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三百七十三章 病房里的热情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三百七十三章 病房里的热情

    魔城国际。

    瞿流枫从上午开始便在这里等候,早上没有看见她上班的身影,中午、下午都没有看见他下班的身影。

    直到按捺不住,询问了在前台上班的洛梦芷之后,他才知道,原来欧阳依漫竟然没有来上班。难道这是她躲避自己的方法吗?

    瞿流枫有点沮丧,这几天欧阳依漫对他的态度,让他有点小受伤。

    从前还会和他说上几句话,自从那天她和慕念城一起出现之后,她对自己就更加的冷漠了。

    谢过洛梦芷之后,瞿流枫颓丧的朝外走去,这个时候,洛梦芷手中的手机震动了几下,一条信息传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扫了几眼之后,她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,快步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瞿先生,瞿先生,您请等一下!”

    “有事吗?小姐?”瞿流枫礼貌的回应着,嘴角噙着一抹礼貌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不是找欧阳依漫小姐吗?我刚刚得到消息,她受伤住院了!”

    “受伤?住院?她在哪里?她伤的严重不严重?在哪个医院?”瞿流枫抓着她的双肩,用力的握着,急急地追问。

    洛梦芷报上了地址,瞿流枫一声简单的道谢之后,迅速的上车,离开了。

    病房里,慕念城已经处理完了公事,正在做最后的复核,欧阳依漫痴痴地看着他的侧脸,嘴角的笑意恬静而又满足。

    见他阖上笔记本,她急急地开口,“念城,你已经忙完了吗?”

    慕念城皱了皱眉,还没有来得及回答,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以及随后传来的哐当的开门声。

    “欧阳,你没事吧……”急促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喘息,看来他是一路小跑上来的。

    瞿流枫看向坐在病床上,一副悠然姿态的欧阳依漫,顿时松了一口气,这才注意到了疲惫的慕念城。

    “慕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瞿总。”因为欧阳依漫在旁边,他只能如实称呼瞿流枫。

    打过招呼之后,瞿流枫快步的走向欧阳依漫,担忧的上线打量着她,“欧阳,你怎么会受伤的?是谁伤害的你?告诉我,我一定帮你报仇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看着有点激动的瞿流枫,欧阳依漫只觉得语塞。

    “欧阳,你说话啊?是不是伤的很严重?你是不是不舒服?你那里不舒服?你等着,我马上去叫医生……”瞿流枫很紧张,一双眸子不断的在她身上转悠着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谢谢你!”瞿流枫的热情,让她无所适从,尤其是在慕念城还在场的情况之下,一切就显得更加的微妙了。

    她担忧的睨了慕念城一眼,阴沉的脸色,紧皱的眉头。他,该不会是生气了吧?

    顺着欧阳依漫的视线,他看到了慕念城,脸色顿时也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慕少,你不是口口声声说,欧阳是你的未婚妻吗?难道你就是这样,保护你的未婚妻的吗?”

    指着病床上的欧阳依漫,瞿流枫的口气并不好。一个男人,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,那还算是什么男人?

    慕念城明明就不是那种懦弱的男人,为什么还是让欧阳受伤了呢?莫非,这其中有什么隐情?想着,他的眉不由的皱了皱。

    “瞿总,这是我们的家事,你不便多问。”冷冷的声音,带着一丝淡淡的疏离。

    “欧阳是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他作为朋友,关心她,难道也有错吗?

    “即便是朋友,有些事情,也不方便知道。瞿总,我知道你是关心漫漫,但是这件事情,我们自己会处理!”

    面对着这个好朋友,慕念城终究还是说不出太过残忍的话。

    瞿流枫深吸了一口气,情绪也渐渐地平复了下来,他开始考虑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慕念城说的没错,自己不过就是他们的朋友罢了,如果他们不主动说,他又有什么有资格去过问他们之间的私事呢?

    “慕少,伤害欧阳的人,你一定不能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!”他本来就有这种打算,这件事情,不会就这么算了的。

    林岚一定会为她的愚蠢,付出代价的!

    瞿流枫没有再说话,而是转而与一旁的欧阳依漫闲聊,言语之中并不避讳自己对她的关心。

    大约坐了十五分钟左右,瞿流枫起身离开,临走前不忘对欧阳依漫一阵叮嘱。

    “慕少,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?”跟着瞿流枫走出了病房,慕念城冷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下,腹部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。

    “这一拳,是替欧阳打的,当做你没有照顾好她的惩罚!”收起拳头,瞿流枫继续说道,“需要帮忙,就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ok。”慕念城轻轻的应声,没有因为他的那一拳而动怒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之间的情谊,即便中间夹杂着一个欧阳依漫,却还是不能将他们之间的情谊斩断

    “慕少,欧阳是一个好女人,你要好好待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有分寸!”冷冷的声音,没有多余的情绪,让瞿流枫猜不透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瞿流枫没有再说话,只是潇洒的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慕念城推门进去,正好看见欧阳依漫急匆匆坐上床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有偷听的毛病了?”淡淡的声音,带着明显的戏谑。

    “我,只是怕他会对你动粗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结果,还真的被她猜中了,瞿流枫果然对他动粗了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真了解他,竟然能够猜得到,他会对我动手!”眸色微微动了一下,有什么情绪正在不断的发酵。

    “我,我也只是瞎猜的!”

    “瞎猜就能猜中,若是你用心的话,岂不是能当他腹中的蛔虫了?”戏谑的话语里带着一丝暗讽。

    “念城,我和他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!”欧阳依漫急急地开口,就怕他会误会自己和瞿流枫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林岚说,你曾经私底下见过瞿流枫,甚至还和他一起去过冰店?”

    听到林岚这句话的时候,他虽然愤怒,却并不相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冷静下来之后,那句话就好像烙印一样刻在了他的脑海里,不断的在脑海中回荡。瞿流枫的出现,无疑更是让那个烙印不断的扩大!

    他们之间绝对不单纯!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一张小脸变得苍白,她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去过没有?嗯?”音调微微上扬了几分,似乎隐隐的带着不耐。

    她的迟疑,已经给他最好的答复,这让他的心中极度的不爽。

    “去过,但是那是因为……”她的脚崴了,想要找个地方急救和乘凉,周围又没有医院和小诊所,他才会带着她去冰店的!

    “去过就是去过,不要找理由!”

    想着他们之间亲密的模样,慕念城的心中顿时堵得慌,那样的感觉,就好像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一样,让他极度的不悦。

    “念城……”欧阳依漫诺诺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欧阳依漫,难道林岚真的说对了?你根本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?”

    眸子微微眯起,有愤怒的火光,在里面一点点的迸发。

    “念城,你知道的,我根本就不是那种人!”

    “你不那种人?那你是哪种人?欧阳依漫,你倒是说说看,你是哪种人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欧阳依漫一时语塞,这让她如何开口?

    “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吗?嗯?欧阳依漫,我不过只有几天没有碰你罢了,你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别的男人走了吗?”

    胸口,仿似压着一块大石头,让他有点窒息。想着欧阳依漫和别的男人在一起,在别的男人身下辗转承欢,他的胸口莫名的就有一股怒气!

    她都是他的未婚妻了,难道就不懂得自爱吗?

    “欧阳依漫,我跟你说过的,和瞿流枫保持距离,保持距离。可是,你还一次次的背着我和他偷偷的见面!欧阳依漫,你告诉我,你到底存的什么心?你是不是,只要一天没有男人,你就憋得慌?嗯?”

    长腿跨出几步,他的拇指和食指紧紧的捏着她的下巴,眸子里燃烧着熊熊的烈火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那么空虚,寂寞,那我就成全你!”低沉的语调带着浓烈的不悦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依漫的话还未来得及开口,话语就已经被慕念城吞进了嘴里,薄唇覆上了她的红唇,带着惩罚性的吻,显得格外的霸道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依漫抬手,想要推开他,她不要这样,不要这样子和他亲近,她要的是两个人心甘情愿的,而不是这样带着掠夺和侵略的占有……

    只是,慕念城哪里容得了她拒绝,右手一抬,死死的扣住了她的后脑勺,不断的加重着亲吻的力道,她的呼吸似乎都被他掠夺了,心中胀着什么,无法呼吸……

    长长的热吻,吻热了两个人的体温,也吻热了病房里的空气,两个人的呼吸都不自觉的变得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欧阳依漫的右手手肘虽然受伤,但是并不是不能动作,她轻轻的移开自己的右手,以左手勾着他的脖颈,动情的回吻他。

    生涩的吻,让慕念城心中一热,吻的更加激烈了,一双手也开始变得不规矩起来。

    宽松的病号服,此刻变成了最最性感和方便的服侍,他根本不用费力,一双手便轻松的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松懒的扣子随着他的动作,很快松开了,露出被胸衣包裹着的一对饱满。

    饱满浑圆的山丘,耸立在空气之中……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