场作戏是必然的,他只要对你好,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罢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戴雨潇能明显的听出,那边挺混乱的。

    既然是慕氏集团的签约仪式,那网上一定有各种报道。她灵机一动,将平板电脑拿出来,打开了网页。

    输入“慕氏总裁”几个字,强大的搜索引擎立刻弹跳出一系列的报道和照片。

    “慕氏总裁携手瑞典王室后裔,关系融洽。”

    “是洽谈还是色(诱)?”

    “慕氏集团又上新台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戴雨潇点开了图片,慕冷睿与一个女人的照片刷刷刷的占满了整个网页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很漂亮,深邃的眼睛,透着智慧的光芒与高贵的气息。一###波浪的卷发很好的衬托出她赫本一样的脸型。尤其是唇,带着莫名的性感。

    戴雨潇以前不懂什么样的唇叫性感,可看到那个女人的第一眼,这个词儿就蹦入了脑袋中。

    她和慕冷睿站在一起,两人明显很般配,她身上的高贵的气质不仅没有压倒慕冷睿,反而衬托的男人更加的尊贵无比,尤其是眉宇间的那股若有若无的冷,让人情不自禁的折服沉醉。

    两人的关系很好,可以用相谈甚欢来形容,单单从照片上就能够看得出来。虽然慕冷睿的神色间有着隐隐约约的别人感觉不到的疲惫。

    照片上的背景很多很广,有在商场的,有在西餐厅的,有在灯火阑珊的酒吧的。

    戴雨潇的心在一点点的陷落。那么昨晚,无疑他是和这个女人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二人在一起干什么?她不敢想了。

    将手中的电脑扔在一侧,她轰然倒在床上,各种纠缠不清的画面浮现在脑海里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五指渐渐的抓紧,颤抖着的手死死的抓着被褥。不行,不行,她一定要打电话问一问,否则她要发疯的。

    拿过手机,毫不犹豫的拨打了慕冷睿的电话。

    响过一阵后,电话打通了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醒了?有没有想我?”那端传来慕冷睿磁性的神采奕奕的声音。

    戴雨潇坐起身子,沉声问道,“我想你了,你昨晚没有回来,所以打电话问问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明显的,她的声音开始哽咽。

    “昨晚忙到很晚,就没回去。宝贝,放心,我刚刚从签约现场回来……哎,小心……宝贝,我要挂断电话了,公司门口有些麻烦,需要解决一下。”

    慕冷睿就要匆匆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哎,冷睿,是她的电话吗?”挂断的最后一刻,戴雨潇听到了女人生硬的普通话。

    原来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,而且刚刚的关切也是针对那个女人的。

    戴雨潇怔怔的看着前方,耳中听到的应该是真实的,那种关切。不是偶然的吧?

    一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她的泪水没有干过。

    想要去亲自看看,质问一下,这一切都为了什么?

    可,因为未曾满月,她不能出门。

    晚上,汽车声在院子里响起。戴雨潇一下子就跳了起来,往楼下冲去,她要问问他,为什么那样对她?可想了想,做错的是他,她要让他明白,她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夫人,大少爷让你下去,说是有客人来。”王妈敲了敲门,在门外叫道。

    戴雨潇想了想,客人来?什么客人?

    思索了一阵,说道,“你先下去吧,我待会儿就下去。”起身,换了件淡紫色的真丝裙。

    下楼到了楼梯处,就看到一个拥有模特傲人身材的女人怀里抱着她的雪雪,正一脸喜悦的注视着。

    头脑轰隆一声,她的身子摇了摇,抓着楼梯扶手的手,传来阵阵的痛。

    是那个女人,她已经登堂入室了吗?

    那是她戴雨潇的孩子,那个女人怎么能够抱得那样心安理得?笑的那样幸福?

    她几步走下去。

    “您就是戴尔小姐吗?真漂亮。看您抱宝宝的姿势,一点儿也不陌生,难道您已经有了宝宝了?”

    她微笑着,话语里却满是刺儿。

    “请问您就是戴雨潇小姐吗?听冷睿不断说起你,真的就如我猜测的那样, 你很美。”戴尔小姐淡淡的笑着,看着她热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是吗?我老公在外人面前夸我,很正常。欢迎戴尔小姐到我家做客。”戴雨潇脸上的笑容更浓了。

    心却是更冷,冷睿,叫的真亲切,连我这个做老婆的都自愧不如,难道你们的感情真的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?追到家里来?

    “宝贝,你下来了?来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。”慕冷睿从外面走进来,一眼看到两个女人。过来揽着戴雨潇的肩膀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冷睿,我们已经认识了。别这样,还有客人看着呢。”她瞥了戴尔一眼,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“冷睿,见到你的夫人,我总算了却了我的一桩心愿,这下我就安心回国了。还有你的宝宝,真的是太可爱了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戴尔毫不避讳的说着,由衷的羡慕在深邃的眼眸中荡漾过。

    戴雨潇看得很清楚那些东西叫做什么。

    一顿晚宴,吃的很是艰难。

    戴尔是个开朗的人,不断的与家里的人说笑着,好像她才是这个晚宴的女主角,相反的,戴雨潇酒安静了很多,她尽量的不看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突然,喉咙间被什么给卡了一下。刺痛从喉咙间传来,很明显,是鱼刺。

    一根鱼刺卡在了喉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有些不舒服。先告退。”她起身,脸涨得通红,匆匆的说了声,就立刻冲入了卫生间,使劲儿的咳嗽着,试图将那根鱼刺咳出来。

    可,没有任何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没事儿吧?怎么了?” 慕冷睿拍打着卫生间的雕花木门,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只是卡着了一根鱼刺,梗得难受。”她勉强止住干呕,沙哑着声音答道。

    “鱼刺?快开门,王妈,快给医生打电话。”慕冷睿紧张的使劲儿拍打着,催促着,“宝贝,赶紧开门。”

    泪水再次的涌出来。

    他还是关心自己的,他的心还是在她这儿的。她不要哭,不要哭。这样哭着让他看到,难看死了,本来那个戴尔已经够漂亮了,难道非要她做绿叶吗?

    “开门啊,宝贝,是不是感到疼的厉害,你闪开,我踹门了。”慕冷睿焦急的喊着,往后倒退了一步,抬脚踹门。

    门“忽”的一声打开。戴雨潇涨红着脸,红着眼睛出现的门口。

    “宝贝,来,我抱你到沙发上去。你千万不要乱动,一会儿医生会来的,对了,王妈,快,倒些醋过来。”他紧紧皱着的眉头在看到她的刹那,微微松开,可紧接着就皱的更深,一把来个公主抱,抱住她就往沙发走去。

    “让我下去,冷睿,有客人在场。”

    戴雨潇瞥了一眼关切的围拢过来的家人,尤其是听到他说拿醋来的时候,脸红了。

    “戴尔不算是客人。”他野蛮的抱紧了她,坐到沙发上,将她紧紧抓着喉咙的手拿开,生怕她将自己抓伤。

    她的心再次的痛,超过了喉咙间的刺痛。那个戴尔不算是客人,算是什么?家人还是亲密的朋友?原来他们已经亲密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坐。”她倔强的要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,如今觉得再在他的怀里多呆上一秒钟,她都觉得是一种讽刺,尤其是当着那个女人的面,做戏吗?

    她惨淡一笑,挣扎着。

    “乖,听话。好好坐着,一会儿医生就过来。醋来了,喝一口,会好些的。”从王妈手里端过醋,送到了她的唇边。

    “我不喝,我从来不吃醋的。”戴雨潇觉得真是讽刺,要喝醋,这不是标明了她在吃醋吗?

    “来,喝了就会好受些。”慕冷睿软声哄着,目光盯着她不断落下的泪水,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我不喝,我等医生过来。咳咳,咳咳。”她蛮横的叫着,引来一阵咳嗽。

    慕冷睿低头注视了她一会儿,突然仰脸喝了一口,低头猝不及防吻住她的唇,舌迅速的撬开她的唇,酸酸的液体顺着她的舌注入她的喉间。

    “好酸。”舌端被迅速的刺激着,她大力的推开他,只觉得喉咙间火辣辣的难受。

    目睹着这一幕的田雨涵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戴尔小姐,不好意思,看来今晚不能尽情招待您了。”她婉转说出自己的意思。礼貌的陪着笑脸。

    戴尔明白了,赶紧点头,“没关系,我已经达成了我的愿望,能够到冷睿家做客,是我的荣幸,何况我已经吃好了,就不打扰了,多谢伯母您的款待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看向沙发上别扭的两个人,歉意说道,“都是因为我的原因,才会发生这样的事儿,我就不打扰了。心里一直会惦记着您的。”

    她诚恳的看着戴雨潇,行了一礼,然后翩然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送送她。难道不会觉得遗憾吗?”慕天佑田雨涵送戴尔出去,戴雨潇没好气的推拒着慕冷睿。酸涩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如今这样,谁也别想让我离开你,甭说是一个戴尔了。就是瑞典王室的继承人前来,我也这样。”慕冷睿抱紧了她,喃喃说道,好似在发誓。

    戴雨潇心里有些隐隐的后悔,难道是误会他了?

    可是那些照片历历在目,在她的头脑中挥之不去。如一根无法展开的藤条纠缠着她,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甜言蜜语。我上楼去休息一下,等医生过来了,你再叫我。”感到喉咙有些好转,她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,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抱你上楼。”他一点儿没商量的抱起她,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我昨晚没回来,你是不是吃醋了?我就担心你这一点儿,看来你还是误会我了。”这时候窥出女人心事的慕冷睿,强硬的抱起她,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谁吃醋了?你有没有回来,关我什么事儿?你不回来骚扰我,我落得个清静,惦记你干什么?别自作多情了。”

    被说中心事,戴雨潇彻底的羞恼了,那些心里的话全部发泄了出来。抬手握紧了拳头捶打着他结实的胸膛,叫嚷着。泪水顺着脸颊落下来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