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88小说网 > 邪少的纯情宝贝 > 第三百零五章 他,艰难的忍着

邪少的纯情宝贝 第三百零五章 他,艰难的忍着

    慕冷睿没有说话,抱着叫嚣的戴雨潇进了卧室,“嘭”的一声带上门,转脸就把女人抵在了门上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。你没有资格碰我。你不是对那个戴尔很好吗?你不是要陪着她吗?你去啊。去啊,没人拦着你。”

    她彻底的疯狂了,踢打着他,踹在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慕冷睿没有动,直直的看着怀里的女人,唇角的笑容越来越灿烂。

    “你还笑,你觉得我很好笑是不是?我被鱼刺卡了你就觉得心里舒服是不是?你从我的卧室里滚出去,我不想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戴雨潇看到他得意的一张笑脸,火冒三丈,这张脸,在那个女人的面前怎么就那样的英俊高贵,吸引眼球,怎么到了她面前就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痞子相,难道她就这么不堪?

    她的双脚好不容易才落到地上,使劲儿的往外推着他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真的在吃醋啊。哈哈哈……”慕冷睿将她揉进了怀里,爽朗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握紧了小小的拳头,恨恨不已的捶打着他的背,趁着偶尔挣扎的缝隙叫着:“你还笑,我吃醋怎么了?你就得意了,我告诉你,我以后不会再为你……”

    唇,迅速的被他给堵上。发狠的话语被他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巧妙的疯狂的吻着,毫无顾忌的吻着,直吻到她气喘吁吁,彻底的没了爆炸的可能,才沙哑着声音说道,“宝贝,你是不是觉得我冷淡了你?”

    “你滚。”她再也说不出话来,泪水哗啦啦的往下落,何止是冷淡?简直是无视,她在他的心里成了可有可无的点缀。

    他抱起她到了床上,轻轻柔柔的将她拢在怀里,拍打着呜呜咽咽哭着的她,低头吻去她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戴尔是我在大学的好朋友,严格的说是好哥们。她这次来是关于慕氏集团与王室签约的问题。如果我和她之间有什么,在大学期间就有了,不会等到现在。昨晚我是在公司里休息的。我的助理可以作证,因为昨天有关合约的问题突然有了变动,为了不延迟签约的日期,昨晚一直在加班。”

    他温柔的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这些日子都不想看我一眼,是不是觉得我生过宝宝了,就不漂亮了,厌烦我,不想看到我了?”

    她的叫嚷变成了呜咽。仍然倔强的不肯伏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不敢和你在一起。”慕冷睿重新将她纳入怀里,紧紧的抱着,紧紧的没有一丝缝隙的抱着。

    戴雨潇身子突然僵硬起来,因为完全贴合的身子,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变化,异物抵在身上的感觉,让她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宝贝,和你在一起,哪怕多看你一眼,我就担心我控制了自己,所以我只有避开,避开,可我担心你会多想,你还是多心了。”他嘶哑着声音,贴着她的耳际,喃喃说着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骨头要碎了。原来是这样。泪水纷纷落在他的胸前,原来他为了她忍受着煎熬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她喃喃说着,反手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宝贝,每晚和你躺在一起,我就觉得我要欲火焚身了。可是不能动你,我就一遍一遍的冲着凉水。或者是躲在外面的沙发上过上一夜。宝贝,再有一周,再有一周我就不必忍着了。”

    他咬牙说着,压抑着内心迅速窜起来的火焰。胳膊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冷睿,你放开我吧,放开我吧,我不会再误会你了。”戴雨潇哭着要推开他,可他的胳膊犹如雕塑一样,又好像怀里的她随时会被抢走,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宝贝,让我再抱上一会儿,就一会儿。”他喃喃着,刚毅英俊的脸埋在她的肩窝里,深深的呼吸着属于她的气息。

    戴雨潇僵硬着身子,想要紧紧的抱住他,可有担心那样会更激起了他身体里的渴望,折磨这他。实际上,自己何尝不是如此?

    几日以来,身体以及心灵深处的空虚,不是一两句话,一两个关怀爱慕的眼神能够弥补得了的。

    她静静的伏在他的怀里。安静温顺的犹如慵懒的猫儿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医生已经到了。”王妈轻轻的敲着门,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走,出去让医生看看。”慕冷睿半拥着她,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了,刚刚不知怎么动了一下,就没有了。”戴雨潇羞涩的说着,又刻意的捏了捏喉咙,确实没什么感觉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还是让医生看看我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,让医生上来吧。”戴雨潇想起刚刚自己的表现,有些羞涩,婆婆一定看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王妈,让医生上来吧。”慕冷睿将她抱到沙发上,坐好了,拉开房门,等着医生进来。

    医生进来瞧过之后,告诉他,确实已经没什么问题了,只是刚刚卡着的地方有些伤口,会自然恢复健康的,以后注意些就好了。

    他这才放心,吩咐王妈送医生回去。

    夜色浓郁,楼下一切都在悄然的动作中收拾干净。田雨涵将两个孩子哄睡之后,看了一眼慕天佑,指指楼上,蹑手蹑脚的二人回了婴儿房的隔壁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是平静了。唉,这个时候的女人是需要男人的关怀的,更加浓郁的关怀,看到雨潇,我就想起了当时的我,那时候,我何尝不是这样的耿耿于怀。”

    慕天佑看了她一眼,走过来拉过她的手,说道,“那时候,多忙啊,既要照顾你们母子,又要忙着公司的事儿,哪有闲心想那么多的事儿,你还不断的冲着我发脾气,好像受苦受累的是你,而不是我似的,现在想想,的确,忽略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都过去了。现在看来两个孩子的风波也过去了,这就好这就好,没有发生什么变故。看来我让他们度蜜月的建议必须要实施了,也给他们一个彻底释放的空间。免得以后有什么芥蒂。”

    田雨涵欣慰的抱住慕天佑,唇角绽开了成熟的笑。

    “嗯,办满月酒的当天就让他们飞。”慕天佑点头,想起两个宝宝一天一个模样的变化,慈爱的脸上尽是满足。

    “哎,有没有想过让他们去哪儿?”田雨涵的好奇心上来了,心里思忖着哪个地方更适合他们。

    “哪儿?当然是那个地方了。”慕天佑的兴致也来了。意有所指的看了正盯着他的田雨涵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自由岛?他们能行吗?不要回来的时候一个个成了饿狼。”田雨涵不放心的质疑这个建议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不要质疑你儿子的生存能力,不如咱打个赌?”

    “赌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赢了,宝贝孙子孙女学会的第一句话要是爷爷。如果你赢了,就是奶奶。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行,谁怕谁?我从半岁开始就教两个宝宝叫奶奶。”田雨涵胸有成竹,“不行,我现在再去看看去,我又想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哎,你吵醒他们了,以后会骂你老太婆。”慕天佑伸手去拉,没拉住,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骂我老太婆我也高兴,你别吃醋。”田雨涵轻轻的推开婴儿室的门,回头瞪了慕天佑一眼。

    “爸,妈妈,你们怎么还没睡呢?”

    慕冷睿拥着戴雨潇站在他们身后,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慕天佑田雨涵吃了一惊,回头看到二人,才放下心来,“不放心,再过来看看,担心他们会半夜蹬了辈子,特别是雪雪宝宝,小脑袋竟然会扭动了,刚刚固定好的方向,她一会儿就扭到了相反的方向去了。”

    田雨涵拉着慕天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,爸,辛苦你们了,每晚都让你们这么操心,今晚我和冷睿看着孩子,你们二老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戴雨潇往前走了一步,感激的拉着田雨涵的手,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是……”慕天佑赶紧摆手。

    “哎,行行行,你们小夫妻好好照顾一下,我们今晚休息,走走走。”田雨涵一看,拦下慕天佑的话,拉着还呆愣着的男人,进了隔壁的卧室。

    “你拉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共同照管宝宝,也增进感情。我们不就是这样的吗?”田雨涵悄声说道,指了指外面。

    慕天佑这才醒悟过来,点点头。

    从这天开始,慕冷睿没有再刻意的避开戴雨潇,只是二人一起照顾孩子的时间多了起来。戴雨潇也渐渐的开始适应妈咪这个角色。

    很快,两个宝宝的满月酒在全城最大的酒店,佐尔酒店举行。

    各大媒体的目光汇聚在这一点上,而宴会上,最受大家吹捧的就是慕念城慕念雪两个宝贝了。

    面对镜头,宝宝慕念城好似对镜头十分不屑,只是转了转眼珠,微微牵了牵唇角,还

    是没在大家的期待中笑出来。

    宝宝慕念雪则不同了,清澈如水的眸子,盯着镜头,继而眸子眯成弯弯的月牙,翘起的唇带起两个浅浅的梨涡,刹那间整个灿烂的世界仿佛盛开了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哇,好酷的宝宝,难道绅士的仪态也是天生的吗?爱死我了爱死我了。”看着城内最大的广场电视屏幕,一个花季少女忍不住的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两个宝宝我都爱,你看你看,她分明是在说,我爱您们。浅月,你说怎么有这么漂亮可爱的宝宝啊?可惜不是我的宝宝。”

    身旁一个胖嘟嘟的女孩捏了一根薯条放入口中,念念叨叨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你?人没长大,就想拥有宝宝,简直是笑掉大牙。”身旁的少女踢了她一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三点钟。

    满月酒终于落下了帷幕。一辆辆黑色的轿车浩浩荡荡的往慕氏别墅行去。车内,两个宝宝已经睡去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俩从前面转弯,立刻赶赴机场,这个是机票和护照,还有那儿的钥匙。”慕天佑将手中的物件交给后面坐着的慕冷睿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走?爸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前面停车,你们的目的地是自由岛。我们已经为你们安排好了。家里的事儿你完全放心。”

    田雨涵将宝宝从戴雨潇的怀里抱走,吩咐停车。

    “哎,冷睿,我们好像被遗弃了。”看着远去的车辆,戴雨潇拉紧了慕冷睿的手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,我们两个要彼此依靠,彼此信任,因为那儿,需要这些。”慕冷睿握紧她的手,上了一辆黑色的车,往机场奔去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